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二)晴陆漫漫(68):让我抱抱我的孩子!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医院里——

    秦沥沥找了自己的朋友妇科医生,“你帮我做个人工授精。”

    “什么?”

    医生姓白,认识秦沥沥好些年了,俩人从前不在一个城市,走得较少,这两年秦沥沥到了a市来,交集才越来越多了。

    “我要个孩子!”

    秦沥沥的情绪有些激动,“我要陆离野的孩子!这是我搜集的他的精`子,你帮帮我!”

    “你疯了……”

    白医生骂了她一句,压低声音道,“你这等于偷`精,你知不知道?你这属于违法行为!!”

    “你不说,我不说,就没有人知道!!昨儿晚上,我已经蒙混过关了!到时候我只要一口咬定这孩子就是昨儿晚上的结果,他能说什么?”

    “你真的疯了!!”

    白医生不赞同的摇头,“这事儿要被抖了出去,我身上这身白大褂都要脱了去!”

    “姐!这关乎你妹妹的幸福问题!!我答应你,事后成了,我给你十万块感谢资金,好不好?”

    秦沥沥央求着她。

    白医生皱了皱眉,没急着开口,显然是有些迟疑了。

    “白姐姐!你就帮我这一回吧!!”

    见医生迟疑,秦沥沥扮可怜,连忙再次相求。

    “妹子,不是姐不肯帮你,这事儿就算成了又怎样?你怀了他的孩子又能怎么样?他能娶你?以前你不是没吃过这个闷亏,现在又来,你何必这么作呢?”

    “不!这次跟从前不一样!!”

    秦沥沥摇头,认真的分析,“从前我们都还是学生,根本谈不上什么负责人,可现在不一样了,咱们都是成年人了,他也成熟了,该负担责任的时候,我想,他不会再推诿了,哪怕他真的不爱我,当然,如果他实在不肯负责,我也有后招,我会告诉他爸妈,让他爸妈知道我怀`孕的事实,你说,有哪个爷爷奶奶会舍得把自己孙子杀掉的?而且,我是第二次怀`孕了,他们家如果真这么对我,不会感到愧疚吗?”

    “但愿如此吧!”

    秦沥沥的话,白医生虽不太认同,但她说得却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秦沥沥欣喜若狂。

    “你小声点!!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事儿呀!”

    “白姐,谢谢你,谢谢你……”

    白医生叹了口气,“这事儿我就帮你这一回,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人工授精的成功概率你自己应该也清楚得很,这失败的风险是极高的,就算到了五个月都有可能流`产,你自己再好好想想。”

    “不用想了!白姐,我只要怀起来就成了!三个月就成,都不需要非生下来不可!”

    “?”

    白医生蹙眉看着她。

    “我只要他为了孩子娶我!结完婚,孩子是死是活都已经不重要了,我们之间还有的是时间,往后还可以慢慢怀。”

    听了秦沥沥的话,白医生没再说什么。

    “行吧!你先养几天身子,我安排安排!”

    “好!谢谢白姐,谢谢……”

    秦沥沥喜滋滋的从医院里走了出来。

    所谓几多欢喜几多愁。

    向晴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家,等候着她的,不单单只有她的父母和家人,还有……多余的莫里尔!

    “晴子,你昨儿都去哪了?电话没拿,钱也没带,你是要吓死妈?”

    向南心疼的迎上来,担心的询问着自己女儿。

    “妈,我现在不还好好的吗?我有点累了,先上楼睡一觉,有什么事,待会再说吧!”

    向晴说着,转身上了楼去。

    莫里尔紧跟其后`进了她的卧室。

    “出去——”

    向晴的情绪,很差。

    她躺在*`上,背着他睡着,那副模样,似都不愿多看他一眼。

    莫里尔没理会她的冷淡,在向晴的*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以后要跟我闹脾气出走前,能不能先看看怀里是不是带着钱和手机?”

    向晴将被子闷在头上,不回应他。

    莫里尔深沉的棕眸定定的看着她纤弱的背影,“就那么想跟我离婚?”

