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三):情窦初开(50)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忆在情感失意之后读过张爱玲的一本小说,小说名叫《思念往昔》。

    而文中有一段话,让她记忆尤为深刻。

    ——我没有很刻意的去想念你,因为我知道,遇到了就应该感恩,路过了就需要释怀。我只是在很多很多的小瞬间,想起你。比如一部电影,一首歌,一句歌词,一条马路和无数个闭上眼睛的瞬间。

    而这一段话,似乎最好的诠释了向忆此时此刻的心境。

    自从那日,他们决定缓缓之后,便再无联系。

    她不再上msn,不再登录qq,亦不再看微博,甚至于,连电话号码也换得彻彻底底。

    她做这些,为的只是对自己再狠一些!

    因为,她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去联系他,去找他,去求他,而后,再继续纠缠着他,捆绑着他……

    她不知道窦然是不是有联系过她,大概没有吧!

    没有她骚扰的日子,他应该过得轻松自在吧!

    ……………………

    时间,一点点在煎熬中度过。

    向忆的生活,好像一点也没变,又好像什么都变了!

    她开始乐于参加各种集体活动,乐于融入同学的圈子里,她的生活开始不再是互联网,而有了更实际的交际圈,甚至偶尔会和班上的女同学与其他系的男同学参加联谊活动。

    虽然没有哪个男同学能让她动心,但向忆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排斥与男生交谈和接近了。

    照文汐的话来说,“我觉得这样的你,才是我当年认识的向忆!”

    或许女孩子真的要通过一段刻骨铭心且失败的爱恋,方才能学会成长,学会经营往后的爱情!

    向忆也很清楚,现在的自己过得很轻松,很自在……

    没有牵挂,没有捆绑,脑子里不用时刻都惦念着某一个人……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每天晚上,在她的梦里,会有同一张面孔准时的出现!

    在梦里,他们还是那么友好,没有疲惫,没有两看生厌,唯一有的,就是相爱,以及欢笑。

    每每早上醒来,她的心里就会空很久很久……

    与他分手,不是单纯的把一个曾经自己至深至爱的人从生命中抽离,而是……生生的把一颗心脏,徒手掏空!!

    疼、痛、落寞、空虚……

    太多的词汇,都没办法形容心里那份最真切的感受。

    唯有真正经历过的,方才明白。

    向忆在*!上怔忡了数十分钟之久后,方才掀开被子,下*,准备洗漱。

    “向忆——”

    正当这会,卧室门被文汐从外面推了开来。

    “怎么啦?”

    向忆回头看她。

    “你哭过了?眼睛怎么红红的?”

    文汐似乎发现了向忆的一些不对劲儿。

    “没有!”

    向忆连忙否认,“只是做了个噩梦,把自己吓醒了!”

    对!

    对于她而言,有窦然的梦境,都是噩梦!!是她清醒以后的噩梦!!

    只有她自己知道,梦里多开心,她清醒之后的那一刻,就有多痛苦!!

    “噩梦没事,那都是假的。”

    文汐赶忙安慰她。

    “你来找我有事儿啊?”

    向忆问她。

    文汐顿了顿,看了向忆一眼,又想了想,“向忆……”

    文汐站在浴!室的门框边沿上,看着里面的正准备漱口的向忆,最后还是出声说了话,“你知不知道,去法国那批的留学生……已经……提早回来了!”

    向忆漱口的动作,蓦地一顿。

    偏头,看门口的文汐。

    神情中有些呆滞。

    文汐点了点头。

    向忆僵在那里,许久,缓神回来,继续漱口。

    面上,已然没了半点多余的表情。

    仿佛对于文汐的话,是从未听过一般,只是漱口的动作稍微加快了速度。

    牙刷刷在她洁白的贝齿上,触到了牙龈,渗出了血来,可向忆宛若从未察觉一般,依旧在那不停地漱着,手里刷牙的动作还在不期然的加重了些。

    “向忆!”

