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三):情窦初开(52)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真的,他要不喜欢你了,他还管你吃不吃早餐的事儿吗?你看你,不正愁英语四级没法过吗?这回正好,窦然回来了,你四级完全有希望了!!”

    “我不会找他的!”

    向忆这回倒是很决绝。

    文汐一愣。

    深意的瞅了一眼向忆,“你敢说你不喜欢他了?”

    向忆没答话,继续吃跟前热腾腾的饺子。

    这话她敢说吗?她根本心虚得说不出口来。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晚自习时间——

    文汐临时有事,没来参加。

    向忆其实平时也不参加晚自习的,比较已经是大二了,都已经自由化了。

    自习室里通常都是备考四级的学生,外加大四考研的,预备毕业的。

    平日里她们俩都是哪间自习室有空余的位置就坐哪间,所以,很容易就与大三大四的学生坐在一块儿,但这种问题也没在意,反正大家是去温习功课的,又不是交友的。

    其实说真的,自从知道窦然从法国回来之后,她来参加晚自习,起初还真颇为担心自己会遇上窦然。

    但不出几秒钟,她就飞快的把这个念头打消了。

    因为,不可能!

    依窦然那种不看书也能拿年级第一的牛/逼程度,他根本不需要来自习室里温习功课,哪怕是考研……也不需要!

    因为,他根本不用考,他属于保送生。

    所以,向忆根本没有遇上过窦然。

    没有遇到他,她发现自己的内心其实是失望的。

    有时候甚至会下意识的把所有的自习室走一遍,在确定都没有他的身影后,再随意的选择一间自习室坐下。

    每当这个时候,向忆的心里其实是失落的。

    偶尔会有些失魂落魄。

    向忆觉得自己再这么走神下去,可能四级考试真的就要挂了。

    她从漆黑的窗外收回视线来,尽最大的努力拂去心里所有的杂念,开始认真看书,温习功课。

    像她这种连基本生活词汇都搞不清楚的人,英语这门课程于她而言,实在太难了,要考四级确实是一大难事。

    可不考就拿不到学位证,没法毕业,那怎么办呢?她也只能咬咬牙拼了。

    正当向忆收好心神,低头潜心学习的时候,忽而就觉身前一道暗影闪过,有人在她身边同桌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向忆下意识的往旁边看了一眼。

    却在见到来人的时候,愣住。

    窦……窦然?!

    窦然似乎是刚洗了澡的缘故,走过来的时候,身上还带着那种熟悉的沐浴清香的味道。

    毫无疑问,他才一出现,就引起了整个教室里的一阵骚-动。

    向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窦然却泰然自若的把一本书搁到向忆跟前来,而后,霸道的抽走了她手中的英语书,“先把我这本书看一遍吧!”

    当然,他拿过来的也是英语书。

    向忆呆呆的看着他,又直愣愣的看一眼他递过来的书,没说话。

    “这本书是四级模拟考的题库,你先看看,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

    向忆不吭声。

    只重重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死死地盯着自己眼前的书看着,那眼神仿佛是要生生的将书本瞧出个洞来。

    许久……

    “为什么?”

    向忆偏头,问他,“为什么要给我送早餐,为什么要给我温习功课,我们俩什么关系?不是已经分手了吗?”

    窦然直直的盯着她看。

    目光深沉,殷切。

    向忆被他瞧着,心里不由有些发慌。

    最后,窦然只是叹了口气,低声问她,“‘分手’,你知道是什么概念吗?”

    他一本正经的问她。

    她当然知道!

    就是他半年前说的那些:疲倦、累、以及静一静、缓一缓……

    向忆想来,鼻头微酸。

    别开了脸去,似乎不愿再同他提起过往的那些事情。

    窦然习惯性的伸手,揉了揉向忆的小脑袋,淡淡一笑,问她,“这半年,过得好吗?”

    向忆眼眶微红,勾唇,轻浅一笑,“很好!很轻松,不需要再像从前那样每天心里挂着些东西了……我很喜欢!”

    很轻松的同时,也很空虚。

    心里早就因为某些人的离开,而彻底空了。

    对于向忆的回答,窦然真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向忆……”

    他低哑的嗓音,轻轻的呢喃了一声她的名字。

    向忆浑身一窒,连呼吸都顿了一秒。

    自己的名字,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总是那么好听……

    窦然顿了半会,才继续说,“半年前,如果我们俩还坚持在一起,或许我们现在就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分手了,又或者已经两看生厌,逼到不得不分手的时候了……”

    窦然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摸她额面上的刘海,“没有呼吸的爱情,长久不了!我跟你说让我们俩都缓一缓脚步,是希望你能够明白这个道理!希望你能在这分开的数月里明白过来,两个人最好的相处模式真的并非是掌控对方的一切,把对方的所有变为自己的!那样不单单我会累,就连你自己都会觉得疲惫不堪!正如你说的,你跟我分开的这几个月里,你觉得你轻松了,因为你试着让自己放下了……沙子篡在手心里,握得越紧,流逝得越快,爱情亦如此!”

    窦然把手从她的额面上往下挪,捧住了她的脸蛋,真诚的看着她,“正因为我不想失去你,失去那个最真实自我的景向忆,所以我才喊了停!明白吗?我窦然从来没有哪一刻想过要跟你分手,我唯一想的是,要尽最大的努力,和你牵手一辈子……”

    一辈子……

    又是一辈子……

    向忆的眼眶,早已一片浸-湿。

    曾经,他也认真的跟自己说过一辈子,她是那么那么的相信,可当他突然说到放手的那一瞬,向忆觉得自己所谓的一辈子都晦暗了……

    她似乎永远没法忘记那种天塌下来眼前猛然一黑的感觉!

    她不害怕被骗,可害怕刚一相信就被骗!!

    她不害怕被骗,可害怕自己一次次的相信,换来的依旧是沉痛的欺骗!!

    向忆恍然的从自己的脸颊上把他的手拿开,“窦然,我们现在来说一辈子……早了,太早太早……”

    她说着,蓦地起身,拿起自己的书本,要走。

    步子才一迈出,又转身回来,看了一眼桌上窦然送给她的题库书,她还是伸手拿了过来,抱进了自己怀里,“谢谢你的好意,我会好好温习功课的。另外,你刚刚说的那番话,我理解,也明白了,我甚至可以理解为……你在向我求和,可是,对不起,我现在没有再谈恋爱的打算了……”

    那种为他而生的日子,她过累了。

    既然已经缓了这么多月了,那就……再缓缓吧!

    向忆出了自习室来,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她居然还在期盼着窦然是否会追上来。

    可最后他没有。

    窦然确实没有。

    他向来做任何事情都不是操之过急的人。

    尤其对她。

    他耐心一向很足。

    向忆回答宿舍,就见文汐正窝在自己房里啃书,向忆郁闷了,“你不是说你有事不能去的吗?”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文汐没料到向忆这么早就回了。

    人阿棋不说了,今儿晚上有窦然陪着她温习功课来的吗?

    “对啊!见你不在,我也懒得上自习了,就回了。”

    向忆把书本往她房间里的沙发上一搁,坐那就不说话了。

    “怎么啦?”

    文汐猜到估计同窦然有很大的关系。

    向忆摇了摇头,“有点烦,刚刚遇上窦然了。”

    果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