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二)晴陆漫漫(67):我怀孕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晴裹着棉被,蜷着身子坐在*_上,脸搁在膝盖上,发呆。

    脑子里,空空如也。

    一如她此刻空荡荡的胃。

    之前在餐厅里,什么都没吃,后来又陪着莫里尔折腾了一阵,到现在这会,还当真有些饿了。

    “叮呤——”

    正当这时,门铃响起。

    向晴睁了睁美_目,没动。

    铃声又响了三次,向晴这才慢吞吞的下*。

    透过猫眼往外看,就见一副服务员推着餐车站在了门口。

    向晴收回了视线,虽然是真饿了,但她依旧谨记着陆离野叮嘱过她的话,没有轻易给他开门,“你送错了房间,我没有定过餐。”

    向晴透过可视电话同外边的服务员说话。

    倏尔,一道颀长的身影走进了屏幕中来,“开门。”

    简明扼要的两个字,命令着房间里的向晴。

    向晴心下一动,连忙就给门外的陆离野开了门。

    “我以为你走了。”

    向晴说着,忙让了路给服务员,让他将餐车推了进来。

    陆离野紧跟其后,走了进来,“我睡你隔壁房间,有什么事,叫我。”

    向晴的心里一片感动。

    “你中午也没吃什么东西,要不一起吃吧。”

    向晴邀请他。

    “……嗯。”

    陆离野点点头。

    服务员备好一切之后,阖上_门离开。

    俩人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气氛,显得格外尴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只低头,闷声吃着碗里的饭菜。

    “我怀_孕了……”

    向晴咬了咬手里的竹筷,忽而开了口。

    陆离野夹菜的手,蓦地在空中僵了下来。

    冷峻的面色,瞬间寒凉。

    湛黑的深眸,风云残卷,半晌,他木讷的偏头过来,看向晴,薄唇掀动,嘴角尽是嘲弄,“那我是不是该跟你和莫里尔说一句……恭喜?!”

    “离野,孩……”

    “景向晴,都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又何必还在我面前装出一副你是这场婚姻受害者的样子呢?!”

    陆离野漆黑的深眸里,写满着对向晴的厌恶。

    太直接,太赤果,望进向晴眼里,水眸紧缩了一圈,心口蓦地一疼,如若针刺了一般。

    陆离野扔了手里的竹筷,起身,不等向晴说话,“我吃完了,你慢慢吃吧!”

    说完,沉步就往外走。

    向晴眼眶微烫,没有起身,含泪看着陆离野的背影,问他,“你就那么确定孩子不会是你的吗?”

    “我打过避_孕针!!”

    陆离野没有回头,阴沉着声音回她。

    手,紧握成拳,隐隐还在颤栗,手背上,青筋突跳。

    向晴闭上了眼睛,强忍着不让眼泪漫下来,“……好。你说得对,孩子不是你的!”

    话都说这份上了,她景向晴又何必再去过多的解释。

    再解释,亦不过只是在践踏她的尊严罢了!!

    “砰——”的一声,房门被摔上,发出一道闷闷的声音,震在向晴的心里,心脏猛地一阵抽疼,就像被这门板狠狠地夹住了一般,让她根本透不过气来。

    眼泪,抑制不住的往外流……

    肩头颤栗,小手紧握成拳,最后,到底没忍住,悲恸的痛哭起来。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陆离野不知喝了多少酒,昏昏沉沉的,意识早就变得不清醒起来。

    “离野?”

    模模糊糊的,听得有个女人喊他。

    陆离野喝高了,没理会,摊睡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离野……”

    秦沥沥轻声唤他,费了好大的气力,才将他从沙发上扶起来,坐好。

    说来也真是巧,今儿晚上她恰好约好朋友来酒吧里玩,结果,意外的就遇见了陆离野。

    也是,a市就这么大,出名的酒吧,也就这么一两个,要遇到那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景向晴!”

    陆离野迷迷糊糊的,魅眼眯着,看着跟前的秦沥沥,“景向晴,你怎么这么磨人呢……”

    他说着,抓着秦沥沥的手,就往自己胸口处放,“你摸_摸这,摸_摸这……被你这坏女人堵得硬_梆_梆的!就像塞了石头似的……特别难受!特别难受,你知道不知道……”

    陆离野说着,眸底的血丝,越来越多。

    他重重的喘了口气,拉着她的手,越来越紧,后来,干脆一把将她扯进了自己怀里来,抱得死死地,“回来,好不好?回来……咱们以后好好过,我保证,我陆离野往后会加倍的疼你……”

    秦沥沥埋在陆离野滚烫的怀里,听着他跟自己说的这些肺腑之言,心脏却疼得一抽一抽的。

    如果,这些话,都是说给她听的,那她该有多开心,多欣喜……

    可偏偏,这些话,不是说给她的,是说给景向晴那个完全不懂珍惜的女人的!!

