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二)晴陆漫漫(59):你离婚,我娶你!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求月票求月票】

    “我结婚了——”

    她说,“我结婚了……陆离野,我结婚了!!”

    那一刻,车厢内,仿佛所有的空气都凝滞了一般。

    陆离野的呼吸,也有短暂的停顿。

    目光凝着向晴一瞬不瞬。

    犀利的眸光,如刀一般,生生的剜着向晴,仿佛是要将她刺穿,刺透!!

    那眼神,太锐利,于向晴而言,就是一种凌迟,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许久……

    陆离野重重的喘了口气,目光阴骘,“景向晴,以后不要再给我开这种玩笑!”

    他说着,挂挡,预备启动车身。

    下一瞬,向晴又将手柄拨回了停车档上,目光僵直的望着前方,“我没有开玩笑……”

    她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些分。

    “谁?”

    陆离野沉声问了一句。

    他的胸口,起伏得有些剧烈。

    向晴停顿了十几秒,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眉心微微颤栗,说出了那个男人的名字,“莫里尔。”

    “……”

    空气,再次凝固。

    仿佛间,连呼吸,都彻底停止了一般。

    陆离野的薄唇,抿得紧紧地,目光只是一直盯着向晴看,一直看……

    那目光,太直接,太赤果,让她浑身连血液仿佛都被刺痛了。

    向晴觉得,再这么待下去,她一定会窒息而亡的。

    “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向晴说着,逃逸般的推开车门,就要下车。

    下一瞬,却蓦地被陆离野扣住了手腕,一把给拉扯了回来。

    他手间的力道很重,动作极为粗※鲁。

    向晴整个人几乎是栽在车椅中的。

    “我不信!!”

    他的大手,压住向晴瘦弱的肩头,目光狠狠地凝住她,“景向晴,我不信!!”

    向晴深吸了口气……

    “不管你信不信,现在我已经为人妻了!陆先生,请你……自重些……”

    向晴推了他一把,却没使什么力儿。

    她害怕他再同自己纠缠不清,因为,到最后,她只会把他伤得更深,更痛……

    这场爱情,是她,先画上了句号。

    她没资格,再于他纠缠下去了!!

    “给我个理由——”

    陆离野忽而欺近她。

    冰凉的大手,蓦地扣住她的下巴,指间的力道有些重,掐着她的脸颊,有些痛意,“想让我相信也可以,景向晴,给我个像话的理由!!”

    他的话,一字一句的从齿缝间蹦出来。

    那清冽的态度,宛若是只要向晴敢说错一句话,下一秒,他就极可能直接拧断她的脖子似地。

    向晴吸了口气,水眸里波痕浮动,“我跟莫里尔一直以来,什么关系你不是多少有点耳闻吗?照片你也见过……”

    向晴才说了三句话,陆离野湛黑的眸仁里,已是冰霜遍布。

    向晴闭了闭眼,忍了所有的痛楚,颤着声线,继续说,“他一次次舍命救我于危难中,你不在的时候,他都在!!说实话,他长得又帅,又多金,深沉,有魅力,作为一个女人,我想不对他动心都难……”

    “放屁!!”

    显然,向晴的话,陆离野根本不信。

    眉心间,隐隐的,青筋突跳着,彰显着他此时此刻的盛怒。

    向晴知道,他不好糊弄。

    可她不愿意把自己结婚的实情,告诉他。

    不想让他愧疚,不希望他心里难过,这样,只会让他更加放不开她……

    向晴闭了闭眼,小手摸进自己的手提包里,也没低头看一眼,就胡乱的在里面翻找起来。

    手指,触到一个冰冷的小本子,指间僵了僵,面色有些泛白,犹豫了几秒后,咬了咬下唇,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红色的小本子,没看陆离野,头偏向窗外,将本子丢进了他的怀里。

    “再多的爱,也敌不过这本证明吧?”

