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三):情窦初开(27):初恋的选择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家——

    晚上,临近睡觉的时候,云璟一边敷面膜,一边跟景向阳说,“老公,我总怀疑我们向忆恋爱了……”

    “恋爱?”

    正忙着拆被子的景向阳一听老婆这话,手里的动作一顿,回头看云璟,“你怎么这么觉得?她还这么小,你是不是误会了?”

    “你要相信女人的第六感!白日里你不在家的时候,我就看着她每天拿着手机不停地发短信,我不让她出门吧,她一整天就魂不守舍的!还有,她回来的那天,就是一男孩子送她回来的!我看这丫头八`九不离十是早恋了!”

    最后,云璟下结论。

    景向阳皱了皱眉,颇为不悦,“她这才刚满十八呢!人都没长大,谈什么恋爱!搞不好在外面被坏男人骗了!现在这些大学生,都不知道洁身自好,不行不行,我得找她好好谈谈。”

    越说吧,景向阳就越有些慌乱。

    他简直不敢去想象,自己的女儿被坏男人拐了去的画面。

    景向阳说着,就脚下生风的出了卧室,往自己女儿的卧室去了。

    卧室门被敲响的时候,向忆的手机恰时蹦进来一条短信,声音透过房门就传入了景向阳的耳中去。

    “进来吧!”

    向忆甜甜的声音从门里面传了出来。

    景向阳推门走了进来,看一眼正抱着电脑盘坐在*`上玩游戏的向忆,眼睛又扫了一眼她身边的手机,“跟谁发短信呢?听你`妈说,你手机都响了一天了。”

    向忆抬眼看了看自己的父亲,“爸,你是我妈派来的歼细啊?”

    景向阳在自己女儿身边坐了下来,瞅一眼她的电脑屏幕,“玩什么游戏呢?”

    “爸,你找我`干嘛来的?总不是好奇我在干什么吧?”

    “爸就是好奇你在干嘛,你跟爸说说,你在英国生活得怎么样?习惯不习惯?”

    向忆把电脑搁在一旁,认真的跟自己爸爸聊了起来,“你放心,你女儿我在外面吃好喝好睡得也好,同学们个个待我如至亲,所以啊,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

    “嗯……那就好!”

    景向阳颇为高兴的点点头。

    说实在的,自己这小女儿平日里总是笑呵呵的,萌萌的又特别可爱,确实挺招人喜欢的。

    可就因为她太天真太单纯了,特别容易被外面的坏男孩所骗。

    他做父亲的,自然是不希望有一天自己女儿脸上这份笑容出现裂痕。

    “小五啊,你老实告诉爸爸,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景向阳到底还是问出了口来。

    “啊?”

    小五一愣,显然没料到自己才恋爱就被穿帮了。

    这发现得也实在太快了吧?!

    她头皮发麻,瘪了瘪嘴,“爸,你知道啦?”

    “你真恋爱了?!”

    景向阳明明已经知道这一事实了,可突然听自己女儿亲口承认吧,他多少还是有些受伤的。

    向忆明显在自己父亲眼里瞅见了几分心痛的神情,她一下子就急了,“爸爸,你不希望我谈恋爱吗?”

    “小五,你现在年纪还太小了,你根本还不明白什么是爱情,知道吗?而且,外面的男孩子你也看不清楚,你没入过社会,还根本不晓得什么样的男孩子才是值得你真正去爱的!你现在才十八岁而已,如果现在你真的失恋了,以你的年龄是不是能够承受起这份伤痛呢?爸爸不是不允许你谈恋爱,爸爸只是害怕你受伤,你知道吗?”

    向忆缄默着。

    面对父亲的说教,她不知该说什么好。

    只是,听着父亲一声声的哀叹,她心里的那份歉疚感就别提了。

    她记得读高中那会,班上有女孩子谈恋爱了,被老师提出来当众批评,后来闹到家长也知道了,当时那个女同学的妈就一直在他们教室外抹眼泪,那时候的向忆别提有多心疼那个母亲了,那会她一次次的告诫自己,她决不能早恋,绝对不能让爸妈伤心,而且,要真谈恋爱了,一定要先经过爸妈的应允……

    可现在……

    她好像也同样让自己爸妈失望了!

