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二)晴陆漫漫(69):原来孩子是我的!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费力,一把挣开他的禁锢,冷凉的掀了掀唇~瓣,“我的孩子,跟你没有丁点关系!!我刚刚说的是,秦沥沥……”

    说完这句话,向晴的心口,狠狠地凛痛了一下。

    秀眉蹙起,眼泪差点就从眼眶中再次滚落了出来。

    下一瞬,她转身,就往外走。

    每走一步,都如踩在针毡之上。

    陆离野走过去,从身后一把捞过了她锁进自己怀里,低声央求,“别走!!景向晴,哪儿都别去,就呆在我身边!!”

    “那秦沥沥呢?”

    向晴问陆离野,声音哽咽,却很平静,平静得有些不自然。

    秦沥沥看着眼前的画面,眼泪也再抑不住的往外涌了出来……

    双手,垂落在双侧,握紧,不停地颤抖着。

    “陆离野,我的孩子……真的是你的!!”

    陆离野眸仁深陷了下去,他冷沉的开口,“孩子如果是我的,生下来,我会负责!至于你,我会给你一大笔钱,让你足以富余的过完这一生!”

    向晴闻言,费力的睁开了陆离野的禁锢,“我们结束这段没完没了的纠缠吧!陆离野,我累了,真累了……别的女人怀着你的孩子,而我,也背负着与别的男人的婚姻,你凭什么就觉得我们之间还能相互不在意的,好好在一起??哪怕你做得到,我也没办法接受!!对不起,我没那么大度……”

    向晴说完,含泪,头亦不回的离开。

    陆离野没再追过去,向晴这番话,不得不让他重新审视一遍他们四个人之间的关系。

    正如她说的那般,哪怕秦沥沥和莫里尔已不横介在他们之间了,可是,阴影还在,他们之间真的还能够毫无芥蒂的在一起吗?

    陆离野给阿祖打了个电话,“阿祖,你过来我这边一趟,送你向晴姐回家。”

    她这副模样,他到底不放心她一个人离开。

    很快,阿祖就找到了正在路边拦车的向晴,直到目送着她上了阿祖的车后,陆离野悬着的心,才稍稍安下了些分。

    “离野,我……”

    “秦沥沥!”

    秦沥沥还想说话,却被陆离野截断了她的话头。

    他皱眉,点了支烟,抽了几口,寥寥的吐出几口烟圈来,干涩的舔~了舔唇,“还是那句话,你肚子里的孩子,如果真是我陆离野的,我会负责!”

    他漆黑的眸仁里,掠过几许深沉,剑眉蹙得极深,“但你想让我娶你,门儿都没有!我不管那天晚上我到底有没有碰过你,我都不会娶你!因为,我不爱你,从来没有爱过你——”

    秦沥沥的眼泪,不停地往外涌,面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她点头,“既然你不愿意娶我,那我会把孩子拿掉的……”

    陆离野湛黑的眸仁蓦地一厉,“你威胁我?”

    “我能威胁得到你吗?”秦沥沥哽咽的质问着他,“流个孩子,对你而言,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这样的事情,我不是没有为你做过,你忘了吗?!”

    陆离野沉闷的吐了口烟圈,胸口起伏得有些剧烈,直接下逐客令,“你回去吧!”

    “离野,我……”

    “回去!!”

    陆离野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好几个分贝,他将烟头狠狠地摁灭在烟灰缸里,拾起腥红的双眼看她,“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我自会弄清楚!!出去,别让我更讨厌你!!”

    话说到这份上了,秦沥沥还能说什么呢?!

    忍着泪水,即使再不情愿,她还是从陆离野别墅里走了出来。

    出了别墅,秦沥沥拦了辆出租车,往医院去了。

    其实,她一早就料到陆离野不会因为孩子娶自己,所以,她早就为自己想好了后招。

    他不娶,她就流~产。

    再把这消息往孩子的爷爷奶奶那一送,到时候,他要想不娶自己怕也难了!

    秦沥沥前脚才踏出去,陆离野就拨通了阿祖的电话。

    “野哥!”

    “送她回了家?”

    “没。”阿祖在电话里语气有些焦急,“向晴姐在半路上忽而晕倒了,我吓坏了,就直接把人给送医院去了!我打你电话,又一直打不通!”

    “在什么医院?”

    陆离野面色一变,连一件外套都来不及罩上,拾起车钥匙就往外走。

    “景氏。”

    “医生怎么说?”

    陆离野一边接电话,一边问阿祖。

    “医生说……”

    “说什么?!”

    “医生说向晴姐是因为身体刚小产的缘故。”

    阿祖在电话里低了好几个分贝。

    “小产??”

    陆离野握着手机的大手,蓦地一僵,脚下的步子顿住,半晌,才艰难的出声,“她流~产了?”

    “嗯。”

    不知怎的,陆离野心里突然就慌了起来。

    他打开车锁,跳入了车里去,飞快的启动车身,“你先帮我好好照顾着她,我马上过来!”