    她呢喃着反问着他,也反问着自己。

    车窗外,冷风拂过来,打在她的脸上,竟寒得有些刺骨。

    一瞬间,就让向晴不由自主的湿※了眼眶。

    陆离野翻着结婚证的手,有些僵硬。

    俩人合影的照片印入他深沉的眼底,有些刺目。

    许久——

    “滚——”

    单音节的字语,从他的唇※缝间阴冷的蹦出来。

    冷得,不含半许温度,仿佛下一秒就能将她凝结成冰一般。

    向晴心脏剧缩了一圈,苍白的脸蛋上愈发没了血色,推开车门,几乎有些踉跄的从车上逃了出来,脚下的步子,尽是狼狈。

    却不等她反应过来,红色的结婚证明已从窗口飞落而出,打在她的身上,下一瞬,霸道的迈巴/赫绝尘而去,分秒之间已消失在了尽头……

    向晴再也抑制不住的,蹲在地上,捂着脸,失声痛哭起来。

    车上,陆离野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

    电话是医院和佟叔拨过来的,陆离野只觉烦不甚烦,下一瞬,干脆抓起手机,就丢出了窗外去。

    终于,他的世界,彻底安静了。

    车窗玻璃上,倒影着他冷峻的面庞,凌厉清冽的轮廓线,寒得有些渗人。

    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还在突跳着,手指间,一片骇人的惨白。

    阴翳的眸色,暗了又暗……

    当结婚证亮出来的那一刻,陆离野彻底明白了,正如她景向晴说的那样,什么样的爱情,在这张带着法律证明的证书面前……

    所有的一切,都成了废墟!!

    爱得再深,也不过就是……一场婚姻的,第三者!!

    如此不堪而已!!

    鲜血,不停地从他的胸口渗出来,将白色的纱布彻底浸※湿,陆离野却分毫不觉得疼……

    因为,他的心口上,此时此刻,有一个更疼更深的伤口,正狠狠地揪扯着他,让他对于其他的疼痛,早已麻痹。

    他从烟盒里扒拉了支烟出来,点燃,抽上……

    一口,接着一口。

    袅袅的青烟,徐徐上升,朦胧间,他湛黑的深眸,越渐猩红……

    紧跟着,他越抽越厉害。

    ………………………………………………………………………………………………………

    向晴在自己家里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忽而,接到了一个陌生的来电。

    接起电话,有些意外,竟然是阿祖。

    “向晴姐,你赶紧来一趟乐巢吧!”

    “出什么事了?”

    向晴从被子里坐起身来。

    电话里,阿祖的声音听起来显得很慌张。

    “野哥喝醉了,醉得很厉害!关键是他伤口流了好多血,现在还高烧着。”

    向晴听得心里有些发怵,握着手机的手,不停地收紧力道,“阿祖,你赶紧把他送医院去……”

    “不行啊!向晴姐,我怎么劝他,他都不听,还非要继续喝!我要有法子,这个点儿也不跟你打电话了!你赶紧过来吧,再这么喝下去,真的会死人的!!”

    那头,阿祖的声音都急哑了。

    向晴一听,再也顾不上任何的东西,随便换了件衣衫,裹了外套,就往外冲,“阿祖,你尽可能的让他少喝点酒,他伤口那么严重,怎么还能喝酒呢!”

    “向晴姐,你赶紧来吧!野哥真的流了好多血……”

    “行,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向晴整个脑子都有些乱了。

    “爸——爸————”

    向晴在长廊里不停地喊着自己老爸,声音里还带着隐隐的哭腔。

    “怎么了?都这个点了还不安生?”

    熟悉,而又久违的声音,忽而在楼下响了起来。

    有那么一刻的,向晴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哥?哥?是你吗?哥——”

    向晴惊喜的喊着,一会哭一会笑的,连蹦带跳的从楼上奔了下来。

    果然,一下楼,就见景向阳拎着个行李箱,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清俊的面容上还挂着一抹久违的笑,“是我,我回来了——”

    向晴差点喜极而泣,下一瞬,激动的飞扑入自己哥哥的怀里,而后,揪着他的衣襟歇斯底里的痛哭起来,“哥,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想你,多担心你……”

    景向阳伸手,将自己的妹妹紧紧地拥入怀里。

    忽而,向晴猛地从自己哥哥的怀里抬起了头来,哭着问他,“哥,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好得差不多了。”

    向阳老实回答。

    “那太好了!!”

    向晴抹了一把泪,提过大厅里老爸的专用药箱,拉着哥哥的手,就往外走,“哥,赶紧跟我走!!”

