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二百八十六章欺人太甚!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八十六章欺人太甚!

    想他们跟随在龙德的身边,独挡飞天国千军万马,保一方平安,那是何等的荣光。可是现在,却要平白遭受这等屈辱,而且还是来自自己人。这让虎景天很是有一种泄气和沮丧之感。

    “胡烈!”虎景天一声吼,一位年纪比虎景天稍小,身形矫健,双目锐利的武将,应声走了出来。

    “末将在!”

    虎景天振声喝道“从现在起,你就随在军师左右,保护军师安全!军师若是少一根寒毛,我拿你小子试问!”

    “末将听令!”没有丝毫的犹豫,有的只是忠诚与决心。

    冷千秋见此,急忙摆手道“虎将军,这怎么使得?胡兄弟是你的左膀右臂,更是义结金兰的好兄弟,你怎么能将他给我?”

    虎景天摇了摇头,痛声道“军师,什么也不要说了。你可一定要活着回来,西凤城不能没有你,王爷不能没有你。我虎景天更是还期盼着能再听到军师您的教诲!”虎景天辞真意切,虎目中直闪烁出泪光。

    冷千秋大为感动,伸出双手握住虎景天的双臂,凝望着虎景天的眼睛,无语哽咽。

    这一文一武,相对而悲,直接也感染了周围的人们。不少人,都禁不住流下了泪水。

    眼看着冷千秋在胡烈和几位王府侍卫的保护下,向着另外一个方向狂奔而去,途中,冷千秋几次回头,冲着虎景天挥手,即便是虎景天性格再刚强,此时也忍不住润湿了眼眶。让人禁不住想起那句话,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

    “将军……”看到冷千秋的身影已经消失了,虎景天还在久久的伤神,一名副将,轻轻的呼唤了一声。

    虎景天擦了一把眼泪,转头向城下看去,只见华师奎正在排兵布阵,似乎随时都要攻城。于是转头对副将沉声命令道“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

    “将军,真的要打开城门?”那名副将有些迟疑。因为打开城门,便意味着投降献城,这在西凤城的历史上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不光是这副将,周围的士兵,无不看向虎景天,眼神里满是询问与不解。

    虎景天本想解释,可此时却实在没有这样的心情,懒得多说。只是道“传我命令,军中士兵一律放下武器,不得与华家的部队寻衅滋事,即便对方主动挑衅,也只能忍耐,要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谁若是敢违抗军令,军法处置!”

    如果虎景天下令打开城门,只是让西凤城内的将士感到吃惊的话,那龙德接下来的这道命令,则简直让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西凤城内的这八十万铁骑,常年镇守龙渊国边陲,与飞天国的雄兵鏖战不知多少岁月,各个都是骁勇善战,视生死如云烟之辈。他们将胜利,将军士的尊严看的比生命还重,而虎景天却让他们放下这一切,去忍受别人的羞辱,这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们。

    因此虎景天此话一出,整个城楼上的士兵都禁不住聒噪了起来。士兵终究是士兵,如何能理解冷千秋,虎景天的一番苦心?

    “都给我住嘴!莫非你们想要造反?”虎景天被这聒噪声浓的心烦意乱,一声怒吼道。

    虎景天的虎威还在,被他这么一吼,将士们的议论声平息了下来,但一个个的脸上,却都写满了郁闷和不服气。

    虎景天轻叹了一声,道“将士们,华家一直都将我们王爷当成是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只可惜,他们找不到借口,所以没有办法对咱们王爷下毒手。如果大家因为一时气愤,而给了他们足够的借口,那就害了咱们王爷了,你们明白吗?”

    虎景天的这番话,让士兵们彻底的沉默了下来。虽然一个个依旧是带着满脸的不甘,可是一想到这关系到自己爱戴的北疆王的荣辱,那即便是打落了牙齿,也得混着血水,往肚子里咽。现场一片沉默,凝重,没有丝毫的声响。但就在这沉寂中,却体现出了西凤城八十万铁骑的军魂与忠诚。

    虎景天为之所动,心里热血沸腾,双眼注满泪水。双手抱拳,浑身颤抖的冲着周围的将士,一一行礼,口中悲道“谢谢!我代王爷,谢谢大家了!”说罢,深深的弯下了腰,一躬到底。

    “为了咱们北疆王,心口插刀也在谈笑之间,更何况是受些小小的屈辱。兄弟们,为了王爷,大家能忍吗?”那副将激动之下,登上高出,振臂呼道。

    “能!能!!能!!!”震天的吼声,一浪高过一浪,就连天空行过的乌云,都要被这吼声给震的散了。

    正在城楼下排兵布阵的华师奎,猛然听到这震天般的呼吼,心神不禁狂震,满是惊诧的扭头向着城楼看去。他也是一位带兵多年的将领,熟稔带兵之道,贵在带出兵之气势,也就是所谓的军魂。从这震天的吼声中,他感受到了西凤城八十万铁骑不屈而强大的军魂。心中也是不由自主的连连赞叹“龙德果然名不虚传,带出了这么一支虎狼之师!”

