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三百一十二章父子反目(上)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一十二章父子反目(上)

    “秦兄,飞雄那个孩子近来进步神速,一身修为颇有几分火候,不会出什么事儿的。”古天霸走过来对秦纵横安慰道。

    秦纵横轻叹了一声,幽幽的道“但愿一切如你所说。扬龙,把人撒出去,继续去找。一有消息,立即报我!”

    孙扬龙应了一声,正要出去布置,却差点儿与人撞了个满怀。

    “咦?这不是古少爷吗?”待到看清楚对方,孙扬龙笑着道。

    古岳涛此时满脸的焦急,顾不得寒暄问好,急忙问道“请问,我爷爷在里面吗?”

    孙扬龙点了点头道“古家主就在里面。”

    不等孙扬龙的话音落地,古岳涛便一阵风也似的从他的身边掠进了屋里,张口便喊道“爷爷,不好,出事儿了!”

    听到古岳涛这一声喊,孙扬龙也下意识的顿住了脚步。

    古天霸按住古岳涛,沉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古岳涛惶急的道“爷爷,不好了,云婷她……她被人掳走了。”

    “你说什么!?”古岳涛和古云婷这一对兄妹,是古天霸这一生最在乎的人,尤其是古云婷,更是被古岳涛视作掌上明珠,一听古云婷被人掳走,那能不急,不怒?

    古云婷粗喘着道“三爷爷死了之后,云婷一直都很伤心。我怕她在家里憋坏了身子,就命古铜陪着她出去散心。没想到在回来的路上,遭遇到了埋伏,云婷被抓走,古铜硬撑着一口气,回来给我报了信儿,随后也死了。”

    古天霸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多少年来,都没有人敢在京北城的范围内,打他古家的主意。如今却有人胆大妄为,掳走了古云婷,这岂不是在打他古天霸的脸?

    强压着心中的愤怒,古天霸阴沉沉的问道“古铜临死之前,有没有说是什么人掳走了云婷?”

    古岳涛摇了摇头。

    “岂有此理!”古天霸一声怒吼,整个人都快要被无边的愤怒给淹没了。

    秦纵横正要对古天霸安慰几句,心里蓦然一震,忍不住回头向孙扬龙看了一眼,只见孙扬龙的面色与他一般无二,也是充满了震惊与担忧。

    “飞雄莫名的失踪,云婷又被人给掳走了,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秦纵横自言自语似的呢喃道。

    古天霸听了一惊,有些不大敢相信的抬头看向秦纵横,呐呐的问道“秦兄,你的意思是说,飞雄的失踪与云婷的被掳,是同一伙人所为?可……可在这龙渊国,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同时挑衅我们秦古两家?”

    秦纵横冷笑了一声,道“古兄,你难道真的想不到?”

    古天霸的眉头皱了皱,张口道“秦兄,您是怀疑是华家所为?不会吧,华济源他有这么大的胆量?”

    秦纵横摇了摇头,道“我也不能肯定。不过,如果真是华家所为,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华家就会主动的找上门儿来。等着吧!”

    秦府的气氛有些紧张,华府也好不到哪儿去。

    华丰德撂了挑子之后,好像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整日里赏花喝酒,过的好不逍遥。

    华济源本以为华丰德只不过是一时想不开,闹闹情绪,过几天就好了。可是现在看来,华丰德全然不是这个意思。倒好象是真的准备这么长期下去了。政事积累了一堆,也没人处理,华济源终于着急了。

    “丰德,你闹够了没有?”按捺不住的华济源找到了华丰德。

    华丰德此时正和司徒慕同相对而饮,听到华济源的话,只是回头望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继续和司徒慕同把酒言欢,硬是将华济源当成了空气。看华丰德这表现,非但是不打算当皇帝了,就连华济源的儿子,他也不想当了。在这之前,他可从来没有如此无礼的对待华济源。

    华济源没辄儿,又对司徒慕同说道“司徒大人,您怎么也在这儿陪着他疯啊?”

    司徒慕同打了个酒嗝儿,连连摆手道“您可别再叫我大人了,皇帝都没了,我还当的哪门子宰相?不当了,不当了,以后花前月下,弄儿戏孙,我也该享享天伦之乐咯。”

    “司徒大人,你……”华济源被司徒慕同的几句话噎的一张老脸通红。

    “丰德,你给我站起来!”华济源脸一板,冲着华丰德喝道。

    华丰德端着酒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冲着华济源深深的鞠了一躬,醉醺醺的道“哎吆,小的眼拙,竟然没有看见皇帝陛下,大驾光临,该死该死,真的罪该万死……”

    “胡说!你才是皇帝!”华济源怒喝道。

    华丰德做出一副糊涂的样子,转头对司徒慕同问道“司徒先生,我……我是皇帝吗?我怎么没觉得呀?”

    司徒慕同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道“我也没觉得。”

    “你们……”司徒慕同和华丰德两人,一唱一和,直让华济源一点儿脾气也没有。

    想要发火儿,可又不能。华丰德是明君,司徒慕同是贤臣,这龙渊国现在正需要这两个人。要不然,他华家的江山,就得乱成一锅粥。

    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华济源态度放软了下来,道“丰德,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看不惯我的一些做法。可你也要明白,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你能坐好,坐稳龙渊国的皇帝,那可全都是为了你好。”

    华丰德猛然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发出砰的一声响,把华济源吓了一跳。

    正心惊着的时候,华丰德开口了,嗓音沉郁,满带怒气“爹,虽然您是我爹,但也我不希望,您打着我的旗号,行自己的私欲。您可以为老不尊,但我却还想的堂堂正正!”

    “你混蛋!”华济源一声怒喝,抬起手便给了华丰德重重的一巴掌,打的酒醉的华丰德,一个踉跄向后连连跌退了好几步。

    见到华丰德的脸上迅速的肿起五条指印,嘴角儿甚至崩裂,流出了血迹,华济源的心头不禁一沉,心里自责不该出手这么重。华丰德从小到成人,华济源还是第一次向这样打他,难免会觉得几分愧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