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二)晴陆漫漫(71):对簿公堂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请问原告景向晴小姐,当时你是在什么情况下答应与莫先生结婚的呢?既然你说夫妻的婚姻并非建立在情感之上,那到底是什么促使你们俩结婚的呢?”

    向晴坐在审讯台上,听着律师的询话,心,微微跳了一下,目光不由自主的往观庭台上的陆离野看了一眼。

    而陆离野也同样正看着她,湛黑的眸仁紧眯了起来,透露着他此时此刻对这个答案的殷切期待。

    “景小姐,请你认真考虑之后,慎重的回答我的问题。”

    吴律师提醒审讯台上的向晴。

    向晴吸了口气,目光坚定的看向台上的审判长,如实回答,“我同他结婚的理由,是因为他拿我男朋友的秘密相威胁。”

    陆离野手掌托住下巴,撑在木椅的扶手上,性/感的凤眸紧眯成一条线,凝着向晴,一瞬不瞬,认真的听着她,继续作答。

    “我男朋友当时身份比较特殊,他……他是一名警+察卧底,由于我的疏忽,不小心把这个重要的信息透漏给了莫里尔,当时他就用这一点做威胁,逼+迫我嫁给他,如果不嫁的话,他就把我朋友的身份给泄漏出来,所以我没办法……”

    向晴后面的话,没再继续说下去。

    此刻,她能清楚的感觉到,正有一束锐利而炙热的目光,从观庭席上朝她投射了过来。

    她知道,是陆离野。

    她甚至,不敢偏头去看他一眼。

    陆离野抱胸,死死地盯着审讯台上的向晴看。

    呼吸,有些沉重,心里,更是五味杂陈的,什么味儿都有!

    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头,这样的过程,他是真没想到过!!

    “被告代理律师,对于原告的说辞有没有要予以质疑的地方?”

    “有。”

    莫里尔的代理律师提出质疑,“审判长,刚刚景小姐的这番话,仅仅只是她单方面的说辞,在没有任何证人和证据的情况下,这段话并不可信,且我方当事人对此予以否认!”

    “我没有撒谎!”

    向晴清淡的目光看向莫里尔。

    莫里尔也同样淡淡的看着她。

    眉目间皆是坦然,沉静,以及……胸有成竹。

    莫里尔的律师继续说话,“相反的,在结婚之前,我方当事人与原告婚前的感情更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原告的同事,审判长,我想请我方证人出庭问话。”

    “好!允许。”

    审判长一敲桌上的音捶。

    出庭作证的人,竟然是……秦沥沥?!

    向晴从审讯台上坐回了原告席。

    “秦小姐,你作为原告景小姐的同事,我希望你就你知道的所有事实的真+相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莫里尔的律师提醒秦沥沥。

    “好的。”

    秦沥沥点头。

    “在他们结婚之前,我和我的同事经常能够在公司里见到莫里尔先生,而且,我们已经不止一次的,在公共场合见到他们亲吻,秀恩爱!很多时候,莫先生都会来公司陪他的妻子吃午饭,他们俩的关系,一直都很要好,至少在外人看来是如此!而且,莫先生曾经因为她的妻子不喜欢我,所以还向我的领导要求过辞退我,这一点,我的领导也很清楚!”

    “很好!”

    莫里尔的律师赞许的点点头,“那秦小姐,我想请问你,原告景向晴小姐为什么不喜欢你呢?”

    秦沥沥顿了顿,才说,“因为她曾经也跟我的男朋友,有过*不清的关系!”

    “你的男朋友?”

    莫里尔的律师说着,递了一张照片在秦沥沥跟前,“秦小姐,请你看清楚,你嘴里说的‘男朋友’是这位先生吗?”

    这是一张陆离野以及秦沥沥两个人同时走出陆离野公寓的照片。

    陆离野看着投影荧幕上投射+出来的自己的照片,稍感震惊,幽眸暗了些分,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而他却没再有任何多余的反应,只是在默默地观察着庭内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他发现,向晴的代理吴律师并没有对任何的证人证词证据提出一点质疑之声。

    甚至在这之前,也从来没有表示过要找他陆离野上庭作证,要知道他陆离野在整件离婚案中是一个非常至关重要的证人,而一名专业的律师,怎么可能会把他遗漏掉呢?

    有问题!

    而且,问题还一点也不小。

    “对,就是他。”

    秦沥沥点头。

    “审判长,照片中的这位先生,名叫陆离野,曾确实是一名出色的警+察卧底,也就是原告之前所提及过的‘男朋友’。还有一点,秦小姐,据我所知,你已经怀+孕了!对不对?”

    “是!孩子是我男朋友的。”

    “也就是照片上的这位陆先生?”

    律师又继续追问。

    “是!”

    “好的!法官大人,我现在想出示我的第二份证据。”

    “允许!”