    “离野,我们回家吧……”

    秦沥沥搀扶着他站起身来,“啪嗒”一声,一张卡从陆离野的口袋中掉落了出来。

    秦沥沥愣了一下,低头去看,是一张喜来登酒店的房卡。

    她连忙弯身拾起来,看了一眼,房号2035。

    秦沥沥没做多想,将房卡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搀扶着他出了酒吧。

    很快,打了车。

    “师傅,去永林路。”

    那是她家。

    看一眼怀里喝得有些难受的男人,她敛了敛眉,改了主意,“算了,还是去喜来登酒店吧!”

    离这酒吧挺近的,得赶紧让他好好休息了才是。

    “好的。”

    司机开车,一路往喜来登酒店驶去。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秦沥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搀到了*_上。

    看着陆离野沉静的睡颜,秦沥沥到底没忍住,低下头去,深深的攫住了他迷人的薄唇……

    陆离野只以为怀里的女人是向晴,一个旋身,就将她压在了身下,狠狠地将这一记吻……加深,加重!!

    衬衫,扯落……

    秦沥沥被陆离野吻得七荤八素的,空气的温度在不断的攀升,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却忽而……

    陆离野的手,在触到她嫩白的胸口时,蓦地顿了下来。

    眸仁紧缩,他抬眼,清冷的看着身下的女人,“你不是景向晴……”

    因为,他的景向晴,胸口有一朵血红的格桑花!!

    格桑花,是他的姓氏!!

    这个女人,没有!!

    所以,她不是!

    陆离野厌烦的推开她,“……滚!!”

    说完,转身,就趴在*_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

    向晴几乎是一整夜都没怎么合眼。

    昨儿晚上陆离野那些刺耳的话,还犹在耳畔间响着。

    只是,冷静了一个晚上之后,向晴想清楚了。

    不管他陆离野怎么看待她,可是,孩子毕竟是他的,他到底是孩子的父亲,他有权知道事实的真_相,而不是她因为强硬的个性,就不肯服输的将孩子真正的身世隐瞒下来。

    天才蒙蒙亮,向晴就在*_上呆不住了。

    她随意的裹了件睡袍,穿了拖鞋就出了门。

    头发来不及梳,眼袋也因为整夜未免的缘故,显得很深,整个人看起来多少有些憔悴。

    向晴站在门外,犹豫了几十秒后,按响了隔壁2035的门铃。

    门铃响了许久,始终没人来开门。

    向晴想,或许他昨儿晚上根本没有睡在这。

    心下有些失落,转身预备回房的时候,忽而,房门开了。

    就听得一道惺忪的女音软糯糯的问了一句,“谁啊?”

    向晴一怔……

    回头,就见秦沥沥一脸惺忪睡衣的杵在门口站着。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袍,许是刚醒来的缘故,眼睛还有些通红,头发也乱糟糟的。

    向晴震惊的看着她。

    而她,显然也意外向晴的出现,站在门口半晌有些回不过神来。

    “你……干嘛?”

    秦沥沥终于回神了过来,皱眉,问向晴。

    向晴怔怔的望着她。

    目光透过半开的房门,往里瞧去。

    眉心一颤,仿佛是被什么重物,重重的击中了心脏一般。

    房间里,陆离野光着健躯,躺在那里,身上只用棉被随意的遮挡了些。

    地上,衣衫凌_乱,四处散落……

    从私物到外套……

    画面凌_乱,*……

    他刺目,让向晴……闭上了双眼去。

    她重重的喘了口气,眉心骨跳动了几下,缓缓地,睁开了眼来,眼眶里,已是浸_湿一片。

    “昨晚你们俩在一起?”

    向晴问她,声音,却已在不期然间有些哽咽了起来。

    秦沥沥淡淡的看着向晴,“都这样了,我说没有,你信吗?要不要我拿垃圾桶来给你看看,检查检查是不是还有咱们俩完事之后的垃圾?”

    向晴垂落在双肩的手,隐隐的颤抖着。

    秦沥*_上若不见,“没别的事,我进去了!”

    她说着,就要关门。

    却被向晴伸手给阻止了,“你们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好的?”

    秦沥沥烦躁的敛了敛眉,环胸,将身子倚在门框边沿上,回她,“不记得了,反正有一段时间了!说实话吧,我跟离野也不是只有昨儿晚上这一回了!好些回了,但他不许我告诉你,既然他不乐意,我也就没说!今儿既然被你撞破了,那也没什么好瞒的了!”

    向晴不知道秦沥沥的话该不该相信,可是,不管他们之前有过多少回,也不管她嘴里说的是不是事实,可今儿,此时此刻,这个画面,却是她亲眼所见。

    所以,不管前面到底有过多少回,那些,有了今天早上这一幕之后,其实都变得已经不太重要了!!

