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三)情窦初开(42)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窦然,你可不许偷看啊……”

    向忆一边洗着,还在一边不放心的提醒着窦然。

    每一个搓澡的动作,都显得有些慌里慌张。

    “你慢慢洗,别慌!说好不看就不看。”

    窦然仿佛能洞悉她所有的心思,好心提醒她一句。

    “……”

    向忆洗澡的动作微顿。

    有种自己被他一瞬间窥探了心思的感觉。

    “你怎么知道我洗得很快啊?”

    向忆渐渐的缓下了动作来。

    “听出来的!”

    “……”

    很快,向忆沐浴完毕,关上花洒。

    长!腿从浴缸里往外一跨,刚刚由于进来太急的缘故,也忘了搁垫子,这腿才往地板上一踏,脚下一滑,“呲——”的一下,紧跟着是“砰——”的一声,向忆整个人狼狈的就往下跌去。

    她吓得一声尖叫,幸好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浴缸边缘,这才不至于摔倒,磕碰到哪里。

    站在窗边的窦然,听到向忆的尖叫声,顾不上多想,转身就往浴!室奔去,“怎么回事?”

    他站在门口,见到的里面的画面就是……

    向忆不着寸缕的跨!坐在浴缸边沿上,小手还紧扣着边沿,没有半丝遮掩的胸口因气喘而剧烈的起伏着……

    浸!湿的短发,扒拉在她的小脑袋上,看起来有些凌!乱又显得有些狼狈。

    一张小!脸涨得通红,瞪着窦然,“你快转过身去!!不许看我——”

    窦然:“……”

    都什么时候了!

    “你先告诉我,你有没有受伤?!”

    窦然转过身去,严肃的问她。

    “应该没有……”

    “什么叫应该?”

    窦然皱了皱眉。

    向忆如实羞涩的说,“我就觉得大!腿这好像有点疼……”

    估计是刚刚不一小心给拉扯到了,但问题好像不大。

    窦然想了想,转身,就朝向忆走了去。

    “喂,你——”

    “别乱动!!”

    窦然喝住她。

    伸手,就从衣架上把那件消过毒后的睡袍取了下来,二话没说,就裹在了向忆湿答答的小身子上,遮住。

    而后,一把打横将她抱起,就往浴!室外走。

    将她搁在*!上,用睡袍稍微挡了挡,问她,“哪儿疼?”

    “还好,就大!腿!根部这里,好像被撕扯到了……”

    向忆摸了摸自己的右腿。

    “很疼?”

    窦然的手,隔着睡袍,下意识的往她的大!腿!根部轻轻捏了捏。

    “……还……还好……”

    不是很疼!

    又或者是,她身上所有的感觉,早就被他指尖所带来的触感所取代了,以至于让她根本感觉不到几丝疼意。

    “那倒还好,你抬脚先动一动试试。”

    向忆听了窦然的话,乖乖的抬脚,动了动,“好像还好,也不是特别疼。”

    “那就好,没扭伤!看你下次还注意不注意。”

    窦然说着,给她去浴!室里把吹风机取了过来,插上,递给她,又揉了揉她湿答答的短发,“先把头发吹干了再睡。”

    “哦……”

    向忆点点头,转而又道,“那个,你……你也去洗澡吧!”

    提到洗澡,窦然似乎还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点点头,嗯了一声。

    向忆似乎也瞧出了他的不自在,红着脸道,“你放心,我不会偷看的!”

    “真的啊?”

    窦然勾唇,打趣她,“可真别偷看啊!万一又流鼻血了怎么办啊?”

    “……”

    窦然当真就进浴!室洗澡去了。

    透明的玻璃窗里,窦然强!健的体魄,站在花洒下,性!感的冲刷着,晶莹的水珠顺着他流畅的肌理线流泻而下……

    水帘里,形成一道完美的美男沐浴图,当真是好一副艳景啊!

    向忆在外头假装看电视,吹头发,偏偏,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眼睛总会时不时的,偷偷往左侧的玻璃窗处瞄两眼。

    其实她又不敢明目张胆的看,她只敢借着眼角的余光稍微瞄那么一眼两眼,瞧瞧那朦朦胧胧的健硕身段过过干瘾……

    偷瞄了好几次之后,没被窦然发现,不知怎的,向忆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起来,到后来,干脆直接偏头去看。

    前几次,快速的偏头别头也没被发现,于是她看得不亦乐乎,加上……口干舌燥。

    然后下一次,又继续壮着胆儿偏头欣赏……

    但并不是每一次的欣赏,都向之前那些幸运!

    向忆偏头去看,正要以最快的速度偏头回来的时候,却不想,某人以比她更快的速度,一抬头,攫住了她偷瞄的视线。

    四目相撞……

    向忆呆住了!!

    尴……尬……

    这种时候,你要收回视线回去,就好像是此地无银了。

    可不收回去,又好像是被他逮了个正着!!

    向忆眨巴着眼睛,脑子里飞快的旋转着,思考着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应对时,却听得窦然问她,“看够了吗?小色!女!”

    “啊?”

    小色!女?!!

    “我才没有在看你呢!!”

