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二百四十章古道今!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四十章古道今!

    在西凤城内,秦东租下了一座还算清净的院落。如果是他自己,大可不必这么麻烦,可是有龙业这么个累赘在,一切就不同了。

    说起龙业的状况,还真是让秦东感到有些棘手。龙业所受的创伤,不是在身体上,而是在心理上。

    身体上创伤,再严重,秦东也有信心把他治好,可是这心理上受到的伤害,秦东就有些爱莫能助了。

    看到龙业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吃自己拿给他的食物,无论自己怎么纠正,全都无用,秦东的心里开始着恼武安邦。杀人不过头点地,武安邦如此摧残龙业,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吃完了东西,龙业爬到了一个角落里,依偎着墙角儿蜷缩成了一团。一双眼睛空洞无神,看起来,让人好不心酸。

    秦东完全可以想象的出,如果就这么将龙业送回去,龙恋萍会伤心成什么样子。心中暗暗打定了主意,既然将龙业从武安邦的手里救了出来,就一定要救人救到底。

    “你过来!”秦东冲着龙业招了招手。

    龙业的表情立即紧张了起来,一双眼睛中,也是不由自主的密布起一片浓浓的恐惧,身体瑟瑟发抖,好像赤身裸体的处在冰原中一般。

    秦东苦笑了一声,站起身走到了他的跟前。伸出一只手想要除去龙业头上沾着的一根稻草,哪儿知道他的手刚伸出一半儿,龙业便如狗一般呜呜的叫了起来,身体向后又使劲儿的缩了缩,竭尽所能的躲避着秦东的手。

    “真是造孽!”秦东感叹了一声,将手收了回来。

    沉吟了片刻,道“好吧!既然你落在我秦东的手里,我就不能不管。就算是你因祸得福,我只希望你以后能改过自新,做个好人。”

    说罢,秦东猛然站起身来,逼视着龙业的一双眼睛中,骤然射出两道骇人的紫光,深深的没入了龙业的眼睛。

    龙业整个人连打了几个战栗,表情逐渐变得凝重。

    “这篇‘三言修神真经’,你要一个字一个字的给我记在心里。每天早中晚,各念一次,不准懈怠!”秦东的嗓音充满了一种神奇的力量,不用通过龙业的耳朵,而是直接印刻在了龙业的脑海里,形成了一种执念,让他无法不遵从。

    这‘三言修神真经’,属于一种极为上乘的法门。专门用来修炼人的精神力和念力。龙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因为武安邦给他的精神造成了极大的损害,让他迷失了自我。秦东将‘三言修神真经’传授给他,无非是希望他借助这法门的神奇,重修精神。

    在龙业的脑海中种下执念之后,秦东便将‘三言修神真经’的经文,一同刻入了龙业的识海。这样的话,只要执念一启动,龙业的脑海中便会自动的浮现出经文。

    做完这一切的时候,龙业已经睡着了。望着安然入睡的龙业,秦东的心里隐隐的有些忐忑。这三言修神真经极其厉害,如果修炼有道的话,龙业很可能会突破先天桎梏,成为修士。拥有了修士的力量,如果龙业再继续作恶的话,那破坏力无疑将扩大百倍,千倍。

    不过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而且行动了,秦东心中即便再不踏实,也是无用。现在他只寄希望予那句老话——人之初,性本善。

    这么多天来,西凤城难得的度过了一个祥和宁静的夜晚。飞天国大军后撤九十里,让西凤城的老百姓们终于睡了一个踏实觉。

    明媚的阳光重新照耀着这座历经风雨和厮杀的边塞古城,好像所有的阴霾,都随着阳光的到来,而被彻底的驱散,路上行人们的心情,看起来也格外的轻松,明朗。

    北疆王的府邸。

    龙德和龙恋萍一起用着早餐。

    看着就坐在对面的宝贝女儿,柔和的阳光将她笼罩,龙德只觉得这就是天下最美的东西。脸上带着笑容,到了嘴边儿的点心,顿在了半空中,迟迟的送不到嘴里。

    龙恋萍噗嗤的一声笑了起来“爸,您看什么呢?吃饭啊。”

    龙德忙不迭的点了点头,一边吃着,一边问道“萍儿,你有多久没有陪爸爸一起吃早餐了?”

    龙恋萍乖巧的道“我以后天天陪爸爸您吃早餐,好不好?”

    “胡说。你是女孩子,总是要嫁人的。怎么可能永远陪着爸爸?”

