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三):情窦初开(1)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小五,大名景向忆,花季少女一枚,刚满十八,正可谓情窦初开之龄。

    留着一头阳光清爽的男发,身着一件简单的白t,下!身衬着一条宽松牛仔裤,背后背着一个mcm的大书包,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懒散的倚靠在那里,就如同一道靓丽的风景,频频惹得过路的女孩儿们回头张望。

    今儿是阿里斯夫国际大学开学的第一天。

    而景向忆作为新生入学,自然对学校充满了好奇心。

    她四下张望着,却发现周旁所有的女同学都有热情的学长上前来帮忙拎行李,就她一个人,苦苦的拽着行李箱,艰难前行着,居然没有任何的学长要过来帮忙的意思。

    当然,说到这里,不得不多提几句。

    现在的景向忆,蓄着一头齐耳短发,男儿装扮,170的身高,加之她故意掩盖着独属于女人的特征,所以,一时间想要辨别出雌雄,还是有些难度的。

    要问,好好的女儿身,景小五童鞋却为什么把自己弄成了一男人呢?

    其实,今次她是代替哥哥的名额来这所全球最著名的大学求学来的。

    所以,现在的她,是个男人,名叫景存希。

    像她这样的学渣妹能进这样的大学,自然是打小!便梦寐以求的。

    而她的学霸哥哥呢?在考上这样一所牛/逼哄哄的大学后,居然拍拍屁!股出国学着搞科技研发去了,于是,留着这个空空的名额,生生的便宜了她这个学渣妹!

    景小五正抱怨着这做男人还不如女人来得轻松之际时,却倏尔,“砰——”的一声,一个篮球,毫无预警的就朝她的小!脸砸了过来。

    正正的砸在了她高!挺的鼻梁上。

    “哎呀——”

    她吃疼的尖叫一声,小身板被大力冲得往后一仰,差点跌倒。

    紧跟着,滚烫的鲜血就从鼻子里涌了出来。

    她赶忙仰高头,就见一群男人从不远的篮球场上朝她走了过来。

    高昂的视线里,却忽而出现了一张俊美,干净,且冷清的面容。

    他大概一八八的身高,蓄着精神的短发,鬓角处因热还正渗着性/感的汗水,他有着一双如黑曜石一般清亮的眼睛,眼潭又如朝露般,清澈,清明。鼻梁高!挺,红唇削薄,皮肤净白。

    棱角分明的轮廓,像极了一尊精工细琢过后的神祗雕像。

    他清明的视线,居高临下的睥睨着景小五,不知怎的,有那么一瞬,小五仿佛从他的眼睛里独到了几许怔鄂。

    “阿联,带她去医务室。”

    男人没有道歉,只侧头吩咐身后的同伴,拾过小五脚边的篮球,转身,领着球队的其他成员要走。

    “喂——”

    景小五有些生气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她拧着自己血流不止的鼻头,几个箭步就冲到他跟前,站定,“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啊?砸伤了人,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

    真以为自己长得帅,就能嚣张了?!

    男人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清淡的开口说了一句,“你是女人?这么矫情!”

    “……”

    结果,一句话,换来周遭所有球员们的哄笑。

    向忆一下子憋红了脸,气急败坏的回敬道,“你才女人呢!你全家都女人!!”

    真晦气!!

    才一进校,就差点被人给识破了!!

    向忆灰头土脸的从男人堆里溜了出来。

    那个叫阿棋的学长跟了上来,一手热络的搭上她的肩膀,“喂!学弟,走了,带你去医务室。”

    “不去!!”

    小五没好气的丢开阿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挺胸,非常有骨气的大喊了句,“我是个男人,流了几滴鼻血而已,去什么鬼医务室!!”

    阿棋笑起来,一拳砸在小五的后背上,“好家伙!有骨气!!”

    “咳咳咳……”

    这一拳,差点把小五柔弱的小身板儿直接给砸伤,害她猛咳了几声嗽。

    该死的,这么大力!!

    男人就是粗!鲁!

    阿棋看着小五这狼狈样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小五瞪他一眼,“刚刚那男的,谁啊?那么嚣张!”

    “他叫窦然!咱们学校的风云人物,你新生不认识他不奇怪,不过,以后可能你们每天都会听到他的名字。”

    “窦然?”

    小五敛了敛眉,“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啊?好像从前在哪里听过……”

    可她就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不过你刚刚说以后我们每天都会听到他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你听!”

    阿棋拍了拍小五的肩膀,示意她安静。

    紧跟着,就听得与他们擦肩而过的两个女生正在热络的议论着,“窦然学长长得可真帅!听说有个学!妹为了追他,在暑假里写了一百封情书给他!”

    “他同意了没?”

    “不知道,有人说他俩正恋着呢!”

    “不会吧!!哪个女的呀?怎么配得上他呀!!”

