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二〕晴陆漫漫〔42〕:如果我怀孕了怎么办?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沥沥不知怎么的,忽而一下子就哭出了声来,“景向晴,你跟陆离野其实都是一路货『色』,你们俩都是混账!!!明明是你们先对不起我的,为什么总到最后被『逼』到无可退路的人就是我!!你们俩这么对我,就不怕我那孩子的孤魂来找你们吗?!!”

    秦沥沥的话,让向晴脚下的步子,蓦地一顿。

    回头,冷凉的看着对面满眼泪痕的秦沥沥,“什么孩子,什么孤魂?!”

    秦沥沥冷笑,“陆离野就没告诉过你,我曾经为他怀过一个孩子吗?”

    向晴怔鄂的瞪着她。

    对于这突来的往事,向晴好长时间,都消化不过来。

    她虽然知道陆离野同这个女人的往事,可……她从来没想过,原来他们之间,曾经还有过如此深刻的牵连。

    要说……心里不嫉妒,那一定是假的!!

    不在意?怎么可能!![]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2

    “秦沥沥,你告诉我这些,想说明什么?”

    向晴不着痕迹的深呼吸了口气,抬眼,冷幽幽的看着她,“想我退出?还是想用你悲凉的过去惊醒我?如果是前者……”

    她摇头,“别做梦了!如果是后者,我先谢过你!但并不是每个女人都会像你这样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

    她说完,转身,推开/房门要进屋。

    却听得秦沥沥在她身后尖喊,“景向晴,你到底还有没有一丝丝的良心?你心里怎么就过意得去?!!!”

    向晴闻言,猛地回头,愠怒的冲秦沥沥大声喊道,“我他/妈为什么要过意不去??让你怀*孕的人是我景向晴吗?还是我景向晴拉着你,非『逼』着你去流/产的??!”

    “是陆离野!!是他!他是我孩子的爸爸,你怎么还好意思安安生生的跟他在一起!!?”

    “秦沥沥——”

    向晴冷凉的叫住了她,非常不耐烦的打断了她那些荒谬的话,决绝道,“你跟陆离野的过往,我从没参与过,也不想去参与,别他妈硬生生的,把我拽进去!!而我跟陆离野的现在,你也别梦想着参与进来!!就算你从前多了个孩子又怎样??那只是从前!!别他妈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说句难听点的,如果你嘴里的那个混蛋足够爱你,你肚子里的孩子,大概现在都能叫妈了吧?!”

    向晴狠心的说完,不等秦沥沥再说话,“砰——”的一声,就将房间门摔上,将她完完全全的阻隔在了门外。

    向晴抵在冷凉的门板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心口,宛若被刀绞着一般,难受到了极点。

    刚刚那些话,她自知自己说得太狠了,表面上总想掩饰着自己的不在意,可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在意……

    而且,她在意得不得了!!

    他陆离野和秦沥沥的过往,她从来没去刻意的了解过,也根本不想了解。[]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2

    却忽而知道原来他们之间曾经有过一个孩子,这感觉……

    很闷!!

    闷得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忽而就明白了,为什么她秦沥沥总想抓着陆离野不放……

    一个女人,愿意为一个男人怀*孕,那不是因为爱极了吗?!

    而那个男人呢?

    能让女人为其流*产的男人,一定不会是个好男人!!

    门板后,传来秦沥沥歇斯底里的痛哭声,那一道道的抽泣声,就如同一把把的锯刀,剜在了向晴的胸口上……

    忽而,向晴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是陆离野拨过来的。

    光在黑暗的房间里,不停地闪烁着。

    光线明明很弱,却闪得向晴的眼睛那么疼……

    她直接按下了挂机键,没有接听。

    她不是生气了,只是,暂时真的没有想好,该如何同他交流,才不别扭。

    电话挂断,又再次响起。

    这回是短信,简单的一句话,“回我电话。”

    向晴没有理会,直接删除。

    五分钟后,微信又蹦了进来,向晴干脆看也没看,直接选择了关机!

    无力的摔在**上,用被子把自己闷得死死地,就这么昏昏沉沉的让自己睡了过去。

    ……………………

    隔天周末,向晴约了云璟出来逛街。

    “三儿,昨天秦沥沥跟我说了些她和陆离野过去的一些事情……”

    向晴的心情,有些低落。

    云璟挑衣服的手,蓦地一僵,回头看她,恼道,“那丫头故意的吧!”

    “你也知道吧?”

    向晴拾起眼皮看了云璟一眼。

    “我知道什么?”

    云璟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秦沥沥怀*孕的事情!”

    云璟脸上的表情微微变了变,半晌,才纠正向晴,“不是怀*孕,是怀过孕,把话说清楚点!”

    向晴失笑。

    这很重要吗?

    “对,她是怀过陆离野的孩子!还是我带她去流*产的,你哥……也知道!”

    云璟说了实话。

    “我哥?!”

    向晴微鄂。

    “是!正因为你哥知道他过往的那些事情,所以之前才一个劲的向我打听他陆离野,我想大概他是不放心你!不过,我觉得这事儿却也不能全怪他。”

    “嗯?”

