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五百四十一章醉叟!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百四十一章醉叟!

    “小兄弟,你这酒一闻,我便知乃是酒中奇珍!不瞒小兄弟,老头子我是一个好酒之人,平生以遍尝天下美酒为愿望,见此美酒,岂能放过?”

    “倒不是我小气,只是这酒极烈,只怕你会醉。”

    秦东说的是实话,这‘乐陶陶’乃是用无数种天上天界才有的仙草,精心酿造而成,酒香浓郁,但却也极烈。即便是秦东这样的八级修士都不敢喝太多,更别说一个还没有突破先天桎梏的人界武者了。

    “哈哈哈……老夫人称醉叟,却从来也没醉过。如果小兄弟真能让我醉上一回,那我愿意无偿的为小兄弟你办一件事,无论这件事有多难。”

    老者的话音刚一落,秦东便听到酒店里传来一阵纷杂的聒噪声。秦东抬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偌大的酒店里竟然已经坐满了人。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老者,目光中满是惊讶与忌惮。

    秦东的眉头一皱,看来这醉叟的名头还不小。

    见醉叟执意要喝,秦东微微一笑,将酒壶递了过去。

    看的出来,醉叟真的是一个爱酒之人,接酒壶的时候,一双手直有些颤抖,一双眼睛里也是布满了激动。就好像他接过来的不是一壶酒,而是天下奇珍。

    醉叟先是将酒壶凑到鼻前嗅了一嗅,脸色立即大变,同时身体连打了几个哆嗦,过了半晌,才连声赞道“好酒!果然是举世无双的好酒!”

    秦东闻言一笑,却不搭腔,随手从乾坤盛中又拿出了一壶,拧开壶塞,仰头便灌了起来。那股子饮酒的豪迈与大气,直让醉叟看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正要学着秦东的样子,仰头大喝,突然又顿了住,冲着秦东笑道“小兄弟,万一我真的喝醉了,我怕不能提醒你。这里是是非之地,不宜久留,速速离去为好。”

    秦东停了一停,转头扫了一眼酒店里的其他人。好家伙,全都是清一色的武者,修为最低的都在后天巅峰,先天境界的有二三十位。全都在盯着他们,目光不善。

    秦东心中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叹息,他只想找个能借酒消愁的地方,没想到却还是不得宁静。摇了摇头,不再理会,继续仰头喝酒。

    “小兄弟真是好气魄!”见秦东丝毫也没将周围虎视眈眈的群雄放在眼里,醉叟眼睛一亮,竖起大拇指赞了一声好。

    随后举起酒壶,缓缓的凑到了唇边。

    难得碰到如此美酒,醉叟可不像秦东那么粗鲁,每一个举动都显得小心翼翼。第一口没敢猛灌,只小小的泯了一口。

    就是这一小口,便已经让醉叟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只觉得一道凉丝丝清流,直顺着他的喉咙,滚入了肚中,然后迅速的蔓延开来,扩散至全身。

    无比强烈的惬意与舒适,弥漫在他身体上下的每一寸地方,醉叟阅酒无数,可还是忍不住轻声低呼了起来,满脸惊容。

    “这酒……果然是极品中的极品!”醉叟完全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去描绘乐陶陶的味道与口感,只是一个劲儿的叹道。

    急忙又连喝了几口,然后将眼睛眯起来,放开自己所有的心神,去仔细的感受这酒的魅力,直让醉叟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别再喝了,再喝就真的要醉了。”醉叟正喝的美,秦东忽然探出手,将他的酒壶夺了过去。

    “醉?”醉叟正要对秦东说他离罪还早的很,忽然间,一股无比灼热的气息,从他的丹田处蓦然蹿起,随后以惊人的速度,直冲他的头顶。

    就如同被人猛然打了一闷棍,醉叟的眼前倏然变得模糊,脑袋里就好像是装满了浆糊,沉甸甸,晕乎乎,一阵阵的头重脚轻,这不是醉又是什么?

    醉叟心里大惊,猛的站了起来,却突然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重重的向前栽了下去。秦东不动声色的挥出一道内劲,将其托了住,然后送回到椅子上坐下。

    “怎……怎么会?”发现自己不但醉了,而且醉的连站都站不稳当,醉叟惊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醉叟先前说他从未醉过,并不是吹牛。只因他的体制先天对酒精免疫,因此如此好酒,却从不曾醉过。

    只是醉叟哪里知道,这‘乐陶陶’的烈,可不是烈在酒精浓度上,而是烈在仙草的药性上。其中凝聚着的数十种仙草的精华,足可以让一个修士的灵力短时间内暴涨,一个武者又如何能抵挡的住?

    如果不是秦东及时的阻止了醉叟,醉叟就不会仅仅只是现在醉了那么简单,搞不好,药性直接能让其爆体而亡。

    “坏事了……这下真的坏事了!”醉叟不停的拍打着额头,嘴里连声说道。

    而酒店里的其他人,见到醉叟竟然醉了,一个个吃惊,怀疑的同时,却也脸带喜色。显然是因为醉叟醉倒,他们有了可趁之机。

    “小兄弟,你……你可把我害苦咯。”醉叟浑身软绵绵的,全然使不出力气,就连体内的真气,似乎也暂时与他失去了联系。一边拼命的用茶水拍打自己的脸,一边忍不住对秦东含糊不清的抱怨道。

    秦东一阵苦笑,这老头儿还真是不怎么讲理。

    醉叟的心里很是郁闷,直怀疑秦东是不是在给他的酒里动了手脚,要不然,他怎么会只喝了几小口,便会醉成这个样子?

    秦东懒得理他,索性将头扭到一边,只管自己喝酒。

    “苍家人朝这边儿来了!”秦东正喝着,一个人匆匆忙忙的冲进了酒店,大喊了一声。

    喊声一落,酒店里的众人立即乱了套,端坐在最里面的一个衣着华贵的中年人,突然拍案而起,大喝了一声“来人那,将苍家丫头押出来!”

    话音一落,秦东便见到一个容貌奇美的女子,被人反绑着,从酒店的一个房间里被推了出来。

    这女子约莫双十年华,眉眼如画,气质飘渺不似凡女,只是脸色稍嫌苍白,眼中隐含惧色,让人看了,隐隐生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