    他的语气,依旧很平静。

    可*`上的向晴,却依旧,一动不动。

    没有给他任何一丁点的反应。

    这倒出乎他的意料。

    他挑了挑眉,又继续说,“景向晴,你要真想离婚,就取`悦我吧!说不定那天我心情好了,真就愿意跟你离婚了……”

    说到‘离婚’二字的时候,莫里尔的心脏,还是不由自主的紧了又紧。

    如果哪天他真的离婚了,那一定是因为自己对于她,真搞不定了!

    这世上,大概,就她一个景向晴是他莫里尔所搞不定的!!

    *`上,向晴依旧没动……

    却忽而,“唔——”的一声,向晴忽而从*`上掀了被子下来,捂着嘴,就直往洗手间里奔去。

    “呕——”

    “呕呕————”

    她趴在盥洗盆上,吐得昏天暗地,把昨儿晚上吃的东西都一并给吐了出来。

    莫里尔僵硬的坐在椅子上,听着她的呕吐声,冷峻的面庞,越渐阴沉。

    他起身,没去看一眼洗手间的向晴,转而出了她的房间去。

    莫里尔给吴与生打了通电话,“帮我查查,景向晴这些天医院的进出记录,什么科室,以及检查报告结果,所有的越详细越好!!”

    向晴吐了好一会儿,直到胃里吐尽了,她方才从洗手间里出来。

    面色苍白得有些难看,浑身无力,身体更像是被什么抽丝剥茧了一般,没了灵魂。

    她又趴回了*`上去,躺好。

    忽而就意识到了一点……

    从今往后,自己同陆离野,真的,就再无交集了吧?

    她有了不想要的婚姻,而他,有了……新的恋人……

    他们之间,还有什么理由,再继续纠缠下去?

    向晴越是想着,心口便疼得越厉害,连莫里尔已经不在她的卧室了,她也分毫不关心。

    又或者,他的离开,其实也根本没有被向晴注意到。

    ………………………………………………………………………………………………………

    “莫总,查到了夫人最近的医院进出记录。”

    吴与生坐在副驾驶座上,小心翼翼的觑了他一眼后,才将手中的文件交给了他。

    莫里尔接过。

    翻看了一眼,冷峻的面容阴沉得如乌云密布。

    资料上显示,她常出入的医院并非他们家的私立医院,而是另一家比较出名的三甲医院。

    看的是妇科。

    做的是,孕检!

    她怀`孕了!!

    资料显示,她已孕近四个来月。

    由于身体体质不佳的缘故,她的妊`娠反应较于寻常人更明显,而医生的建议是她体质单薄,需要多补充营养,保持心情舒畅,这样才有利于腹中孩子的成长。

    可显然,孩子不是他莫里尔的,而是,陆家的!!

    莫里尔将文件丢掷在一边,闭上了眼去,淡幽幽的同吴与生说道,“找个时间,同景向晴的孕检医生预约一下……”

    “是。”

    她怀`孕了!

    孩子何去何从,全听他莫里尔做决定!!

    ……………………

    向晴上厕所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见了红,吓得惊慌失措的,急急忙忙的就奔去了医院。

    检查结果,还好。

    医生只叮嘱让她注意好好休息,保持心情舒畅,还有营养务必得跟上。

    向晴认真的听着医生的建议,忽而就觉自己有些对不住自己腹中的孩子。

    从发现他的存在,到现在,她的心情似乎就没有特别舒畅过,总会被各种各样的烦心事叨扰着。

    向晴知道这样对孩子的成长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儿,可她偏偏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情。

    向晴才一出医生办公室,莫里尔就从里面的休息室里走了出来。

    医生忙起身来,“莫先生……”

    “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莫里尔直接问医生。

    “还不错,只是孩子的发育稍微有些缓慢。”

    “男孩还是女孩?”

