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二)晴陆漫漫(29):花花公子的三观很正!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见他母亲??

    为什么??以什么身份去见??

    向晴的心脏,忽而就像跳脱的小兔子一般,“砰砰砰——”的在她的心房里乱窜起来。

    “不过,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她了。”

    他忽而又补了一句。

    向晴仰头看着他。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此时此刻,总感觉在他那张一贯放-荡不羁的俊颜上见到了几许伤愁。

    向晴反握住他的大手,“想妈妈了?”

    陆离野低头看她,对上她关切的水眸,他如实有点,“还真有点。”

    “多长时间没见过了?”

    “一年多了!进这里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陆离野说着,给向晴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向晴没进去,只倚在一旁,同他继续聊天,“这事,你爸妈知道吗?”

    “知道。”

    陆离野说着,燃了支烟,点上,抽了几口,袅袅的烟圈从鼻息间漫出来,朦胧了他重墨的眼潭,“他们都知道家里出了名逃兵,然后逃出去后成了黑社会的小混混!就为了这事,没少挨我老爸的毒打,后来也就跟家里人决裂了。”

    陆离野的声线很沉,很涩。

    修长的身影,懒漫的倚在车身上,头低着,继续抽烟。

    短碎的刘海打下来,路灯投影下,形成一小片阴影,阴掩着他那双晦涩的深眸。

    向晴心里忽而一痛。

    她站直身子,着急的替他证名,“可你不是小混混!”

    陆离野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模样儿,忍不住眯着凤眸,笑了。

    向晴见他终于露出了笑颜来,揪着的心,也稍稍放了些分下来,“你家里人不知道你卧底的事呀。”

    也对,这是机密,哪能轻易向人道说。

    她能知晓,也不过是阴差阳错的一个意外而已。

    “你做这行还真有够憋屈的!听起来大仁大义,好像是件非常光荣的重任,可其实呢,危险的活儿全让你给包揽了,稍不留神可能就要了命去,被家里人误解了,连解释的权利都没有!”

    向晴瘪瘪嘴,又看他一眼,“为什么你会选择走上这条路?”

    陆离野深吸了口手里的烟,眯了眯凤眸,漆黑的眼底越渐深沉。他开口,回忆起从前的那些事来,“当年上头来新兵营选人的时候,选的是我们的班长,结果那天我因为抽了支烟被抓了,挨了老大一通训后,我不服愣是顶了他几句嘴,结果就这样被上头的人给瞧上了。”

    “然后,你就答应了?”

    向晴好奇的问他。

    “当然。”

    陆离野吊儿郎当的笑起来,“我一听能成那魔鬼训练营里出来,二话没说就给应了!那种暗无天日的和尚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

    “……”

    说白了,就是没妞!

    向晴不留余地的鄙夷他。

    “咱们部队里,唯一一枝队花,炊事班管饭的阿姨!五十二岁!你知道当时咱们这些豺狼虎豹*成什么模样儿了吗?平日里没训练的时候,就一个劲的往炊事班里挤,就为了多看一眼咱们的队花,时刻防止和那些如狼的队友们搞出基情来!”

    “噗……哈哈哈……”

    向晴捧腹大笑。

    陆离野眯着凤眸,看着她笑,看着看着,自己也不自觉的随着她笑了起来。

    气氛,一瞬间从刚刚的沉闷,转为了欢笑。

    而他心里那些难受的哀愁,也一秒间淡了去。

    忽而发现,跟这个女人在一起,感觉永远都那么真实。

    无需刻意去隐藏什么,亦无需去刻意掩盖自己最真实的内心情感……

    这感觉,对于孤寂了一年多的他而言,是奢侈的!

    向晴还在笑着,打趣他,“陆离野,就你这点觉悟,上头选你干这个,就不怕你倒戈啊?”

    陆离野眯着桃花眼笑着,“本少爷觉悟虽不高,不过三观还是挺正的!”

