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二)晴陆漫漫(66):胸口的格桑花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陆离野似乎不想跟向晴多探讨这个问题。

    其实,缘由相当简单……

    或许,他陆离野心里其实还在寄望于有一天,她景向晴还能再踏进他们陆家。

    所以,她已婚的事实,他潜意识里,不想被他母亲知道!

    陆离野把手里的羽绒棉袄裹在向晴的身上,紧紧地拢了拢,沉目看她一眼,却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出了洗手间去。

    ……………………………………

    向晴到楼下的时候,饭局已经散了,却不料,莫里尔还在包厢里等着她。

    “去哪了?”

    他抬头,淡幽幽的问了一句。

    点了支烟,抽上,指了指旁边的座位,“坐。”

    向晴没坐,拢了拢身上的长棉袄,问他,“你吃完了吗?吃完就走吧!”

    向晴说着转身就要走。

    才走两步,却蓦地,只觉手腕一疼,下一瞬,整个人被一股大力给扯了过去,身子强硬的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莫里尔居高临下的冷凝着她,目光阴寒,“让你陪我母亲吃顿饭就这么不乐意?”

    向晴迎上他如锯般的视线,半晌,“莫里尔,我们离婚吧!”

    莫里尔湛黑的深眸,掠过一道暗芒,下一瞬,虎口攫住她的下巴,霸道的举高来,头低下去,强势的朝向晴的唇`瓣啃咬了过去。

    向晴着急的闪避开去,“走开——”

    脸颊却再次被莫里尔捉了回来,“离婚,休想——”

    一字一句,阴凉的从唇`间蹦出来,而后,含`住向晴的唇`瓣,肆意的啃咬着,不给她任何躲闪的机会。

    “放……放开……”

    向晴挣扎,气喘连连。

    却不料,身上的棉袄,飞快的被莫里尔褪去。

    接下来是,裙衫。

    向晴吓坏了,“你干什么!!别碰我,别碰我——————”

    她惊声尖叫着,浑身颤抖得像筛子,一股冰寒迅速的从她的脚趾,往她的心口飞快的蔓延而去。

    向晴像疯子似的,不要命的扑打着他的胸口,亡命抗争,“莫里尔!!别让我恨你————”

    “我是你丈夫!!现在,不过只是让你履行你做妻子的义务而已!!”

    他说着,“嘶——”的一声,向晴裙衫的领口,被撕开来,落魄的悬挂在她的手臂上。

    “啊————”

    向晴痛苦的失声尖叫。

    莫里尔眸仁一紧,湿热的吻,朝她强势的席卷而去。

    然……

    落在她胸口处时,却蓦地,停了下来。

    冷硬的背脊,一僵。

    目光,凝在她胸口那个‘陆’字上,一瞬不瞬。

    许久……

    阴沉的抬起头来,看着向晴,“这是什么?”

    声音,寒透到了极点。

    向晴惊慌的将裙衫扯好,裹好棉袄,眼眶已经湿`了一圈,“莫里尔,你再敢强迫我,我告你婚内强j!!!”

    她说完,要走。

    却被莫里尔给一把扯了回来,冲她吼道,“我问你,胸口上那是什么?!!”

    向晴扬眉冷笑,“你看不明白吗?那是我爱人的名字!!你娶我的时候,不就知道了他在我心目中的重要性吗?不是为了他,你觉得我会嫁给你?”

    莫里尔钳着向晴手臂的大手,有些颤抖。

    下一瞬,抓起她的小手,拉着她就往外走。

    “你带我去哪里?”

    一路上,莫里尔的车速,快如火箭。

    向晴坐在上面,吓得脸色都白了。

    手,抓`住头顶的扶手,惊喊,“莫里尔,你慢点!!你慢点————”

    向晴觉得要真出了什么事儿,自己受伤是小,可她肚子里还有个脆弱的孩子。

    孩子要有个什么万一,她定然不会原谅他的!

    “你慢点,听到没有!!”

    莫里尔完全不理会她,却忽而,猛地一个急刹,车陡然停了下来。

    向晴往前一栽,脑袋差点撞上玻璃窗。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她副驾驶座的门已被人粗`鲁的拉开,解开安全带,整个人就被莫里尔强势的从车上扯了下来。

    “你干什么?!”

    向晴被他扯疼了,挣扎着,想要甩开他的手去,这会却才发现,莫里尔带自己来的地方,不是别的,而是……

    纹身店?!

    “你带我来这种地方干什么?”

    向晴忽而就有些慌了。

    莫里尔却始终紧抿着薄唇,一言不发。

    向晴被他连拖带拽的扯进了店内。

    后来,向晴才知道,他就是为了让人把她胸口的纹身洗掉。

    躺在躺椅上,向晴不停地挣扎着,却被几名女技师强硬的按住了手脚,清洗的工具不停地在她的胸口上来来回回的走动着。

    明明只是清洗一个纹身,向晴却感觉她们是自己的身上割肉一般,那种疼痛,分毫不比剔骨削肉来得轻缓。

    “放开我————”

    “你们没资格这么对我!!”