    “去哪——”

    他才刚进屋,连杯茶都没喝,招呼都没跟他爸妈打呢!

    “救人————”

    向晴二话没说,拉着自己哥哥就匆忙出门了。

    到达乐巢的时候,陆离野果然喝高了。

    说真的,向晴是第一次见到他醉酒。

    倒不如她以为的那般狼狈,他没吵没闹,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睡了过去。

    “向晴姐,你可算来了!”

    阿祖焦灼的迎了过来,见到她旁边的景向阳,还有些错愕。

    “我哥,医生。”

    “那太好了!”

    “哥!你赶紧过去给人瞧瞧,他胸口受了重伤!”

    向晴拉了自己哥哥一把。

    景向阳自然是第一眼就认出了陆离野来,飞快的凑上前去,替他探了探体温,又把了把脉,最后才解开了他胸口的绷带。

    皱眉,“明知道自己受了伤,还喝酒?简直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向晴抱着陆离野,让他倚靠在自己怀里休憩着。

    “哥,他没事吧?”

    她揪心的问景向阳。

    “这么重的伤,你说有事没事?”

    景向阳深意的睨了自己妹妹一眼。

    纱布全部拆下来,景向阳小心翼翼的替他清洗伤口,消毒……

    却在见到伤口旁边,那个蓝色的‘晴’字时,两个人同时一怔……

    下一瞬,向晴的眼眶,就不由湿※了半个圈。

    她甚至不知道,这个‘晴’字,是他在什么时间,什么情况下刻下来的……

    景向阳涂抹伤口的手,顿了顿,觑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却什么都没说,继续替他止血。

    很快,处理好伤口之后,景向阳和阿祖,一个在左,一个在右的搀扶着他。

    向晴负责提医药箱。

    “阿祖,你别担心,我哥是医生,会好好照顾他的。”

    向晴安抚着阿祖。

    “嗯!向晴姐,你在我就放心了。”

    阿祖连连点头。

    “阿祖,你……没事吗?还有栗芜……”

    “我没事!”阿祖知道向晴说的是什么事儿,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野哥保了我,至于栗芜,本身就没什么事儿,现在……咱们俩在一起了……”

    “真的?”

    向晴很是欣慰,“太好了!真替你们俩高兴!往后好好工作,知道吗?”

    “嗯!一定!”

    阿祖点点头,又道,“向晴姐,希望你跟野哥也好好的!真的,野哥特喜欢你!我真没……”

    “阿祖——”

    向晴打断了阿祖后续的话,淡淡一笑,“放心,我们都会好好的……”

    只是,自个好好的而已!!

    …………………………

    俩人搀了陆离野上车。

    景向阳负责开车,向晴坐在后座上,负责照料他。

    他出了厚厚一层热汗,向晴顾不上扯纸巾,就直接学着他,用衣袖给他拭汗。

    他的呼吸,很烫,很烫。

    拂在向晴的勃项间,让她有些乱了心神。

    “哥,我们去哪?”

    向晴问驾驶座上的景向阳。

    “你知道他在哪家住院吗?”

    “不知道。”

    向晴摇头。

    “去咱们医院?”

    景向阳征求自己妹妹的意见。

    向晴点点头,“……好。”

    景向阳又从后视镜里瞥了自己妹妹一眼,无声一道叹息,“算了,还是先带他回家吧!”

    “……嗯?”

    “就算你把他送医院去,你也不放心走,不还得陪着他吗?还不如在自己家里,好歹不用那么辛苦,想睡的时候还有个地儿给你睡,再说了,家里好些个医生呢,比那些实习护※士强多了!”

    向晴抿了抿唇,低头看一眼怀里的男人,不再多言什么。

    飞快的,俩人到家。

    扶着陆离野进屋,却没想向南和景孟弦早已经下楼候着了。

    向晴那会喊的时候,景孟弦就已经醒了,哪知下楼来没见着女儿的身影,倒见到了儿子的行李。

    打电话又没接,俩夫妻就只能死死地在家里守着了。

    一见自己儿子,就喜极而泣的只顾着嘘寒问暖,聊表思念之情了。

    这样正好!!