    向晴嗤笑出声来,讽刺她,“花花公子居然还敢说自己的三观正?”

    陆离野一弯身,就将向晴抱到了副驾驶上坐好,单臂撑在她的靠背后,低头,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她,笑言警告她,“你再敢提一句‘花花公子’,你信不信本少爷就在这把你给j了!”

    “不信!!”

    向晴这回胆儿可大着了,仰高头,强硬的与他对峙,“你可别忘了,我来大姨妈了!”

    陆离野坏坏的勾着嘴角,凑近她,“你上面不是还有一张小-嘴吗?”

    “……”

    这么深具内涵的话,向晴琢磨了大约三秒钟后,明白了过来。

    再然后……

    一个拳头,两个拳头,三个拳头……

    毫不含糊的砸在陆离野的胸膛上,一边涨红着脸骂他,“陆离野,你这个变-态!!禽/兽!!臭榴/氓!!”

    结果,看着她动怒的模样儿,陆离野笑得更欢了。

    她的小粉拳落在自己的胸膛上,就像按摩似的,没什么痛感,倒是特别舒服。

    两个人又闹了好一会儿,方才驱车往向晴租住的公寓走去。

    车,停在了公寓楼下。

    向晴解了安全带,又要把风衣脱下来还给他,却被他给拒绝了,“穿着吧,下次再给我!”

    “不用了,我已经到家了,也不冷了。”

    “本少爷让你拿着你就拿着!”

    陆离野霸道得像个孩子,嫌弃道,“你都穿过了,洗了后再还给我!”

    “嘁……”

    借她就借她,还得寻个这么烂的借口。

    向晴下车,哪知陆离野也跟着下了车来。

    “送你上去。”

    “不用了!!”

    向晴赶忙拒绝,“我自己上去就好!”

    她说着心虚的看一眼还亮着灯的二楼,补充了一句,“她还没睡呢!”

    “谁?”

    陆离野明知故问。

    向晴瘪瘪嘴,“你觉得还有谁?”

    “那你从这破房子里搬出来,别跟她住一块!!”

    陆离野莫名的有些恼了。

    “你火什么呀!”

    向晴见他生气,心里登时也有些上了火。

    “你跟我在一块有那么见不了人吗?她谁啊?咱们俩非得躲着她?!”

    “她是你前女友!!”

    向晴也真有些生气了,“我是她舍友,又是她同事,我不想被她知道我们俩的关系。”

    陆离野不吭声,沉默的盯着她看。

    目光太过锐利,登时让向晴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我先上楼去了!”

    向晴说着,不敢再多看陆离野一眼,逃逸般的就进了电梯去。

    有了上次的经验,她也不敢再走楼梯了。

    陆离野只是淡漠的盯着她的背影,没再上前去追。

    转身,上车,急驰离开。

    向晴回到房子里,发现秦沥沥其实早已经睡了,只是没关灯而已。

    站在窗边,看着楼下早已空缺的平地。

    有些怅然若失。

    他已经走了。

    向晴懊恼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有些怨责自己,早知道就该让他送自己上来了,也不至于同他分手的时候还要闹个不愉快!

    唉……

    向晴脱下他的风衣,用衣架撑好,放进了衣柜里,心里盘算着明儿有时间再送去干洗店里洗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向晴睡到正午时分才起*来。

    今儿周末,加之又累了两天,她真恨不能睡到天昏地暗了。

    蓬头垢面的从*-上爬起来,洗漱完毕,一出房间门,就见秦沥沥正坐在沙发上抱着薯片啃得不亦乐乎。

    向晴走过去,无力的瘫睡在她身边,手儿就往她薯片袋子里抓。

    秦沥沥眼疾手快的挪开,“想吃先交代,昨儿晚上又去哪里鬼混去了!”

    向晴抓了抓脑袋,“小气!”

