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三):情窦初开(3):窦然,我爱你!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呀?我怎的感觉你什么样的女孩子都不喜欢啊?”

    “嗯!我喜欢不男不女的,就像……你这种!”

    吓?!!

    “靠!!”

    向忆吓得身子一个后仰,差点就跌倒在了地上。

    脸颊一红,唾道,“你才不男不女呢,你全家都不男不女!!你说你这人嘴巴怎么这么毒,变着法子侮辱我!戏弄我!”

    窦然被向忆这么骂着,居然也不恼,反而扬唇笑了起来。

    而且是那种,捉弄成功的笑。

    就那么一笑,真的……差点就让向忆给彻底醉在了里面。

    回头一笑百媚生,大概形容的就她眼前这画面了……

    该死的!!

    这家伙笑起来,简直是迷倒众生啊!!

    就那一刻,她居然听到了自己心脏‘咚咚咚’的跳动声,紊乱而又迅速……

    且还完全停不下来啊!!

    向忆的身旁撑伞的学+姐,自然早就醉了,但刚刚窦然对向忆的表白,她可是字字句句的听进了耳里,脸色自然不太好看起来。

    在这个搞基的社会里,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个男人什么时候就成了你的情敌!!

    所以,她必须得小心谨慎点!以免她的窦然被这叫景向沛的不男不女的男人给掰弯了去!

    向忆蹲在地上,涨红着小+脸,不停地用手画着圈圈,小+嘴里低声嘟囔着,“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男人……”

    忽而,就觉额头上一冰。

    “哎呀!!”

    她敏感的尖叫一声,抬头一看,是窦然拿着瓶冰水正贴在她脑门上,还不等她问话,冰凉的矿泉水就已经塞到了她怀里。

    向忆一愣,“呃,谢啦……”

    窦然没吭声,已恢复了他一贯的扑克脸。

    向忆抱着冰水,回头看一眼树荫下正用一双楚楚可怜的眼儿瞅着他们这边的文汐。

    烦躁的抓了抓头,这事情没办成,她哪有脸回去面对她的父老乡亲啊!

    “窦然,情书你还是拿着吧,这好歹是文汐的一番心意,你成与不成,看一眼总不为过吧?”

    窦然完全没理会向忆的话,当然,也没去看一眼五十米开外的文汐,目光落在空旷的篮球场上,半晌,才回了句,“你先收着吧!”

    “啊?”

    向忆一囧,“我帮你收着?!”

    窦然没理她。

    “啊,我知道了!!”

    向忆自行理解能力真强,她笑着点点头,“你们篮球服是不带口袋的,成!我先帮你收着,回去我再给你。”

    窦然怪异的瞅了她一眼,起身,回了场上去,“继续比赛!!”

    向忆也要走,哪知却被撑伞的学+姐给拦了下来,“我叫林榕雨,你呢?叫什么名字?”

    “我叫景向沛!”

    向忆大方的介绍着自己,又瞧出了林榕雨的几分敌意来,“学+姐,你可别把我当你的假想敌,我景向沛可是正儿八经的男人!!刚刚窦然那是故意欺负我的!呵!!说我不男不女,我看他才不男不女!!”

    “……”

    两个男人都不男不女,难不成不是搞基的倾向?

    “要不,你把你手里的那封信给我吧,待会等篮球散了,我转交给窦然就行了。”

    林榕雨‘好心’的建议着。

    向忆干干一笑,“不用了,学+姐,我搁我兜里也一样!”

    她才没那么傻呢!

    说得可真好听,转背指不定就把文汐写得辛辛苦苦的情书给喂垃圾桶了!

    “行了,我得操练去了,改天再聊!”

    向忆说着,抱起窦然给的冰水,‘啪哒’几步就跑回了树荫下的文汐身边来。

    她喘了口气,冲文汐道,“嘿!你不知道,这信还差点就被那学+姐给半路拦截了!!”

    “啊?”

    文汐看着向忆手里还拿着的信,水眸暗淡了些,“窦然学长不肯收吗?”

    “不是不是,他说他的篮球服没口袋,给他他也没处搁,免得弄丢了,所以啊,让我先帮他保存着,到晚上回宿舍的时候再给他!”

    向忆说着,将情书塞进了自己迷彩服的口袋里,还不忘作势拍了拍,笑道,“你放心,我保证一定帮你把信送到他手上!!”

    文汐甜美的笑了起来,“那太谢谢你了,文汐,你真是个大好人!”

    “哎呀!别这么夸我,多不好意思啊……”

    “有机会我请你吃饭!”

    “好啊,要你把这座万年冰川给融了,我非得蹭你顿饭不成!”

    “好啊,没问题……”

    文汐说着,漂亮的脸蛋上,已经露出了几许娇羞的红+润来。

    晚饭,向忆是和文汐一起在食堂里解决的。

    俩人聊得最多的,还是……窦然!