    向晴搀着陆离野往楼上走,就希冀着自己爸妈把自己身上挂着的人直接忽视掉。

    但,她实在把陆离野的存在感想得太薄弱了!

    她才一送了陆离野回自己房间,将他安顿好后,出门,就被自己的妈妈在门口堵得严严实实的。

    “那孩子……”

    “朋友。”

    向晴阖上※门,不等老妈开口,就直接回了她一句。

    “三儿的朋友!”

    向南眼尖,一眼就瞧出来了,“是离野那孩子吧!”

    向晴是有些佩服自己老妈的记忆能力的,都这么多年了,就见过一次而已,她居然还记得。

    连她景向晴当时都忘了呢!

    “怎么回事?比起你,他难道不是和三儿的关系更好些?怎的醉酒就睡咱们家来了?”

    向南饶带深意的问向晴。

    向晴低着头,有些心虚,没敢去看自己老妈,顾左右而言他,“妈,他不单单只是醉酒,他受伤了!你知道,爸和哥的医术都比较精……”

    “你墨叔和杉姨的医术更不赖。”

    精明的向南且不是好糊弄的主,睨了自己女儿一眼,叹了口气,“晴子,你跟妈说老实话,你前些日子,跟妈提过的男朋友,其实就是离野这孩子吧……”

    向晴抿着唇,不吭声。

    胸口,一阵揪扯着,难耐的痛意,直往她眼底席卷而来,飞快的,眼眶不由又湿※了一圈。

    “妈看得出来,你根本不爱莫里尔……”

    “妈……”

    向晴强忍着要哭的冲动,劝慰自己的母亲,“没事,你别担心我!我会处理好自己的感情问题的,你赶紧下去陪哥吧,我去煮点醒酒汤。”

    “我去煮,你在这看着他!受伤了怎么还喝那么多酒呢,你们现在这些年轻孩子就是不懂得珍惜自己的身体,唉……”

    向南一边说着,一边叹着气儿往楼下走。

    向晴倚在身后的门板上,听着母亲一声声的叹息,却到底忍不住,泪水从眼眶中滑落而下,沾湿※了她苍白的面颊。

    整理好情绪之后,向晴方才进屋。

    阖上※门板,一回身,雾眸毫无预兆的撞见一潭深幽的黑眸中去。

    *※上的陆离野,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他半躺着,倚在*头,目光深沉,清冽的盯着向晴看。

    许久……

    他抬手,拍了拍旁边的*位,示意向晴,“过来。”

    许是流血过多的缘故,即使是醉了,他的脸色此刻看起来也有些苍白。

    向晴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在心底给自己打了打气,方才抬步朝他走了过去。

    她的步子,走得实在太小心,让陆离野看着不由有些来气,皱了皱眉,不悦的问了她一句,“怎么?结了婚以后,见到我就是洪水猛兽了?!”

    陆离野的话,如尖针一般,深深的刺入到了向晴的心脏里,疼痛来得有些尖锐。

    “我不是那意思……”

    向晴解释。

    站在*边,顿了顿,却还是顺从着他的话,在*沿边上坐了下来。

    她说:“阿祖打电话给我,说你喝高了,又受了伤……”

    “真多事!”

    三个字,不知他说的是阿祖,还是说的她景向晴。

    向晴顿觉有些尴尬。

    “刚刚门外的是你※妈?”

    陆离野忽而问了一句。

    “嗯。”

    向晴点头,“我妈给你去煮解酒汤了……”

    陆离野掀了掀被子,闷声道,“都没醉,喝什么解酒汤呢!”

    如果自己真醉了,他的意识,怎么会这么清楚呢?

    他怎么还会记得跟前这个女人,早就已经瞒着他把自己给嫁了呢?!

    他现在在干什么?躺在一个已婚女人的闺*※上?

    “你干什么呀?伤口才刚绑好,你要再动,又该流血了!!”

    向晴有些急了。

    陆离野坐在*沿边上,抬了抬眼问向晴,语气冰寒,没有半许温度,“干什么?想留我在你家住下了?睡你*※上?!你老公要知道了,能同意吗?”

    他的每一字,每一句里,都饱含※着浓浓的讽刺。

    向晴眉心触动了一下,重重的咬了咬下唇,“那你走吧。”

    陆离野深深的盯了她一眼,起了身来,往外走。

    明明喝醉了,明明受了伤,却为何,连离开的背影,都能走得如此潇洒,冷硬?!

