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二)晴陆漫漫(25):送给她一件别样的礼物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晴的双!腿条件反射的盘住了他精壮的腰!肢,承接着他带给自己的一波又一波欢愉……

    “用……用套!!”

    在丧失理智的最后一刻,向晴提醒陆离野。

    抓过*头的安!全!套给他,却反被他丢了开去,“刚刚也没有,现在用不用也没所谓了,而且那玩意儿影响感觉。”

    其实,他陆离野从来都有个好习惯,那就是做这种事情……一定带!套。

    没有任何特例。

    而今儿……楼道里的那次,就成了他的特例!!

    连他自己也没想明白到底为什么。

    在酒店里,到底不同于外面,两个人明显都放纵了许多。

    就连一贯冷静处事的向晴,也情不自禁的坠在了他给予的情海中,不可自拔。

    旖旎的氛围里,谁也没有心思去琢磨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让他们俩如此难舍难分。

    或许……

    爱与性,当真是可以分离的!

    爱,属于灵魂的归属。

    而性,只局限于柔体的需求!

    一整晚,向晴不知被陆离野要了多少回。

    起初,向晴的身体还有些生涩,总没办法与陆离野一块共赴巅峰。

    但好在陆离野的耐心极强,更没有随便敷衍了事,他似乎格外在意向晴身体的感觉。

    时不时的会询问她,“舒不舒服?”

    “这个姿势,喜不喜欢?”

    向晴总是很羞于回答这种问题。

    只是咬着唇,摇头,或是点头。

    陆离野干脆拿了个靠枕过来,塞在向晴的腰身下,将她的双!腿抬高,让她更深入的承接着他的侵占。

    向晴似乎对于这个姿势极为敏感,好几次抑制不住的尖叫出声来。

    小手,抓着被子,篡得紧紧地。

    呼吸急促,温热,伴随着重重的喘!息声在房间里此起彼伏的响着。

    随着陆离野一次又一次深重的进攻,终于……

    向晴涌泻!了出来……

    与他,一同达到了兴奋的顶端。

    靠枕被她给弄脏了,以至于让她都羞于去看。

    卧室里,凌!乱不堪……

    衣裳散乱了一地。

    欢!爱过后弥留下的味道,充斥在空气里,旖旎万千。

    直到此时此刻,向晴都觉得自己宛若还在梦里一般。

    陆离野还趴在她的身上,喘着粗气,热汗淋漓,将两个人的身体染了个透湿。

    他猿臂锁紧向晴的小细!腰,热切的目光凝住她,低声笑着。

    “你笑什么?”

    “满意吗?”

    陆离野压低声音询问她。

    向晴羞恼的推了推身上的他,红着脸儿不答话,“起来吧,我先去冲个澡。”

    “先回答我的问题。”

    陆离野反手握住她的小手,包裹在自己手心里。

    “回答什么?”

    向晴故意假装不懂。

    “我让你舒服吗?”

    “……”

    “嗯?”

    见向晴咬着唇!瓣,红着小!脸,娇羞的沉默不言,陆离野眯了眯桃花眼,凑近她的耳畔间,低语的呢喃一句,“你不说,我当你默认了……”

    “……”

    向晴的脸,滚烫得烧了起来。

    陆离野忽而起了身来,抱起她就往浴!室走。

    “你干什么?”

    向晴吓了一跳。

    “洗澡。”

    他倒是一脸坦然。

    “我自己来。”

    向晴坚持。

    “我帮你!”

    陆离野更坚持。

    “不用!”

    向晴羞恼。

    “乖……”

    “……”

    陆离野拥着向晴站在花洒下,任由着温热的水珠,将两个人的躯体淋了个透湿。

    猿臂紧紧地捞住向晴的腰身,另一只手,攫住她的下巴,稍稍抬高。

    晶莹的水珠冲下来,打落在她绯红的脸颊上,迷离了他的视线。

    她明动的眸子里,氤氲着薄薄的雾气,那模样儿印入他的眼中,竟有些无辜。

    “今晚的那个男人是谁?”

