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二)晴陆漫漫(62):恶心透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我的老公是冥王星战风暴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答我几个问题……”

    他平静的开口。

    语气冰寒似雪,几乎是要将对面的向晴生生冻结一般。

    “你说。”

    向晴双手拎着手提包,搁在身前,握得紧紧地。

    “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莫里尔常去公司找你?”

    向晴看一眼对面的秦沥沥。

    秦沥沥抿了抿唇,避开了她的目光。

    “……是。”

    向晴承认。

    “陪他一起吃饭?”

    “只是偶尔。”

    偶尔?

    陆离野敛了敛眉,低头,抽烟。

    哪怕只是偶尔,却也足以让他胸闷心烦!

    “那接吻呢?”

    他没有抬头去看向晴。

    语气冰寒,性+感的唇边漾着一丝明显的嘲弄,“上船呢?到底是偶尔还是家常便饭?!”

    他冷幽幽的吐了口烟圈……

    听起来语气好似相当平静,然那双湛黑的眸仁里,却早已冰霜遍布。

    阴骘,隐在眉心里,教人闻之不寒而栗……

    “陆离野,我……”

    向晴想要解释的,却蓦地被陆离野把话截了去,“滚——”

    一个字,干脆利落,而又阴冷至极。

    向晴水眸一紧……

    握着手提包的小手,收紧了力道,她喘了口气,“陆离野,我有话要说……”

    “出去——”

    陆离野的声音,愈发阴寒了些分。

    向晴的面色,蓦地一白。

    背脊,有些僵硬,双+唇张了张,想说什么,却听得护理在喊,“小姐,探视时间已经过了,请你们俩下午再来吧!病人需要休息了。”

    向晴的眼神,黯然了些分。

    有些失望,又有些失落……

    秦沥沥起了身来,往外走,经过向晴身边,“向晴姐,走吧!让离野休息吧!”

    向晴讨厌她嘴里那声亲切的‘离野’,可是……

    那又能怎么样呢?

    现在的自己,还有资格说什么吗?

    别的女人一句‘离野’自己就能生好久的气,那她呢?她甚至都跟其他男人结婚了!他会不生气,会不在意吗?

    “走吧走吧!病人该休息了!”

    护理又在催促。

    向晴没办法,叮嘱一句,“你好好照顾自己,按时吃药,别再抽烟喝酒了,对伤口恢复不好。”

    说完,一声叹息,转身,出了病房。

    秦沥沥跟在她的身后,也走了出来。

    向晴站在过道上,没走。

    “景向晴!”

    秦沥沥叫她。

    向晴回头看她一眼。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秦沥沥替陆离野声讨着向晴,“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有什么资格玩弄离野的感情?!!你不是口口声声喊着喜欢他吗?结果呢?你跟莫里尔又是怎么回事?真是让人恶心透了!!”

    秦沥沥毫不留余地的辱骂着她,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和鄙夷。

    向晴却什么都没说。

    没解释,更没为自己辩解什么。

    她总在想,是不是自己哪一步走错了,才让她沦落到如此两难的局面……

    向晴转身,往外走。

    “你为什么不说话?”

    秦沥沥懊恼的追了上去。

    向晴停下脚步看她,“你希望我说什么?”

    秦沥沥顿了顿,厌恶的瞟了向晴一眼,“你真恶心!”

    说完,头亦不回的离开。

    向晴脚下的步子,僵住。

    呼吸,有好几秒的停顿。

    有那么一瞬间,仿佛整个人就要窒息了一般……

    不需她秦沥沥言说什么,她景向晴忽而都觉得自己有些恶心了!

    身上背着婚姻,却还在奢望着另外一个男人的爱!

    向晴无力的蹲在地上,重重的喘了几口气……

    心脏,闷得像被人用那种毫不透气的薄膜裹覆着一般,让她每喘+息一口气,都艰难得几乎是要费劲全身所有的力气……

    脑子里,回荡着陆离野那句清冷的话语:

    ——那接吻呢?上船呢?到底是偶尔还是家常便饭?!

    是不是,自己在他陆离野的心里,自己其实早就不是个干净的女人了……

    眼泪,到底没能忍住,沾湿+了眼眶。

    但倔强的她,没让泪水流下来,仰高头,抬起脸,强迫着自己将眼泪吞了回去。

    而后,找了个休息椅,坐了下来,休憩着。

    手,不期然的覆上自己的小腹,感受着里面那个神圣的小生命。

    唇角忍不住漾开一抹浅淡的笑,忍不住低声呢喃道,“就算这条路再艰难,只要有你在,妈妈就一定能撑下去……一定可以!!”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隔天——

    向晴再去医院探视的时候,却不想,得到的消息是,陆离野已经出院了!

    向晴很是失落。

    她甚至都不知道陆离野现在的住处在哪里。

    从医院出来,心里满满都是挫败和落寞,忽而想起了阿祖,向晴连忙给阿祖拨了通电话。

    湿+了

    “阿祖,你知道离野现在的住处在哪里吗?我来医院看他,可他已经出院了。”

    “这……”

    阿祖在电话里,似乎有些支吾。

    躲躲闪闪的,不太愿意同她说实话。

    向晴听出来了,“怎么了?他不让你告诉我他的住处吗?”

    心,微微沉了些分,有些难受。

    向晴重重的咬了咬下唇。

    “没,没有。”

    阿祖忙摇头,“可是……”

    阿祖看一眼厨房里忙碌的那个女人,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向晴姐,野哥的身体好很多了,你不用太担心……”

    阿祖是不希望向晴过来的,免得见着了厨房里的女人,心生误会。

    “还是不打算告诉我他的住处……”

    要说向晴不失望,那一定是假的。

    她吁了口气,胸口闷闷的,言语里掩不住的失落,“那既然这样,就算了吧!他好就好,麻烦你和栗芜好好照顾他了……”

    “唉,算了,向晴姐,还是你自己过来看看他吧!我把地址发给你。”

    阿祖到底还是心软了。

    向晴一喜,“好的,谢谢!!”

    挂了电话,飞快的,向晴收到了阿祖发过来的地址,直奔而去。

    车才一在别墅前停下,向晴便迫不及待的推门下车。

    门铃摁响,向晴却怎么都没想到,来给自己开门的人,竟然是秦沥沥。

    秦沥沥见到她的时候,却没有任何的惊愕,只冷凉的说了一句,“进来吧。”

    向晴却僵在门口,杵了很久,都没有要进屋的意思。

    脑子里,有片刻的,空白。

    “谁来了?”

    里面,传来陆离野的问话声。

    声音,依旧是从前那般磁性动听,却让向晴觉得,凛着一把刀似的,割进她的心脏里,疼得有些剧烈。

    连她都不知道他的住址,而她秦沥沥……

    却仿佛女主人一般的,替她打开了这扇大门。

    “进不进来?”

    秦沥沥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向晴眉心蹙了蹙,心口一疼,最终,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飞快的,车如疾风一般,驶出别墅区,远离了陆离野的视线……

    湛黑的眸仁,深深的陷了下去,复杂的眸光在眼潭里变幻莫测,眸色一点一点幽暗了下来。

    秦沥沥关了门走了进来。

    “好像是做推销的。”

    她胡口乱编。

    陆离野没理会她,刚刚那抹身影,他早已看清,却懒得戳穿她的谎言,兀自点了支烟,“你走吧!”

    【老妈今儿复检,更新完了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