    医生顿了顿,半晌,才如实回他,“男孩。”

    虽然知道这种事情不能随便泄密,可他莫里尔是什么人?他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而已,哪里开罪得起。

    莫里尔沉吟了片刻,面上依旧没有多余的神情,只淡淡道,“下次就照我交代的去做吧!与生。”

    莫里尔冲吴与生扬了扬手。

    吴与生领会的上了前来,直接提了一个小箱子过来,放在了医生的办公桌上,“陈医生,想必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不要让我们莫总失望。”

    这医生似乎没料到莫里尔竟会这么大手笔,欣喜的同时,又是战战兢兢,连忙点头,应承。

    莫里尔要走的时候,医生忽而又叫住了他,“莫总,我才忽而想起一件事来……”

    “说。”

    莫里尔转身看她。

    “景小姐的子`宫壁生来就比较薄,这胎过后,再想怀第二胎,可能真的就有些难了,您最好是先想清楚……”

    莫里尔剑眉紧蹙,陷入了沉思中。

    吴与生偷偷地觑了自己的大`boss一眼,心里也有些胆寒。

    半晌,却听得他冷幽幽的道,“计划不变。”

    “是……是……”

    莫里尔领着吴与生出了医院。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整个年关,过得糟糕极了。

    唯一的喜事,对于向晴而言,或许就是这个孩子的来临。

    向晴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孩子的,每个晚上,临睡前,她都会给孩子讲几篇童话故事。

    她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儿,但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她都一样心疼。

    往后这个孩子可能会是个没有父亲的宝贝,所以,她当妈妈的必须得给予他更多更深的爱。

    这让向晴又愧疚,又怜惜。

    她不敢想象孩子要没有父亲,会是个什么样的场面……

    她叹了口气,在心里给自己和宝贝打气,收了童话书,抚着自己的已经突出得很明显的小腹睡了。

    她本身就瘦弱,平时穿的衣服又特别宽松,所以爸妈也没瞧出她的孕相来。

    不过,她打算明儿一早就跟自己爸妈说说这件事,因为明儿要穿工装上班,到时候想瞒也瞒不住了。

    再说,事到如今,也没有再瞒下去的必要了!

    …………

    翌日,清晨——

    向晴换好了工装,下楼。

    白色衬衫,黑色短裙,修身西装外套,下面搭一双迷人的丝/袜。

    窈窕的身姿,就偏偏,突起的小肚子显得格外扎眼。

    “爸,妈——”

    向晴喊了一声,从楼上走了下来。

    向南抬头看自己女儿,“赶紧的,吃饭了。”

    话落,别回头继续喝粥,然才喝了两口粥之后,向南突而搁下手中的勺子,又偏过头去,惊恐的瞪着自己女儿,“向晴,你……你肚子,怎么回事??”

    听闻妻子的话,景孟弦方才从报纸前拾起了头来,看自己女儿。

    英挺的剑眉,蓦地紧蹙,眸光锐利了些分,问向晴,“怎么回事?”

    向晴在餐桌前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跟前的清粥后,才接自己老爸的话,“爸,你不是医生吗?这还瞧不出?”

    向南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你该不会……”

    “对!妈,我怀`孕了!”

    向晴肯定的点头,脸上是极不寻常的平静,“孩子已经四个月大了!”

    景孟弦漆黑的眸底,闪过几许暗芒,半晌,他问,“孩子是谁的?”

    向晴握着勺子的手,微微一僵,想到陆离野的种种,向晴苦笑了笑,“孩子是我自己的。”

    “你爸问的是孩子父亲!!”

    向南忙纠正她,“孩子父亲是谁?是莫里尔吗?”

    “妈,我是孩子的母亲,也是孩子的父亲!”

    “荒唐!!”

    景孟弦将手里的报纸扔桌上,似乎真有些动怒了。

    向晴看一眼自己的老爸,没吭声,只闷头继续喝粥。

    向南看着自己女儿,急得眼眶都红了,却偏偏,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向晴有些看不下去了,这才搁下勺子,舔`了舔唇,继续说,“爸,妈,我这两天找了律师已经在打算起诉离婚了,我跟莫里尔的婚姻本来就是没有感情的,我是不可能跟他走一辈子的!另外,关于孩子的问题,不管他的父亲是谁,我都会将他带大的!希望你们理解并且支持。”

    “孩子是陆离野的?”

    景孟弦又问了一句。

    向晴顿了顿,好半晌,才点头,“对,孩子是他提供的精`子!不过,除此之外,就已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向晴——”

    “妈!!”

    向晴知道自己老妈还想说什么,“你总该不会希望他对你女儿负责吧?别忘了,你女儿现在还是别的男人的老婆!就算离婚了,那还是二婚呢!再说了,他也有了新欢,就更没必要再为你女儿负责了!”