    “……”

    【写到这里,镜子不由感慨,当年我们班的校草就是此等风云人物啊,毫不夸张,走哪都能听到他的名字,作为他的同桌,被无数的女孩问是不是他的同桌,当年真是莫名光荣至极啊,哈哈!】

    向忆无语了,“肤浅,肤浅!!只注重别人的外表!!”

    好吧!她承认,刚刚那个叫窦然的男人是长得还挺有姿色的。

    怎的她还有种错觉,看着还有几分眼熟呢!

    “人家可不只是长得帅!”

    阿棋说着,顺手接过了小五手中的行李箱,继续用崇拜的口吻介绍着他,“他是咱们学校篮球队的队长!”

    “……哦,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小五一副了然的模样,直点头。

    “头脑简单?”

    阿棋嗤笑,“我都想切开他的脑袋瞧瞧里面到底什么构造!平日里就没见他读过什么书,可偏偏每次考试全年级第一!!而已,基本每科考试……满分!!特别变!态!!听说高中那会连跳两级,从高一直升大一!”

    “……”

    这么厉害!!

    小五震惊的瞪大了眼,“超级学霸!!”

    这会,小五对窦然的崇敬之心,登时如滔滔江水般狂涌而出。

    要知道,每个学渣,都视学霸为神圣的尊佛,高不可攀,遥不可及!!

    更何况这货还是超级学霸!!

    “好吧!我承认,他四肢发达,脑子也灵活,不过人品还真不怎么样!”

    小五客观的评价。

    “窦然的人品,那只能等你真正认识了他之后,才能做评价了!走吧,你住哪个宿舍?我带你过去。”

    这时候,小五的鼻子,已经不再流血了。

    只是,鼻头肿大了些,看起来怪怪的,却还蛮可爱。

    “我可不想认识他!我住朝阳楼,307.”

    “朝阳楼,307??”

    阿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没!”

    阿棋摇头一笑,“不过你想不认识窦然,怕是难了!”

    小五没明白他话里的深意,只当他还在同自己吹嘘着窦然的厉害,自然也就没再往心里去了。

    在阿棋的带领下,小五飞快的找到她的宿舍。

    门一推开,在见到里面的人儿时,她蓦地一怔。

    “窦然??”

    他怎么在这?!

    窦然似乎是刚沐浴出来的,短碎的发丝,还湿答答的,慵懒的模样却是说不出的性!感。

    球衣换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套简单的灰色居家服。

    见到小五,他似乎也有些讶然。

    好看的剑眉轻轻蹙起,问阿棋,“你带他来咱们宿舍干嘛?”

    他们宿舍?!!

    小五疑惑的看着阿棋,又看一眼宿舍门口的门牌,上面赫然写着:朝阳,307。

    oh,sh/it!!

    小五匆忙从自己的书包里翻看自己刚刚从生活部!长手里领到的门卡,一看上面的字眼,登时就有些绝望了!

    朝阳楼,307!!!

    “这栋楼有几个307啊?”

    小五似乎还有些不愿相信。

    站在门口,怎么都不乐意踏进宿舍里去一步,哪怕这宿舍的条件堪比外面精装修的家庭公寓。

    阿棋环胸,倚在门框上,揶揄的觑着她,朝她比了个手指,一副让她认命的神情,“一个!”

    “……”

    小五瞄了一眼对面形如面瘫脸的窦然,烦躁的抓了抓脑袋,“这生活部部!长是不是给我拿错了门卡啊?我一新生,怎么可能跟你们大三的学长住一块呢?!你们这也没空余的*位了,对不对?一定是搞错了,我再去找找他!”

    她才不要跟那面瘫脸住一块呢!

    那么聪明,指不定三两天自己的秘密就被他给戳穿了!!

    “我们这还空着一间房。”

    小五提着行李,转身正欲离开,却听得里面的窦然幽幽的开了金口。

    一语,戳破了小五所有的奢望。

    为什么她有种错觉,好像,窦然说这话就是故意的呢?!

    “走啦!是这肯定错不了!!我帮你拎行李进去!”

    相较于窦然的面瘫脸,阿棋学长就显得热情了太多。

    不等小五说话,他已兀自拎着行李,进了里面空余的房间去。

    小五悲惨的发现,她所住的房间,是一间套房,套房分为里外两间,而她的正是里面这间不带洗手间和浴!室的,要用还必须得跟外面那间房的室友共用!而且她要从外面进来,不想经过他的房间的话,她必须得绕至房外相通的走廊进门。

    这房间安排得,简直有些令人发指!!

    “外面那间房,是你的吗?”

    小五秉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阿棋。

    如果是他的,倒也还好,至少她还能勉强忍受。

    “那间房是窦然的。”

    “啊?”

    小五最后一丝希望,也彻底破灭了。

    阿棋端着手搁在胸前,笑看着她,“干嘛呢!一副跟窦然有深仇大恨的样子!”

    “他说我像个女人!!这就是赤菓菓的羞辱!”

    就这一点,已经足够酿成深仇大恨了!