    “向晴姐,你最近越来越古怪了,昨儿晚上凌晨过后才到家,前天晚上干脆不回家!还有这里,啧啧!!一排排的唇印,你还敢说你不是恋爱了?你老实交代,是不是上次你采访的那个莫总?”

    “你这么八卦,你家里人知道吗?”

    向晴抢了她的薯片过来,塞了几片在嘴里,没理会她的一长串问话。

    “八卦不是咱们做记者的本性吗?”

    “少来!”

    向晴说着,塞了一大块薯片扔进了她嘴里,起了身来,“中午想吃什么,我去买菜,自己做!”

    “真的啊?”

    秦沥沥开心极了,“我要吃红烧排骨!”

    “不会。”

    “炒墨鱼。”

    “不会!”

    “排骨玉米汤……”

    “不会!!”

    “……”

    “那你会什么?”

    “煎鸡蛋。”

    “……”

    于是,向晴出门去菜市场买鸡蛋去了。

    才一出门,她房间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起初,秦沥沥没理会。

    可电话响了又停,停了又响,似乎很急的样子,她这才在厅里坐不住了,起身,去向晴的房间里寻手机。

    手机搁在了向晴的*头,秦沥沥拿过她的手机,倒没注意太多,瞄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公司的主编打来的电话。

    她连忙滑开接听键。

    “向晴啊!下午收拾一下,加趟班跟摄影部的去雨画区跑一趟,刚接到那边市民们打来的投诉电话,说是区里的干部带头聚众赌博!”

    “雯雯姐,是我,我是秦沥沥……”

    电话那头的主编,显然弄错了人。

    “沥沥啊!向晴呢?”

    “向晴姐恰好不在呢!她出门买菜去了,待会就回来了。”

    “那你转达一下吧!对了,你也跟着一起去吧!多去锻炼锻炼,也好!”

    “好呢!谢谢雯雯姐!!”

    对于加班,秦沥沥倒还蛮开心的。

    正如主编说的那样,对他们实习记者而言,这是一次锻炼的好时机。

    挂了电话。

    秦沥沥才预备放下向晴的手机,却蓦地被她手机上那个精致的水晶挂件给吸引住了目光。

    那个挂件,不是别的,而是一个‘陆’字。

    挂件的做工很秀美,女孩儿们瞧见了,总会有些爱不释手。

    秦沥沥也很喜欢。

    如果能够挂在她的手机上,她会更喜欢。

    可偏偏……

    是挂在了景向晴的手机上!

    为什么是一个‘陆’字?

    她姓景,名字与‘陆’无关,而莫里尔的名字,也同样与‘陆’无关!

    那这个‘陆’代表着谁?

    难道真的是……

    他们那日不是初次见面吗?

    难道真的不过短短几日,他们俩就背着自己勾搭上了?!

    她不相信。

    可却不得不这样防着。

    冷冷的将手机丢回了*头,忽而就觉得手机上那个吊坠是那么的恶心至极。

    想了想,最后她又再次拿起了手机,来回看了挂饰几眼,最后,不声不响的将挂件的金属锁链用手微微掰开了一个细缝。

    缝不大,不去特别注意的话,是很难发现的,但却能够让那个‘陆’字轻而易举的掉出来。

    完了,又将手机扔了回去。

    若无其事的从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不一会儿,向晴就从菜市场里回来了。

    秦沥沥不动声色的坐在厅里看电视,“刚刚雯雯姐给你打过电话了,说下午咱俩要加班,要一同跟摄影部去雨画区跟访。”

    “啊?”

    向晴有些郁闷,痛苦的哀嚎道,“大好的周末,居然喊咱们去加班!简直丧尽天良啊!这回是什么案例啊?”

    “干部带头聚众赌博!”

    “没危险吧?”

    上次那事儿给了向晴一次深痛的教训,如今她也实在不敢随便涉险了。

    秦沥沥耸耸肩,撸撸嘴,“谁知道呢!”

