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二)晴陆漫漫(70):孩子的真相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吴律师!我想有一点你还没弄清楚,我们莫先生坐在这里,不是来同你商量这件事的,而是……命令!!识趣一点,对你一点坏处都没有!”

    吴与生‘好心’的提醒对面的律师。

    吴律师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莫里尔倒也不急,修长的手指随意的敲着桌面,冷峻的面庞依旧淡淡的,“吴小姐,我时间不多,给你最后三分钟的考虑时间。”

    话音落下,双方都不再说话。

    办公室里,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只听得墙上的石英钟发出一阵“滴滴答答”的声响,每一声敲在吴律师的心膜之上,都显得格外压抑。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

    桌上,流沙点点滴滴的浸流着。

    在三分钟即将快要结束之前……

    “好!”

    吴律师终于点了头,“好,莫先生,我答应你!”

    不管是面对他的金钱,还是他的势力,其实,她都没有选择的余地,给她三分钟的考虑时间,不过只是出于一种礼貌而已。

    莫里尔紧绷的唇线,松了松弧度。

    吴与生将跟前的箱子往吴律师前推近了些,“吴律师是个识时务者的人,事成以后,我们莫总不会亏待你的!另外,请你放心,今儿莫总来找你的事情,除了我们三之外,再也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这件事。”

    “……好。”

    吴律师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讷讷的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打扰吴律师,你忙吧!”

    莫里尔说完,起身,往外走。

    “莫总慢走!”

    吴律师忙起身相送。

    莫里尔领着吴与生,以及自己的手下,驱车离开。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陆离野约了阿祖在警局前的一家咖啡厅里见面。

    “野哥!有消息了,不过这消息说出来,可真怕你……承受不住。”

    阿祖说着,拿起手边的水杯,给自己猛灌了一口水。

    陆离野往沙发靠背上靠了靠,抱胸,“说吧,什么情况?”

    “这秦沥沥还真挺有心机的!”

    “说重点!”

    显然,对于秦沥沥到底是怎样的人,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唯一有兴趣的,是关于他们之间的那些事。

    “是这样的,我找兄弟们去医院里跟了她好些天,而且也想办法拿到了她肚子里孩子的dna与你的进行了比对,那孩子确实是你的骨肉……”

    陆离野听到这话,微微皱了皱眉,面上的神情闪过几丝明显的不悦,目光沉了沉,“继续说。”

    “我们在医院跟了三天,查到她住院的原因是因为胎像不稳,本来咱们就打算这么算了的,可没想到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兄弟偷听到了她和她主治医生的对话,你猜怎么着……”

    说到这里,阿祖的脸上还有种说不出的兴奋感。

    “别给我卖关子,说!”

    “谈话内容居然说的是……关于人工授精的问题!!”

    “人工授精??”

    陆离野黑眸一亮,忽而对这个话题就来了兴趣。

    “是!原来秦沥沥肚子里的孩子,居然是人工授精的!而且,孩子在她肚子里胎像特别不稳,毕竟是人工授精,随时都有流-产的可能!”

    “所以……”

    陆离野掀了掀唇,一抹冷笑,“她现在根本不需要这个孩子最后是不是会成,只要在孩子流-产之前顺利嫁进我们陆家就成了!”

    他湛黑的深眸闪过几许阴沉的暗芒,修长的手指没有节奏的在玻璃桌上轻轻敲击着,似乎在认真的思忖着什么事儿,却又似什么都没想。

    许久,他问阿祖,“我陆离野看上去像是这么容易被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废人吗?”

    阿祖咽了咽口水,“当然不是。”

    “还有一件事……”

    陆离野危险的眯了眯眼眸,双手抱胸,继续说,“还有一件事,我现在必须得弄清楚!就是关于我醉酒的那天晚上,我跟她是不是真的发生了关系!”

    “野哥,这种事情,你自己当真是一点记忆都没了吗?”

    陆离野皱了皱眉,“按常理而言,如果一个男人真喝醉了,像我那样已经醉成了一滩烂泥的情况下,难道性功能真的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阿祖摇头,“不知道,从来没试过!要不今晚回去我跟栗芜试试,明儿再汇报给你?”

    “……”

    陆离野睐了他一眼,“酒精本来就会影响男性功能,何况那天晚上我喝得那么醉,我根本没有任何兴致,何况是面对她!”

    陆离野点了点桌面,“这事儿交给你了,你帮我去想办法弄清楚!”

    “啊?”

    阿祖接到这个任务可瞬间头都大了,“野哥,你这不是为难我吗,你作为那天晚上的当事人你都搞不清状况,我这怎么……”

    悲剧了!

    阿祖抓了抓脑袋,“成了成了,这事儿包我身上吧!我想办法找人去主治医生那探探话,看她能不能知道点消息。”

    “嗯。不过她就算知道内幕,也不会随便透露给外人知道的!要知道偷-精,可毕竟不是件小事!”