    “你好好想想,爸爸并没有非要你和他分手的意思,但是你最起码要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对于你们的这份感情,你是不是能够肩负起这份责任来,如果你还看不太明白,你就应当先同他保持朋友关系,两个人都好好学习,等年纪够了,时机成熟了,再谈恋爱也不迟,是不是?”

    向忆重重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唇。

    听着父亲的这番话,不知怎的,莫名的就红了眼眶去。

    或许是想到自己让爸妈失望了,又或许是想到自己有可能不能和窦然在一起了……

    总之,这些都让她很难受,心里就像堵着块巨石似地。

    “小忆,你再想想吧!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但务必答应爸爸,切记洁身自好!懂吗?”

    “……懂。谢谢爸!”

    “嗯,睡吧!别玩太晚了,对身体不好!”

    景向阳拍了拍自己女儿的后脑勺,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就从向忆的卧室里退了出去。

    这一晚,向忆几乎没怎么睡。

    想了一晚上,也烦了一个晚上,同样也纠结了一个晚上……

    她一向都是爸妈的乖乖孩子,女扮男装的跑去学校读书,她就已经觉得对不起自己爸妈了,如今早恋又让他们失望了,向忆心里愧疚感更甚,所以,隔天她干脆把手机关了,试着让自己与窦然断绝联系,说不定断两天后就发现自己根本没那么喜欢他,然后就这么顺其自然的散了,然后她又是自己爸妈的乖乖女儿了!

    断联系的第一天……

    向忆整个人魂不守舍的,那感觉就像十分魂魄去了九分。

    所幸她哥终于回了,陪她消遣了大半天,倒不显得那么枯燥难熬了。

    傍晚,吃完了晚饭,向忆觉得有种在家坐不住的感觉,心里各种烦闷不堪,最后强行拉着自己哥哥去外面陪她散步。

    “你今儿到底怎么了?”

    景向沛担忧的询问自己的妹妹。

    “我?没事啊!”

    向忆摇头,否认。

    却又飞快的垂了脑袋去,挽着自己哥哥的手臂,漫无目的的往前走。

    “没事?”

    景向沛眯了眯眼,怀疑的觑着她,“一副失恋了的样子!”

    “失恋?”

    向忆摸了摸自己的脸蛋,一声叹息,“有那么明显吗?”

    “你真谈恋爱了?”

    景向沛一脸震惊的瞪着自己妹妹。

    “行了行了,哥!别说了……”

    向忆觉得心里难受得慌,“我知道错了,爸昨晚已经跟我说过了,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听了,总之……我已经尽量做个乖女孩了!”

    “既然你都已经决定了,那我也不多说了!”

    能看得出自己妹妹的心情特别不好。

    “嗯……”

    向忆点了点头,夜风拂过,她忽觉有些冷意,眼眶也润润的,正想感叹天气在悄悄转凉的时候,倏尔,就在前方离她不远处的路灯下,见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是窦然!!

    依旧是那身简单的白色t恤,一条过膝的水洗牛仔裤。

    他站在晦暗的路灯下,鹅黄的灯光,投射下来,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风拂过,他短碎的发丝动了动。

    迷离的双眼,凝着她,微微眯了眯……

    里面,是向忆道不尽,看不明白的情绪。

    不知怎么的,忽而之间,向忆有种想哭的冲动。

    却见对面的窦然,已然转身,离开。

    一句多余的话,都没同她说,也没问她任何话!

    “你认识?”

    景向沛看着窦然离开的背影,转头问向忆。

    风拂过,向忆的眼眶,有些浸`湿,她摇头,“走吧,该回去了……”

    “你不认识?”