    向忆赶忙狡辩,“我不过就是忘了你在洗澡,然后眼睛随便乱瞟,就恰好瞟到了你罢了!你也不要乱想啊?我……我才没有看你呢,我又不是变!态……”

    向忆心虚的说完,赶忙低下了头去。

    “是吗?”窦然“啪——”的一声,直接关了花洒,光着身子,一派坦然的站在那里,大手随意的撑在水龙头上,笑睨着向忆,“如果真的不记得我在这边洗澡的话,那你刚刚已经不下五十次的往我这瞄了,景向忆同学,能不能麻烦你给我解释一下,你这行为,算什么意思呢?”

    窦然说着,顺手从衣架上拽了一条浴巾过来,随手往他精壮的腰!肢上一裹,长!腿一迈,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他走到向忆跟前来的时候,身上还挂着淋漓的水珠,再称上那精硕的胸肌,别提有多性/感了!!

    向忆不争气的吞咽了口口水,“你……你赶紧拿毛巾把身上擦干!把衣服穿起来,小心感冒了!”

    她说着,丢了条自己刚刚擦过湿发的毛巾给他。

    窦然顺手接过,勾唇一笑,在她*沿边上坐了下来,拿着她丢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浸!湿的短发。

    末了,又转手把毛巾丢给她,“过来,帮我把后背擦干净。”

    “啊?我?!”

    向忆惊得心都停了几秒。

    窦然挑眉,坏笑,“你不是那么喜欢我看我身体吗?给你个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不好?”

    “……”

    不好!!

    这样真的很不好!!相当不好!!

    向忆觉得自己要稍微有点节操的话,一定要狠狠地拒绝他,然后义正言辞的告诉他,男女之间是授受不亲的!

    但结果是……

    向忆从被子里像个笨拙的小乌龟似的爬了出来,红着一张通红的小!脸,跪坐在他的身后,抓着那条半干的毛巾,紧张的替他……乖乖擦起了后背……

    她到底……被窦然的美色给深深的诱!惑了!!

    明知道这是个陷阱,可她还是呆呆的往里跳的!!

    向忆忍不住在心里一次次的鄙夷自己……

    对于她的乖顺,窦然似乎很满意。

    向忆把身后擦干后,窦然又恬不知耻的转了身过来,面向她,指了指自己性/感的前胸,“顺便帮我把前面也一起擦了吧。”

    多好的一个顺便啊!!

    这种时候,对于向忆这个小色!女来说,是多么好的一个机会啊!可偏偏,她骨子里那点小矜持又开始出来作祟了,“这个……还是你自己擦吧……”

    她说着,丢下毛巾,就不要管他了。

    却哪知,毛巾才一扔下,就又被窦然给塞了回去,握住她的小手手腕,催她,“快点……再不擦干可真要感冒了!”

    哪有那么容易感冒!当她三岁孩儿呢,那么好骗!

    心里虽是这么想的,可偏偏,手上却已经不自觉的开始行动起来。

    握着毛巾,轻轻缓缓的,在他性!感的胸膛上擦拭起来……

    每一处,触碰过他的线条,心都忍不住颤栗。

    窦然是那种典型性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完美身材,而且那肉……还是正儿八经的肌肉。

    果然,打篮球的运动型男孩,就是不一样!

    越想着,向忆这心里就越酥!麻,随随便便的给他擦了擦就作罢了,“差不多了。”

    “敷衍了事……”

    窦然指控她。

    “你自己来吧!”

    向忆一张脸羞得通红,“你赶紧去把衣服穿上,别待会感冒了……”

    “只是担心我会感冒?”

    窦然勾着嘴角坏笑,把头歪在她下巴下,问她。

    “那不然呢?”

    向忆拾起眼来,娇嗔的瞪了他一眼。

    窦然性!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蓦地伸手,一把抱住了她,手掌滚烫的托在她的后背上,隔着薄薄的睡衣,情不自禁的摩!挲着,哑声低喃道,“我以为你特别喜欢我的身体才是!”

    “……”

    向忆被他的大手抚摸着,心跳一阵加速。

    心脏“突突突”的,猛烈的敲击着她的心房,让她呼吸紧了又紧。

    整个人,僵在他的怀里,任由着他的大手,在自己的后背上肆意摩!挲……

    那感觉,仿佛是触在了她的心尖儿上,一下又一下,轻轻的捏着,扯着,让她心脏儿颤栗得极为厉害。

    她本该拒绝他的,可偏偏……

    她发现,自己好像特别热衷于他这种抚!爱的行为……

    呼吸,越来越重了些。

    向忆趴在他的胸口上,滚烫的面颊贴着他精壮而结实的肌肉,小手竟情不自禁的,学着他的模样,不安分的在他性/感的肌理上游离起来……

    手!感,很好!

    每一次的触碰,都能明显的感觉到,窦然的身形紧绷。

    而她,亦是小心翼翼的触碰上去,起初是试探性的,渐渐的……许是胆儿大了,也就变得越来越肆意起来。

    从他的胸口,一直到他的腰!际间……

    能明显的感觉到,窦然的呼吸,猛地加快了速度。

    胸口的起伏,也变得越来越剧烈起来!