    “秦沥沥一定没告诉你,是她自个在套子上戳了个洞,把陆离野给算计了,才多出了个孩子来吧!”

    向晴安静的听着,不发表任何言论,面上的表情也相对比较平静。

    云璟担忧的看了向晴一眼,这才又继续,“说实话,这种悲剧也是她自己给作出来的!当年大家都还是学生,她明知道陆离野是不可能对她负责的,她还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根本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那陆离野呢?他当年什么态度?”

    “你希望他什么态度?”

    云璟没有作答,反问向晴。

    向晴『迷』茫的摇了摇头。

    云璟叹了口气,“向晴,每一个人在每一个年龄阶段对一件事情的处理方式,都会有不同的,你不能凭借着他的过往去评论他的现在,这样对他而言不公平!你了解现在的他,认识现在的他,不就够了吗?何必在意他那些你从未参与过的从前?”

    向晴觉得,三儿这话,说得特别在理。

    她笑了笑,点点头,没发表其他的意见。

    “倒是秦沥沥那种人,你得防着点儿……”

    “嗯?”

    向晴狐疑的看着云璟。

    云璟想了想,这才道,“其实我不太喜欢说三道四的,不过现在你既然跟陆离野已经牵扯不清了,有些事情还是提醒你一下比较好。”

    从前,她不太清楚向晴和陆离野的关系,所以也就没同她特别说过秦沥沥。

    云璟拉着向晴出店门,在一边的休息椅上坐了下来,这才道,“既然秦沥沥已经知道你和陆离野的关系了,你还是早点从你那房子里搬出来吧!别跟她住一块儿了!”

    云璟真诚的劝说着她。

    “怎么啦?”

    “她那人吧,心眼特别多,只要哪个女人跟陆离野稍微走近点,就准没好果子吃!我跟陆离野不过只是好朋友而已,最后被她给亏惨了!你知道我跟你哥为什么错开了两年吗?”

    “不就是那封信吗?”

    关于那封阴差阳错的信,向晴是有听三儿跟她提起过的。

    当年她听闻这个悲情的故事后,差点就感动的抱着三儿跟她一起痛哭了,好在她是个泪点比较高的女孩。

    提到那封信,云璟心里多少还有些难过。

    而如今,连那封信的主人都不知身在何处,甚至于不知他是否还安好时,云璟的心里就更加难受了几分,半晌,才听得她缓缓说道,“当年,那封信就是被秦沥沥掉包的……”

    “什么??”

    向晴惊愕的看着云璟,“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初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她心下有些替哥哥和嫂子气恼。

    “她希望我赶紧去美国,那样就可以离得陆离野远远的!她那种人就是,为了自己以为的爱情,就可以罔顾别人的爱情,呵!!真是个自私又讨人厌的女人!!你最好离她远点!!”

    向晴瞧出了云璟的伤心,拍了拍她纤瘦的肩膀安抚她,“事情都过去了,别伤心了。”

    “我没事……”

    “我哥会回来的!!”

    “对,一定会。”

    这一点,她一直坚信着。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傍晚时分,向晴回公寓里收拾行李。

    才走至公寓楼下,蓦地,停住了脚下的步子。

    槐树下,停着一辆熟悉的宾利车。

    陆离野修长的身影慵懒的倚在那里,正有一口没一口抽着烟。

    而他的跟前,还站着一个笑靥如花的女孩……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秦沥沥!

    两个人,似乎在聊着些什么。

    向晴听不大清楚,但能明显的感觉到,是秦沥沥一直在费心的同陆离野答话,而陆离野并未做过多的搭理,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腔。

    目光总会时不时的往公寓门口瞧过来,剑眉深蹙着,似乎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直到第三次往门口扫过来的时候,终于见到了正朝着他们走近的向晴。

    陆离野二话没说,扔了手里的烟蒂,看亦没多看一眼跟前的秦沥沥,大跨步的就朝向晴走了过去,“为什么从昨儿晚上开始就不听我电话,也不回我短信?!”

    他站在她跟前,沉着脸,居高临下的质问着向晴。

    秦沥沥见到向晴,面上的表情蓦地一白。

    向晴没有急着回答陆离野的话,只微微偏头,透过陆离野去看他身后的秦沥沥。

    转而又深深的盯了陆离野一眼。

    这才幽幽的说道,“你来得正好,今儿我正准备搬家,你帮我搭把手吧!”

    “搬家?”

    陆离野微鄂,眯了眯眼,审度着跟前语气淡淡的向晴。

    之前他怎么劝她,她都不肯搬,怎么今天突然就说要搬家了?!

    理由显然只有一个……

    那就是,她跟她的室友,发生了冲突!

    “向晴姐,你要搬走??”