    他的声音,沙哑得似从幽谷里发出一般。

    对于这个问题,他似乎格外的坚持。

    “我同事。”

    向晴仰高头,低声回应着他的问话。

    “你喜欢他?”

    陆离野的桃花眼,危险的眯了起来。

    将向晴浸!湿的脸颊抬得更高。

    向晴与他的身高,有着一定的悬殊,被他扣着,小脚只能轻踮,方才能够到他的高度。

    “我没有喜欢他!”

    向晴站不住,只能下意识的伸手圈住他精壮的腰身。

    “以后离他远点!”

    对于向晴的答案,陆离野似乎极为满意。

    薄唇勾了勾,下一瞬,低头,就吮住了她的红唇,就听得他贴着她的唇!瓣,低喃了一句,“我看得出来,那小子对你有非分之想!所以,离他远点,越远越好!!”

    向晴喘了口气,含糊的回应他,“你会不会太霸道了点?”

    “嗯,对你就该霸道点!”

    陆离野笑说着,一把揽过她,埋进自己怀里来,“不许再说话了,乖乖接吻!”

    而后,舌根一卷,便狂狷的攻占了向晴的檀口,让她再也说不出半句清晰的话语来。

    “……”

    这家伙!!

    当真是越来越嚣张了。

    向晴顺着他的话,不再闹腾,抛开心里所有的杂念,顺着自己的内心,迎合着这一记热切的长吻……

    很多时候,向晴不明白自己和这个男人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

    说爱情?

    谈不上!

    要说没有情感,那现在的缠!绵又算什么呢?

    她想,至少这一刻,他们是有感情的。

    只是,没有谁能确定,这份情感能够维系多久……

    不定,明天一睁眼,就消失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翌日——

    暖暖的晨曦,透过浅白色的窗帘映射!进来,筛落在向晴绵绵的娇身上。

    她懒懒的翻了个身,揉了揉惺忪的睡颜,睁开了眼来。

    眼前,一切的摆设,都是陌生的。

    房间里,还弥留着欢!爱过后的旖旎之味……

    向晴愣了好半晌,适才回神过来,昨夜的一幕幕就像放映一般,从她的脑海中闪过。

    从伸手不见五指的楼道,再到酒店的这张*!上……

    向晴下意识的环顾一眼四周,搜寻着那个男人的身影。

    “陆离野?”

    没见着,也没应答。

    她掀开被子下*,去洗手间里找他。

    探头往里瞧了瞧,什么都没有。

    “陆离野?”

    向晴又喊了一声。

    出了卧室,去厅里寻他。

    然而,让她失望的是,大厅里亦根本没有他的身影。

    向晴这才意识到,他走了!

    留下她独自一个人……

    这感觉,真的,相当糟糕!!

    向晴站在厅里,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心里仿佛一瞬间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掏空了一般,特别不是滋味儿。

    即使,她不愿意承认,但知道陆离野的离开后,她的心情已经明显的一落千丈。

    怅然若失的回房,将自己无力的砸进大*里,试图缓一缓心里的落差感,再起*!上班。

    忽而,*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向晴连忙坐起了身来,还奢望着是陆离野的来电,然而当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时,期待的心,瞬间沉了下来。

    电话,是秦沥沥打来的。

    正当向晴犹豫着要不要接时,却忽而,眼前一亮,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喜万分。

    她的手机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件挂饰。

    挂饰是水晶镶嵌的,玲珑剔透,相当精巧,而这个挂饰,不是卡通娃娃一类的,而是一个字……

    那个男人的……姓氏。

    ——陆

    “嗤——”

    向晴忍不住眯着眼,笑出声来。

    这家伙居然就这么自作主张的在她的私有物上挂上了他的名字,太嚣张了吧?她有允许吗?

    可是,为什么她刚刚那不愉悦的心,却因这个新的发现而变得开心起来了呢?