    门推开,未料,印入眼帘的竟然是向晴的父亲,景孟弦。

    陆离野愣了愣。

    “怎么起来了?”

    景孟弦沉声问陆离野,声线并没有多余的起伏。

    目光平静的扫过他没有血色的魅庞,又看了看杵在房间里的向晴,转而冲陆离野道,“受伤了还乱动什么?回去,躺好。”

    他以长辈的口吻,命令他。

    “伯父。”

    陆离野难得的,隐了他平日里的那些乖张,礼貌的同景孟弦打了声招呼。

    “向晴——”

    景孟弦见房间里的女儿没动,沉着脸喊了一声,“过来,扶他过去躺好。”

    “不用了!”

    陆离野拒绝,“我现在感觉已经好多了。”

    “陆先生,我是一名医生,不会眼睁睁的放着病人的生死于不顾的!听我儿子说你流血过多,再不好好修养的话,不排除有生病危险的。请吧!就算要走,也不急于这一个晚上了。”

    景孟弦对待病人,向来严谨。

    向晴一听自己爸爸这话,连忙紧张的上前过来搀他,低声劝他,“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吧,今晚先住下来……”

    景孟弦拿了体温计进来,没理会还僵持在门口的陆离野,递给向晴,“帮他测个体温,含嘴里。还有这些药,待会睡前让他服下。”

    “好……”

    向晴一一记在心里。

    “十分钟后把温度计拿给我。”

    “好。”

    景孟弦叮嘱完毕,便出了门去,还不忘替他们俩把卧室门带上。

    “先躺下吧……”

    向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扶着陆离野,央了他一声,向他示弱。

    陆离野倒没拒绝,将向晴一把置于自己怀里,仿佛是报复性的,把全身的重量全部压在了向晴的身上。

    向晴被他驮着,累得喘不过气来。

    走到*沿边上时,两个人一同栽倒在了*※上。

    向晴吓了一跳,唯恐自己会扯到他的伤口。

    “你没事吧?”

    她下意识的就想坐起身来,却蓦地,被陆离野一把捞住了她的细※腰,“为什么要跟他结婚!”

    他问。

    声音沉敛,嘶哑。

    呼吸,还有些不平稳。

    向晴被他握着的腰※肢,微微有些僵硬。

    半晌——

    “婚都结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她坐起身来,回答他的问话。

    陆离野一把将她按了下来,强势的置于自己怀里。

    “跟他离婚!”

    向晴怔住。

    水眸瞪大,愕然的看着他。

    “跟他离婚!我娶你!!”

    他又说。

    目光深深凝着向晴,坚定而又强势。

    向晴水眸眨了眨,眼底飞快的蒙上一层雾气,“我……如果我离婚,就等于是二婚……”

    陆离野的手指轻捏她的下巴,“我不嫌弃。”

    那一刻,向晴的心里,真的,一种说不上来的激动情绪在胸口里盘踞着。

    如果能离婚,她真的比谁都想从这段没有爱情的婚姻里跳出来,可是,莫里尔会愿意吗?

    他如此费尽心机的把自己留在他的身边,真的会这么轻易地放她离开吗?

    “如果他不肯呢?”

    向晴红着眼问他。

    “法庭起诉离婚。”

    “如果起诉失败呢?”

    “我会给你找最优秀的律师!!”

    “如果真失败了呢?”

    失败这种概率,并不是不可能的。

    “那我不介意给他莫里尔戴一辈子的绿帽子!”

    向晴眼眶微湿,轻斥一声,“你打算跟我耗一辈子吗……”

    “你不是早就打算要跟本少爷过一辈子了吗?”

    向晴的眼眸黯然了下来,“可我在中途……转弯了……”

    向晴的话音一落,房门被敲响。

    向晴忙从陆离野的怀里出来,起身,去开门。

    向南端着一碗醒酒汤从外面走了进来。

    “伯母!”

    陆离野忙礼貌的喊了一声。

    “醒了?”