    秦沥沥忽而迎了上来,眼眶一片通红,央求着她,“向晴姐,昨儿的事情是我的不对,我跟你道歉,你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你留下来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了!你别搬了……”

    向晴皱眉看着跟前声泪俱下的秦沥沥。

    她不知道到底是秦沥沥真的是个『性』情中人,还是她的戏实在演的太『逼』真了,都让向晴有些动容了。

    但,那样的动容,绝对只在数秒之中。

    当看到秦沥沥将余光再次往身旁的陆离野瞄了过去的时候,向晴忽而一下子恍然大悟,明白了过来。

    她留的哪里是自己,根本就是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

    她留下来,陆离野才会有机会出现在她的公寓楼下……

    向晴不知自己是该奚落她,还是该同情她。

    何苦为了一个男人,如此低声下气的来求一个自己讨厌的人呢?!

    向晴没理会秦沥沥,只同陆离野道,“先上楼吧!”

    陆离野点点头,拉过向晴的手,就往楼上走。

    看着他们俩紧密相牵的双手,秦沥沥一张脸愈发煞白,没了半分血『色』。

    一进楼道,陆离野沉声问向晴,“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跟她有关系?”

    “你们俩刚刚在聊什么?”

    向晴不答,抬头反问他。

    “我打你电话不通,所以就干脆到你楼下等你,结果你没下来,她倒下来了,我问她你在不在,她说你出去约会去了!你跟谁约会了?”

    陆离野眯着眼儿,问她,长指伸出来,坏坏的勾了勾向晴的下巴,调/戏她。

    向晴讽笑,“她说得没错,我确实跟人约会去了!不过这人是我嫂子!”

    她秦沥沥还真是无时无刻的不想着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

    “云小怪?”

    “嗯。”

    向晴点头。

    “她还好吗?”

    陆离野问向晴。

    “还好,但我哥不在,心情难免有些低落,不过你放心吧,她很坚强,比我们任何人都坚强!”

    向晴说着,用钥匙开了门,领着陆离野进了家里去。

    秦沥沥还没上来,不知干什么去了。

    陆离野高大的健躯站在她不大的厅里,显得越发挺拔了些分。

    他双手叉腰,将整个大厅扫视了一遍,这才又将视线回落到向晴的脸上来,“现在能告诉我,不听我电话的缘由了吗?还有,为什么忽然搬家?新家地址选好了吗?”

    “没有。”

    向晴直接忽略掉了陆离野前面所有的问题,直接跳到最后一个问题,回答他。

    “打算先回家里住上一段时间再说。”

    向晴说着,就自顾进了自己的房间。

    陆离野满腹狐疑的跟了上去。

    进卧室,阖上*门,拉过向晴,霸道的拽进自己怀里来,“干什么?在跟谁生闷气?”

    “没……”

    向晴摇头否认。

    挣扎着要出他的怀抱,却被陆离野反手缠得更紧,“不许骗我!!”

    向晴平静的水眸,对上陆离野深沉的幽眸……

    眸底,掠过几许波澜。

    向晴居然鬼使神差的问了陆离野一句……

    “如果我现在怀*孕了,你会怎么办?”

    “……”

    话音落下,那一瞬,时间仿佛彻底定格了。

    卧室里,变得出奇的安静。

    呼吸声,在耳畔间响着,一下又一下……那么清晰可闻。

    许久……

    陆离野平静的同向晴道,“不可能。”

    而后,放开了怀里的向晴。

    向晴微微愣了愣。

    半晌,就听得陆离野沉声说道,“我打了避*孕针。”

    “……”

    向晴听到这话,心中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她牵强的掀了掀唇角,『露』出一抹浅淡的笑,“我骗你的……”

    “你想知道什么?”

    陆离野盯着向晴的目光,变得锐利了些分。

    “你怕我会怀*孕?”

    向晴又问他。

    如果不是害怕,他又怎么可能会去打避*孕针呢?

    “对,我不希望你怀*孕!”

    现在的他们,根本不适合怀*孕。

    他的工作『性』质,根本不允许!

    一旦怀*孕了,怎么办?

    让她独自一个人生下来,还是直接流/产?!!

    提到流/产两个字,陆离野忍不住皱了皱眉。

    却忽而,听得向晴问她,“秦沥沥曾经为你怀过孩子?”

    陆离野似乎没料向晴会突然问这个,他有片刻的怔鄂,数秒后,点头,“对。”

    半晌,又沉声补了一句,“孩子流了,我做的决定。”

    他没有欺瞒,亦不需要欺瞒。

    事实就是事实。

    对于他的如实回答,向晴一时间不知该做何反应。

    生气?

    她有什么好生气的,这事儿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都与她没关系!

    难过?

    她不是圣母,心不至于宽成那般。

    大概是憋闷和别扭在作祟吧!

    陆离野像是明白了向晴从昨儿开始就不接自己电话的理由了,目光深敛着,看定她,“对于我的过去,我给你时间好好考虑,我不『逼』你……”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声音沉哑了些分,“过去所放下的错误,谁也没办法抹除!它已经发生了,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等你的答案。”

    镜子的新文终于出小黑屋子拉!!!《医手遮天,腹黑教授别野蛮!》文/邻小镜期待大家的支持拉!!链接地址如下,xiu./a/816227/【直接复制就能打开了哦!期待大家的支持,么么哒!别忘记先收!!占坑

    <hr/>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