    向晴登时有种原地满血复活的感觉。

    起*,洗漱,上班。

    心情似乎还不错。

    坐在出租车上,无聊的把!玩着手机上忽而多出来的水晶挂饰,揣摩着他送自己这东西到底是何用意。

    玻璃窗上,映射!出一张噙着浅浅笑意的脸蛋儿……

    弯起的眉眼间里,尽数都是旖旎的薄光。

    向晴见到玻璃镜上的自己,怔了数秒,回神过来,拍了拍自己泛着潮!红的脸颊,试图让自己清醒些分,“疯了……”

    她居然开始会思念,会回味了!!

    这对她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啊!

    向晴才一进办公室,秦沥沥就围拢了过来。

    “向晴姐,你昨儿晚上去哪里了?怎么没回家?早上没见到你,害我担心了好久!”

    “呃……回了自己家里一趟。”

    向晴胡口编了个谎言。

    “可是,康示扬说你回了咱们公寓啊!”

    秦沥沥一脸狐疑的瞅着她。

    “对,是回了,然后又走了。”

    向晴把包往办公桌上一搁,扫了秦沥沥一眼,“干嘛?今儿不用上班啊?”

    秦沥沥倚在向晴的办公桌上,*的打量着她,“你老实交代,昨儿晚上根本没有回家吧?”

    她说着,又指了指向晴的脖子,笑出声来,“上面都写着呢!”

    “?”

    向晴狐疑的眨眨眼,摸了摸自己脖子,“什么?”

    “自己看去!不老实!”

    秦沥沥说完,*一笑,转身就忙自己的去了。

    “什么东西啊?”

    向晴连忙从自己包里翻出一面小镜子来,当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脖子上那成片的吻痕时,向晴彻底……囧了!

    难怪刚刚她进公司时,所有经过的同事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瞅着她。

    真该死!!

    “向晴。”

    忽而,头顶响起康示扬温润的问话声,“昨晚睡得好吗?”

    向晴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脖子,抬头,敷衍的笑笑,“很好。”

    康示扬微微笑着,指了指她的眼睛,关切的道,“黑眼圈还有点重,今儿早点下班,晚上早点休息,补补眠吧。”

    “啊……好……”

    向晴尴尬极了。

    她黑眼圈能不重吗?

    昨儿晚上,折腾了整整一宿时间,等于就没合过眼,直到早上凌晨四点多,向晴才晕晕乎乎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陆离野那家伙怎么就那么能折腾。

    “脖子……”

    康示扬指了指向晴捂着的脖子,笑笑,“怎么了?”

    “啊,没事,没事……”

    向晴连忙摇头,将脖子唔得更紧,“那个,示扬,我还有点事,先出去一趟。”

    “嗯,好。”

    康示扬点头。

    向晴说完,抓过桌上的钱包就要走,却还是被康示扬给叫住了,“向晴!”

    “啊?”

    向晴回头看他。

    “下班能赏脸一起吃个饭吗?”

    “……”

    这是要约会她的节奏吗?

    向晴忽而间想起陆离野昨儿晚上警告过她的话,心头微热,笑了笑,摇头拒绝道,“真是不巧,示扬,今儿是我家里的家庭日,晚上必须得回家吃饭。”

    “好,不着急,那改天。”

    康示扬亦不强求。

    “好,谢谢。”

    向晴说完,打了个招呼后就急匆匆的下楼往一楼的便利店去了。

    买了几张创可贴,正预备出来,经过货架的时候,一眼瞄到了货架上的事后避/孕药。

    向晴这才想起昨儿晚上他们俩根本没做措施。

    又转而从货架上拿了一盒药,以及一瓶矿泉水,付款,出了便利店。

    向晴飞快的吞服了事后药,又去一楼的洗手间里,把脖子上的吻痕用创可贴贴好。

    直到瞧不出半点痕迹,向晴适才满意。

    只是,看着自己脖子上那几枚怪异的创可贴,怎么就有种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呢?