    “嫁人?”龙恋萍的心里没来由的一痛,眼前隐隐约约的浮现出秦东的影子,原本明媚如晨光的面庞,瞬间弥漫起几分忧伤和沉郁。

    注意到宝贝女儿表情的变化,北疆王的心里一紧,正要宽慰几句,一眼瞥到冷千秋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军师?来的正好,一起吃早餐。”北疆王热情的招呼道。

    龙恋萍也暂时掩去了脸上的忧郁和悲伤。冷千秋是王府的常客,也不跟北疆王客气,一屁股便坐了下来。

    “王爷,您知道吗,就在昨天晚上,丁宣被人给废了!”冷千秋刚一坐下,便扔出了这一条爆炸性的消息。

    “哪个丁宣?”北疆王似乎是不敢相信,愣了一下。

    冷千秋哈哈的笑道“王爷,您真有意思。自然是那个在西凤城内称王称霸,古道今的首徒丁宣。”

    “什么?他被人给废了?西凤城内,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北疆王嘴上问着,眼睛里却是充满了兴奋和畅快。显然丁宣那个人,在他这儿也是不招待见的。

    “是一个叫秦东的年轻人。我正在派人调查,不过他可能不是我们西凤城的人。”冷千秋吃了一口葱油酥饼,一边眯着眼睛享受其中的味道,一边回答道。

    “我看也是,如果是西凤城的人,不会有这个胆量!军师,你务必尽快找到这个叫秦东的年轻人,将他保护起来。要是让他落在古道今的手里,只怕是非死不可。”

    冷千秋笑着道“英雄所见略同,我已经这么做了。”

    “爸,你和冷爷爷先聊,我今天想要出去走走。”龙恋萍推了推碗筷,说道。

    北疆王点头道“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确是应该出去散散心。不过飞天国大军虽然后撤了九十里,但周围仍然有他们的探子。为了安全起见,你多带几个人去。”

    经历过一次被俘,龙恋萍当然不想再经历第二次。更何况,这次可不会有人拼死救她。点了点头,答应了北疆王的提议。

    龙恋萍离开没多久,北疆王府邸的大门,便被人轰轰的敲的震天响。

    龙德一放筷子,冷哼了一声道“整个西凤城敢这么敲我王府大门的,除了古道今之外,不会再有其他人。军师,走吧,这早饭我看是吃不成了。”

    冷千秋嗯了一声,拿过纸巾擦了擦嘴,跟在龙德之后站起了身来。

    两人七柺八转,来到了王府前堂。远远的就看到人头耸动,到处都是白花花的绣着金色古字的练功服。兼且吵吵嚷嚷声不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北疆王府改成了菜市场。龙德的神情越发不悦。

    在众多弟子的簇拥下,一个身材粗壮如李逵,面貌冷峻,留着一头金黄乱发,雪白眉毛的老者,大马金刀的端坐在太师椅上。远远的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巍峨不动的赳赳雄山,气势惊人。不用说,这正是名震西凤城的古今武馆馆长古道今。

    在古道今的身旁,是一副担架,上面躺着丁宣。此时他的双手双脚,都被厚厚的绷带缠裹着,看起来,分外滑稽。

    “哈哈哈……这不是古馆长嘛!今日大驾光临,不知道有何指教啊?”龙德压制着心中的怒火,不动声色的问道。

    古道今一拍扶手,长身而起,脸上带着狂风暴雨般的怒气,向着龙德狠狠的瞪了过去。古道今的修为只有先天中阶,而龙德却是实打实的先天巅峰,自然不会惧他。面对古道今仿佛要把人生生吞噬的怒火,表情依旧保持着从容平静,丝毫也不为之所动。

    “王爷,今日老夫来,是要向王爷您讨一个公道!”见自己的威势根本就镇不住龙德,古道今只得恨恨的哼了一声,撇嘴喝道。

    “什么公道?”龙德的眉毛挑了挑,言语之间藏着几分不耐。

    古道今正在气头儿上,自然是听不出来,一指丁宣,喝道“我想王爷不会不知道,我古道今只有一个徒弟,那便是丁宣。老夫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日日夜夜,悉心教导,只希望他将来能承我衣钵,耀我门楣。可是现在倒好,竟然被人生生的废掉了双手和双脚,彻底的成为了一个废人。这件事,王爷您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古道今决不罢休!”

    龙德看了他一眼,俯身探查起丁宣的伤势。这一看,心里也不禁暗暗吃惊。秦东的四道指劲虽然只是洞穿了丁宣的双手手腕和双脚脚踝,但每一道指劲都像是一个小小的手雷,将丁宣手腕和脚踝上的所有经脉,炸的一团粉碎。这意味着,丁宣的伤势永远都不可能复原,就像古道今所说的,丁宣已经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废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