    要知道,差点就把她的秘密公诸于众了!!

    其实,说恨他,不如说是怕他!

    才见了一面的俩个陌生人有什么恨呢!怕倒是真的……

    那么聪明,一眼就差点把她给识破了,这还要住一块儿,迟早有一天,自己会落他手里的!

    “阿棋,你说咱俩能不能换间房啊?”

    小五试图与阿棋商量商量。

    “你跟我换估计不大合适,我跟窦然也肯定没法合住!要不这样吧,我出去问问窦然,看他愿不愿意跟我换!然后,你睡里面那间连洗手间的,我睡你这间!”

    “真的啊?那太好了!谢谢你!!”

    小五真觉得自己遇上好人了!

    她作为一个女人,混在男人堆里,多需要独立的卫生间啊!!

    这阿棋可实在太善解人意了!!

    阿棋领着小五出门去客厅找窦然。

    “窦然!!”

    此刻,窦然正抱着手提电脑坐在沙发上,专注的编辑着什么。

    阿棋连忙凑了上去。

    “?”

    窦然只偏头看了他一眼,没应声。

    “要不咱俩换间房吧?”

    “为什么?”

    窦然抬眸,清冷的视线,扫了一眼他对面的小五。

    “还不是他……”

    阿棋说着,拉了拉跟前的小五,让她再靠近窦然几分,“对了,还不知道你小子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景……向沛!你先说正事!”

    小五飞快的介绍着自己,居高临下的与窦然对视着。

    不知怎么的,说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她觉得窦然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是深究?是疑惑?还是了然。

    她就不明白了,自己哥哥这名字,有什么值得研究的吗?

    “是这样的,向沛觉得你气场太强大,不敢跟你住一块儿,所以想让咱俩换换!你肯定也不想跟他住一块的,对……”

    “不换!”

    阿棋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窦然干脆利落的两个字给打断了。

    态度直接,且毫无回旋的余地。

    阿棋震惊的看着对面的窦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对,窦然,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呀,你不是最讨厌别人进出你的私!密空间吗?如果现在你跟向沛住一块的话,那你的私!密空间,岂不是得跟他一块儿分享?”

    “有什么问题吗?”

    窦然淡淡的问他,目光却颇为深意的看了小五一眼。

    就这一眼,登时让小五有些背脊发凉。

    她扯了扯阿棋的篮球服,“阿棋,要不就咱俩换吧!”

    “那不成!!”

    阿棋摇头,连连拒绝,“向沛,你这房间我看是换不成了!你还是随遇而安吧!虽然窦然外表看起来冷冷的,像个扑克脸,但实际上心里还是热的!你跟他近距离接触接触,熟络了就好!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啊!你慢慢收拾行李……”

    阿棋几乎是逃逸般的离开的。

    他可真不想跟窦然住一块!

    这厮保护自己的私!密空间,那是出了名的!

    保不定哪天他要无意中进了窦然房间,非得被他削了脑袋不可!就更别提还共用一个卫生间和浴!室了!!

    他就实在没明白,对自己私!密空间看得如此重要的窦然,居然会允许景向沛跟他住一块?!

    奇怪,实在太奇怪了!!

    阿棋走了,一下子,整个宿舍里就剩下了小五,和她对面正专注着上网的窦然。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她也赶忙脚底抹油,速遁回了自己的房间里去,整理行李。

    第一天,一房三人,算是和谐度过。

    第二天,新生军训,小五彻底把自个累成了狗!!

    也不知道哪个遭罪的人想出来的破点子,这新生莫名其妙的必须得进行一场军训。

    军训,说得多好听!

    在小五看来,实则就是驯狗!把一个个精神奕奕,洋洋洒洒的新生,训成一个个张着嘴儿喘气的黑狗!

    这会,好不容易教官宽容了,允许他们搁树荫下坐着顺口气了,忽而就听得有女同学欢喜的惊呼,“哇!那球场上的就是窦然学长吧!!真的好帅啊!!”

    “好像真是呢!!天……真是超帅的!!”

    “……”

    小五听着女孩儿们花痴的惊赞声,作为一个女人,听到‘帅哥’俩个字,多少还是有些反应的。

    虽然这帅哥不是自己喜欢的人!

    小五也学着女孩儿们张着脑袋去看,透过斑驳的树影,就见到窦然和阿棋等人,正坐在篮球场边休息着。

    一女孩子陪在他身边,递了瓶水给他,他没接,只顺手拿了旁边箱子里一瓶矿泉水,旋开,仰头,灌了好几口。

    硬朗的喉头,性!感的滑动着。

    他棱角分明的五官,在金色的阳光里,异常璀璨生辉。

    喝完水,他低下头,一眼,就见到了树影后正张着脑袋偷看他的小五。

    小五像做贼被抓了似的,赶忙别开了眼,不再看他。

    半晌,却听得有女同学惊呼,“天啊!!窦然学长朝咱们这走过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