    “好。”

    挂了阿祖的电话,陆离野拨通了之前给他注射过避~孕针的刘医生的电话。

    “刘医生,是我,陆离野。是这样的,我想问问你,上次我让你帮我注射的避~孕针,你告诉我避~孕率是百分之百,到底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这药剂是美国进口的,从生产到如今,临*实验来讲还没有出现任何的特例!”

    陆离野眉头深蹙,“你确定?”

    “我确定!”

    刘医生相当肯定,“不过,陆先生,您的第一支药剂已经过期四个多月了,为什么还没有来注射第二支药剂呢?”

    “什么意思??”

    陆离野愕然,“什么叫过期已经四个多月了?你不是说第二支药剂是在半年以后注射的吗?”

    “不是,陆先生,你搞错了!第一支药剂是保一个月的时间,也就是第二个月之后你要来注射第二支,然后第三支才是半年时间,第四支就是三年时间了!您一定是记错了!”

    “sh/it!!”

    陆离野咒骂了一句后,挂了电话,烦躁的将手机扔至副驾驶座上,而后,一轰油门,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手,抓着方向盘,握得死紧死紧。

    如果是这样,那么,向晴肚子里的孩子……

    陆离野忽而之间就有些不敢再往下深想了!

    刚刚阿祖在电话里说什么?

    说她小产过?!!

    也就意味着,她腹中的孩子……已经没了?!!

    陆离野一想到这,脚下的油门踩得更重,一甩车头,如火箭般直往医院而去,一路上遇到了红灯,也没能让他减缓半点车速。

    …………………………

    陆离野冲进病房去的时候,向晴恰好转醒了过来。

    阿祖一见陆离野来了,连忙识趣的退出了病房,留了空间给他们俩交涉。

    陆离野拾了把椅子在向晴的*边坐了下来,可他没急着说话,赤红的双眼一直看着*~上的向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儿。

    气喘得越深,眼眶越红。

    好久好久之后……

    他才沉哑的开了口,“孩子,是我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眉心已经明显在颤抖了。

    向晴眼眶一湿,别开了脸去,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不是!”

    她否认。

    如今,孩子都已经没了,再告诉他这个残忍的事实,让他也跟自己一样撕心裂肺一回?那又何必呢?!

    陆离野喘了口气,胸口剧烈起伏着,声音艰涩的让人听起来就有些难受,“我知道,你现在这么说,只是不想我跟你一样难过!”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顺了口气,凤眸间染上了一层猩红,薄唇张了张,还想问什么,却发现,什么都已经问不出口了。

    连带着声音,已然嘶哑。

    其实,他特想问问她,关于他们孩子的一切,可是……

    他又怎么还能问出口来呢?

    孩子已经彻底没了,再开口,不是平白无故的惹她伤心吗?!

    陆离野双手捂头,撑在*沿边上,一声不吭。

    “孩子四个月大了,男孩,我觉得长得更像爸爸……”

    向晴忽而哭着开了口,讲叙着关于她腹中孩子的一切,“很乖,平时在我肚子里不吵不闹,可到最后,我还是没有守护好他……”

    四个月大?

    长得像他?

    陆离野听着向晴叙述的话,忍不住抱头痛哭起来。

    他哭得一抽一抽的,属于男儿的眼泪里全是懊悔和愧疚。

    向晴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陆离野,她从来没有想象过有一天,这个刚毅的男人会毫无顾忌的在她面前掉眼泪……

    她甚至想要出言安慰他来的,可是,一张口,就忍不住哭出了声来。

    陆离野抓过她冰凉的小手,将自己的面庞深深的埋进她的小手里,薄唇一下又一下,急切的亲吻着她的手心,“你打我吧!打我,打我我心里会好受点……”

    “别这样……”

    对于陆离野的伤痛,向晴完全能够感同身受。

    孩子是他的,也是自己的!

    那种流失的痛楚,她比谁都来得深刻。

    “离婚,好不好?我带你走……”

    陆离野从向晴的小手中拾起头来,疼惜的搓~着她的小手,“以后咱俩还有的是机会!”

    向晴闭上了眼,强逼着让眼泪吞没了回去。

    再睁开眼来,她问陆离野,“秦沥沥的孩子,是你的吗?”

    陆离野握着她的手,紧了又紧,好半晌,他摇头,回答她,“我不知道。”

    四个字,陆离野是心虚的。

    是真心虚了。

    那天晚上,他喝醉了,他满脑子的景向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当真把秦沥沥当成了她景向晴……

    如果没有,为什么她秦沥沥的腿~间会有乳白色的粘~稠物呢?

    如果有,那为什么他却一点都记不清楚了呢?!

    所以,关于那天夜里所发生的事情,他陆离野真的没办法确定了!

