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三):情窦初开(2):我喜欢你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晌,却听得有女同学惊呼,“天啊!!窦然学长朝咱们这走过来了!!”

    “哎呀,真的……”

    一瞬间,整个军训营里登时就沸腾了。

    向忆一听这话,也忍不住折回头去看。

    【不得不解释下哇,昨儿写的时候,忘记之前给小四小五想过名字了,所以昨儿又费尽心思的想了一遍,结果,造成了俩个名字的错误,今儿纠正下,小四叫景向沛,小五叫景向忆,小胖子就是窦然哇!】

    果然,就见窦然拎着一瓶矿泉水,阔步朝她们这边走了过来。

    身后还跟着汗流浃背的阿棋。

    在所有女孩期许的目光中,窦然浑身仿佛散着光芒,走了他们休息的区域。

    水,扔到向忆的怀里。

    动作甚至还有些粗※鲁。

    依旧是那张面瘫似的扑克脸。

    “阿棋给你的。”

    他说。

    “……哦,谢了!”

    就说呢!

    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专程来给自个送水。

    原来是阿棋的意思。

    这会,阿棋嬉皮笑脸的凑上了前来,长臂热络的往向忆的肩膀上一搭,调侃她道,“哟,这才一天,你小子就晒成黑乌龟了?!成,我看晒黑点更好,这样才不像个小白脸!窦然,你说是吧?”

    窦然淡幽幽的扫了向忆一眼,做最客观的评价,“丑!”

    “……”

    向忆简直气结,不留分毫余地的呛他,“你以为你这么白,就好看啦?还不也像个小白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同性恋呢!”

    “同性恋?”

    窦然阴冷的扯了扯嘴角,“要不你给我做男朋友?”

    “噗——”

    向忆正仰头喝着矿泉水,一听窦然的话,登时嘴里还没来得及吞咽下去的水全部喷了出来。

    “哈哈哈哈……”

    阿棋在一旁乐得捧腹大笑起来。

    班上所有的男女同学,全部怪异的朝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显然,刚刚那关于同性恋的话题,也被好一些同学给听了去,向忆都能清楚的感觉到有几束敌恨的目光朝她投射了过来。

    靠!!有必要吗?

    瞧不出来,她也是受害者吗?!

    “阿棋,走了!!”

    窦然喊了阿棋一声,举步就走。

    “哦!来了!!”

    阿棋应了窦然一声,拍了拍向忆的肩膀,“喂!悠着点儿,别中暑了,熬不下去就装病!”

    “我又不是女人,我装什么病!!”

    向忆完全不甘示弱。

    “成!像个男人!!我走了啊!”

    “走吧走吧!!谢谢你的水啊!”

    向忆晃了晃手里的矿泉水。

    阿棋愣了一下,“嗨!举手之劳而已!”

    这话,他是替窦然说的。

    窦然和阿棋前脚才一走,班上的女同学就迅速朝向忆围拢了过来。

    “景向沛,你怎么会认识窦然学长的啊?”

    “对啊!你好像跟他很熟的样子?”

    很熟?

    哪有!!

    她们眼睛不好使吧?!

    没见他们刚刚差点呛起来吗?

    “景向沛,窦然学长好像很喜欢你哦?”

    “……”

    喜欢?!!

    哪种喜欢?

    男男喜欢?!

    呵呵!那家伙该不会真的是同性恋吧?!

    向忆想想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景向沛,今晚咱们一起吃饭吧,你能顺便帮我把窦然学长也一起约出来吗?”

    嗯!醉翁之意不在酒。

    只可惜……

    “我跟他不熟!”

    向忆态度非常明确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骗人!!人家刚还说要你做他的男朋友!!”

    说到这里,女同学们又开始有些愤愤然了,“景向沛,你跟窦然不会真是同性恋吧?你瞧瞧他,刚刚人家学※姐给他递水,他都不屑看一眼,可他居然会从大老远的篮球场上专程来给你送水,这表示什么?这摆明了人家挺喜欢你的呀!”

    “……”

    向忆无语了,“你说话也忒夸张了!这么近的篮球场,不出五十米远,你居然用‘大老远’来形容!还有啊,谁说人家是专程来给我送水的?人家只是恰好路过咱们这,然后顺手拎了一瓶水过来,这水应该还不至于要用‘老重’两个字来形容吧?还有啊,这水是阿棋学长给我的,不是他给的!再说了,他窦然是不是同性恋我可不清楚,当然,我也不关心,反正我知道,我不是同性恋就行了!”