    就连华师奎尚且有着如此之深的触动,他麾下的将士们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个皆面露骇然,呆呆的看向城楼的方向,原本整齐划一的阵容,竟然发生了一些小小的骚乱。这让华师奎的眉头不禁轻皱了皱。

    只这一个微小的迹象,便让华师奎不得不承认,龙德在带兵上,要比他高上一筹!

    士兵们的怒吼声,让虎景天心中分外宽慰,同时也更加坚定。有了这样的士兵作为后盾,他还有什么可怕的、

    挥了挥手,示意将士们安静下来,虎景天接着道“传令城中百姓,如果没有要紧的事情,一律呆在家里,不要轻易外出。华家军队可不像我们,对西凤城的百姓绝不会客气。我不想城中百姓,徒遭伤亡。”

    那副将听罢一挥手,几十名士兵立即散了开,挨家挨户去传达龙德的命令。城中百姓对龙德的爱戴,丝毫也不比将士们差,连迟疑也没有,便纷纷紧闭了门户。西凤城的大街小巷,顿时陷入了一片空旷和死寂当中。

    待到一切安排妥当,虎景天长吸了一口气,亲自打开了西凤城厚重的城门,第一个走了出来。

    那华家的百万大军,没有料到,城门会突然打开,还以为城内的守军这就要攻杀出来,顿时人喊马嘶,陷入了一片躁动之中。

    而待看清,走出城门的只有虎景天一人,而且还是轻装便服,手无寸铁,华家大军这才稍稍的平静了下来。

    看到这一切,虎景天除了一脸的冷笑,别无表情。如果不是华济源手段卑鄙,如果不是不想授人以把柄,被华家人侮为叛贼,眼前的这华家百万大军,虎景天完全有信心轻松击溃。

    “虎景天,你这是要投降吗?”自家军队的表现,也让华师奎有些汗颜。虽然刚才出现躁动的是另外两支军队,可他现在毕竟是三军统帅,面子上自然挂不住。策马上前,长枪点在虎景天的胸口上,问道。

    若是在平时,华师奎如此做,虎景天非跟他拼了不可,然而此刻,他却只能隐忍。

    微微一笑,虎景天道“你我同是龙渊国将领,大家一殿为臣,又不是敌国双方,哪儿谈得上投降二字?”

    华师奎本来是想要挽回一些面子,没想到却反而被虎景天抓到了话柄,一通讥讽,让他更是禁不住有些面红耳赤。

    咳嗽了一声,喝道“那你是来迎接我等入城的?”

    虎景天淡淡的道“皇帝陛下的命令,我等不敢违抗。如今城门已开,华将军请吧。”

    从洞开的城门中,华师奎只看到两列士兵,阵容整齐的夹道而立。正对着城门的街道上,一片空旷,没有半个行人。华师奎的眉头一皱,有些举棋不定,怕上了虎景天的当,一旦入城之后,遭到伏击。

    见华师奎犹豫不前,虎景天微一思量,明白了他心中所忧,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来“华将军,您怎么了?该不会是怀疑我在城内设了伏兵吧?”

    被虎景天当众戳破心事,华师奎又羞又恼,长枪枪尖儿在虎景天的胸口点了点,喝道“我谅你没这个胆量!”说罢,扭头冲着三军,大声命令道“三军依次跟我入城!”

    虎景天冷哼了一声,正要转身带路。华师奎一声“且慢!”将他叫了住。

    虎景天扭头向华师奎看来的时候,华师奎冷冷一笑,幽幽的道“烦请虎将军为本将军牵马。”

    “你说什么!?”虎景天闻言大怒,脱口喝问道。

    按级别,虎景天虽然比华师奎略低半级,但即便是龙德也没让他牵过马。这华师奎,分明是在当众羞辱他。作为一名傲视战场,威风凛凛的武将,这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以忍受。

    华师奎撇嘴道“怎么,虎将军不愿意?别忘了,我可是皇帝钦差,为我牵马,就等于是为皇帝牵马,这是你的荣耀,你怎敢拒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