    向晴躺在躺椅上,像个疯子似的,愤怒的踹着压制着自己的女人,也不管会不会伤到她们。

    小手狠命的挣脱着,只想去丢开自己胸口前的仪器,看着那朵美艳的蔷薇花从自己的胸口前一点点消失,向晴最后到底没能忍住,痛哭出声来。

    蔷薇花洗净,女人们退离了出去。

    向晴的情绪却彻底崩塌了,她躺在*`上,捂着脸,无声的痛苦着。

    乌黑的长发,因挣扎,而散乱的摊开在躺椅上,这样的她,看起来,很是狼狈。

    包厢的门,被推开来,莫里尔那张淡漠的冷峻面孔,出现在向晴眼前。

    她却什么都没想,忽而就从椅子上坐起了身来,下一秒,朝他冲了过去,“啪——”的一巴掌,毫不犹豫的就赏在了他的脸颊上。

    手掌,火辣辣的痛着。

    向晴红着眼,瞪着他,“莫里尔,你这样只会让我……越来越厌恶你!!”

    说完,向晴就要出门去,却被莫里尔伸手给捞住了。

    向晴纤弱的娇身,被他紧紧地搂入了他结实的怀中去,“没有哪个男人能够容忍自己的女人心里刻着其他男人的名字!!我,更不能允许!!”

    “可怎么办呢?”

    向晴吸了口气,“莫里尔,我的心里除了他陆离野,就再也容不下别的任何男人了!!尤其……是你!”

    她绝情的说完,挣开他的禁锢,率先出了纹身店去。

    ………………………………

    向晴没顾莫里尔,就独自从店里冲了出来。

    顺手拦了辆出租车,就坐了进去。

    这会,莫里尔还在店内刷卡付钱,向晴见势,匆忙催司机离开。

    坐在车内,捂着自己犯疼的胸口,忽觉那里已然空荡荡的,什么都没了……

    陆离野霸道的领着她去纹身的画面,还犹在脑海中清晰的放映着。

    他说,“把我的名字,刻在心口上,从此以后,你的心里,就只会住着我……”

    想起他含笑的凤眸,性`感孤傲的薄唇,向晴的眼尾微湿。

    “小姐,你要去哪里?”

    车上,出租车司机问她。

    向晴愣了愣,有些茫然。

    去哪?

    她不知道。

    好像,哪儿都不能去。

    哪儿也不想去。

    回家?

    不想回家面对爸妈的询问。

    去莫里尔的别墅?

    除非她疯了不成!

    去找陆离野?

    她想,可她不能!

    “你随便带我走吧!哪儿都行。”

    她忽而觉得,自己无处可去了。

    “那我这也实在不好把你带哪儿去……”

    司机有些为难了。

    向晴靠在出租车的椅背上,想了想,“去喜来登吧。”

    除了酒店,她还能去哪里呢?

    “好呢!”

    出租车司机一轰油门,就飞快的往酒店飞驰而去。

    一刻钟时间,车在酒店门口停了下来。

    很快,酒店的门童走上前来替向晴打开了车门,向晴摸了摸棉袄的口袋,才蓦地发现了一个事实……

    她没带钱!!

    她的钱,都在手提包里,可手提包这会不知是留在了餐厅里,还是被他爸妈给带走了。

    关键是,她连手机都没带!

    向晴真有些为难了。

    “小姐?”

    出租车似乎看出了些苗头来,探着头过来,问向晴,“不会没带钱吧?”

    向晴双手为难的在口袋里摸了摸,脸上露出些难色,弯身冲出租车司机道,“师傅,对不起,我……我还真的忘了带钱了。要不这样吧,您把我的电话号码记下,明天您给我打电话,我给您送钱过来,成吗?”

    “小姐,您别逗我了,成吗?住这么豪华的大酒店,连个的士费都想讹,不至于吧!看你也不像没钱的人,要不,给朋友家人打个电话,让他们送点钱来呗!再说了,你身上要没钱,怎么住这豪华大酒店啊?”

    司机显然没有要这么放过向晴的意思。

    “师傅,我……连手机都没带……”

    向晴有些不好意思了。

    哪知司机把手机递给了她,“听你口音就知道你是本地人,给,拿我手机给朋友打个电话,让他送钱来吧!”

    向晴只好接过手机。

    想了想,不知该给谁打电话好,最后,还是打算给自己哥哥打通电话,让他来救急。

    却哪知,身后忽而传来一道低沉的询话声,“需要多少钱?”

    问的不是向晴,而是车内的出租车司机。

    向晴一愣,有好几秒的,几乎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回头,就见到了陆离野那张冷峻的魅颜。

    陆离野没去看她,随手递了张红色钞票给司机,“够吗?”

    “够了,还有多呢!”