    即便向忆不是特别喜欢窦然这个人。

    “向沛,那封信,你千万记得帮我转交给窦然学长。”

    “嗯嗯,你放心,我记得,记得……”

    向忆一边狼吞虎咽着,一边回应文汐的话,费了好大的劲把嘴里的大饭团给咽进了喉管里去,“文汐啊,你们到底觉得窦然哪里好啊?怎么一个个见着他就跟苍蝇见着臭鸡蛋……不,不是,我没有说你是苍蝇的意思啊……”

    “噗……”

    文汐被向忆无厘头的比喻给逗笑了,“行了,你不就想说窦然学长是臭鸡蛋吗?”

    “对对对!太对了!!你看他成天臭着一张脸,就不知道你们到底喜欢他哪里。”

    “喜欢他的人好像真的很多哦!”

    “那可不!听阿棋学长说,追他的女同学都能从食堂排到咱们宿舍门口去了!”

    “那向沛,你跟窦然关系这么好,你应该很清楚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吧?”

    文汐忽而问她。

    “啊?”

    向忆一愣,“那个……”

    她为难的咬了咬筷头。

    忽而就想起了今儿在篮球场上窦然那句劈天盖地的话。

    ——我喜欢不男不女的,就像你这种!

    靠!!

    向忆不由打了个寒噤。

    “向沛?”

    文汐察觉出了她的不对劲来,“怎么啦?”

    “没,没事!我只是在认真的思考你的问题。”

    向忆砸吧了一下嘴,“文汐,我觉得吧,窦然有可能也是对你有意思的!我听阿棋之前说过,窦然从来不接受任何女孩子的情书,就今儿操场上的那个学+姐,她暑假给人家投了上百封情书呢,可他窦然愣是一封没要!有个性吧!可到你这,就不一样了,是不是?至少他没有说他不要啊,对不对?他还担心弄丢了,让我好好给他保存着呢!我觉得他对你算是挺特殊的了!”

    向忆想当然的总结着。

    却不知道,窦然那句‘你先收着’其实不过只是为了不想她在同学面前丢了脸面的缓兵之计罢了!

    文汐听闻向忆的总结,一下子也激动了,“真的呀!!”

    她粉色的脸蛋绯红一片,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太激动了,“那你回去记得帮我问问他的意思。”

    “ok!没问题!”

    向忆这红娘当得还真够敬业的。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晚饭后——

    向忆拎着饭盒回了宿舍,窦然已经回来了,阿棋也在浴+室里洗澡。

    前两天向忆是趁着阿棋不在的时候,霸占着他的浴+室洗了个澡的,可现在人家回来了,而且正用着,她也没办法再过去了。

    一身臭汗的她,也实在耐不住了。

    抱着干净的衣衫和浴巾,敲了敲窦然的房门,轻声喊他,“窦然……”

    “……嗯。”

    里面传来窦然低沉的应话声。

    “我能不能用你的浴+室洗个澡啊?”

    “……”

    好久,回应着向忆的,都是缄默。

    向忆以为,窦然是不肯了,才预备转身去找阿棋的时候,却听得里面再次传来了窦然没有温度的声音,“进来!”

    哇咧!!

    居然允了!!

    阿棋学长不是说他决不允许任何人踏进他的房间的吗?

    向忆光着脚,猫着身子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却见窦然正坐在书桌前专注的……打游戏!!

    他的房间,向忆粗略的扫了两眼,很简单而又实用的摆设,当然,也相当干净利落,至少比她的房间看起来要整洁太多了!!

    不过,这看起来也不像藏着什么不能见人的秘密啊!

    干嘛那么害怕别人进来呢?!

    “洗完澡赶紧出去。”

    这还才进来呢,窦然就开始下逐客令了。

    目光依旧专注的落在屏幕上,看亦不看一眼身后的向忆。

    向忆直起身来,“哦!”

    学着他,冷冰冰的吐了个词,昂起头,大踏步的进了他的浴+室去。

    嘿!好样儿,浴+室里都这么干净!!

    好吧!向忆承认,在他这洗澡,比在阿棋的浴+室洗澡舒服多了。

    看来她往后真得趁窦然没回来之前就早早的溜进他房间里把澡洗了才行!

    向忆终于可以舒舒服服的洗个澡了,心情一下子变得大好起来,站在花洒下,就忍不住扭起小屁+股,哼起了歌儿来,“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

    窦然在外面玩着游戏,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流声,还伴着向忆鸭子叫的歌声,导致他好几次分神,差点被对方碾杀。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向忆在浴+室里边搓澡,边扭动着小+腰身儿,别提多带劲了,唱得正嗨之际,却听得外面传来窦然一句冷硬的命令声,“闭嘴!!”