    景向沛敛了敛眉,“为什么我觉得他看起来那么眼熟?感觉从前好像在哪里见过……”

    哥哥的话,向忆一句也没听进去,满脑子里的,都想着窦然决然离开的背影,越是想着,这眼眶就湿得越厉害……

    她觉得自己好像做得太过分了!

    “哥……”

    向忆到底忍不住哭了起来。

    景向沛见着一下子给吓坏了,“你干什么?无缘无故的你哭什么?!”

    向忆抹了一把眼泪,抽泣了一声,“爸妈不准我谈恋爱,怎么办?我好像又很喜欢他,可是我又不想让爸妈伤心难过……”

    景向沛瞬间明白了过来,“所以,刚刚那个是你男朋友?”

    “可我已经一天没搭理他了!”

    “就为了爸妈?”

    “嗯……”

    向忆说着,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响起他刚刚那道落寞的背影,向忆心里更加难受起来。

    自己一定深深的伤害了窦然……

    “景向忆,不管你是打算跟他好还是分,你都不该贸然断了联系的!你是不是又跟以前一样,无缘无故的就把手机关了?!我都告诉过你多少次,你关机这种行为做不得!你知不知道你会让关心你的人多着急?!我敢打赌那个男人只是想来看看你好不好的……”

    结果,景向沛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向忆撒腿就朝窦然的背影跑了去。

    一边跑一边喊,“哥,你跟爸妈说我会晚点回来,回来以后我再跟他们好好交代……”

    “你给我小心点!!10点以前必须得回来,听到没!!”

    “知道了……”

    向忆气喘吁吁的跑着。

    就见窦然已经坐进了他那辆黑色轿跑中去,车灯打开,正预备发车,向忆见势连忙飞奔了过去,双手摊开,直接挡在了窦然的车前。

    窦然似乎没料到向忆会突然出现在车前,正准备启动车身的他,也有片刻的懵然。

    向忆站在车前,红着眼,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窦然坐在车内,隔着玻璃窗,定定的看着车灯里的她,久久的,都没有要下车去的意思。

    向忆也杵在车灯里,湿着眼眶看着他,神情里满满的都是歉疚和自责,被他直直的注视着,却一时间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终于……

    窦然还是从车内跨步走了出来。

    他站在车门前,车门敞着,双手随意的搭在车门上,看着向忆,平静的问她,“消失一整天,干什么?”

    向忆被他一问,只觉眼眶一烫,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涌了出来。

    晶莹的泪水一颗一颗的往下落……

    窦然站在车前,静静的看着她。

    其实,他是最间不得向忆掉眼泪的,真的,那一颗颗的眼泪落下来,简直都快要把他的心给化了。

    可今儿这事,他不能轻易妥协。

    他可以原谅她无故发脾气,但真的没办法放纵她随便闹消失。

    那种突然联系不上的感觉,根本不是‘患得患失’这样的词语能够形容的,而是一种,要疯了的感觉,简直濒临崩溃!

    他窦然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哪天过得像今天这么煎熬过。

    “你过来。”

    他命令车灯前的向忆。

    语气根本是严厉的,却偏偏一开口就已经情不自禁的转柔了些分。

    向忆一刻都不敢耽搁,连忙朝他走了过去,在离他半米远的距离处停了下来。

    窦然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哭什么?”

    不问还好,一问,向忆哭得更厉害了。

    窦然敛了敛眉,伸手,替她拭干眼泪,哪知他的手才一触上她的脸蛋儿,向忆的眼泪就跟河水泛滥了似的,根本停不下来,“窦然,对不起……”

    她抽噎着,同他道歉,因为哭得太厉害,声音都已经听不太清楚了。

    “先告诉我,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吗?”

    窦然被她哭得心疼了,哪里还敢跟她说一句重话。

    压了一天的郁火,在这一刻,也消化得差不多了。

    又或是见着了她后,想发也根本发不出来了!