    很快,司机找了钱给陆离野。

    向晴将手里的手机递还给出租车司机,“不好意思……”

    她尴尬的道歉。

    出租车司机笑笑,“小姐,你可算遇着好人了。”

    说完,司机摇上玻璃,就驱车离开了。

    向晴双手抄在棉袄口袋里,面对对面宛若从天而降的陆离野,还有些尴尬,窘迫。

    “你……怎么也在这?”

    向晴问他。

    “这话是我该问你才对!”

    陆离野皱着眉头,看着她,“你为什么会在这?”

    向晴尴尬的抓了抓自己还有些凌`乱的头发,如实说,“今晚想住这来的,可是,才下车就发现忘了带钱。”

    陆离野沉目看她,“为什么不回家住?”

    “你呢?你怎么在这?”

    向晴没回答他的问题,转而问她。

    “我妈跟我正闹脾气,不愿跟我回家住。”

    陆离野四两拨千斤的回答着她的话,转而又把话题给转回了向晴身上,“你呢?为什么出来住酒店?”

    “不想回家……”

    向晴将手探进口袋里,重重的压了压,吁了口气,“没别的,就想让自己一个人待会。”

    “那个,你能不能把刚刚那点剩下的零钱借我……”

    向晴窘迫的向他借钱。

    陆离野挑挑眉,“干什么?开间房这点钱可远远不够。”

    “打车回家。”

    “刚说想一个人待会。”

    陆离野深深的看定她。

    “没带钱……”

    “走吧!”

    陆离野说着,转身就进了酒店去。

    走了几步,却发现向晴还杵在门口没动。

    他皱了皱眉,回头看她,“过来!”

    向晴想了想,最后,还是举步走了进去,默默地跟在了陆离野的身后。

    陆离野拿出身份证替她将房开好,又递了房卡给她。

    “谢谢。”向晴道谢,低声道,“明天我就把钱还给你。”

    “好!”

    陆离野毫不犹豫的就应了。

    “那你把卡号写给我吧!”

    “当面还我。”

    “……哦。”

    “走吧!我送你过去。”

    陆离野说着,已率先阔步往电梯间走去。

    向晴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电梯间里,向晴还是忍不住问陆离野,“伯母生气的事情,要不要我再去跟她解释一下!你们好不容易见着面了,却闹个不愉快,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她心脏不好,你要跟她说了你结婚的事儿,闹出人命来了,你小心我爸跟你拼命……”

    陆离野头微抬,盯着头顶不断上升的楼层数字,淡淡幽幽的说着。

    “……”

    要真是这样,向晴还真不敢说了。

    不着痕迹的一声叹息,让陆离野偏了头过来看她,“你要真想她开心的话,待会去陪她说说话吧!她住老房间。”

    向晴本想一口答应的,可后来,还是摇了摇头,“算了……”

    陆离野皱了皱眉。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向晴解释,又有些惭愧的说道,“我能感觉到伯母很喜欢我,如果我再去用未婚的身份博取她老人家的开心,我会觉得自己就是个大骗子!纸是包不住火的,让她老人家渐渐的把我淡忘了,也好,至少没那么伤心。”

    陆离野沉了沉眉目,半晌,沉吟了一声,没再作答。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

    陆离野侧了侧身,示意向晴先走。

    向晴出来,陆离野紧步跟上,送到门口,便没再进去。

    “谢谢。”

    向晴站在门口同他道谢。

    “有人敲门,别随便傻呼呼的就把门开了,哪怕是服务员也不行,知道吗?”

    陆离野有些不放心的叮嘱着她。

    “嗯。”

    向晴心下有些感动。

    “记得把门窗锁好……”

    向晴才想说,这种大酒店,其实没有这么多的顾虑的,然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陆离野给抢了白去,“算了!进去吧!好好休息一会。”

    “……哦,好。”

    向晴讷讷的点了点头,脚下的步子却没动。

    陆离野站在门口也没动。

    向晴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心下燃起几分不舍,但最后,还是挪着步子进了房间,“那我关门了……”

    “嗯。”

    门阖上,彻底将陆离野的身影阻隔在了门外。

    向晴又忙透过猫眼去看外面的男人,然而,见到了却是他举步离开的背影。

    向晴的心里,燃起一阵阵强烈的失落感……

    她居然……那么不希望他离开。

    靠在冰凉的门板上,捂着自己还在发烫的心脏,那里“砰砰砰”的跳动着,只因为刚刚那个站在门外的男人……

    忽而,向晴只觉胃里一阵翻`搅的厉害,妊`娠反应又来了。

    向晴这才想起,自己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她怀`孕了,陆离野要做父亲了,可她居然忘了告诉他……

    可现在的他,会乐意要这个孩子吗?

    这个孩子,怎么要呢?

    以她现在这么尴尬的身份,这个孩子到底该何去何从呢?

    向晴彻底没了主意……

    她决定,要找时间好好同陆离野谈谈。

    孩子,她要!

    婚,也必须得离!!

    过完年之后,待律师事务所上班了,她就要去找律师,向法庭起诉离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