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三百三十八章父子情深!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三十八章父子情深!

    龙渊国的帝国大牢,不是在地上,而是在地下。规模不大,只有二十来间各自独立的牢房。满员的情况下,也只能关押不到五十名犯人。

    二十多个牢房大,小不一,布局各异。视犯人的身份不同,而区别关押。可无论是大牢房还是小牢房,坚固程度却都是一样的不可撼动。

    就像华济源现在被关押的这一间,乃是最大的一间,约有五六十个平方。地面,墙壁,全都由几米厚的钢板铺成,钢板与钢板之间牢牢焊死,不留丝毫缝隙。若想要凿地洞,光这一层几米后的钢板,也足够让你绝望的了。

    牢房只有一个门,纯精钢打造,厚度也有几米。唯一的开启按钮在牢房外,任凭你修为再高,也休想从里面打开。

    即便是开了这道门,想要回到地面上,那也必须经过唯一的一条走廊。走廊的地面上铺有电网,一旦通电,除非你的修为足以支撑你,在空中飞行上千米而不竭。

    除了电网之外,还有上百名一等一的顶尖高手,埋伏在暗处负责警戒。如果这上百名高手也阻挡不了你,那地面上还有上万装备精良,武装到牙齿的成建制的军队等着你。

    如此严密,立体式的防御,只要你还是人,一旦进来,还是摒除一切杂念,老老实实的服刑好,免得徒找不自在。

    原本这里的牢房内,布置都十分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个马桶,而且还全都是钢制的,与整个牢房连在一起。只是因为华丰德的关系,华济源的牢房里要相对的舒适不少。多了一些桌椅板凳,简单家具,还有就是书。

    “丰德,你……你真的不怪我了吗?”华济源看着华丰德,眼神里布满了忐忑与不安。

    华丰德笑道“爹,我是您的儿子。我的生命都是您赋予的,我哪儿有资格怪您?”

    “可我以前的所作所为的确是……”

    不等华济源将充满歉疚的话语说完,华丰德便摆摆手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您现在也已经受到了惩罚,就不要再说了。”

    华济源打量了一眼四周,光溜溜,透着寒芒的钢铁墙壁,满面苦涩的道“哎!谁能想到,我华济源纵横一世,最后竟然会落到这步田地。这都怨我,都怨我啊!”

    华丰德道“爹,本来我想求林先生,让您回家,安养晚年,可我实在是张不开这个嘴,您……您不会怪我吧?”

    华济源笑了笑,道“傻孩子!爹不都说过了吗,这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怪不得任何人。林先生不杀我,让我还活着,那就已经是法外开恩了,咱们不能再得寸进尺。就算你将来登基称帝,也不要总想着将我从这里弄出去,免得别人说你偏心,坏了你的名声。我算是体会到了,这一个人的威望,竖立起来难,倒下去,却是容易的很。”

    难得华济源的思想发生了如此彻底的转变,虽然是有些晚了,但也着实让华丰德感到欣慰。自打华济源的自废了一身修为之后,人老的很快,只一两天的工夫,便好像老了十岁,形容憔悴,白发苍茫,华丰德是看在眼力,疼在心里。只怕华济源也没有几天可活了。

    “好了,你别在这里陪着我浪费时间了,赶紧回去,别耽误了政事。”华济源摆了摆手,对华丰德催促道。

    华丰德摇了摇头,父子清新的道“爹,您就让我多陪陪您吧!龙亭正在闭关修炼,准备与天武学院的比武。等他比完了,我就把他带来见您。您也好久没见到他了,一定想他了吧?”

    华济源面色一喜,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可随后又摇起了头,连声说道“不行不行!我不能让他看到我现在这副模样,更不能因为我而让他蒙羞。龙亭虽然还小,但却和你一样,是个可造之材,不能误了他的大好前程!”

    华丰德道“爹,您说什么呢!龙亭总归是您的孙子,您是亲眼看着他长大的。他若是敢嫌弃您,我打断他的狗腿!”

    “不!如果你是华家的现在,那龙亭便是华家的未来!我可不准你这么做!”华济源大眼一瞪,急急的道。

    见华济源一度急的咳嗽了起来,华丰德赶忙一边为他拍背顺气,一边说道“好好好,我答应您,不带他来还不行吗,您千万不要激动!”

    过了好一会儿,华济源的呼吸才重新顺畅了一些。看着他因此而显得有几分苍白的面色,华丰德算是真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迟暮之年。心中翻腾着酸意,暗自思量着,说什么也得找个机会,好好儿的求求林清峰,让他将华济源接回家去。这地牢里,实在是遭罪。

    华济源不想让华丰德因为自己而耽搁了国家社稷,一个劲儿的催他快走,最后直要发起脾气来。华丰德拧不过他,只好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可当牢房门打开的时候,华丰德的心头顿时一颤,只见牢门外站着的不是旁人,而是脸色严肃异常的秦东。

    “秦少侠,您……您的伤……”华丰德一直在陪着华济源,还不知道秦东的伤已经痊愈了。

    秦东受伤的时候,神智是清楚的,因此也知道华丰德与华济源所做的抗争,明白华丰德其实是一个善良而正直的人,对他很是有好感。

    冲着华丰德笑了笑,言语柔和的道“有劳陛下挂怀,秦东愧不敢当!”

    华丰德的脸涨的通红,赶忙摆手说道“秦少侠客气了。别说我现在还没有正式登基称帝,即便我真的称了帝,也担当不起秦少侠您这般礼数。”

    秦东哈哈的笑道“一国之君就是一国之君,您当的起!”说罢,避开华丰德,一步跨入了牢房内。

    乍一见到秦东,华济源的脸上流露出一片强烈的惊愕,可没过多久惊愕便就消失了,整个人也显得坦然平静了许多。

    “秦少侠今日前来,是为了取老夫的项上人头?”华济源望着秦东,平静的问道。

    “你说呢?”秦东眉毛一挑,眼神冰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