    “那我该怎么做呢?”

    陆离野想了想,敲了敲桌面,薄唇一掀,露出一抹算计的笑,“算了,这事儿先搁着吧!已经不重要了,迟早是要知道的。”

    “啊?那野哥,孩子的事儿,你打算怎么办?这要真生下来了,负责还是不负责啊?”

    “还是那句话,孩子真生了,我负责!不过,那种女人……我陆离野哪怕单身一辈子也不会要!至于她和医生联手偷-精的事情……呵!敢把我陆离野玩弄于股掌,那么,后果她们也应当早就料到了吧?!!”

    陆离野话音一落,搁在手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电话居然是她的母亲李云婳打来的。

    “妈。”

    “离野,妈问你几个事,你现在必须得如实告诉我!”

    李云婳在电话里的态度,特别严肃。

    这让陆离野也不得不端正了些态度,神经绷紧了些分,语气却依旧淡淡的,“嗯,你问。”

    “向晴那孩子是不是早就跟别人结婚了?”

    言语里,不难听出李云婳悲伤的情绪。

    “妈,你听谁说的?”

    “你就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陆离野沉默了几秒,半晌,“是……”

    “原来如此!所以那天你们俩才一直怪怪的,所以你们俩才要分手……”

    “妈,这事儿你是怎么知道的?向晴自己跟你说的?”

    “妈还有一件事要问你!”

    “成,您继续问。”

    “你让一个叫秦沥沥的女人怀上了孩子,是不是?而且,还不是头一回了,她之前就为你流-产过一次,是不是?!”

    李云婳在电话里的态度非常严厉。

    陆离野眸仁一紧,闪过一抹危险的暗芒,“妈,所以向晴结婚,以及她秦沥沥怀着我孩子的事儿,都是她秦沥沥告诉你的?”

    呵!这女人,看来还真挺急了。

    想必是害怕肚子里的孩子受-孕失败吧!

    “是,是她打电话告诉我的,还说你根本不打算娶她,所以她打算把这孩子流掉!离野,我不管你对这女孩怎么想的,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无辜的!何况人家是第二次为你怀上孩子了,你要再敢让她流-产,你爸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他现在可被你气得半死了!!”

    瞧瞧她秦沥沥的手段,还真不低!

    知道老人家个个都是心疼自家血脉的主儿,自己奈何不了他,就干脆用长辈来向他施压!

    看来他陆离野还真小瞧了这女人!

    “妈,这事儿您就别操心了,你帮我也劝劝我爸,这不关你们二老的事儿,不用为我费这么多心思!还有,往后不要再随意听信那个女人的话了!知道吗?”

    “什么不关我们的事?你这说的什么混账话?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我们陆家的血脉!!难不成你想又让她继续流-产?我告诉你,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造这种孽,是会要遭老天罚的!!”

    李云婳的话,还真扯到了陆离野心里的伤口。

    正如他母亲说的这般,老天爷还真没对他留丁点情谊,狠狠地惩罚了他,让他又流失了个儿子!

    那种痛彻心扉的痛,他真是不愿再经历第二回了!

    “妈……”

    陆离野的声线,喑哑了些分。

    关于向晴流-产的事情,他不打算告诉自己的母亲,不愿意让他们二老也跟自己一样,再来承受一遍失去至亲的痛楚。

    “这事儿你要搞不定,你以后别再叫我妈!!”

    李云婳是真生气了。

    “妈,你先听我说,成不成?”

    陆离野也有些不耐烦了。

    “你说,我看你编出什么事儿来!”

    “妈,我跟你老实说了吧,秦沥沥肚子里这孩子,是她自个拿了我的精/子跑去医院,在没有经过我允许的情况下,私自做的人工授精!如果照你的意思,一个人工授精的孩子我都必须得把他妈娶回来的话,那么这世上那么多捐精的男人,是不是都该去把拿过他精-子做手术的女人统统娶回家来?!”

    陆离野的话,倒是让李云婳有些发懵了,“人工授精?”

    “对!有天晚上,她趁我喝醉的情况下,偷了我的精-子,说实话,你儿子我特别怀疑那天晚上其实我跟她什么事儿都没做,顶多就是她强迫着帮忙用手解决了一下,总之这事儿我会尽快查清的。”

    “可,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还不明白吗?她想利用这个孩子顺利嫁进我们陆家!她知道我不可能会娶她,所以她才打电话给你们二老,想让你们对我施压!妈,今儿我把话也说明了,我不管她秦沥沥是图我们陆家的钱,还是图我陆离野,总之一句话,我绝不会娶她!另外,你要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

    李云婳狐疑的问他。

    “她肚子里那孩子,你跟我爸都别太当回事,别太往心上搁。”

    “怎么能不往心上搁呢?这哪怕就是人工授精的,那也到底是你孩子啊!”