    法官应允了。

    莫里尔的律师点了点桌前的电脑,一份关于孩子与父亲的dna报告检测呈现在了荧幕上。

    “诚如各位所见,这份dna报告,就是秦小姐腹中的孩子与陆先生的比对报告,比对结果,孩子确实是陆先生的亲子!对于这个结果,我想问一下原告景小姐,既然你之前说你与陆先生是彼此真心相爱的,那么我想请问你,如果双方之间的感情真的有这么深刻的话,秦小姐又怎么会一直介于你们俩之间呢?秦小姐又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怀上陆先生的孩子呢?所以,法官大人,我的结论就是,景小姐与陆先生之间,一直都不过只是逢场作戏的露水姻缘而已,而景小姐与莫先生之间的夫妻之情,并没有破碎,且并没有达到这婚非离不可的地步!所以,希望审判长判予这段婚姻,不离!!”

    啧啧……

    陆离野坐在观庭席上,当时真特想给这能说会道的律师报以热烈的掌声!

    难怪都说死得都能被他说成活的,方的能扯成圆的,白的也能描成黑的来!

    果然,不赖!!

    “原告代理律师,请问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吴律师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紧张的冷汗,一滴滴从她的额间渗了出来,许久……

    “没有了,审判长。”

    “……”

    这结果,陆离野早已料到,所以,并没有表示过多的诧异。

    倒是她旁边的向晴,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聘请的律师,“吴律师,你没有话要说了吗?”

    “景小姐,这种情况,你也见到了,这场官司,我们已经快要输了……”

    “你不帮我,就真的要输了!!”

    向晴的情绪有些激动。

    如果这堂官司输了,她至少又要等半年,半年以后她才能再进行上诉。

    半年……

    对于她而言,简直就是一场人生最痛苦的煎熬!!

    她不能输,她根本输不起!!

    “景小姐,不是我不帮你,而是……”

    “法官,我请求休庭!!”

    向晴不等吴律师做出辩解,她忽而起了身来,直接要求,“我要休庭!!”

    法官稍稍想了想,点头,敲了敲手边的音捶,“休庭,五天后再审!”

    向晴长松了口气,疲倦的跌坐在椅子上,浑身就像被抽干了气力一般,一张脸更是煞白得有些可怜。

    吴律师和她的助理收拾着文件,要走,却被景向晴拉住了手,“吴律师,先别急着走,待会我们谈谈。”

    “……好。”

    莫里尔早已领着他的律师和助理,出了法庭。

    甚至于,连看亦没多看一眼向晴。

    向晴和吴律师才一走出法庭,就遇到了守在门口的陆离野。

    他随意的将外套搭肩上,懒懒的倚在门外的墙壁上等着,一见向晴和吴律师出来,连忙站直了身子,“吴律师,跟我谈谈!”

    吴律师明显愣了一下。

    向晴也微表诧异。

    “对面有家安静的咖啡馆,跟我来!”

    陆离野没有做过多的解释,率先迈步往前走。

    向晴和吴律师对望了一眼后,跟上了他的步伐。

    三个人在咖啡厅里坐了下来。

    每个人点了一杯咖啡后,陆离野便直接进入正题。

    手指敲了敲桌面,直言道,“吴律师,给我个实话,这场官司你还能不能打?如果不能,告诉我们,我们换代理人!”

    “离野……”

    陆离野冲向晴摆了摆手,“交给我!”

    向晴点点头,刚刚还不安的心,在此时此刻,瞬间安定了下来。

    身心的疲惫感,也似乎稍微消退了些分。

    至少,此时此刻,她知道,自己真的不是在孤军奋战,哪怕全世界的人都不站在她身边,可陆离野在,他一直还在……

    向晴抿了一口杯中的咖啡,虽苦,却很暖。

    “吴律师,请你回答我的问题,这场官司你能不能打,能不能打赢?如果不能,请你明确的告诉我!”

    陆离野的态度,非常坚决。

    “陆先生,任何一场官司,再厉害的律师,他也不能百分百的确定自己是不是能赢!对不起,这个问题,我没办法给你一个肯定的回答。”

    “是吗?”

    陆离野冷沉一笑,“那吴律师,你摸+摸你自己的良心,刚刚这场官司,你尽力了吗?如果你真尽力了,今天会是这样一个局面吗?”

    “陆先生,如果你觉得这场官司真这么好打,那要不你自己上?”

    吴律师显然也有些生气了。

    “吴律师,把解聘合同给我!我现在正式的通知你,你已经被fire了!”

    陆离野毫不留情。

    “你凭什么开我?你并不是我的代理人!”

    “就凭你被对方高价收买,你的代理人就能开了你!不单单能开了你,并且还能向律师协会投诉你!!吴律师,你摸+摸你自己的良心,你对不对得起你自己那张律师资格证!!”

    吴律师一听陆离野的话,面上的神情陡然一变,本来涨红的脸蛋,瞬间失了些血色。

    “你血口喷人!”

    “那你去告我诽谤!”

    陆离野“啪”的一声,将自己的警官证拍在桌上,“城南警局的督察陆离野,吴律师,我现在正式控告你受贿,你现在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成为呈堂供证!”