    就他一句‘不知道’,向晴的心,重重的一沉……

    也就意味着,那天晚上,他们之间,确实发生了某些亲密的关系。

    心,狠狠地抽痛了一下,小手挣扎着从他的手心里抽了出来。

    “如果那个孩子是你的,你好好珍惜,不管你对秦沥沥是什么态度,但那孩子毕竟是无辜的,何况……一次又一次让她为你流~产,那就是造孽!!该是你的责任,你就应当承当起来!”

    陆离野心一痛……

    没吭声,只握紧她的手,抵在自己的额头上,太用力,仿佛是唯恐她随时从他的身边消逝了一般。

    许久……

    “好,我答应你。”

    陆离野沉重的点了点头,“我答应你,如果孩子真的是我的,我定会给他们一个最好的交代!”

    他说着,又在向晴的手背上啄了个吻,“你说是不是老天故意惩罚我曾经的罪过,所以才带走了我们的孩子?”

    陆离野说到这里的时候,湛黑的凤眸又红了一圈,“其实第一次秦沥沥为我流~产的事儿,真的,在我心里留下了特别深的阴影,就像你说的,我觉得自己特别不像个男人,不敢背负属于一个男人的责任!我心里其实一直觉得有愧于她,但我不会表现,我甚至对过去的罪孽一直选择逃避,不敢提,不敢面对……当她第二次告诉我她又怀~孕了的时候,真的……我真的有些懵了,我不爱她,我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更不想娶她!那时候我真恨不能抽自己一耳光……”

    陆离野发自肺腑的同向晴说着这么些年以来一直不敢面对的心里最深的伤和痛。

    脸,深深的埋进她的手掌心里,“过了这么些年,以为自己对感情认了真,可最后才发现,我还是跟从前一样,一样混账!!”

    他自嘲,讽笑自己。

    向晴不知该说什么才能安慰到他。

    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伸手抱了抱他……

    抱紧他。

    或许此时此刻,他们真的都需要对方一个简单的拥抱来治愈两颗千疮百孔的心!

    ………………………………………………………………………………………………………

    向晴睡着了。

    陆离野给阿祖打了通电话。

    “阿祖,帮我找两个有用的人跟着秦沥沥,看看她平时都干些什么,进出什么地方。”

    “嗯,有消息及时给我回电话。”

    “嗯,好。”

    交代完毕,陆离野收了线。

    说真的,关于孩子以及那天夜里所发生的一些事情,陆离野一直都抱着怀疑的态度。

    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确实还有待考究。

    或许,孩子真是他的,可是,陆离野觉得这孩子着实来得太赶巧了!当然,也来得太准了!

    就算那天晚上他们俩真的发生了什么,他也不相信能够这么快受~孕。

    毕竟,那天晚上,他喝了那么多酒,酒精本来就影响精~子的活跃度,所以想要受~孕成功的几率本来就很低很低……

    再说了,她秦沥沥过去也不是没有算计过他!

    所以,这回他陆离野必须得防着点。

    阿祖的人,一路跟着秦沥沥,发现她正在住院保胎。

    得知这一点后,阿祖不敢怠慢,连忙知会陆离野,“秦沥沥的胎象似乎有些不稳,这些天一直躺在医院里安着胎,可没见她说的那样要去把孩子拿掉。”

    陆离野在电话这头冷凉的笑笑,“这可是她嫁进陆家来的唯一筹码,她会舍得拿掉吗?你先帮我查查,她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要住院!”

    “成!”

    陆离野收了线,回了向晴的病房去。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吴律师在见到对面坐着的俊美男人时,手心里已经渗出一层细密的汗水来。

    男人即使不言一语,然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气场,却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吴律师?”

    莫里尔终于开口说了话。

    修长的手指似有意无意的敲击着桌面,问她,“你就是我妻子的代理律师?”

    吴律师顺了口气,微微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点头,“是!”

    “……嗯。”

    莫里尔沉吟一声,看定她,忽而,停了他敲击桌面的手指,“那你觉得,你打赢这场官司的胜算有多少?”

    “实话,百分之九十!”

    莫里尔笑,“很好,我喜欢你的诚实!但我告诉你,这场官司我莫利尔赢的概率是——百分之百!!”

    “……”

    吴律师想问一句,他凭什么这么笃定的时候,倏尔,他一扬手,就见吴与生提着一个箱子走上了前来,打开,直接摊开在吴律师的面前,“我始终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吴律师,我妻子给你什么价格,我就十倍价格的支付给你!而我,只要一个条件,那就是想办法输掉这场官司!!成了之后,我会再给你一笔钱!”

    “莫先生你是在贿赂我?”

    吴律师手心里已经全是汗,“莫先生,这事儿,你让我再考虑考虑吧,毕竟输一场官司,对于我们这行而言,也不是一件小事!”

    “吴律师!我想有一点你还没弄清楚,我们莫先生坐在这里,不是来同你商量这件事的,而是……命令!!识趣一点,对你一点坏处都没有!”

    吴与生‘好心’的提醒对面的律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