    “我……我跟你谈恋爱的事情,呜呜……被……被我爸妈……知道了……”

    向忆抽抽搭搭的说着,又抹了一把眼泪,“我怕他们失望……所以……”

    所以,后面的话,向忆已经说不下去了。

    她不说,窦然也已经明白了。

    要说他心里不难过,那一定是假的。

    听完她的话,心里就像被锥子订了进去一般,锐痛得有些厉害,甚至于,让他呼吸都觉压抑着,难受得慌。

    黑眸深重了些分,居高临下的看着跟前的小女孩,喉头艰涩的滚动了一下,半晌,才艰难的发音,“所以,你打算跟我分手?”

    窦然的声音,沙哑着,喉咙像被刀片割破了一般。

    向忆听完他的话,蓦地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去,嘤嘤泣泣的哭了起来。

    窦然的身体,有些僵硬。

    没有伸手去抱她,只低头问她,“向忆,你先告诉我你的答案……”

    “我不想分手!”

    向忆窝在他的怀里,猛摇头。

    眼泪沾湿`了他的t恤,她抬起头来,连连道歉,“对不起!我知道我今天做错了,我不该随随便便关机的!可是,我只是因为……害怕跟你说清楚,也害怕让爸妈失望,我只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听着她一声又一声的道歉,窦然心都疼了。

    他俯身,与她平视,伸手,替她擦干净脸上的泪痕,暗眸深深的看着她,“别哭了,听话……”

    向忆抽噎了一声,抹了抹泪痕,强忍着让自己停止了哭泣。

    窦然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后脑勺,故作轻松的笑笑,“你今天的动摇,只能证明,爱还不够……”

    “窦然……”

    “你还小!我能理解。”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眸光也暗了些分,“你在爸妈和我之间,选择了爸妈,我不会怪你,也不会生气……但你一语不发的闹消失,我不喜欢那种感觉,当我想找你,却又不敢随便进你家门的时候,那感觉,简直能把人逼疯……”

    向忆的眼泪,一瞬间又狂涌了出来。

    窦然一把捞过她的后脑勺,让她置于自己怀里来,“答应我,以后不要再无缘无故的闹消失了!”

    “再也不会了!!我保证,我发誓!!”

    向忆唯恐窦然会生自己的气,赶忙举手发誓。

    抬头看着窦然,眼眶一片通红,她抽噎了一声,吸了吸鼻子,情不自禁的同他撒娇,“窦然,我不想跟你分手,我想跟你在一起!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如果你觉得我给你的爱不够,我保证,以后我会努力的给你多一点,好吗?”

    窦然被向忆的单纯表白逗笑了,*溺的拍了拍她的脸蛋,“女孩子对男孩子的爱,要适当的多做些保留,所以,就这样已经够了!剩下的爱,让我来填补吧!”

    “窦然……”

    向忆被他感动得又想哭鼻子了。

    “有没有想过回去怎么跟你爸妈说?”

    窦然抽了纸巾来替她擦鼻涕。

    向忆把鼻涕省出来,“我就告诉他们,我想跟你在一起!”

    窦然想了想,“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让我去跟他们说吧!”

    “……”

    向忆惊愕的眨了眨眼,想了想,“还是我先说说吧!我会尽力说服他们的!”

    窦然叹了口气,“我怕你没把他们说动,反而被他们说动了。”

    说真的,今儿这事,让窦然看清了自己心里到底有多爱她。

    因为迷恋得有些深,所以,当知道她有分手意向的时候,心里那种难受和疼痛真的来得特别的尖锐。

    男女感情里,想让自己少受伤害,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尽量的压抑住自己动情,可显然,到他这,都已经为时已晚了……

    付出的感情,就像泼出去的水,早已收不回来了!而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收回来!

    【我在想,是不是每个早恋的孩子,曾经都在父母和初恋面前做过挣扎呢?景爸爸这番话曾经也是镜子的爸爸说过的一番话,依旧记忆犹新哦!!白天还会有一更的哦,今儿给大家加更了,希望大家有月票的能够给镜子哇!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