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三百七十九章殷非!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七十九章殷非!

    秦东记得,上次来流云国的时候,虽然到处也都能看到金夏国的军队,但流云国的皇宫,却一直是由流云国的皇家侍卫团负责守护,就像是一个国中之国。可是这一次,秦东竟然是连皇家侍卫团的影儿都没见到。

    “喂,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禁区,马上掉头离开!”秦东正疑惑的时候,一个粗粗的嗓音,蓦然响起。

    秦东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将军武服的人,大踏步的向着他们走了过来。

    司徒琪看了直皱眉头,在龙渊国,可没有人敢这样对她说话。

    秦东暂且压住心中的迷惑,道“你好,我们想要拜见流云国皇帝。”

    那将军上下打量了秦东及他身后众人一眼,问道“你们不是低贱的流云国人?”

    秦东的面色一沉,流云国人就流云国人,却为什么非要在前面加上‘低贱’一词?难道金夏国人就能高贵到哪儿去吗?

    摇了摇头,沉声道“我们不是流云国人,你恐怕也不是吧?”

    那将军就好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似的,直要跳了起来,怒不可遏的道“我当然不是低贱的流云国人!你这样问,简直就是在侮辱我!”

    秦东不理会他的愤怒和咆哮,冷冷的道“你口口声声说流云国人低贱,可你别忘了,你脚下踩着的是流云国的国土。”

    那将军冷笑了一声,道“低贱的流云国人,怎么配拥有国土?这里早就是我们金夏国的国土了!”

    “你说什么?”秦东的眉头越皱越紧。在秦东上一次来的时候,金夏国虽然占据了流云国,但却只是将流云国看做是自己的殖民地,至少还承认这国土属于流云国。现在倒好,听那将军的意思,金夏国分明是直接将流云国给吞并了。

    那将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如果你们是低贱的流云国人,早就被处死了。赶紧走吧!”

    “我说过,我要见流云国的皇帝!”秦东的声音冷了下来。

    站在他身后的司徒琪等人,顿时心中一凛,做好了冲突的准备。

    “流云国的皇帝现在是我们金夏国的阶下囚,你如果一定要见他,也不是不可以,只要有我们殷非殷将军的手令。”

    “殷非?他是谁?”

    那金夏国将军冷笑了一声,道“殷将军是流云总督,也是这里最高的长官!”

    “那楚铁汉呢?他又是什么?”秦东越发的感到糊涂。

    那将军听秦东叫出楚铁汉的名字,面色一变,上下又打量了秦东一眼,问道“你竟然知道楚铁汉,你到底是什么人?”

    “回答我的问题!”秦东眉毛一挑,眼中掠过一抹无比的威严,让那将军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脸上掠过一丝畏惧。

    正要下意识的回答秦东的问题,忽然醒过神儿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数万士兵,底气大壮,满是愤怒的瞪着秦东喝道“你这无礼的小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流云国发生这番剧变,让秦东隐隐的感觉到,很可能是金夏国高层发生了问题。

    与龙家的一战,让金夏国楚家的精锐高手,死了大半,楚家的实力必然因此而被极大的削弱,恐怕已经难有驾驭金夏国政权的力度。

    那将军咆哮连天,秦东却丝毫也不为所动。当着数万部属的面儿,被人无视,这对那将军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狂怒之下,正要给秦东点儿厉害尝尝,远远的一队武装到牙齿的精壮士兵,护卫着一匹高头大马,快速走来。在马背上,端坐着一位极具威严的将军。体壮如塔,肤色黝黑,表情冷峻,透着一股子沙场彪悍气息。

    一见到此人来到,正欲要教训秦东的那武将,眉宇之间立时闪过一抹紧张,赶忙瞪了秦东一眼,喝道“殷将军来了,你们最好马上靠边儿。要是得罪了殷将军,你们就死定了!”丢下这句话,便急匆匆的迎了过去。

    “这狗奴才!”司徒琪瞪着那武将屁颠屁颠的背影,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秦东才不会那么听话,让靠边儿就靠边儿,一双脚好像是钉在了地上,纹丝也未动。一直眼睁睁的看着殷非骑马而来。

    也许是秦东的目光,让殷非觉得有点儿不舒服,忍不住转头向他看了过来。

    “吴二,他是什么人?”殷非高坐马上,用马鞭指了指秦东。

    吴二急忙回答道“几个不知道从哪儿来这儿旅游的臭小子。如果将军不想看到他们,我马上就让人把他们抓起来。”

    殷非笑了笑道“不用!我们金夏国人向来好客,怎么能随便赶客人走呢?就随他们去吧。”显然,殷非并没有将秦东几人放在眼里。

    殷非正要打马进皇宫,一阵得得的马蹄声急急的响了起来。秦东回头一看,却是楚铁汉。

    从上次一别,楚铁汉可憔悴多了,眉头紧皱,好像有满肚子说不完的心事。

    秦东想听听他要跟殷非说什么,暂时不想让他认出自己,于是拉了拉衣领,向后退了几步。

    楚铁汉似乎是很急,根本就没有往秦东这边儿看,一到,便对殷非问道“殷将军,那父子真的非死不可吗?”

    楚铁汉的话让秦东心中一凛,毫无疑问,他口中的父子,必是连浩成父子无疑。

    殷非皱了皱眉头,对楚铁汉道“楚先生,你不呆在你家里花天酒地,过逍遥日子,干吗非要多管闲事?”

    楚铁汉对殷非似乎是相当的忌惮,尽管被对方的话气的够呛,可愣是压着没有发火儿,咬牙道“这不是多管闲事,而是为了我们金夏国。占了人家的国,还要把人家赶尽杀绝,这未免也做的太绝了,我怕说出去,会有损我们金夏国的声誉。”

    殷非冷哼了一声,撇嘴吐出了八个字“妇人之见,愚蠢之极!”

    “你……你说什么?”楚铁汉也不是个小人物,被殷非如此折辱,岂能忍受的了?一张脸唰的一下便冷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