    “行了,行了!休息够了,集合!!”

    正当这时,听得教官一声哨响。

    在这之前,向忆觉得这声哨响简直就是魔咒,即将拉他们入刀山下火海的魔音,却如今,听到这声哨响倍感亲切,瞬间就把她从可怕的女人堆里解救了出来!

    哨响过后,又是半天非人的折磨。

    傍晚,解散了集训,向忆第一时间冲到了宿舍里洗澡。

    好在,这会窦然和阿棋都不在。

    向忆畅畅快快的洗完澡,连饭也顾不上吃,就瘫在了*※上休息去了。

    哪知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天昏地暗。

    向忆是被饿醒来的。

    睁开眼的时候,窗外已经全黑了,外面那间房已经点亮了盏灯,显然,是窦然回来了。

    向忆穿过阳台,出了套房,去厅里的冰箱里找吃的。

    可偏偏,除了些生菜和碱面之外,还真没丁点能填肚子的东西熟食了。

    她又不会做饭,煮的面连自己吃着都恶心。

    向忆郁闷了,肚子饿得早已前胸贴后背,咕噜咕噜直叫了。

    “你没吃饭?”

    忽而,头顶响起窦然的询问话。

    依旧冰冰冷冷的,没有什么温度和起伏。

    向忆吓了一跳,回头去看他。

    见到的,却是窦然棱角分明的下巴。

    “嗯。”

    她点头。

    窦然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也没吃晚饭,如果你愿意吃面的话,一起给你煮点。”

    “真的啊!那谢谢了!!我吃,我吃!!”

    向忆连连点头。

    虽然他只是顺便给自己煮一点,但向忆也已经感激涕零了。

    窦然伸手绕过她,从冰箱里将食材和面取了出来。

    不再理会向忆,径自到厅里开放式的厨房里煮面去了。

    他做饭的动作,说不上有多熟练,可每一个动作,都从容不迫,有条不紊,没有半点慌乱。

    一刻钟的时间,两碗热腾腾的汤面已经新鲜出锅。

    “哇……好香啊!!”

    向忆忍不住赞出声来。

    俩人取了筷子后,一左一右的在正方形的饭桌前坐好。

    窦然依旧是那张百年不变的扑克脸,也不多说话,只埋头吃面。

    向忆本想说几句感谢之词的,可一见窦然这副冰冷冷的态度,再多的话也被她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

    算了,大概他也不稀罕自己的感谢!

    向忆埋头,开始大口大口的狼吞虎咽起来,完全没有一点女人该具备的优雅姿态。

    窦然抬起眼皮,目光颇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却又飞快的低了头去继续吃面。

    俩人才吃到一半,阿棋就风风火火的从外边赶回来了。

    “喂!你们吃夜宵呢!居然都不带上我!”

    阿棋双※腿潇洒的一胯,就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什么夜宵啊!这是咱俩的晚饭!”

    向忆终于舍得从面碗里抬起头来了。

    “晚饭?”

    阿棋看一眼身旁的窦然,“你晚上不是跟我一起吃过了吗?”

    “咦?”

    向忆狐疑的瞅了窦然一眼。

    窦然抬起头,不冷不热的反诘了阿棋一句,“我又饿了,不行?”

    “行,当然行!看着你们吃,我也觉得饿了!向沛,去,帮我也煮一碗呗,看起来你手艺挺不错的呀!”

    阿棋撞了撞向忆的小胳膊肘子。

    “这不是我煮的。”

    向沛忙解释,指了指对面的窦然,“我哪会煮什么面啊,这都是窦然的功劳!”

    “啥?”

    阿棋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这面是窦然煮的?”

    他怪异的目光看向窦然,“你小子不是从来不进厨房的吗?”

    阿棋转而又看向向忆,同她诉苦道,“诶!你不知道,我跟这小子*了两年了,这家伙从来不肯下厨,非说这厨房里的味道难闻!他今天居然为你进了厨房,哇靠,这可真是破天荒地头一回啊!!不成,不成,我吃醋了!!窦然,今儿你必须得为我煮碗面才行!”

    面对阿棋的各种控诉,窦然依旧一脸坦然,冷峻的扑克脸上,不见任何的心虚,言语也不给自己做任何的辩解,只听得他平静的说道,“我今天是不可能再进厨房的!”