    谁也没有义务呆在原地等谁!!

    “好。”

    向南无奈的点点头,“那你打算怎么做?一个人把孩子生下来,再养大?”

    “嗯。”

    向晴闷头喝粥。

    向南敛了敛眉,“那你给自己想过以后的生活没?一个单亲妈妈带着孩子,你以为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吗?且不说别人会笑话你这些事儿,可你想过你再婚的事情没?带着个孩子,这女人要再找个好男人嫁了,可真就难了!”

    “妈,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有了小宝,再嫁不嫁都已经无所谓了!再说了,人的姻缘都是有定数的,强求不得,该我的就是我的,不该我的,再努力那也不是我所得的。”

    例如,陆离野!

    曾经他们天真的以为,这辈子俩个人就能这么顺风顺水的走下去了。

    不是吗?情投意合,加之双方父母也同意,可最后呢?还不是落了个分手的惨痛局面?

    “行了,我吃完了,你们慢慢吃,我上班去了。”

    “喂!你别自个开车,让李叔送你去。”

    李叔是他们家的司机。

    “成……”

    向晴知道怀`孕的自己就跟那保护动作似的,顶着个肚子倒也确实不方便。

    上班时间,向晴以为会遇上秦沥沥的,她甚至于在上班的路上就开始在脑补着待会见着她的时候,自己该怎么面对她。

    是无视呢,还是冷眼相待呢,还是怎么的。

    可后来她才知道,所有的一切,她都想多了。

    因为,秦沥沥没有来上班。

    究其缘由,说是生病请假了,而且这假还请得一点也不短,居然一请就是大半个月。

    这样倒也好,向晴乐得轻松了。

    中午,律师过来找她。

    俩人约在了单位对面的咖啡厅里。

    律师姓吴,是名专打离婚案例的金牌女律师。

    “景小姐,您对这个案子的结果,有什么要求吗?例如财产分配问题?”

    “没有!”

    向晴摇头,“吴律师,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法院判离,至于他的什么财产那些,我都不需要。”

    “你确定吗?”

    “我确定!”

    向晴点头。

    “好,那请你在这里签个字,从今儿开始,我就是你这堂官司的代理人。”

    吴律师说着,就递了支笔给向晴。

    “好的,谢谢。”

    向晴飞快的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景小姐,那现在我们就来谈谈你的案子。这场官司,我们不要财产的话,那么我们想离婚,就必须得从夫妻情感问题上来切入,只要证明你们夫妻之间确实已经感情破裂的话,那么这场官司要判离就轻而易举了。”

    “吴律师,我想有个概念我必须要纠正一下。我和莫里尔之间,从来不存在所谓的‘感情破裂’一说,因为,我们之间从来就不存在过任何夫妻之情!”

    吴律师点点头,“好,景小姐你接着说。”

    向晴一五一十的把自己嫁给莫里尔的来龙去脉全部叙述了一遍,包括他拿陆离野的生命安全相要挟的事实。

    “很好!这个将会作为这场官司最有力的证词!这场婚姻一旦是对方逼`迫成婚的,那么法院一定会判离的!所以,这堂官司我们赢的胜算非常大!”

    “那太好了!吴律师,那这件事我就全部托付给你了,请你务必尽全力帮我打赢这场官司!”

    “好的,没问题!”

    向晴抬手看了看表,“吴律师,我上班时间到了,有什么需要,你随时联系我。”

    “成。”

    俩人起了身来,礼貌的握手。

    忽而,吴律师的目光落在向晴的微微突起的腹部上,诧异,“景小姐怀`孕了?”

    “啊……对。”

    向晴大方一笑。

    “那我能不能冒昧的问一句,孩子的父亲是……”

    “我前男友的,嫁给莫里尔之前,我就有了这个孩子!”

    吴律师神情一喜,“那太好了!宝贝的存在,也对我们这场官司极其有利!景小姐,这场官司,我想我们赢定了!”

    “是吗?”

    向晴掀唇笑笑,“只要不会伤害到我的家人和孩子,吴律师看着办吧。”

    “好的。”

    “再见。”

    “拜拜……”

    其实对这场官司的胜算,向晴是非常有信心的,她相信法院会还她一个公道。

    但,前提条件是,莫里尔在没有出手的情况下!

