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二百三十九章废掉丁宣!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三十九章废掉丁宣!

    肖正是西凤城内,少数几个胆敢怒斥古今武馆恶行的人。除了是因为他天性耿直之外,也因为他在北疆王的嫡系部队中任职,有北疆王为他撑腰。

    明眼人一眼便能看出,肖正和丁宣的碰撞绝不止一次两次。丁宣早就将肖正视作了眼中钉,这一次是起了杀心。

    只不过因为对方说了几句难听的话,便能引动杀机,在西凤城,也只有古今武馆的人,有这份呢‘魄力’。

    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正当所有人睁大眼睛准备看戏的时候,一条不是很利落的身影,带着几分艰难与仓皇的,插到了两人中间。

    “肖爷,丁爷,请慢动手,请慢动手。”说话的人,上了年纪,有六十多岁,头发花白,身体也略显佝偻。

    “白老头儿,这里没你的事儿,给我滚一边儿去!”丁宣一声怒骂,连正眼都没给一个。

    “白老板,你也看见了。不是我肖正不给你面子,实在是有人太过猖狂。小小年纪,便狗仗人势,目中无人,不好好的教训一顿,将来那还了得?”肖正也是铁着脸,目光仿佛两道尖刺。

    “哼!姓肖的,小爷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今天看谁教训谁!”丁宣挥掌欲上,那姓白的老者赶忙张开双臂将其抱了住。

    “丁爷,我这只是小本儿生意,可经不起两位如此折腾。卖老朽一个面子,你们要打,也请出去打。”

    “你这老家伙,罗里啰嗦,真是讨厌!给我滚!”那丁宣浑身一挣,一股无形的气劲迸发而出。那白姓老者整个人立时如同被弹飞的皮球,横着倒飞了出去。沿途砸烂桌椅茶碗无数,落地之后,挣扎了几下都没能从地上站起来。嘴里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呻吟声,他这一把老骨头,就算没全散,只怕也散了一半儿。

    那白姓老者在西凤城的人缘儿看起来还算不错,见他被丁宣如此粗暴对待,围观的众人,一个个的皆都露出了怒容,几个胆大的还躲在人群里,冲着丁宣怒骂了起来。

    一有人带头儿,人群中的怒骂声,讨伐声,更是此起彼伏。一时间,让丁宣直成了过街老鼠。

    若是旁人,犯了众怒,一定会十分的紧张,害怕,可那丁宣却是全不在乎,脸上带着浓浓的讥讽,在人群里扫了一圈儿,冷冷的道“你们这些无胆鼠辈,有本事就上来跟我真刀真枪的干上一场,躲在一旁唧唧歪歪,算什么本事?”

    “丁宣,你太猖狂了!”肖正按捺不住,一声怒喝,右拳势如奔雷,带着隆隆的闷响,直奔丁宣的胸口。

    丁宣邪笑道“正等着你呢!”说罢,腾身而起,右掌在空中划出一道斜斜的轨迹,掌心准准的撞在肖正的拳锋之上。

    只听噗的一声轻响传来,肖正只觉得自己的拳头,好像被无数根钢针刺透了一般,剧烈的痛楚,汹涌如潮,让他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闷哼,脚下蹭蹭的向后狂退。

    后天中阶和真元巅峰,终究差了两个境界。肖正怎么可能是丁宣的对手?

    一招得势之后,丁宣得理不饶人,脚下踩着玄奥的狐步,整个人仿佛没有了重量,轻轻飘飘,随风而动,只是转眼间的工夫,便抢到了肖正的身前。

    前一击的痛楚还没有完全抵消掉,此时猛然见到丁宣又到了身前,肖正顿时惊慌了起来。面色大变的同时,双手全然没有了章法。直如泼皮无赖般的乱挥乱舞。

    一见如此情景,丁宣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轻喝道“肖正,下辈子投胎做人的时候,千万记住,要管住自己的嘴巴!”

