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二百五十四章斗志昂扬!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五十四章斗志昂扬!

    秦东凝声道“以你的心性,继续修炼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入魔。看来,我更应该封印你的修为,免得将来,你铸成大孽!”

    “不要,不要封印我的修为,求求你了,不要!”一听秦东要封印自己的修为,巫母的脸上立时露出了无比的恐惧,连声哀求道。

    秦东却是铁了心,对巫母的哀求丝毫也不理会。三朵紫莲,按照秦东的心念,旋转的向着巫母飞了过去。

    感觉到来自紫莲的可怕威胁,巫母惊呼了一声,挣扎着站起身来,踉跄的想要逃离,可秦东哪儿会让她就这么逃走?紫莲猛然加速,瞬间便跨越了与巫母之间的距离,罩在了她的头上。

    三朵紫莲同时释放出紫光,形成一片光幕,将巫母整个人罩在了其中。随后,一缕缕约莫有大拇指粗细的紫光从光幕中分离了出来,犹如蛇一般的从巫母的天灵,只钻入了她的体内,刹那间,巫母整个人都被紫光照得通透起来,几乎能看见她的五脏六腑。

    在场的人,谁也没见过如此神奇的场景,一个个无不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注视着这一切,连呼吸都屏了住。

    巫母发疯似的在光幕内奔走,碰撞,一心想要冲出来,嘴里不停的发出阵阵不似人声的惨叫。可这一切,丝毫也不能改变她的命运。

    伴随着越来越多的紫光钻入巫母的体内,人们明显可以看到,紫光在巫母的体内,开始按照某种玄奥的天道,缓缓的旋转,犹如锁一般的将巫母体内的灵力,给死死的锁了住。待到整个封印的过程结束,紫莲回归,紫光散去,巫母整个人重重的跌坐在了地上。满脸的苍白与汗珠,此时的她已经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妪。

    “巫母,就……就这么被封印了?”看着坐在地上的巫母,龙恋萍忽然有些可怜她。

    龙德缓缓的摇了摇头,脸上满是震惊与赞叹,喃喃的道“这根本就不是人的力量,我这兄弟,才是真正的神!”

    “或许你现在恨我入骨,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一旦他日你入了魔,造下了大孽,你将会世世代代活在痛苦之中。”一个修士的全身修为被封印,这对修士来说,是比死亡还要痛苦的。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秦东也不愿意这么做。看着面无表情,犹如行尸走肉的巫母,秦东叹息了一声,满是无奈的幽幽说道。

    巫母抬起了头,望向秦东,赤红的双目,仇恨有增无减。嘶哑嗓音,犹如泣血的道“不会就这么结束的,我巫母对天发誓,总有一天,我要将你加诸在我身上的一切,十倍偿还!”

    秦东摇了摇头,发出一声叹息。转头对着飞天国百万大军,声如洪钟的喝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巫母总归是一名修士,作为一名修士,我要保留她的尊严。无论何时,巫母始终是巫女山的主人,她的地位,不应因为她的境遇而发生改变。你们以前怎么尊敬她,以后也要一样。如果有谁敢对她不敬,我绝不会放过他!”

    秦东是龙渊国的人,按理说,没有资格这样对飞天国的将士们训话。可是秦东的实力,却让飞天国的百万将士,不得不将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印刻在心里。

    巫母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冷笑“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吗?做梦!”

    秦东转头看向她,耸了耸肩膀,淡淡的道“我只是做我心里想做的。至于你的感激,你认为我会在乎吗?”

    “你……”巫母对秦东忍不住升起一种无奈的感觉。

    秦东挫败巫母,立时让西凤城军民们的士气暴涨,相反,飞天国士兵们的士气却是跌落到了谷底。

    武安邦作为统帅,怎么会察觉不到?心中虽然恨得的牙根痒痒,但是理智却告诉他,这个时候和龙德开战,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正当武安邦心中寻思着下令撤退的时候,忽然瞥见秦东的目光锁定了自己,忍不住心神震颤,连打了几个哆嗦。

    “武大元帅,你的独子被我毒了个半死,你难道不准备为他讨回个公道吗?”秦东冷笑了一声,幽幽的问道。

    武安邦不想才怪,可再想,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就连巫母都在秦东的手上落了个如此凄惨的下场,他武安邦就能从秦东的手上沾了便宜?