    如果他对自己的律师相要挟的话,向晴不敢确定吴律师会继续替她把这场官司打下去!

    但不管怎样,她都决定,试一试!!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向晴又去做了次胎检。

    医生说这次胎儿的状态有些异常,还得再观察观察,说是让向晴再过两天来查一查,转而又给她开了些药,让她服下了。

    向晴有些慌了,隔天又去了自己家的医院做孕检。

    结果,这里的医生比上一家的说得更为严重,“你这胎儿的脉象确实很不对劲儿,这些天你吃了什么吗?”

    “应该没有吧?”

    向晴有些急了,“对了,我想起来了,就昨儿我吃了些医生给我开的安胎药。”

    “什么药,拿来我看看。”

    向晴急急忙忙的从自己包里把药翻了出来,给医生过目了一眼。

    医生摇摇头,“这药是没问题的,确实只是安胎的药。”

    “医生,那我的孩子……”

    “这样吧,你先住院观察两天吧!我让护`士现在去给你办住院手续!”

    “好,医生,求你务必保住我的孩子。”

    “好好,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向晴就这样住院了。

    景孟弦闻讯赶来。

    向晴一见自己老爸,就揪着自己老爸的衣袖,红着眼央求他,“爸,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向晴,你别激动!爸答应你,一定给你找最好的妇科医生,好不好?”

    景孟弦打心眼里的心疼自己的女儿。

    知道女儿腹中的小孙子出了问题,他心急火燎的就从神外科赶了过来。

    可结果,却不尽人意。

    医生告诉他的话,让他根本不忍心告诉自己的女儿……

    孩子的胎心,几乎已经快停止了跳动,而且,由于向晴的子`宫壁比较薄,如果这胎救不下来的话,往后,想要再孕恐怕真的就有难度了。

    可医生说,这孩子看情况一直发育得是比较不错的,仿佛是突然之间,胎心的活动就有些不正常了,也不知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东西,又或者真的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下午,景孟弦给向晴安排了个全身检查。

    可检查结果,一切都很正常,也没有在她的胃里发现什么对胎儿有影响的药物。

    晚上,不知怎么的,向晴一直没怎么入睡。

    明明肚子里的孩子,今儿晚上特别乖,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可越是如此,向晴就越觉得不安……

    直到后来,她焦急的按响了急救铃音。

    很快,护`士闻讯赶来,“出什么事儿了吗?”

    “护`士!帮我看看我的孩子!!他是睡着了吗?为什么他今儿晚上这么乖?护`士,你快帮我瞧瞧……”

    向晴说着说着,眼泪就忍不住一颗颗从眼眶中滚落了出来。

    “你先别哭,我们先做个检查。”

    护`士闻言向晴的话,也有些慌了,连忙掀开她的衣摆,拿着听诊器认真的听着孩子的心跳。

    可是……

    听诊器里,安静着,死一般的安静……

    护`士按住听诊器的手,有些发抖。

    从向晴的左侧,又转移到右侧,几乎把整个腹部都听了一遍,却始终没有听到她想要听到的声音。

    连忙将听诊器取下来,顾不上同向晴说话,就往护`士站奔去,“通知林医生,43号*需要急诊,快!!快点……孩子已经没有动静了!!”

    护`士的话,还久久的回荡在长廊里,冲击着向晴的耳膜,让她再也抑制不住的,大声痛哭起来。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明明在这之前,孩子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没了动静呢?

    向晴不敢相信,不愿意相信!!

    “宝宝……”

    “求求你,一定要好起来!!求求你……”

    向晴撑着身子,捂着自己的腹部,哭着央求着自己的孩子。

    她恨不能能够把唇贴到自己的突起的小肚子上,去吻一吻她可怜的孩子……

    “妈妈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好活下来!你是妈妈现在唯一的支撑点了!妈妈真的不能够没有你……求求你了好不好?”