    吴律师看着这样子的陆离野,憋了好久,最后,终于泄了气。

    “好,我承认!!我是收了莫里尔先生的钱……”她到底还是招了。

    向晴和陆离野了然的对视了一眼。

    “陆警官,我想必你也知道莫先生是何许人也吧?他给我钱,那是瞧得起我,可是,哪怕他不给我一分钱,你觉得我敢违抗他的命令吗?我有什么办法呢?”

    向晴叹了口气,“我能够理解你的难处……”

    莫里尔那种卑鄙的人,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

    陆离野撞了撞向晴的胳膊,“怎么办?”

    “你别为难吴律师了。”

    “我不说她,我说你自己这堂官司。”

    “再请个律师?”

    向晴也没了主意。

    “再请个律师,他莫里尔怕也不会放过。”

    陆离野想了想,半晌,冲吴律师挥了挥手,“行了,吴律师,你走吧!你把解聘合同拿过来,签了,这事儿也就算翻篇了!”

    “好!谢谢陆警官。”

    吴律师起身,匆忙离开。

    “真让她走了啊?”

    向晴郁闷了,头搁在玻璃桌上,没了力气,“她可是出了名的金牌律师,如果连她都不肯帮我了,那我这官司岂不是输定了?”

    “谁说的?你不还有我吗?”

    陆离野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脑勺,凑近她,“身体怎么样了?”

    提及她的身体,向晴微微愣了愣,有些恍然,“还……还好。”

    她的身体,恢复情况是还不错。

    只是,医生那些话,却还依旧犹在耳畔间……

    向晴不忍再去细想,摇摇头,故作坚强,“我没事!我们还是谈谈我的官司吧!”

    “你跟莫里尔结婚的理由,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

    向晴咬了咬唇,“对不起。”

    “你怕造成我的心理负担?”

    “……是!”

    “可现在,我的心理负担更重!”

    陆离野深吸了口气,“如果你早点把事实真+相告诉我,或许我们之间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被他如此一说,向晴的眼眶不由通红一片。

    陆离野见状,忙安抚她,“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

    他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才刻意隐瞒的!这件事我们俩都有不对的地方,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相信对方,就应当向对方坦白!是不是?”

    “嗯,是。”

    向晴点点头,楚楚的看着他,“是不是就因为这个过错,从此以后我就要彻底失去你?”

    “害怕了?”

    陆离野笑问她,捏了捏她的鼻头,涩然一笑,“看你以后还记事不记事!”

    “……”

    “行了,先把咱们眼前的事儿处理好了,再聊其他的!”

    陆离野说着抿了口杯中的咖啡,“有件事情你必须得清楚,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没有辩护律师了。”

    “什么意思?”

    向晴愕然的看着他,“你总该不会是想让我在法庭上自辩吧?”

    “聪明!”

    “……”

    “离野,人家可是闻名全球的金牌律师!!今儿他在法庭上的出色表现,你我都见到了,你看我这样,像他的对手吗?”

    “能辩又怎样?法官最后相信的,还不是两个字,证据?!”

    “可我们有什么证据呢?”

    提到这件事,向晴就有些挫败,“你也见到了,他们那边全是有力证据,还有……秦沥沥……”

    说到这里,向晴忍不住觑了陆离野一眼,“人家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孩子……”

    “现在我跟你好好分析分析!其一,就拿秦沥沥来说,她现在还怀着我的孩子,可我陆离野却偏偏还要站在你这边,替你说话,为什么?因为我不爱她,我爱的人是你!!所以,我陆离野才不顾所谓的亲情来坚持守护你!这就是你向法官证明我对你的爱的第一点!

    其二,她秦沥沥腹中的孩子是人工授精的!我现在甚至怀疑那天晚上其实我跟她什么都没发生过!你可以跟法官说,如果我陆离野爱她,那么她为什么还要人工授精?且还要忙着她孩子的父亲?!因为她知道,她孩子的父亲,根本不爱她!!”

    “她的孩子是人工授精的??”

    向晴惊愕。

    “对,人工授精,千真万确!到时候我会想办法让她的医生给出一份手术证明来!”

    “可她会愿意吗?”

    “如果警+察去找她,你觉得她会愿意吗?”

    “……”

    向晴失笑,“穿马甲的,果然好办事儿。”

    “其三,还记不记得你胸口上的那个‘陆’字?我胸口上也同样刻着一个‘晴’字,到时候只需要我兄弟和她媳妇帮我们出庭作证,法官便能知道我们之间感情的真真假假。”

    “那个‘陆’字……”

    向晴咬了咬下唇,有些歉疚,叹了口气,“前些日子,被莫里尔见到,拉着我非去纹身店给洗掉了!我不愿意的,可是,我挣不过他……”

    陆离野手掌托着腮帮子,眯着眼,危险的睨着向晴,“看来还真是给什么给你,你都能想办法把它给弄丢啊……”

    “我真不是故意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