    说完,丁宣的右掌,轻松加惬意的拍开了肖正挡在胸前的两条胳膊,左手凝爪,没有片刻的停留,带着丝丝尖锐的风声,狠狠的抓向肖正的心脏。

    丁宣左手的指甲不断的反射着寒光,只是拿眼一看,秦东便知道,这一爪要是下去了,肖正的心脏非被他生生的剜出来不可。

    人群中响起一片片惊呼和惋惜声,肖正自己更是已经绝望,心中悲愤交加,那叫一个不甘心。

    “过来吧!”秦东在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冷喝一声,右掌虚虚一招,一股无形的力量,喷薄而出。肖正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整个人便已经被这股无形的力量拉扯着,飞也似的落到了秦东的身旁。

    丁宣卯足了劲儿,正要一爪结果肖正,却在最后一刻,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自己的眼前消失,爪子落到了空气之中,无处着力的感觉让他整个人一个前冲,差点儿没趴到在地上。

    不过丁宣现在没空理会这些,他很愤怒,愤怒有人竟然敢在自己的手上抢人。身形稍稍站稳,便立即迫不及待的扭头看向了秦东。

    此时肖正就站在秦东身边,一脸的惊呼未定,显然还没从刚才的生死一刻中缓过神儿来。而秦东却是带着一脸讥讽的笑容,正盯着丁宣。天下再也没有比这种表情更能激怒丁宣的了。一股邪火儿,噌的一下,就在丁宣的心头蔓延扩散开来。

    “你找死!”丁宣冰冷,仇恨的目光落到了秦东的身上。

    秦东摇了摇头,缓缓的道“古今武馆本不该如此。如果古家老爷子知道了,相信他一定会很伤心……”

    “你废什么话,纳命来!”丁宣根本就没心思去听秦东所说的话,狂吼一声,双掌左右齐发,带起一道道无形,但却汹涌澎湃的掌劲,发疯也似的攻向秦东。

    如果丁宣不那么狂妄,自大的话,他就应该意识到,秦东能在不动声色间,从他的手里将肖正救下来,修为之高,岂是他所能相抗的?惯性的狂妄,终于给他酿成了今日的苦果。

    汹涌的掌劲,还未靠近秦东三米,便犹如洪水撞在了堤坝上,轰然破碎,所有的掌劲,以一种让丁宣不敢置信的速度,崩溃,消散。

    “怎么……”丁宣瞪大了眼睛,根本就无法接受这对他来说,过分残酷的现实。

    “狂妄的东西!”秦东手指连弹,四道指劲,同时迸出,分作四个方向,不分先后的落在了丁宣的双手和双脚之上。

    只听噗嗤声连响,犹如被子弹洞穿,鲜血分别从丁宣的手腕和脚踝上溅射出来。好像四股小型喷泉。

    丁宣还没感觉到疼痛的滋味儿,整个人便已经扑倒在了地上。他这辈子只怕都别想再站起来了。

    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快到在场众人迟迟都反应不过来。前一刻还张牙舞爪,嚣张不可一世的丁宣,这一刻便就成了废人。看他在地上痛苦的翻来滚去,嘴里不停的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不少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你……”肖正呆呆的看向秦东,只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双眼珠子抠出来。亏他还自命久经沙场,见识不凡,竟然从头到位都没看出来,秦东才是一尊真神。激动之下,肖正望着秦东,张着嘴,却是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秦东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转身看向那姓白的酒店老板,说道“老板,弄脏了你的地方,真是对不起啊。”

    “没……没事儿……”酒店老板忙不迭的道,一脸的受宠若惊。那神情,就好像秦东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拯救了整个西凤城似的。

    “那就好。还得麻烦你,帮我打包一些食物,我还有一个朋友没吃。”

    “没问题,这就来,这就来!”那酒店老板一溜烟的亲自跑去了厨房。

    “这位大侠,刚才我……”想起先前讹了秦东一顿酒饭,肖正只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红着脸道。

    “什么大侠不大侠,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就叫我的名字,我叫秦东。”

    “我叫肖正!”肖正赶忙打了个立正,大声回了一句。军人就是军人,身上的那种味道,是很难改变的。

    秦东点了点头,转身来到了丁宣的面前,冷冷的望着他,道“你也给我记住,我叫秦东!你师父要是想要给你报仇,就让他亲自来找我!”

    丁宣此时的一双眼睛,都能喷出火来。满嘴的钢牙咬的嘎嘣乱响,一字一顿的道“你等着吧,我师父是……不会放过你的!”

    “哼!”秦东眉毛一挑,飞起一脚,丁宣整个人顿时凌空飞起,犹如破麻袋般的被他给径直踢出了酒店。

    拿过酒店老板给准备的食物,秦东正要付钱,可那老板却是死活不收。不但不收,还当众承诺,以后秦东再来酒店吃饭,他都会免费招待。搞的秦东很是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也更让秦东意识到,西凤城里的老百姓对古今武馆的怨念,绝不是一般的深。

    盛情难却,秦东也没再推辞,跟肖正道了一声再见,在众食客如雷鸣般的掌声中,飘然而去,那身形好不潇洒。当场便迷翻了不知道多少正怀春的少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