    向晴哭得歇斯底里,声音已经完全说不出清楚了。

    飞快的,医生过来,向晴被推进了彩超室去。

    转而又是抢救室……

    一个小时后,又从抢救室推了出来,所有的医生,一脸默哀。

    守在外面的向南,一见医生的神情,就忍不住趴在老公怀里,捂嘴痛哭起来。

    *`上,向晴惨白着一张脸,面上没有半分多余的表情,整张脸仿佛僵硬了一般,眼神更是空洞得没有任何身材,呆滞得没有焦距……

    只有眼泪,一滴一滴,不断的从她的眼尾漫下来,落在苍白的枕头上,破开一朵又一朵的水花……

    许久,就听得医生宣布,“孩子……抢救无效,死亡。望家属节哀顺变。”

    “怎么可能……呜呜呜————”

    向南瘫在自己老公怀里,差点晕眩了过去。

    终于,躺在*`上的向晴有了反应。

    她翻转了个身,将脸埋进浸`湿的枕头里,捂着脸,悲恸的失声痛哭。

    怎么会这样……

    她的宝贝怎么会突然就这么走了?!

    “呜呜呜……为什么?”

    向晴一直在无助的呢喃着这三个字,“为什么……为什么……”

    既然老天一开始就没打算把孩子给她,为什么偏偏要让她怀上他,给了她莫大的希望,却到最后,亦不过只是惨痛收场……

    如果结果早知是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从来没有过!!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呜呜呜……”

    向晴抓着身下的被单,揉在自己手心里,捏得皱巴皱巴的……

    指甲深深的嵌入进了手心里,渗出了血来,向晴却依旧不自知。

    后来,向晴到底没能经受得住打击,直接昏死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护`士给她递了个手术通知单来,需要她签字的。

    向晴握着笔的手,颤抖得厉害,脸色煞白煞白的。

    手术,不是别的,而是……

    引产!!

    向南在一旁看得心疼极了,“护`士,让我来签吧!我做代理人。”

    “不行,这个手术比较得孩子的母亲签字。”

    “……好。”

    向晴点头,一咬牙,就在手术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下笔完毕,向晴浑身的力气像是彻底被抽干了一般,钢笔从手心里的滚落,她瘫睡在*`上,闭着眼,咬着唇,无声的痛哭起来。

    …………………………………

    手术,一个小时后`进行……

    两个小时后,向晴从手术室里出来的时候,隆`起的腹部,已经平坦了下来。

    向晴的手,触在自己的腹部上,那里已经彻底的空了……

    她再也感觉不到她孩子的存在了!

    孩子,真的就这么生生的,从她的身体里被剥离了出去……

    结果,是多么的残忍。

    那感觉,当真比剔骨削肉还来得惨痛数千倍,数万倍!!

    甚至于,比掏了她的心肺,更疼,更难受……

    “景小姐,看一眼孩子的最后一面吧……”

    当医生把才仅仅半个巴掌大的小宝贝抱在她跟前的时候,向晴再也控制不住,悲痛的大哭出声来。

    孩子还没有成型,依旧像窝在母亲怀里一样,蜷着小小的身子,窝在医生的大手里,那么安详,那么可爱……

    向晴看着他,又哭又笑,像个痴痴傻傻的母亲,眉头一怵一怵的,“医生,让我……抱抱他,让我抱抱我的孩子……”

    向晴向医生伸出了双手。

    医生有些为难,毕竟孩子很脏,上面全是血丝。

    “医生,我是他的妈妈,求你,让我抱抱他……”

    “好。”

    医生很是动容,将手里的孩子交给*`上的向晴。

    向晴才一沾到宝贝的身子,就忍不住大声痛哭起来。

    孩子好像还是热的,蜷在她的手心里,那么那么小,又是那么那么的可爱……

    向晴忍不住低头,亲吻着他,不顾他身上的血丝,不停地亲吻着他,“宝贝,妈妈爱你,妈妈……好爱好爱你,可是……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她把孩子窝在自己的心脏的位置,摇着他,哄着他,仿佛孩子还活着一般。

    旁边,医生们看着都忍不住连连抹眼泪。

    母爱,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动人的感情了!

