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二)晴陆漫漫(72):并肩作战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离野手掌托着腮帮子,眯着眼,危险的睨着向晴,“看来还真是给什么给你,你都能想办法把它给弄丢啊……”

    “我真不是故意的……”

    “成!那正好,那就一并把帮你洗纹身的那个人也叫过来一起为咱们作证!这样更能增加信服度!”

    难得的,陆离野居然没有为难向晴。

    “另外,一段婚姻判离与不离,有几个重要点,而其中之一,就是……夫妻双方是否,分居而住!”

    陆离野说到这里,湛黑的深眸颇含深意的觑了一眼向晴。

    向晴也回看他一眼,如实交代,“我跟他结婚到现在,鲜少住在一起,就刚签字的那几天在他的别墅里住过几日,至于这一点,别墅的管家可以给我证明,但显然,他不可能会为我们出庭的,还有,我跟他结婚到现在……我们俩从来没有过任何的夫妻之实。”

    “没有过夫妻之实?”

    对于这个结果,陆离野又惊又喜,更多的是讶然。

    “你这什么表情?不相信啊?”

    向晴故意瞪了他一眼。

    陆离野摸了摸向晴的下巴,故意调笑她,“莫里尔是不是个男人啊?”

    “陆离野!!”

    向晴气恼的挥开他的手。

    陆离野坏笑起来,“说白了,还是你魅力不够!”

    “是是是,是我魅力不够,成了吧?咱们俩现在能不能先把这场官司的事儿说定了,再谈点别的啊?”

    “瞧把你紧张的……”

    陆离野伸手拍了拍略显苍白的脸蛋儿,朝服务员招了招手,“waiter,一杯温水。”

    很快,服务员端了温水过来,陆离野递到向晴手中,“先喝点温的,暖暖身子,现在我们还有点时间,不急在这一时半会了。”

    “……谢谢。”

    向晴接过他递过来的温水,喝了一大口后,眯着眼儿,觑着陆离野,眉眼间藏着些许的钦佩,“陆离野,我发现你好像什么都懂。很意外,你连法律知识居然也能明白这么多。”

    “很意外吗?”

    陆离野拿着勺子随意的搅动着杯中的咖啡。

    “嗯,意外。”

    向晴点点头,“给我的感觉,你好像什么领域的东西都能懂一些!难道你们做特种兵的,连这些领域也要涉及?”

    陆离野有些好笑,头往椅子上微微一靠,才道,“我外婆是个律师,专打离婚案件的,不过现在老人家已经过世好些年了……”

    提到过世的外婆,陆离野一贯不羁的眉眼间,却还是不露痕迹的流泻+出了些许的遗憾和落寞。

    “对不起,我无意提起你的伤心事儿。”

    向晴道歉。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这人生老病死是常态罢了!行了,我们现在继续说你的案子。”

    “好……”

    “下次出庭,你就得一切靠自己辩护了,到时候你上了法庭之后,千万别紧张!如果你说不过对方的律师,也没关系,那咱们就演出悲痛的感情戏……”

    “什么意思?”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人法官的心也是肉长的,理说不过就说情!博取法官的同情,也是一堂官司制胜的要点,尤其是离婚案!”

    “……好吧!那我尽量试试吧。”

    向晴抿了口杯中的咖啡,点点头,却没有多少信心。

    毕竟,她是头一回上法庭,结果,却还得让她自己来自辩,这多少是有些考验人的能力的。

    “行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至于证据的事情,交由我来处理吧!”

    “案子悬着,我也没心思休息,要不你让我跟你们一起行动吧,我心里多少也有点底。”

    “好!那现在我还真有件事情必须让你去做。”

    “什么?”

    向晴眨巴着眼睛,狐疑的看着陆离野。

    “你得再去一趟莫里尔的别墅,而且,得他不在家的时候。”

    “啊?”

    “你去找别墅的管家。”

    “让他出庭为我们作证?”

    向晴不认同,“他是不可能为我们作证的。”

    “你只管到时候去找他,求他为你出庭作证,但很显然,他一定会拒绝你!而这时候,你要做的,就是引导你和他的谈话内容,让他至少在你面前承认你和莫里尔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处于分居状态。”

    “可是,在我面前承认,有用吗?我单方面的话,法官是不会予以采纳的。”

    “你说的,当然没用。可要是他亲口说出来的,那就不一样了!所以,到时候你拿着这个去找他。”

    陆离野说着拿出了个录音笔,滑到向晴跟前来,“证据,只要不侵犯对方的**权就能被采纳!到时候,他出不出庭作证,或者作假证都已经不重要了!”

    向晴拿着手里的录音笔,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的陆离野,“你确定你不是法律专业毕业的吗?”

    “本少爷是学艺术的!”

    “……”

    “陆离野,要不,你帮我上法庭呗!你这么能说会道,思路还这么清晰,要你在,咱们一定能赢的!”