    向南盈盈一笑,又习惯性的唠叨了一句,“身上带着伤怎的还喝那么多酒呢!来,赶紧把这碗汤先喝了……”

    “谢谢。”

    陆离野忙接过向南递过来的汤水,一饮而尽。

    喝完之后,向晴递了体温计给他,“含在嘴里。”

    陆离野将温度计捏在手里,忍不住皱了皱眉,显然,他不太喜欢这玩意儿。

    “快点……”

    向晴催他。

    向南笑了笑,“我先下去了,有事记得叫我。”

    “嗯。谢谢妈。”

    其实,向晴一直以为自己爸妈要知道自己和陆离野的关系后,一定会不太开心的,毕竟自己已经是结过婚的女人了!

    于道德而言,她就已经等同于同她的爱情,说了再见!

    向南端着空碗出去了,陆离野纠结了数秒后,方才将体温计含进了自己嘴里。

    他躺回了*※上去。

    口里含※着一根奇怪的棒子,睁着凤眸,瞪着向晴。

    向晴也低着眉目看他。

    “唔唔唔——”

    陆离野还在支支吾吾的说着什么。

    “别说话,先量体温,说什么我也听不清。”

    向晴在他的*边上坐了下来,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皱眉。

    还高烧得厉害呢!

    果不其然,高烧四十度。

    夸张得很!!

    景孟弦又给陆离野开了些退烧药,他吃过药后,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

    他睡着了,向晴却没敢睡。

    她记得她那会生病的时候,躺在医院里,陆离野就是彻夜彻夜不眠的陪着她,同她说话,讲笑话……

    想尽一切办法的逗她,想方设法的替她缓解伤口的疼痛。

    忽而,*头柜上的手机铃音突兀的响了起来,将向晴的思绪一瞬间从过往里抽了回来。

    她拿起手机,看一眼来电显示,下一瞬,僵住。

    电话,不是别人打来的,正是……莫里尔!

    向晴扫了一眼*※上熟睡中的陆离野,按下静音键,纠结了许久后,方才去了阳台将他的电话接了起来。

    “在哪?”

    那头,莫里尔劈头盖脸的就问她。

    向晴皱眉,“你没资格打听我的动向!”

    电话那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许久,“下来——”

    他在电话里命令她。

    向晴心一悸……

    “你在哪?”

    她紧张的询问他。

    站在露天阳台上,目光下意识的往楼下搜寻,却在一楼见到了那辆熟悉的宾利。

    向晴的心,一沉再沉……

    “我已经睡了,你走吧!”

    她不愿多搭理他。

    “要么你下来,要么我上去!”

    莫里尔的态度,向来强硬。

    向晴闻言真的有些上火了,握着手机的小手,扣得紧紧地,“好,我下去!!”

    她不愿意被陆离野见到莫里尔,而并非不敢让莫里尔见陆离野!

    挂了电话,她连外套都没穿,就出了门,冲到了楼下。

    一楼,莫里尔站在宾利车外,耐着心思,等她。

    寒风拂过他冷硬的发丝,将他清冽的轮廓线吹得越渐凌厉,深刻。

    目光看着向晴,深沉,复杂,又似夹着几许无奈。

    一见向晴,二话没说,一把就将她扯进了自己怀里来,一手缠着她的细※腰,另一只手抵着她的后脑勺,让她埋在自己怀里,感受着他胸膛口里的温暖,以及那颗因她而急切跳动了心脏,“有没有想我?”

    他问。

    问得非常认真。

    声音,低沉,喑哑,仿佛还透着几许沧桑和疲倦。

    确实,向晴有好些日子没见他了,她甚至不关心他去了哪里,干了什么。

    在她眼里,这个男人的一切,都跟自己没关系!!

    “莫里尔,你放开我——”

    向晴挣扎。

    迫切的想要逃出他的禁锢。

    莫里尔松了她的脑袋,却缠着她细※腰的手,更紧了些分,目光炙热的凝着她,一贯清淡的眼底,掠过一道暗芒,“向晴,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你……”【更新完毕】

    【亲爱的们,月底来了,手机和客户端投月票翻倍的时候又到了,特别说明下,如今电脑投票不管你是月底还是月初月中都已经不翻倍了,必须要用手机和客户端哈!客户端还能1变3,嗯,喜欢镜子的文就投上票票吧!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