    他不会让厨房里的油烟味再荼毒自己第二遍!

    “喂!你……你重色轻友!!”

    阿棋愤愤不平。

    向忆囧了。

    重色轻友??

    难道自己是他窦然的‘色’?不是吧!现在的自己可是男儿生!!

    再说了,他窦然这么倾国倾城,应该瞧不上娘娘腔的自己吧?!

    “阿棋,你就别吃醋了!窦然只是自己饿了,然后给自己下了碗面,顺便给我也多煮了一碗而已!”

    向忆赶忙解释。

    “是这样吗?”

    阿棋显然还有些不相信。

    向忆觉得好笑,“不然呢?”

    难不成他真以为窦然喜欢自己?!

    “我吃完了,你们慢慢吃吧!”

    窦然说着,丢下筷子,起身就走了。

    “喂!!你还有一大碗没吃完呢!!”

    向忆在他身后喊他,但回应她的,只是“砰——”的一道关门声。

    窦然就是这么拽!!

    “嘁!他每天这么装酷,你也受得了?”

    向忆忍不住同阿棋吐槽窦然。

    “他就是这性格而已!冷冷的,酷酷的,把那些女孩子迷得团团转!”

    “那倒是,女孩子都喜欢这种有个性的!”

    向忆点头,认同阿棋的话。

    “嘿!你一副很了解女人的样子,从前恋爱过吗?就在这装情圣!”

    阿棋不留余地的奚落她。

    “……”

    她哪有装情圣?她不过只是站在女人的角度说几句话而已!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隔天——

    向忆一班的人,又在树荫底下乘凉。

    窦然又在篮球场上练球。

    篮球场边上,那个紧追不舍的学※姐撑着一把太阳伞,百看不厌的在那看他打球。

    说实话,向忆是着实佩服她的毅力的。

    当然,她也挺佩服窦然的克制力和定力的,你说这么一大美人儿,成天到晚的追着你跑,对你这么用心,你怎么就舍得看都不看她一眼呢!

    “向沛!!”

    忽而,听得班上的一女孩叫她。

    哦,是他们班的班花,文汐,一个很水灵很清秀的女孩。

    身材娇小,一六零的样子,可爱的齐刘海,乌黑的长发如瀑般倾泻而下,柔顺的垂落在腰间,远远的走过来,还真如天仙下凡那般动人。

    不过,她红着脸儿,满眼娇羞的看着她是什么意思?!

    该不会……

    向忆心里一惊……

    这班花该不会是瞧上了自个吧?!那可别,她可真不想同性恋!更不想让这么一朵娇艳欲滴的鲜花被她给折了!

    “向沛!”

    文汐走到向忆跟前,软※绵绵的音调又喊了她一声。

    “嗯?有事吗?”

    向忆尽可能的板着脸,与她保持着适当的距离,疏离的问了她一句。

    对她冷淡点,绝对是为了她好!向忆在心里如是告诫着自己。

    “向沛,那个,听说你和窦然的关系特别好,我……我能不能请你帮我个忙,帮我把这封信,转交到窦然的手上啊?!”

    摔!!

    所以……

    刚刚自以为的桃花运,其实还是脱不了他窦然的干系?!

    “嗨!你们一个个的,怎么都对他有意思啊?”

    向忆对班上的女同学居然有种朽木不可雕的感觉。

    “向沛,你帮帮我吧!”

    文汐软声央求着她,把手里的信封递了过去。

    向沛没接,“真不是我不想帮你,你也看到了,他身边还杵着个学※姐呢!就打伞的那个,看见没?我怕我这一过去,就被她直接给灭了!”

    说是信,其实是情书,好歹小时候她也收过不少!

    “不会的,向沛!求求你了!你就帮帮我吧!!”

    文汐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瞅着她。

    说真的,自己要是个男人,还真说不定就对她动心了。

    要知道,有几个男人不喜欢这种小鸟依人,又急需男人胸膛呵护的小女人呢?!

    “成!”

    向忆一拍自己的大※腿,接过她的情书,站起了身来,“我帮你这一回!”

    “太好了!谢谢你,向沛!!”

    “行了,都一个班的,举手之劳而已!”