    “算了,就算有危险,咱们不也得硬着头皮往上冲吗!”

    向晴忽而想起了陆离野来。

    他的工作够危险的了吧?可人家还不也毫不犹豫的上了战场?

    要说卧底生活会比在部队里的日子好过,鬼才信!

    很快,向晴做好了午餐。

    就很简陋的一顿蛋炒饭而已。

    秦沥沥倒没嫌弃,把跟前的饭吃了个底朝天。

    可一顿饭下来,对于她的那件手机挂件的问题,只字未说。

    下午,两个人随着摄影部的人赶去雨画区做暗访。

    车,在一个废弃的楼盘前停了下来。

    远远的,就见楼盘下,站着四五个放哨的人。

    见他们走近,那几个人嚣张的迎了上来,“干什么的?”

    大概是看向晴他们脸生,心下就有了些怀疑。

    好在向晴他们每个人身上佩戴的都是针孔摄相机,不是专业人士,还真挺难被发觉的。

    “来玩几把,这么凶干嘛?”

    向晴是这几个人里,反应最快的。

    她装得也挺像,说着,就从自己口袋里掏了一盒烟出来,分别给几个男人开了支烟,自己又作势点了一根,吹了口烟,才不慌不忙的道,“朋友介绍来的,最近手气好,来捞点吃饭钱!”

    一旁,秦沥沥看得目瞪口呆。

    也不知她什么时候口袋里就多了盒烟出来。

    那几个男人收了向晴的烟后,大概是确信了他们不是警-察,便放了他们进去。

    这时,一辆黑色的宾利恰时从这座楼盘下经过。

    “停车!”

    里面,男人淡漠的声线,平静的响起。

    司机一脚刹车,适时停了下来。

    “莫总?”

    副驾驶座的助理,不解的回头看莫里尔。

    而莫里尔的目光,却一直透过车窗玻璃,看着窗外楼盘下那抹熟悉的身影。

    阳光下,她叼着一根长烟,站在那里吞云吐雾着,还时不时吊儿郎当的给跟前的几个男人说着些什么。

    抽烟的姿势……

    嗯!

    假到不忍直视。

    他淡淡的嘴角,忍不住掀起一抹轻浅的笑。

    助理吴与生还真是头一回见到这样的莫里尔,他震惊的同时,也跟着他的视线,好奇的往外瞧。

    一眼,就捕捉到了人群中央的向晴。

    他曾经在莫里尔入踏的酒店见过这个女孩。

    他也跟着笑起来,“莫总,需要我下去跟景小姐打声招呼吗?”

    “不用!”

    莫里尔拒绝,目光始终停留在远处的向晴身上,“她正忙着。”

    “……”

    吴与生震惊。

    原来他们家的莫大少爷也愿意替别人着想?

    很快,就见向晴领着他们那一帮人进了里面的楼盘去。

    “这里干什么的?”

    莫里尔问吴与生。

    “就一小型赌博场。”

    吴与生回答。

    莫里尔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目光适才从楼盘处转移了回来。

    “莫总,那我们现在走吗?”

    吴与生试探性的问他。

    “等着吧!”

    他淡淡的吩咐了一句,说完又将视线折回了楼盘处。

    “……”

    吴与生几乎要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他们家那个一贯自视甚高,唯有别人能等他的大少爷,刚刚居然说了一句……

    等着吧!

    啧啧!!爱情的魔力,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亲爱的们,感谢大家手中宝贵的月票,(安卓最新客户端4.2版本)现在每天都是(1翻3)的哈!另外,据说这个月月底用(电脑)投月票是(不翻倍)的哦!必须要用手机和客户端才能翻倍,所以有票子的亲们可以用安卓客户端丢下来了哇!没有安卓手机的,大家就把自己手里的月票先藏一藏,等(28号)再用手机网页版丢下来吧!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