    向晴忽而就变得信心满满了。

    虽然就在刚刚那堂官司上他们已经失利了,可又因为有了陆离野的存在,她忽而又壮志酬酬起来了。

    仿佛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明朗了起来。

    “我没办法帮你上法庭!你以为上法庭这么简单呢,坐上去是需要一张律师执业证的!”

    “瞧我……居然把这种事儿给忘了!”

    向晴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吐了吐舌,“那你答应我,你必须得坐在台下看着,给我加油!”

    “没问题!我肯定到场。”

    “好,那一言为定!”

    向晴与他击掌盟约。

    “一言为定!”

    “那从现在开始咱们分头行动吧!”

    向晴站起身来,仿佛一下子全身充满了干劲。

    陆离野也跟着起身,“不管有没有拿到证据,晚上十二点之前到阿祖的出租房里集合汇总。”

    去阿祖那,是以防有莫里尔的人堵在他的别墅门口外拍照取证。

    不管怎样,他们都必须小心谨慎行+事。

    “好!你到时候把阿祖的地址发给我就成了。”

    俩人从咖啡馆里出来后,便分头行+事。

    向晴拿着录音笔去了莫里尔的别墅。

    陆离野驱车往医院而去,行驶期间,他给佟警官打了通电话,“找人过来帮我调查调查蓝顿医院妇产科的白医生,带到警局问话。”

    陆离野到达医院的时候,正巧,警局的人已经到了。

    “老大!”

    一见陆离野,就同他打招呼。

    “把人拿了去警局一趟!”

    “是!”

    陆离野没跟着他们进去,只坐在自己的车上候着。

    很快,白医生就被他们给带了出来。

    一路上,议论芸芸,“白医生这怎么啦?”

    “刚刚听警+察说是收了病人的钱,受了贿,私下帮病患做了人工受+精手术,结果好像是捅出什么篓子来了。”

    “天啊!那她不会坐牢吧?”

    “那谁知道呀!”

    警局的车,飞快的就将白医生给带走了,陆离野紧跟其后。

    他进警局的时候,白医生已经被带到了审讯室去,“谁在给她做笔录?”

    “还没来得及过去。”

    “我亲自去吧!”

    陆离野拿起笔录本就进了‘小黑屋’里去。

    “白医生,坦白交代吧!”

    陆离野双+腿跨+坐在椅子上,多余的废话也不跟她说,直接进入主题。

    “阿sir!你让我交代什么呀?我都不知道你们抓我来干什么!”

    她还在继续同陆离野兜圈子。

    “不肯说实话是吧?”

    陆离野倒也不急,“成,既然你不肯认罪,那我也不逼你,不过白医生,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有罪却不认,到时候法官判下来就是罪加一等!你跟秦沥沥偷+精做手术的事儿,咱们警方掌控的证据其实也差不多了,但每一点可都是对你不利的,例如你怂恿秦沥沥偷+精,还有你接受了秦沥沥三十万的贿款,三十万,这么个庞大的数字,就足够玩死你了!”

    “不是的!!整件事不是这样子的!!是不是秦沥沥说是我怂恿她的?”

    白医生一听陆离野说的这些话后,情绪登时就变得激动起来。

    其实,刚刚以上他说的这些话,全是陆离野凭空捏造的。

    在小黑屋子里唬人,陆离野在行得很,每一个人都跟惊弓之鸟似地,只需设个套给她,她就会急不可耐的往里钻。

    “既然你说事情不是这样子的,那么白医生,我希望你能就你知道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如果我们调查后发现你说的是假话,那么这又是罪加一等!”

    “好,我说,我说……”

    白医生终于松了口,双手搁在桌上,紧张的不停地篡紧着,“前些日子秦沥沥拿着他男朋友的精+子来找我(解释下:精+子是可以冷冻储存的,有些人在文下留言说作者智商着急的,自己先去科普下,ok?),非让我给她做人工授精的手术,我当时是不肯的!是她,一直求我,最后……说是事成之后给我十万,我就应允了她。”

    白医生还完全不知道对面这个男人就是她口中所谓的秦沥沥的男朋友!

    “你为什么不肯帮她?因为你知道她的精+子是偷来的?途径是不合法的!是不是?”

    “是!”

    “那她有没有告诉你,她怎么得来的?”

    “……有。”

    “怎么来的?!”

    这个答案,是陆离野一直想要知道的。

    “其实秦沥沥的男朋友一直不喜欢她,或者说,那男的根本算不上是她男朋友,那男的其实一直都在拒绝她,说是那天晚上那男人喝高了,醉得不省人事,当时那男人根本不愿意碰她,后来,她就趁人睡着的时候,用手和嘴帮他解决了这事儿,你是男人,你应该清楚得很,男人的身体是根本不受控制的,哪怕没*,取个精还是很简单的吧?所以那天晚上,她故意误导那个男人,让他以为他们俩之间发生了关系,然后,隔天她就找到了我,让我帮她做这个手术……”

    “她怎么会把这么详细的事情都告诉你?”