    向忆大方的一扬小胳膊,拿着她的情书,就砸进了火辣辣的太阳里,往篮球场奔了去。

    篮球场上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篮球比赛。

    向忆刚过去的时候,恰巧,窦然一个帅气的三分投篮,那姿势当真酷到没朋友。

    连身为女儿身的向忆都忍不住在旁边看得心生嫉妒,直愿这老天太不公,才把他生得这么帅气,还这么有才!

    “哇!!三分,太厉害了!!窦然,加油——”

    向忆身旁站着的正是那名撑着太阳伞,万年守候的学※姐。

    这会,向忆才看清楚了她的五官。

    确实,颇有几分姿色的,不是文汐那种娇小温柔款,而是大大咧咧的类型。

    球场上,窦然似乎也看到了向忆,阿棋也瞅见了她,一个劲儿的在场上同她打招呼。

    “阿棋,加油!!”

    向忆双手比在嘴边,做喇叭状,兴奋的帮他呐喊着。

    窦然淡漠的扫了她一眼,一把将手里的球砸进了阿棋的怀里,“暂停。”

    阿棋吃痛的低呼了一声,兴高采烈的就奔到了场边上向忆的跟前去。

    这会,撑伞的学※姐,连忙热情的给窦然递了水和湿巾过去。

    窦然顿了顿,却忽而,抬眼看了看场边上正与阿棋聊得热火朝天的向忆,接过了女孩手里的水和湿巾。

    窦然的动作,自然一点不落的被向忆看进了眼里。

    “哎呀!!窦然接受了那学※姐的水!!”

    她夸张的惊呼了一声。

    “干嘛呢!大惊小怪的!”

    阿棋好笑的睨着她,“你这小子,该不会也喜欢窦然吧?”

    “胡说!!”

    向忆连忙解释,冲阿棋扬了扬自己手里的情书,“瞧见没?咱们班班花写给窦然的情书!肥水还不流外人田呢,让窦然做咱们班的女婿也比被别的女人抢了强啊!”

    “……你把窦然比作肥水,要被他知道,你完了!”

    “呵呵……”

    向忆干笑两声,拿着情书,就大义凛然的找‘肥水’去了。

    这会,窦然正坐在休息椅上有滋有味的喝着学※姐赠与的爱水,向忆走过去,直接把情书往他眼前一递,“给——”

    窦然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又是一口水入喉,适才问她,“什么?”

    “情书!”

    “情书?!!”

    问话的人,正是守在窦然身边的学※姐。

    她有一种怪异的眼神瞅着向忆,“你也喜欢窦然?!”“……”

    哇靠!!

    他们这些人都什么逻辑啊?敢情在他们眼里,全天下所有的人,不论男女都喜欢他窦然不成?当他窦然是人民币呢?!

    窦然这才抬起眼眸看了她一眼。

    不知怎么,向忆居然会觉得窦然那一记眼神里,好像……好像噙着几许高兴的神采?!

    高兴?他为什么高兴?!

    向忆觉得自己一定是理解偏了!!

    “你的?”

    就听得窦然居然也跟着学※姐的奇葩节奏问了一句。

    “吓?”

    向忆吓了一跳,“什么呀!!我又不是同性恋,这是我们班的班花写给你的情书!”

    那一瞬,向忆明显的看见了窦然的脸色掠过了一抹阴沉。

    被人家美丽大方的班花追,不至于是一脸阴沉吧?他这家伙到底什么态度啊?!!

    “拿回去!”

    他漠然拒绝。

    撑伞的学※姐,脸上登时笑靥如花。

    “你别这样!”

    向忆不依,指了指五十米开外的树荫,说道,“你瞧瞧,就那个,靠在树干上的那个小女孩,瞅见没,长得特好看,人也特有气质!真的,配你不亏的!”

    向忆说着,在他跟前蹲了下来,一副要与他进行深刻辩论的架势。

    “你喜欢,你去追啊!”

    窦然没好气的回了她一句。

    “我……我……我不喜欢她,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向忆赶忙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没料到,一贯话少的窦然这回居然会继续追问她。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类型的,反正……反正不是她那样的!”

    “我喜欢的,也不是她那样的!”

    窦然顺着她的话往下说。

    “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呀?我怎的感觉你什么样的女孩子都不喜欢啊?”

    “嗯!我喜欢不男不女的,就像……你这种!”

    吓?!!

    “靠!!”

    向忆吓得身子一个后仰,差点就跌倒在了地上。

    【小五很逗比,窦然很腹黑。。还望大伙儿喜欢哇!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