    面对秦东带着嘲笑,有几分刁钻的一问,武安邦心中直想骂娘。沉声道“技不如人,我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哈哈哈……元帅就是元帅,果然是想的开!”秦东狂笑了一声,当着飞天国百万雄师的面儿,将武安邦讽刺的体无完肤。这次回去,只怕武安邦多年建立起来的威信,非扫了地不可。

    龙德也不肯错过这个绝佳的机会,站在高高的城楼上,俯视着武安邦,大声的道“武安邦,你我也算得上是老朋友了,多少年来都不分胜负,不妨就在今天,决一死战吧!我这就领兵出城,我们找个宽敞的地方,好好儿的练一练。”

    武安邦嘴里嘀咕了几句,显然是在骂娘。刚才还龟缩在城里不肯出来,现在却这么爽快,分明就是想趁人之危。在武安邦的心里,但凡和龙德沾上一点边儿的女性朋友,都被他问候了个遍。

    心里骂的痛快,嘴上武安邦却不敢乱说。要是在这个时候激怒了龙德,龙德真的打开城门,领兵杀出,以西凤城军民此时高涨的士气,再加上有秦东这么一个变态到极点的超级高手坐镇,搞不好,他这百万雄师,真的要撂在这里了。

    “咳嗽了一声,武安邦有些心虚的道“龙德,你我一战是迟早的事。只是今天我……我家里还有些事情,错开今天,我一定奉陪到底!”说罢,忙不迭的转头喝道“传我命令,后队变前队,全军撤退!”

    “大元帅,这就急着走啦?”秦东冷笑连连的看向武安邦。

    秦东的笑容和眼神儿,让武安邦心里直发毛,嘿嘿的干笑了几声,一边擦拭着额头的冷汗,一边呐呐的道“家里……家里真有事儿。嘿嘿……”

    秦东一声怒喝出口,信手一招,武安邦整个人顿时从马背上,被硬吸到了秦东的面前。武安邦大惊之余,下意识的要提气反抗,却被秦东一把扼住了咽喉。秦东狂霸的气势,窒息般的痛苦,这一切让武安邦根本就没有办法提聚起内力。再一想,就连巫母都不是秦东的对手,他即便是提聚起了内力,又能怎么样?武安邦更是沮丧,再也兴不起反抗的意志。

    主帅被抓,站在武安邦身旁的金甲大将吃了一惊,下意识的便要出手将武安邦抢回来,却被秦东一个凌厉的眼神儿吓得差点儿从马背上跌下来。再也不敢乱动一步,只能站在原地,眼巴巴的望着秦东。

    武安邦这回人是丢到家了,当着自己大军的面儿被俘,作为一个主帅来说,还有比这更耻辱的事情吗?

    武安邦面如死灰,龙德却是高兴的连连叫好,大声喊道“兄弟,干得好!把他的狗头拧下来,今天晚上,我要把他的脑袋当夜壶使!”

    武安邦久经沙场,经历过无数的生死,早已经不将生死当一回事儿。他在乎的是尊严,如果连死都不能有尊严的死,那对他来说,才是最可悲的。

    “龙德,你……你不厚道!不是一个纯粹的将军!一个纯粹的将军,是不会这样羞辱他的对手的。”

    听到武安邦的指责,龙德的表情冷了下来,沉声道“难道你就是一个纯粹的将军吗?那我问你,你是怎么对待我的儿子的,啊?!”想起龙业在武安邦手里所遭受到的虐待,龙德就有说不出的愤怒。

    被龙德这么一吼,武安邦顿时哑了火儿。终究是他不义在先,此时又怎么能怪人家对他过分呢?

    “罢了罢了,你杀了我吧!”武安邦沮丧到了极点,此时别无所求,只求一死。至于死后的尊严,他毕竟是顾不上了。

    秦东冷冷的道“这些年来,你一直在骚扰我龙渊国的边境,按道理说,我应该毫不留情的杀了你。可是你放心,我得留着你的命。”

    “为什么?”武安邦呆呆的看向秦东,满是不解。

    龙德也是一样,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不杀掉武安邦,真是太可惜了。

    “因为你是我的,你必须死在我的手里!”武安邦和龙德疑惑并没持续多久,猛然,一声厉喝震天响起。

    武安邦和龙德齐齐的向着厉喝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龙业带着一脸的愤怒,眼中闪烁着慑人的光彩,正死死的望着武安邦。此时的龙业,整个人就好像燃烧起来了一般,任谁都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昂扬的斗志。

    伴随着斗志的爆发,龙业整个人也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让龙德看了,心中都禁不住激动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