    “……”

    向忆一个“火”字还没哼完,被他一喝,登时堵在了喉咙里,不上不下的,怪不是滋味儿。

    花洒下的舞姿,也一瞬间戛然而止。

    好半晌,向忆木讷的收了身姿,瘪瘪嘴,站在花洒下,开始专心冲澡,小+嘴里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凶什么凶……”

    很快,洗完澡,向忆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伴着淡淡的沐浴香,抱着脏衣服,手里还拎着自己的洗发水和沐浴露,光着脚从里面走了出来。

    窦然还在那打游戏。

    不是打游戏,就是打篮球,就没见他务过正业。

    向忆冲着他的背影扮了个鬼脸,要走,才刚到门口,却忽而想起了什么,连忙将手里的脏衣服和洗发水沐浴露一类的东西,搁进了门外自己的房间里,然后伸手从脏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了文汐叮嘱了千万遍的情书,想了想,转身就朝桌前的窦然走了过去。

    “给——”

    她把情书往窦然眼前一搁。

    窦然正与对方奋力厮杀着,他看也不看一眼向忆,甚至于理都不想理会她,径自在那玩着,直接把她当成了透明人。

    “喂——”

    向忆郁闷了。

    这家伙,装酷也装得太过头了吧?!

    “算了,管你要不要,我就搁这了!”

    向忆说着,就往他手边上一放。

    窦然终于开了金口,“扔垃圾桶里去!”

    “……”

    向忆有些错愕,下午的时候,这家伙不是还让自己好好收着的吗?怎么这会又吵着要扔垃圾桶了?还真是三月的天,女人的脸,男人的心,说变就变啊!

    向忆咬了咬唇,这可是文汐的一片好意,就这么扔垃圾桶了,多可惜。

    所以,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撕开了手里的信封,把情书摊开,站在窦然的身后,润了润喉,然后……

    慷慨激昂的朗读了起来!!

    “窦然学长,我爱你!”

    “噗……”

    窦然刚结束一场战役,正端起手边的水杯喝水,结果,水才一含入嘴里,身后就传来了向忆大声而赤果的‘表白’,他一个没忍住,将嘴里的水全数喷了出来,给跟前的电脑屏幕好好儿的洗了个澡。

    转身,看怪物般的看着向忆。

    向忆的脸蛋儿红红的,郁闷的抓了抓脑袋,干笑两声,“我也没想到人家的情书会写得这么直白……”

    窦然坐在电脑椅上,俊脸微抬,眯着深眸,紧迫的睇着她。

    向忆莫名的,被他的视线瞧得有些口干舌燥起来,气氛有种说不出的尴尬,她忙将情书递给他,“算……算了,还是你自个看吧!”

    “不想看。”

    窦然的目光依旧直直的看着她。

    哪怕是余光,都懒得瞧一眼她手里的情书。

    “那你想怎样?”

    不知怎的,向忆被他的眸光瞧得有种心跳漏拍的感觉……

    该死的!!

    眼睛这么勾魂是几个意思!

    “继续念……”

    他说着,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

    向忆还真的就跟中了邪似地……

    乖乖的,继续念。

    “窦然学长,我从第一眼见到你之后,就已经深深的,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你……”

    读到这,向忆在心里忍不住吐槽:文汐你这情书,写得也忒直白,忒不含蓄,忒不诗情画意了吧?

    她读出来都觉得脸儿滚烫滚烫的呢!

    偷偷地瞄一眼窦然,游戏已经开局了,可他还依旧在专注的听着,看来很有戏!!

    “你在篮球场上的风姿,已经彻底掠夺了我的心,我对你的迷恋,已经没办法单纯的用几个形容词来表达了……”

    “窦然学长,如果你觉得我还不错的话,能不能回信的时候,告知我你的电话号码呢?我等你!这是我的电话号码:1+8+9xxxxxxxx。”

    “读完了!”

    很简短,但很真诚,很直白。

    内心对窦然的感觉,表述得一清二楚。

    “这信谁写的?”

    窦然倏尔问了一句。

    “我同学啊!就我今儿指给你看的那个啊,树荫底下,长发飘飘的那个美女,咱们班的校花……”

    向忆卖力的介绍着,试图想要勾起他的回忆。

    “既然不是你写的,你脸红什么?!”

    “啥?!”

    向忆一愣,下意识的捂了捂自己的脸蛋,“我……我脸红?我哪有脸红?”

    正说着,一面镜子就顺势递到了她的跟前来。

    果不其然,一张红彤彤的脸蛋儿,还真是像极了火红的大太阳。

    靠!!别人写的情书,她脸红个什么劲呀?!“不是,窦然,你这什么表情啊?你不会以为这情书是我写的吧?”

    “……”

    窦然只看着她,不吭声,向忆急了,“喂!!你看清楚,我是男人!!!我神经病啊,给你写情书!!这情书真是咱们班文汐写的,跟我没关系!!”

    “我刚有说是你写的吗?”

    窦然淡淡的反诘了她一句。

    “……”

    向忆快哭了。

    可你这货刚刚看着我的表情,明明就一副认定是我写的样子啊!!!

    “喂……”

    窦然喊了她一声。

    这会,向忆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很奇怪,与他同住了好几天了,可他好像从来没叫过自己的名字,要不就是干脆不喊,要么就是用一个‘喂’字代替。

    “我不叫‘喂’,我叫景向沛!”

    “把手机拿给我。”

    窦然根本不理会她的自我介绍。

    当你明知道景向沛是一个男人的名字的时候,这种情况,那声‘向沛’你还叫得出口吗?

    窦然怕自己反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