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五百五十九章师徒情深!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百五十九章师徒情深!

    杜燕飞重重的哼了一声,眼中分明掠过一抹怒色,沉声道:“一切听凭宫主处置。”

    “好!杜副宫主果真是大义凛然,毫不寻私,令人敬佩!”司马金云嘴上连连赞叹,眼中却是频现寒光。

    秦东看了对李夜冰问道“司马金云莫非与那个副宫主不合?”

    “小点儿声!”李夜冰正在全身关注着贺柔,没有注意秦东的问题。金敏却是在一旁,急急的冲着秦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满是警惕的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确定无人注意他们这边,方才松了一口气。

    “在碧幽宫中,没有人敢直呼宫主的名讳,你莫不是想害死我们大家不成?”齐敏心中责怪秦东,却又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显,怕激怒秦东。

    “看不出来,你的胆子这么小。”秦东戏谑的望向齐敏。

    齐敏小脸儿一扳,满是不悦的道“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懒得管你!”

    “不要……不要!”一阵仓皇,悲痛的喊声蓦然从高台上传来。秦东抬头一看,只见那贺柔的师父,张开双臂,犹如护住小鸡的母鸡将贺柔挡在身后。而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面色冷峻的一级修士。

    “黄清!你徒弟贺柔本是这次选秀大会之秀女,却不守本分,竟欲叛宫逃跑,已经犯下了滔天大罪,你还想护着她?”

    “没有!柔儿没有背叛,也没有逃跑,是宫主误会了……”

    “不!师父,我就是要逃出碧幽宫。我不要做秀女,当这些老头子的繁衍工具,我更不要去承受那种骨肉分离的痛苦,我宁愿一死!”

    一直都没出声的贺柔,此时突然态度激烈的喊了起来,眼泪纵横,梨花落雨,直让人看的好不心疼。

    “果然……果然是这样。”李夜冰呢喃着,跟着流泪。

    “嗯?”秦东不解的望向李夜冰。

    李夜冰擦了一把眼泪,幽幽的道“本来我也是秀女,要参加选秀大会。好在我师父突破了先天桎梏,成为一名准修士,我才得以幸免。可柔妹妹却没有我这么好的运气,她的师父黄清,始终停留在先天巅峰,柔妹妹便也断绝了最后的希望。她曾经跟我说过,就算是拼着一死,也要逃出碧幽宫,没想到,她真的这么做了。”

    关于选秀大会的阴暗,秦东已经听宋南通说过了。他能够理解贺柔的心意,更钦佩她的勇气与刚烈。

    秦东本来的计划是先潜入碧幽宫,将碧幽宫的所有修士收服之后,再突然逼宫,将司马金云及其儿子司马寻置于死地。可是现在看来,计划得变一变了。

    “哎!黄清这一两年来,几乎拼了命的修炼,就是为了能及时突破先天桎梏,让他的徒弟贺柔摆脱选秀的悲惨命运。可没想到,终究还是失败了。”宋南通感叹着,与五岳散人一起走了过来。

    “有些事还要靠天赋,光靠勤奋是不行的。”五岳散人接了一句。

    秦东的嘴角儿撇了撇,转头对宋南通,五岳散人问道“你们说实话,如果我当场将司马金云给杀了,碧幽宫中的这些人会有怎样的反应?是会树倒猢狲散,还是向我疯狂反扑,为司马金云报仇?”

    秦东此次来碧幽宫的目的,宋南通一早就知道,所以对秦东这一问,并不觉得惊讶,但五岳散人就不同了,一双眼睛瞪的直如牛铃那么大,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说你要杀了司马金云?”

    秦东笑问道“莫非你们之间有jq,你舍不得他死?”

    五岳散人一阵抓狂,如果不是周围人太多,他都要吼起来了“你……你是不是疯了?这个世界上谁能杀了司马金云?就算你不想活了,可麻烦你先把我的奴仆契约给解除掉,我不想陪着你一起死!”

    “你对我就那么没信心?”秦东一脸的不悦。

    “这不是对你有没有信心的问题,问题是你疯了!司马金云他……”

    五岳散人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秦东锐利如刀的目光生生的打断,“你要是再敢啰嗦,我现在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说罢,不再理会一脸古怪神色的五岳散人,看向宋南通道“回答我的问题。”

    见秦东面容冷冽,显然已经起了杀心,宋南通急忙道“司马金云这么多年来,执掌碧幽宫,暴戾乖张,行事阴绝,碧幽宫中绝大多数的人,对他有怕无敬。另外有极少数的人,对他溜须拍马,表面上是他的死党,实际上却只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再加上,副宫主杜燕飞与司马金云的关系向来紧张,所以我敢断定,司马金云被杀之后,恐怕不会有什么人,想要替他报仇。”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切就简单了!”秦东冷冷一笑,心中已然有了计较。

    “柔儿,不要再胡说了!快告诉大家,你没有叛离!”黄清听了贺柔的话,直急的汗流浃背,连声说道。

    贺柔的表情却是异常的坚定,望着黄清道“师父,谢谢您这么多年来对徒儿的爱护,可徒儿真的宁愿一死,也不愿意要这样的生活。您就当徒儿不肖,成全了徒儿吧!”

    “不!不!”看的出来,黄清对贺柔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此时满面痛苦。

    “黄清,你若是再不退下,别怪我连你一起诛杀!”司马金云满面杀气,腾身站了起来。

    杜燕飞眉头一皱,望向司马金云的眼神愈加不满。贺柔的举动,的确犯了宫规,而且贺柔已经亲口承认,杜燕飞无可奈何。可司马金云竟然连黄清也要杀,那就过分了。

    师徒情深,黄清的做法无可厚非,司马金云不是冷酷嗜杀,而是存心要当着杜燕飞的面,杀他的门下弟子,堕他的威风,打压他的气势。如果杜燕飞连这点都看不出来,那他这一身修为,是白修了。

    见黄清依旧不肯退下,司马金云转头向着那执刑的一级修士使了个眼色,那一级修士面色顿时一厉,右手直伸,五指如沟,掀起一阵气浪,直向着黄清的胸口抓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