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三):情窦初开(14)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来月/事了!!

    这是她入学以来的,第一次!!

    幸好,向忆有备在先。

    她慌慌张张的回自己的房间拿了卫生棉,塞在自己兜里,这才又急急忙忙的敲响了窦然的房门。

    “窦然,你快开门,我……我尿急……”

    “窦然……”

    “窦然!!我求……”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房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来。

    窦然冷着一张俊脸站在门沿边上,冷幽幽的睇了她一眼,侧身,让她进去了。

    向忆的脸色很差,惨白惨白的,完全不似刚刚那活蹦乱跳的模样。

    窦然一眼就瞧出了她的不对劲来。

    向忆捂着肚子就往洗手间走,窦然倏尔伸手,一把扣住了她的小手臂,问她,“你怎么了?”

    “啊?”

    向忆一愣,紧跟着连忙摇头,“我没事啊!我……我就是尿急……”

    窦然闻言,蹙了蹙眉,放开了她去。

    目光紧迫的凝着她的背影,眸色愈发深沉了些。

    五分钟后……

    向忆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面色依旧煞白煞白的,不太好看。

    肚子也疼得要命。

    她记得从前自己来月事最严重的时候,是疼得躺在*上直接下不了*。

    这回看起来,不管是有多疼,她都必须得忍着了!

    窦然看着她,捂着肚子进来,又捂着肚子艰难的走了出来。

    一双英挺的眉峰早已蹙成了个‘川’字。

    肚子太难受了,向忆连澡都顾不上洗,昏昏沉沉窝在被子里就睡了去。

    醒来的时候,天还依旧黑着,向忆根本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

    全身上下被冷汗浸湿了透,肚子疼的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可她出了一身的汗,必须得洗个热水澡才行,不然肯定要感冒了。

    向忆忍着疼痛,艰难的坐起身来,预备拿衣服进窦然的房间洗澡,却倏尔,*头处的台灯灯掣一响,鹅黄的灯光登时照亮了整间房。

    晕在她苍白的脸颊上,给她铺上了一层浅淡的暖色。

    窦然亦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边,柔暖的光晕里,他倾身靠近她,目光温淡,却又似噙着道不尽的柔旖。

    手,触上她光洁的额面,拂开浸湿的刘海,摸了摸,蹙眉,“起来,先洗个澡。”

    低沉的嗓音里,尽是说不明道不白的温柔,让向忆有好几秒的甚至以为自己还睡在梦里。

    “窦然?”

    他怎么会在这?

    “能起来吗?”

    他问向忆。

    “能!”

    向忆点头,想要掀开被子站起身来,却偏偏肚子实在太难受了,浑身乏力得有些厉害,她倚在*头艰难的喘着气,“算了,我明天早上起来再洗吧!”

    哪知,话才一落,窦然倏尔伸手一把打横将她从被子里抱了起来,就往他的房间走去。

    向忆吓了一跳,“窦然……”

    “现在必须得洗澡,不然明天准要感冒。”

    所以,没得商量。

    向忆被他抱在怀里,头倚在他结实的胸膛口上,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她忽而有种被男人当作女人*爱的错觉……

    心,‘扑腾扑腾’的胡蹦乱跳着……

    “现在几点了?”

    向忆靠在他的胸膛里,抬头,看他棱角分明的下巴。

    “两点。”

    “两点?那你怎么还没睡?”

    这可实在不是他的作息时间表。

    窦然低头看她一眼,眸色深沉,“刚好忙。”

    “你怎么到我房间里来了?”“听到动静,出来看看!”他云淡风轻的答着。

    把向忆直接抱进了浴缸里,又把喷头递给她。

    “谢谢。”

    向忆觉得,这时这刻的窦然,特别温柔。

    浴室门阖上,向忆准备洗澡。

    却听得门外有响动声,似乎是窦然出门去了。

    很快,向忆洗完了澡。

    洗过热水澡后,向忆整个人就觉舒畅了不少,肚子显得也不那么疼了。

    房间里,却不见窦然的身影。

    向忆下意识的往厅里去找,却正好,窦然拎着一个便利袋从外面走了进来。

    向忆错愕的看着他,“这么晚你还出门啦?”

    “……嗯。”

    窦然把提袋直接往冰箱里一塞,“去便利店随便买了点东西。”

    他转身看向忆,敛了敛眉,问她,“好些没?”

    “嗯,洗过澡之后好多了。”

    向忆点头。

    “回房去*上躺着。”

    “那你呢?”

    向忆下意识的问了他一句。

    “你先去睡吧!我还有事。”

    “哦……”

    向忆听着他的话,乖乖的回了自己的房间里去,走前还不忘叮嘱他一句,“很晚了,你也赶紧睡吧!”

    “……嗯。”

    窦然敷衍的应了一声。

    向忆躺在*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满脑子里的都在想着窦然。

    窦然,于她,总是一种惊喜。

    总在她特别需要照顾的时候,他突然就像天神一般,温柔的降临到她的身边来,那么关切的看着她,让她,一次又一次的迷乱了心神……

    想曹操,曹操就到。

    正当她还在辗转难眠的时候,倏尔,卧室门被窦然打开,就见他端着两杯茶走了进来。

    一杯搁桌上,一杯递给她。

    “这是什么?”

    向忆错愕的接过,看了一眼。

    褐色的浓茶里,浮动着许多细小的生姜。

    “姜茶。”

    他说着,端过桌上的另外一杯,兀自抿了一口,“安神的,喝了再睡吧!”

    “姜茶?”

    向忆端到鼻尖嗅了嗅,“怎么会是红褐色的啊?”

    窦然没理会她。

    红糖姜茶,怎么就不是红褐色的呢?!

    当天,他手里这杯自然只是普通红茶。

    向忆狐疑的抿了一口,“好甜……”

    她喜欢吃甜食。

    紧跟着又抿了一大口,“还蛮好喝的,这是什么茶啊?生姜的味道好香。”

    “你从前没喝过?”

    窦然从茶杯中拾起眼来看她。

    “没有啊。”

    向忆单纯的摇了摇头。

    其实她是有喝过红糖水的,可并没有喝过红糖加生姜水。

    这味道自然比单纯的红糖水要香甜许多。

    “喜欢?”

    窦然问她。

    “喜欢啊!”

    向忆点点头。

    为了聊表自己的喜欢之意,又猛喝了一大口。

    “以后会经常冲给你喝。”

    他俊逸的面容上倒没有多余的表情,却又似担心她会喝腻,霸道的补了一句,“而且必须得喝。”

    向忆愣了愣,转而莞尔笑了,“好啊!你给我冲了,我就统统都喝光。”

    “把姜片吐出来,不许吞下去!”

    窦然警告她。

    “啊?为什么呀?我刚咽了一片。”

    “……”

    如不是看着她肚子疼得实在太厉害,窦然也不会连夜给她去买红糖,更不会给她冲姜糖水。

    大晚上吃生姜,到底对胃不好。

    “哎呀,我想起来了,晚上吃姜赛砒霜,我妈告诉过我的。”

    向忆适才想了起来。

    窦然倾身过来,把手掌摊开在她的嘴巴下方,“把嘴里的碎姜吐出来……”

    吐哪里?

    吐他手心里吗?!

    向忆突然心一动……

    迟疑了一下,却还是乖乖的将嘴里含着的小姜片吐到了他的手心里。

    窦然似乎丁点不嫌弃,转而扔进了身后的垃圾桶里。

    向忆闷头喝姜茶,却觉脸儿滚烫滚烫的,连带着被子里的身子也跟着热了起来……

    身体仿佛一下子也舒服了不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