    “妈,你了解过这人工授精吗?你儿子我说句不太好听的,这人工授精就几乎没有一次性成功的!我一朋友她老婆,人工授精都六个月大了,最后也还落了个流-产的结局!何况她胎像还特别不稳,说不定她自己也知道这胎凶多吉少,所以才这么急不可待的给你们打电话,急着要进咱们陆家门了。”

    “唉……”

    李云婳重重的叹了口气,“你说的倒也对。行吧,这事儿咱和你爸就先不管了,总之,你处理好后,必须得给咱们一个交代!”

    “成。”

    “儿子啊,要这孩子真是咱们陆家的,你可千万得留着呀!知道吗?”

    “行了,妈,你已经啰嗦很多遍了!!我自己知道怎么处理!”

    “行了行了,说多了还不爱听了!不说了,不说了……”

    李云婳说着就挂了电话,挂电话前,还在那头失望的叹着气,“跟向晴明明就好端端的,怎的到最后就落成了这个地步呢,这混小子……”

    陆离野悻悻然的挂了电话。

    “阿姨的电话啊?”

    阿祖问了一句。

    “可不是。”陆离野将手机往桌上一丢,“老人家就是烦。”

    “阿姨那是操心你!对了,野哥,秦沥沥这事儿你想过到底怎么处理没?”

    “很简单!她既然敢当小偷,那么,就应当受到法律制裁!”

    陆离野双臂交叉,让桌上一搁,掀了掀唇,冒出两个字来,“告她!”

    “啊?”

    阿祖囧住了。

    “你这什么表情?”

    “不是,野哥,这……这事儿怎么告啊?法律上对偷-精这种事情,应该没有界定的吧?”

    “有没有界定,全凭审判长一句话!找个优秀点的律师,什么事儿都解决了!”

    陆离野说着起了身来,“就连那天晚上我跟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也一并弄清楚了!”

    “为什么?”

    阿祖不解。

    陆离野勾唇一笑,“阿祖,你也是进过黑屋子里的人,把你往那一关的时候,你觉得你还敢说假话吗?上了法庭她还敢当着法官的面撒谎,那就罪加一等!她秦沥沥,敢吗?”

    “野哥!佩服佩服!!”

    阿祖说着也跟着站起了身来,双臂撑在桌面上,身子往前倾,问了一句,“不过,你真的忍心把一弱女子告上法庭啊?这手段……”

    陆离野转身往外走,边走边应他,“你放心吧!这种事情,法院顶多判个拘留和补偿,关个十天半个月的,给她点警告警告,另外,留个案底给她,跟着她跑一辈子,也算是一种惩罚了,告诫告诫她,我陆离野确实不是个那么好玩的男人!!当然,过了这件事后,让我也吸取了一个教训。”

    “什么教训?”

    “往后,务必得跟她保持百米距离之远!!还有,绝对绝对不会再让她有任何机会踏进我的家门,另外……再也不能把自己给喝高了!容易出事!!”

    “是是是!这种女人,咱们真是防不胜防,必须得谨慎再谨慎!!”

    “行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是忙向晴姐离婚官司的那件事儿吧?”

    “对!”陆离野说着就跳上了车去,阖上-门,系好安全带,“她今儿开庭,我必须得去瞧瞧!莫里尔不是个好对付的主,指不定要再背后玩阴的!说不定到时候我还有个出庭指证的机会!行了,走了……”

    说完,他的迈-巴-赫早已如同火箭般飞离了出去。

    …………………………………………

    法院内——

    陆离野到的时候,还未正式开庭。

    向晴坐在原告的席位上,而莫里尔就坐在旁边不远的被告席上。

    相较于向晴的紧张,莫里尔就显得从容淡定多了。

    他似乎永远对任何事,都是如此。

    陆离野才一走进来,向晴就发现了他。

    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他的身上,与他对峙了一眼。

    陆离野投以她一记鼓励的眼神,便在观庭的席位上坐了下来。

    向晴紧张的心情似乎因他的出现稍稍缓了些分,可心里却对于这堂官司是不具备多少信心的。

    毕竟,莫里尔本就不是个好对付的主,而他现在聘用的那名律师,是离婚案里最著名的金牌律师,出道八年,仅有一次失败经历,每次几乎都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死得说成活的。

    向晴其实是真有些怕的,虽然她的证据看似更有获胜的把握。

    “全体起立!!”

    这当向晴想得出神之际,法官走了进来,所有人恭敬地起身相迎。

    审判长及合议庭入座,随着审判长严肃的敲击了一下手边的音捶,一声“请坐”后,正式开庭。

    双方律师开始代替俩人做陈词,宣读立场。

    向晴是主张夫妻之间不存在夫妻之情,而选择离婚,而莫里尔这方则主张的是双方之间夫妻之情依旧很深,拒绝离婚。

    最先,是原告代表律师问话。

    “请问原告,当时你是在什么情况下答应与莫先生结婚的呢?既然你说夫妻的婚姻并非建立在情感之上,那到底是什么促使你们俩结婚的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