    ****

    一天后,顾不上小产的身子,向晴就从医院出来了。

    她带走了她的孩子。

    医院用专门的器皿装着,上面贴着她的名字:景向晴。

    她抱着,紧紧地圈在自己的怀里,仿佛是抱着全世界最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向晴抱着他来到了墓地,给他选了一个最佳的位置,掩埋了起来。

    墓碑上,刻着一行字:迫不得已的放弃,却永远是心里最过不去的痛。

    捧着最后一片黄土的时候,向晴跪在墓碑前,哭得差点肝肠寸断。

    她依旧不愿相信,自己的孩子,就这么惨痛的离开了她……

    向晴跌跌撞撞的从墓地里出来,漫无目的的油走在街头上,也不知怎么的,昏昏沉沉的,就走到了陆离野的别墅前。

    她无力的身子,趴在门板上,没按门铃,小手就是不停地拍打着门板。

    陆离野打开门的那一刹那,见到向晴,几乎有一秒的,以为自己见到了鬼。

    面色煞白,没有半分血色,头发凌`乱,像是好些天都没梳过了,一双漂亮的眼睛,此刻红肿的像枣核,眼袋很深,眼睛里全是骇人的血丝……

    陆离野吓坏了,一伸手,就将门口的她给揽入了自己怀里来,“你干什么了?怎么回事?怎么会这副鬼样子??”

    他抱着她进门。

    向晴才一感觉到他的温度,下一瞬,揪着他的衬衫领口就忍不住痛哭出声来。

    “呜呜哇……”

    陆离野看着这样的向晴,心疼坏了,一边用手擦拭着她的眼泪,一边问她,“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

    向晴抬起眼来,才想答话,却忽而……

    见到了,杵在大厅门口的……秦沥沥?!!

    向晴浑身猛地一个激灵,仿佛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有一股渗人的寒凉,数秒间就从脚趾,一直寒到了头顶……

    “听我解释!”

    陆离野想要同向晴解释,却蓦地,只听得秦沥沥不声不响的说了一句,“离野,我怀`孕了!!”

    “你放屁!!”

    陆离野骂了一句,双眼泛着骇人的通红。

    向晴有种从心到身,都感觉像是在承受着痛苦的鞭挞一般。

    她秦沥沥怀`孕了?

    怀`孕了?!!

    而她呢?刚遗失了她的宝贝孩子……

    向晴的娇身,抖得像筛子,那羸弱的模样,就像随时会摊倒一般。

    秦沥沥掀唇淡淡的一笑,有些苦意,“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所以,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你和孩子的dna比对,如果你实在不相信,我欢迎你随时拉我去做检验……”

    她说着,就将做完的检验单,搁在了茶几上。

    “秦沥沥,我打过避`孕针,你给我解释解释,这孩子从哪儿来的?!”

    陆离野有些暴跳如雷。

    向晴沉痛的闭上了眼去,从陆离野的怀里强撑着走了出来,脚下的步子还有些跌跌撞撞。

    “向晴——”

    陆离野去搀她,却被她一把给推开,通红的双眸疏离而清冷的看着他,“别碰我!!”

    眉心因疼而不停地颤抖着,“避`孕针……陆离野,你嘴里的避`孕针就是你躲避现实的借口吗?!!你口口声声的喊着打过避`孕针,可是,你就没想过避`孕针也有失败的概率吗?!!人家dna的检测,都已经摊在了你眼前,你还在否认……面对一个为了挺着大肚子的孕妇,你怎么……说得出口?!!”

    向晴不是在替秦沥沥说话,而是在为自己,和自己的孩子讨这个公道!!

    陆离野闻言向晴的话,眉心一颤,倏尔,伸手,一把扣住向晴的手臂,“你的孩子……是我的,对不对??我才是孩子的父亲??!”

    陆离野心头惊喜万分,完全忽略了她秦沥沥的存在,“向晴!!我是孩子的父亲,对不对?!”

    他一把将向晴揽入怀里,抱得紧紧的,“对不起,对不起……向晴,你打我,你骂我,好不好?我当时一下子被冲昏了头脑,绝对不太可能……”

    “陆离野,你别自作多情了。”

    怀里,向晴的声音,平静的响了起来。

    她费力,一把挣开他的禁锢,冷凉的掀了掀唇`瓣,“我的孩子,跟你没有丁点关系!!我刚刚说的是,秦沥沥……”

    说完这句话,向晴的心口,狠狠地凛痛了一下。

    秀眉蹙起,眼泪差点就从眼眶中再次滚落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