    他重重的喘了几口气,大手蓦地覆住了向忆不安生的小手。

    向忆以为,他是要把自己的手拂开的,却不想,他只是握着,一直握着……

    两个人也一直僵在那里,许久许久,而他,却一直没动,直到他滚烫的手心里渗出薄薄的汗水来,窦然方才松开了向忆的手。

    却依旧,没把她的小手拂开去……

    他并没有拒绝她的触碰,更加不想拒绝,不过只是……

    太紧张,太生涩。

    跟她一样,期待,憧憬,却又有些不知该如何自处……

    倏尔,勾手一把攫住她的下巴,一记强势的深吻就朝她火热的红唇!间烙了下去。

    向忆抱紧他,热切的回应着这缱绻缠!绵的热吻,深切的感受着他一寸一寸把自己吞噬掉……

    而他火热的手掌,就像一把把炙热的大火,穿过那层薄薄的睡袍,直接探了进来,烧在她柔嫩的肌肤上,惹得向忆一次又一次的娇!喘出声来。

    那两只小手却学着他的模样儿,猖狂的在他的肌肤上点起了热火,从他宽厚的后背,抚摸!到他性/感的前胸,再挪至撩人的脊骨……

    窦然瞬时如饿狼一般,一把将向忆扑倒在*!上,粗!鲁的一把就将她身上半遮半掩的睡袍给拽了下来。

    而窦然腰间上的浴巾早已不知什么时候被扯落……

    两个人,就这么毫无半分遮掩的,坦露在对面眼前。

    火热的教缠,在狭小的单人*!上肆意着。

    粗重的呼吸,响彻在整个房间……

    “害怕吗?”

    窦然哑声问向忆。

    吻,一路沿着她的唇往下……

    向忆羞得用手去挡,小!嘴里呢喃的喊着,“不要……不要这样子……”

    小手却被窦然抓开,而后……精准的吮过,紧跟着是向忆一道高声娇/吟,“我害怕……窦然,我怕……”

    她从来没有在哪个男人面前把自己脱!光去,更没有跟任何哪个男人有过如此亲密的举动。

    她害怕,她慌乱……

    甚至于,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浮现出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对她的叮咛。

    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告诫她,她要洁身自好……

    可现在……

    她知道,她做的事情,一定是让他们失望的,她心里有着道不尽的歉疚感,可是……

    她忍不住!!

    她心里虽然歉疚,虽然害怕,可她清楚的明白,她自己的内心是欢愉的,她甚至有种迫不及待的想要成为窦然的女人!!

    因为,她的心里有种认知……

    一旦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这个男人,那他就必须得对自己负责一辈子!!

    那这一辈子她景向忆就赖定了他窦然!!

    所以,不管他走到哪里去,走得有多远,以后他窦然都是她景向忆的!!谁也抢不走……

    因为,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两个人,紧密相连着,热汗浸!湿!了他们的身体……

    窦然听着她害怕的喃喃声,更紧张了些,大手捧着她的小!脸蛋,任由着额际间的汗水滴落下来,落在向忆红扑扑的小!脸蛋儿上,他说,“别害怕,我会尽可能的小心一点……”

    他喘了口气,态度诚实的继续说,“对这种事情,其实我也没有任何实战经验,我也挺慌的,你一怕,我就更慌了……”

    他说着,低头凑近向忆,湿热的唇!舌一把勾住了向忆敏感的耳!垂,肆意的吸/吮,挑/逗着她……

    他沉哑的声音,继续响起来,“其实今晚我没打算要你的,可现在……我觉得我真忍不下去了……”

    他说着,声线已经完全沙哑。

    向忆的脸蛋儿烫得像被大火烧烤着,憋了许久,就听得她低声喃喃道,“那就别忍了……”

    今晚,发生这一切,她其实,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不然,她也不会故意把时间拖到宿舍关门了!

    向忆的应允,让窦然又惊又喜,但他向来处事不莽撞,抬头,捧着她的小!脸儿问她,“不怕自己会后悔吗?”

    向忆笃定的看着迎上他深切的眼眸,摇头,“你不会让我后悔的!”

    窦然心头一热,下一秒,低头,狠狠地吻住了她,情绪还尤显得有些激动,“是!我不会让你后悔的……”

    可很快……向忆就后悔了!!!

    “疼——疼————”

    她疼得厉声尖叫着。

    小手恰在*头,指尖几乎快要嵌进*头的软包里去。

    一张小!脸因疼而拧巴成了一团,脸上的粉红早已不知什么时候全数淡了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阵青白。

    “疼,窦然,好疼…………”

    她的娇身,因为紧张和疼痛而僵作一团。

    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已经泛起一阵不自然的乌色。

    漂亮的水眸里,渐渐泛起了楚楚的泪光,好不可怜。

    窦然看得心疼极了,“别哭,别哭……我不进去了!!我不进去了……”

    其实窦然这根本还没成功呢,他本来就是个新手,才不过试探性的稍微探入那么半厘米不到的拒绝,就被她吃疼的嘶叫给唬住了。

    【今日更新完毕!白天不更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