    “?”

    向忆偏头看文汐。

    文汐指了指她的牙齿,“别刷了,流血了……”

    向忆蓦地反应过来,往镜子里一瞧,才发现自己满含泡沫的小!嘴里早已是血糊血海。

    “没事!”

    她咧嘴笑笑,含了口水把嘴里的泡沫吐掉,“我就是上火,没事,天天都这样……”

    文汐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行了,你洗漱吧,准备吃早饭上课了。”

    “……好。”

    向忆恍恍惚惚的洗漱完毕,捧着书本出了卧室,正准备叫文汐吃早餐去的,哪知周娇一下子窜了出来,“向忆,你知不知道,你们家窦然回来了!!”

    向忆神情又呆滞了一下,心,明显的扯了一下。

    半晌,淡淡的回了一句,“他的事情我已经很久没关注了!我先出门吃早餐了。”

    连文汐都没叫上,向忆就仓皇从宿舍里逃了出去。

    窦然……

    窦然……

    那个每天每时每刻都会在她脑子里萦绕的名字……

    那个仿佛已经用刀刻入了她的骨血中的名字……

    向忆从宿舍里落荒而逃,抱着书本,怔怔然的往食堂走去。

    窦然回来了……

    她的心,明显的跳得尤为厉害。

    他真的回来了吗?

    不是还有两个月才结束他的留学生涯吗?

    可回来了又怎么样?回来了亦不过只是……再次分别罢了!!

    将近两年的光景,她大二了,窦然……大四了!!

    曾经他说过他要读本校的研究生,而如今,亦不知这个约定他是否还记得……

    又或者,还算不算一种约定。

    “窦然学长!!”

    忽而,向忆听得有女孩子一声惊唤,“你们真的回来了呀?好久不见了……”

    “嗯,回了。”

    窦然极富磁性的嗓音,在向忆的身后赫然响起。

    那一刻,仿佛是有个炸弹一般,“轰——”的一声,就在向忆的脑子里炸开了来。

    瞬间,脑中一片空白!!

    脚下的步子,僵硬的顿住。

    鬼使神差的,她回头……

    就见到了,离她身后不出十米远的……窦然!!

    那一刻,向忆的眼泪,差点就如洪水泛滥一般涌了出来。

    但她,强逼着自己忍住了!

    她不能哭,她不能在窦然面前哭!

    窦然依旧是那个惹众多女孩倾慕的男神,他走到哪里,哪里就是闪光点。

    简单的白色t恤,和水洗牛仔裤,头发很短,很精神。

    似乎同半年前她见过的模样,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更加沉敛了些分。

    目光,直直的落在向忆的脸上,看着她,一瞬不瞬。

    眸仁里,噙着太多复杂的情绪……

    涟漪一圈一圈的漾开,荡在向忆的心头,让她一时间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半晌——

    她冲他大方的点点头。

    算作招呼。

    转身,预备要走。

    “向忆!!”

    忽而,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叫住了向忆。

    “真是你呀?好小子,两年不见,头发留这么长了!!”

    除了大大咧咧的阿棋,又还有谁呢?

    他一把冲了上来,手臂大方的搭上向忆的肩膀,咧嘴笑道,“瞧不出来啊,你这小子当女人……哼,还挺美的呀!”

    “阿……阿棋……”

    向忆尴尬的同他打招呼,从他的胳膊下逃出来,摸了摸自己搭下来的刘海,“你……你们这么早就回来了啊?”

    “对啊!干什么?嫌我们回来早了啊?”

    “当然不是!”

    “诶,你知道咱们为什么提早回来了吗?”

    “嗯?”

    向忆其实……不敢有兴趣。

    不敢再对窦然的事情有任何兴趣。

    “还不是因为窦然……”

    “吃早餐?”

    不知什么时候,窦然忽而走上了前来,问向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