    “我说过,我们之间是朋友!”

    “很好!我的审讯到此结束!”

    陆离野说着,起身就出了小黑屋去,换了另外一名同事进去。

    他走出大厅,问接手这个案件的同事,“有没有拿到人工授精的委托书?”

    “拿到了!上面有白医生和秦沥沥的签字。”

    “成!给我吧,谢了!!”

    陆离野扬手道谢,拿到证据,欣悦的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去。

    如今,上庭他们又有了一份新的证据。

    而向晴这边,似乎也进行得相当顺利。

    按照陆离野教她的方法,引了管家的话头,还真是不费多少气力就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但诚如他们所想的那样,管家拒绝给他们上庭作证。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证据,向晴自然也就不会再过多‘为难’管家了。

    “陈叔,以后我就不会再出现在这栋别墅里了。”

    陈管家叹了口气,“少奶奶,其实莫先生是真爱你的,你这又何必跟他对薄公堂呢?夫妻之间,有什么话是不能好好说的?”

    向晴笑笑,没多说什么,“陈叔,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打扰你,先走了……”

    向晴要走,忽而又想到了什么,忙折身回来,“对了,我才想起来,我还有些东西遗漏在了楼上。”

    她记得有几张产检的结果在楼上卧室的*头柜里搁着,当时刚从医院出来就被莫里尔给带到了这边来,一不小心就遗漏在了这里。

    向晴不知道曾经的产检单还能不能有用,但至少留着总比不留好,说不定就在法庭上派上了用场呢?

    当然,就算法庭上没有派上用场,向晴也必须留着。

    那对她而言,是一种想念,是她一辈子的纪念。

    向晴上楼去翻找她的产检单,然而,找了一圈,也没找着。

    她记得自己好像是搁在*头柜里的。

    难道是被莫里尔发现拿走了?怕她真呈上法庭当证据?

    向晴一想,就直奔莫里尔的书房去了。

    书房里,几乎是翻箱倒柜的,向晴寻了一圈,也没找着,而有一个抽屉却是拿钥匙锁上着的。

    向晴总有一种感觉,她要的东西,就在里面!

    所以,她现在必须得设法把这个抽屉打开。

    她干脆找来了镊子和剪刀,直接撬锁。

    虽然向晴知道她这么做有些不齿,然后,再见到抽屉里的一切后……

    她刚刚心里那些所有的愧疚和不安,顿时烟消云散,所剩下的,只有憎恨,气恼。

    抽屉里,躺着一沓资料。

    里面有她的产检单,可产检的结果,跟她之前的却完全相悖离。

    上面显示,腹中孩子的发育一切良好,但因药物作用,导致暂时性休克。

    暂时性休克……

    什么意思??

    就等于是‘小死’?但并不是真正的死亡?!

    向晴拿着资料的手,有些哆嗦,她煞白着脸,继续往下翻……

    紧接着,是他与医生的签下的协议书。

    之前她做产检的医生,以及最后……他们景氏医院的妇产科医生!!

    连他们自家医院的医生,也都同样被他莫里尔收买了!!

    而她腹中的孩子,检查的结果,明明只是……暂时休克!!

    而医生当时是怎么告诉她的?

    是死亡!!

    腹中的孩子,抢救无效,死亡!!!

    当时向晴是亲手在引产单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的。

    所以……

    有可能,她的孩子,被引下来之前,其实……

    还活着!!!

    是他们,生生的,将一个还活着的孩子,当作死去的孩子,从她腹中引流了出来?!!

    而这一切……

    罪魁祸首,就是他,莫里尔?!!

    向晴浑身抖得像筛子,冰寒更是瞬间从她拿着资料的手指,一直寒到了她的心窝里,娇身上上下下几乎快要被冻结成霜。

    向晴重重的喘+息着,脸色煞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眼眶通红一片,眼底尽是憎恨的血丝,却干涩得没有一滴眼泪。

    手指,握着文件,很紧很紧,几乎快要把文件给揉成团了。

    她激动得抽了口气,又抽了口气,想哭,却发现,根本哭不出来。

    太痛,连眼泪都已经干了……

    向晴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飞快的从兜里摸索出手机来。

    打开相机功能,然握着手机的手,抖得厉害,好几次拍出来的照片,都模糊不清,后来向晴干脆两手紧握着手机,“喀喀喀”几声,将手里所有的文件拍了下来,又以最快的速度,传给了陆离野,以作备份。

    很快,陆离野的电话追了进来,“刚刚发给我的是什么?”

    他的情绪,分明不比向晴平静多少。

    向晴的声音,抖得厉害,说起话来,破碎不堪,“我……处理完后,再告诉你……”

    她说着,将电话给挂断了,而恰时,莫里尔走了进来。

    在见到她手上拿着的那一踏文件的时候,一贯平静的面庞上,闪过几许慌乱。

    文明看文,是每一个优良的读者应该遵循的义务,素质高低,小事就能见分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