    向晴转身,往回走。

    脚下的步子,每走一步,都觉千斤般沉重不堪。

    ……………………………………

    清晨,八点——

    皑皑白雪早已融化,金色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投射_进房间里来,打落在*_上,向晴的身上,如同给她蒙上了薄薄一层金纱……

    而她,却分毫感觉不出半点暖意,有的,全是冷凉……

    从脚心,一直寒到了头顶!

    让她,不停地打着寒颤,即使,裹着厚重的棉被也依旧无济于事。

    满脑子的,都在设想着昨儿晚上他们俩激烈的画面……

    想着想着,向晴到底还是没能接受,忍不住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

    而隔壁——

    陆离野昏昏沉沉的转醒了过来。

    揉了揉太阳穴,那里因为宿醉的缘故,还疼得有些厉害。

    他难受的翻了个身,撑了撑眼皮,却见到了……躺在自己身边的,秦沥沥?!!

    黑眸,有片刻的呆滞。

    紧跟着,反应过来,蓦地从*_上坐起了身来。

    “离野,你醒了?”

    秦沥沥惺忪的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陆离野烦躁的抓了抓有些凌_乱的发丝,冷声问她,“你怎么会睡在我*_上?”

    询话的声音,没有半点温度。

    秦沥沥跟着坐起了身来,*的攀住他的肩头,“昨儿晚上的事情你都忘了吗?”

    “没忘!本少爷记得清清楚楚的,让你滚了!”

    陆离野烦躁得很。

    秦沥沥眼底露出几许受伤的神情来,“是,你是让我走了,可后来我真要走了,你又留住了我……”

    陆离野眸仁危险的紧眯起来。

    “昨儿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真的忘了吗?”

    “我该记得什么?!!”

    陆离野脸色极为难看。

    “你要了我……”

    “……放屁!!”

    陆离野说着起了身来,捡起地上散落了一地的衣衫,穿起来。

    动作一如既往的优雅。

    秦沥沥的眼眶,蓦地一片通红……

    眼泪,瞬间涌了出来,“如果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发生的话,那我腿上这是什么……”

    她说着,掀开被子,将自己不带一分遮掩的展露在陆离野眼前。

    白_嫩的腿_间,还沾着乳白色的粘_稠物……

    陆离野冷硬的薄唇,崩成一条直线。

    没吭声,只冷冷的盯着她看。

    说实话,昨儿,他只记得自己让她走,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当真是头脑一片空白。

    可任他如何抵赖,她腿上的那玩意儿,骗不了人。

    陆离野倚在沙发上,点了支烟,抽了两口,“你想要我怎么做?”

    他问,声音嘶哑,干涩。

    眉心紧蹙着,情绪显得很是烦闷。

    说实话,他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还会跟秦沥沥厮混到一张*_上去。

    一想到景向晴,他心里更增几分烦乱。

    “我什么都不需要你做……”

    秦沥沥起身,穿衣服,“昨儿晚上的事情都是我自愿的!再说,这都什么年代了,也不需要讨论负责不负责一说了!”

    “……嗯。”

    陆离野沉吟一声,重重的抽了两口烟,试图让烟草的味道来麻痹自己心里的不适之感。

    “那我先走了……”

    秦沥沥倒没再继续缠着他,穿上了衣服之后,便爽快的离开了。

    这倒让陆离野有些意外。

    她秦沥沥确实不像这么干脆的女人!

    ……………………………………………………

    中午时分——

    向晴从房间里出来,预备去退房。

    却不想,门才一打开,就遇到了恰好从房间里走出来的陆离野。

    两人打了个照面,气氛顿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向晴的精神,相当萎靡,一整夜没睡的缘故,又加上刚刚哭过的,这会儿眼睛显得又肿又红,眼袋深得就像个熊猫眼。

    这样看起来,多少有些落魄。

    陆离野看着她,忍不住皱紧了眉头,半晌,沉声开口,“是不是还没吃早餐?”

    向晴低着眸子,不看他,也不吭声。

    只是,不经意的,双目已泛起片片潮_红。

    “一起吃吧,爸妈已经在一楼自助餐厅里等着了。”

    陆离野邀请她。

    对于昨儿晚上发生的事情,他的心里,存满着愧疚。

    即使,在知道她已经怀上了莫里尔的孩子后,他的心里依旧对她,很是过意不去。

    “不了!”

    向晴连忙摇头。

    将身上的外套裹得紧紧地,看他一眼,眸子里蒙着薄薄的水雾,低声道,“我也不适合跟你们一家子坐在一起吃饭……我还有事,先走了。谢谢你昨儿帮我开了这间房,有机会,我把钱还给你……”

    说完,向晴迈步就走。

    “景向晴……”

    陆离野喊她。

    然,向晴却头亦没回的走了。

    她不回头,是因为……

    她早已,泪流满面。

    眼泪,沾湿_了衣襟……

    她不愿把自己狼狈的一面,展现在他眼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