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三百一十三章父子反目(下)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一十三章父子反目(下)

    华济源心里正琢磨着,是不是要拉下脸,对华丰德道一声歉,那边华丰德却是仰天发出了一声狂笑,状若疯狂。

    这让华济源的心神不禁连颤了几颤,暗暗担心,自己刚才那一巴掌是不是用力过猛,把自己儿子给打傻了。

    “好!打的好!有了您这一巴掌垫底儿,有些不好说的话,我反倒是没顾忌了!”华丰德大喝了几声,一把抓起桌子上的酒壶,对着嘴巴,就是一通狂灌。

    将整整一壶酒喝了个一滴不剩,华丰德啪的一声,将酒壶摔了个粉碎。然后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直盯向华济源。

    在华丰德的眼睛里,华济源再也看不到丝毫的尊重,敬佩,还有崇拜,剩下的唯有厌恶。尽管华济源不愿意承认,可此时从华丰德的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情感,的的确确是厌恶。在自己儿子看向自己的目光中,看到这样的情感,相信是天下任何一个父亲,都无法接受的,毫不夸张的说,这一刻,华济源的心都要碎开了。

    “丰德,我……”华济源隐隐的觉得,自己很可能就要永远失去这个儿子了,生平头一次感受到了恐慌。本想要说些什么,此时他的喉咙,却好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似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爹,这是我最后一声这样称呼您了。从现在起,我便脱离华家,再也不与华家有任何的瓜葛!”

    华丰德终于还是将这绝情的话说了出来,华济源就好像被人连劈了几十掌一般,身形连晃,退了又退,一张脸上,全无颜色,惨白一片。

    “丰德,你……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华济源的嗓音颤抖着,眉宇之间满是惊愕与伤心。

    “您知道,我一直很敬佩您。当初龙家掌权,您顶着那么大的压力,才让我们华家得以保全,我一直都以是您的儿子为荣,以是华家的子弟为傲。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在您的眼中,只剩下了权力,权力,还是权力!您甚至可以为了权力,不择手段,不顾恩义,丧尽……总之,我现在对您失望透顶,对华家的未来,再也不抱任何希望!我知道,我没有办法改变您,那我就只有离开!”

    这些话憋在华丰德的心中不是一天两天了,一直都不敢说,今天借着一股酒劲儿,和那一巴掌之痛,一股脑儿,竹筒倒豆子似的全说了出来,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司徒慕同在一旁听了,心中也是大感痛快。更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认定华丰德的确是一个值得他全力辅佐的君主。

    “丰德。这……这些真的都是你的心里话?”华济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就好比是自己最亲的人,却拿着尖刀一点一点儿的割着他的心。

    华丰德长吸了一口气,重重的道“字字发自肺腑!”

    犹如晴天霹雳,华济源浑身一软,差点儿没瘫在地上。颤颤巍巍的摸着凳子坐了下来,好半天都没缓过神儿来。

    看到华济源那失魂落魄的样子,说华丰德一点儿也不心疼,那是假的。尤其是再看到华济源为华家子孙,操心操白了的头,一颗心更是揪到了一起。可华丰德却只能忍着,为了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华济源一点一点儿的步入深渊。

    “难道真的是我错了?”沉默了半晌后,从华济源的嘴里,幽幽的飘出了这么一句。

    华丰德听了,心中大喜,只要华济源肯反省,那就代表一切还有希望。正要坐下来,跟华济源好好的掰扯掰扯,争取让他转变过来,却远远的看到木剑一溜小跑儿的奔了过来。一见木剑,华丰德和司徒慕同不禁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目光中,都看出了不安。

    “哎呀,华……华老,您怎么在这儿,让我一通好找!”木剑跑过来,本来想先跟华丰德套套近乎,却被华丰德一个冰冷的眼神儿给瞪了回去,弄的好不尴尬。

    木剑连着喊了几声华老,华济源却因为心中正翻着惊涛骇浪,愣是没有反应过来。无奈之下,木剑只得又转向了华丰德,带着一脸谄媚的笑容,道“皇帝陛下,老爷子这是……”

    “哼!你的记性可真不是一般的差。那天我放弃帝位的时候,你也在场。这才几天,就不记得了?”华丰德冷冷的讥讽道。

    木剑干笑了几声说道“陛下,您就别赌气了。这龙渊国的江山本就是您的,您推也推不掉。呵呵……”

    “噢?你就这么希望我当皇帝?”华丰德讥诮的反问了一句。

    到了表决心的时候,当然不能含糊。木剑身躯一振,大声道“当然!木剑愿意誓死效忠陛下!”

    华丰德冷笑了一声“那你知道我当了皇帝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

    木剑懵懂的摇了摇头。

    华丰德一拍桌子,怒声喝道“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们这些奸佞小人,全都拉出去砍了!”

    “啊!?”木剑面色狂变,吓得一声惊呼,连退了几步。

    看到他这幅德性,华丰德笑的更加讽刺,幽幽的问道“现在,你还希望我继续当皇帝吗?”

    “这个……”木剑就算是脑子再灵光,此时也抓瞎了。嗫嚅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木长老,你找我何事?”不管怎么样,木剑都还是一条听话且有用的狗,华济源还指望着他以后能辅佐支持华丰德,不想让他与华丰德的关系闹的太僵。强压住心中的波澜,张口问道。

    木剑哦了一声,赶忙回答道“华老,我特来向您禀报,秦家的大公子秦飞雄,还有古家的二小姐古云婷,我全都给您抓回来了,现在就押在我龙息的地牢里,随时等候您的发落!”

    一听木剑提起这事儿,华济源就想要阻止他说下去,只可惜他连使了几个眼色,木剑愣是没领会的了,也不知道是天生愚钝,还是刚才被华丰德给拾掇傻了。

    木剑的话音还没落地,华丰德便炸了。指着木剑,声若闷雷的喝问道“木剑,你说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