第1卷 第六百四十七章凄惨的难民!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百四十七章凄惨的难民!

    “小丫头,你以为宝石是那么好采的?我告诉你,有的人拼了命,挖一天都未必能挖到一块。多少像你们这样的难民,还没等凑够十块儿宝石,便已经先累死了。什么挖一百块,一千块,你真是做梦!”

    “哼!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本小姐的厉害!”米芬跟这城门官赌上了气,拉着秦东,向北便走。

    “小丫头,祝你好运啦!哈哈哈……”在两人的背后,那城门官还不忘了讥讽道。

    米芬娇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道“你就笑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连哭都哭不出来。”

    既然是难民,处境必定十分凄惨。

    秦东和米芬一路往北,看到不少扶老携幼,步履蹒跚的难民正艰难的跋涉。

    区区五十里,在秦东和米芬的眼里,自然算不了什么,抬腿便到。但在这些难民的脚下,却显得是那样的漫长。甚至有很多人,还没走完,便倒毙路边。

    一路走来,一路惨景。米芬的一双眼睛,眼泪就没断过。

    “哥哥,在北方的那场战争,真的和你有关吗?”米芬忍了几忍,终于还是没能忍住,转头看向秦东,张口问道。

    望着米芬那泪光闪烁的眼睛,秦东真的希望能说不是,但他做不到。半晌后,缓缓的点了点头,沉声说道:“的确是我授意北燕国皇帝做的。”

    米芬很信任,很崇拜秦东,她多么希望秦东能斩钉截铁的告诉她,这场战争与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看到秦东点头,她心中便涌起失望,待秦东亲口承认,她的心更是好像跌进了冰窟里一般,凉了个通透。米芬将头扭到了一旁,眼泪奔涌的更凶。

    秦东苦笑了一声,问道“是不是你也和他们想的一样,觉得我是一个大魔头?”

    “不!我……”米芬猛然转过头来,想要否认,可嘴一张开,脑袋却瞬间空了,什么也说不出来。

    秦东脸上的笑容越发苦涩,没有再多说什么,举步向前走去。

    看到秦东那充满落寞的背影,米芬的心中一阵懊悔。直怪自己干嘛要问出那样的问题?为什么会怀疑哥哥?即便这场战争是哥哥发动的,那也一定有着他的苦衷和理由!

    米芬想到这里,正要快跑几步追上去,身旁突然传来一声无比凄惨的悲呼,“亮儿,你醒醒,醒醒啊!亮儿……”

    米芬转头一看,只见两名形容枯槁,满面憔悴的夫妇,正围着一个约莫七八岁,面色蜡黄,身体削瘦的小男孩儿哭天抢地。

    米芬正要过去看看,秦东已经先一步走了过去。

    “救救我的孩子,救救他!我求你,求你了!”孩子的父亲跪在地上,冲着秦东一边不停的磕头,一边连声哀求。

    秦东将那小男孩儿仔细的检查了一番,最后长吁了一口气,说道“你们放心吧,你们的儿子没有死,只是因为太饿,昏了过去。吃点儿东西,休息休息,就好了。”

    “可我们哪儿有吃的啊?从家里带出来的吃的,一路上早就吃光了……”孩子的父亲一脸的为难与绝望。

    “我这儿有!”米芬急忙凑了过来,从随身行囊里掏出了不少零食和食物。

    修为到了她和秦东这般境界,吃饭已经不再是生存的必须条件。这些零食,与其说是为了给米芬充饥,倒不如说是帮她消磨路上无聊时光的。

    男孩儿的父母一边对米芬和秦东千恩万谢,一边将食物嚼碎了,喂进男孩儿的嘴里。感觉到男孩儿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有力,男孩儿的父母这才放下了心。

    一边让男孩儿休息,恢复体力,男孩儿的父母一边对秦东和米芬说起了他们的身世经历。

    原来这一家三口,是从北方的一个叫后汉的小国逃出来的。男孩儿的父亲姓陈叫陈劲松,本来在后汉国经营着一家肉店,日子过的也算殷实。可这一场战争,却让他失去了一切,不得不带着老婆,孩子逃难至此。

    秦东一皱眉头,问道“就算是发生了战争,你们也不必逃离家园啊。北燕国的军队应该不会滥杀无辜吧?”

    “怎么不会?”秦东话音一落,男孩儿母亲便激动的喊了起来,道“北燕国每破一座城池,必定屠城。不论男女老少,一律处死!所到之处,留下的是一座座空城,死城!”

    “什么?!”秦东豁的站了起来,脸上充满了无边杀气。

    他曾经对北燕国皇帝元通将话说的很清楚,哪怕是战争,也要以仁为本,决不可妄动杀戮。可这元通竟然敢下令屠城,而且破城必屠,简直就是找死!

    还有,他命令碧幽宫全力协助,五岳散人和宋南通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不阻止元通?难道说,他一离开碧幽宫,碧幽宫的人就不再将他放在眼里了吗?想及此处,秦东心中的怒火更盛,杀气更烈。

    可气头过去了,秦东恢复冷静之后,想一想,又觉得事情不该如此。元通为人谨慎,并无野心,像他这样的人,是不会做出屠城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来的。而宋南通和五岳散人,其实也都不是坏人,他们完全没有理由做出这样的事情,让世人唾骂。

    “两位,你们所说的可是亲眼所见?”秦东对陈劲松夫妇凝声问道。

    夫妇俩儿对视了一番,同时摇了摇头。陈劲松道“我们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大家都这么说,由不得我们不信!”

    秦东的一双拳头攥的嘎嘣作响,脸上怒火不断。很明显,这绝对是有人在刻意与他作对,很可能是对方造的谣,专门诬陷他的名声。

    “哎呀,亮儿你醒啦!”陈劲松一回头见到男孩儿坐了起来,开心的喊道。

    “爹,娘,我这是怎么了?”小男孩儿一派天真的对父母问道。

    陈劲松与夫人相视流泪,无言以对。这一顿是应付过去了,可下一顿呢?而且到了矿场,还要从事那般艰苦的采矿工作,就算这小男孩儿熬过了这一次,也未必能熬的过下一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