    唉,不管了,随他去吧!

    ……………………………………

    中午休息的时候,向晴忽而接到了云璟的电话。

    “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了,现在说大概也晚了。”

    “什么呀?”

    向晴有些狐疑。

    “昨儿是陆离野的生日。”

    “昨天?”

    向晴一愣。

    “看来我真的说晚了。”

    其实她也是刚刚想起来的。

    她云璟向来不记得别人的生日,能突然想起来对她而言也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没。”

    向晴摇摇头,倒是有些诧异,原来昨儿是那个男人的生日。

    他是因为自己生日才来找她的,还是恰好想起她呢?又或是恰好经过就顺便过来看看她了?

    明明是他的生日,她却反收了他一份礼物……

    向晴同云璟又聊了几句后,便挂了电话。

    看着手机上那枚水晶挂饰,向晴的心情就变得有些不平顺起来了。

    后来,她做了个非常大胆的决定……

    那就是,下班后去太子酒店找他!

    直到向晴站在了酒店别墅的门口,她才忽而意识到自己的疯狂。

    自己当年可是好不容易从这可怕的地方逃出去的,如今,她居然还敢回来?!

    她想,她一定是疯了!!

    门铃响起,来给向晴开门的人是栗芜。

    “向晴姐??”

    一见向晴,栗芜简直还有些不敢相信,一下子冲上去抱住了她,就差没痛哭流涕了,“向晴姐,你回来了!!太好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怎么会!”

    向晴回抱了抱她,再见栗芜,心里头也有些激动。

    栗芜连忙拉着她进屋,“向晴姐,你回来是不是就不走了?唉,你不在的这些日子,可把我无聊透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呢!”

    “不,我还得回去的!”

    “还要回去啊?”

    栗芜似乎有些失望了,小脑袋又往窗外看了看,担忧的问她,“你进来这里没被小妖姐的人看见吧?”

    “应该没有,我直接从别墅区的后门进来的,没经过酒店那头。”

    有了上次的经验,向晴自然得小心行!事。

    “那就好。”

    栗芜长松了口气,“不过就算见着,她也不敢再拿你怎么办了!上回她在局子里关了大半个月呢!还是厉哥找人把她给保出来的呢。”

    才关半个月?太便宜她了吧?

    向晴挑挑眉,故作不经意的环顾一眼四周,没寻到陆离野的影子,亦没见着阿祖。

    “黎少呢?”

    向晴问栗芜。

    “啊,黎少还没回来呢!说是今天有一笔重要交易,我看阿祖五点就走了!”

    “这样啊……”

    那今儿早上他的不告而别,是不是可以解释说他其实有重要的任务在身呢?

    “没事,他们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向晴姐,你是不是还没吃晚餐啊?”

    “我已经吃过了,没事,我等等他吧。”

    “好呢!”

    向晴就一直坐在厅里等着陆离野。

    起初,栗芜没事儿的时候,还会陪她聊聊天,八卦几句最近酒店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后来,栗芜忙去了,就剩向晴一个人在厅里等着。

    向晴本来昨儿夜里就睡得不好,加之今儿又忙了一天,这会才不过九点时分,向晴就已经熬不住了,一不留神就歪在沙发里睡着了。

    陆离野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时分了。

    “野哥,你可终于回来了……”

    栗芜压低着声音同他说话,唯恐会吵醒里面的向晴。

    “怎么了?”

    陆离野一边拖着身上的长风衣,一边问栗芜。

    “向晴姐回来了!”

    “什么?”

    陆离野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大概是等您等累了,她这会已经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陆离野忙将风衣转交给栗芜,换了鞋,快步进屋。

    果然,沙发上,就见向晴娇憨的躺在那里,睡得正香。

    陆离野幽暗的眸仁不自觉柔和了些分。

    心,也一瞬间仿佛被什么化开了一般。

    确实,她会出现在这里,着实让他很意外,也很惊喜。

    他压低声音问身旁的栗芜,“她什么时候过来的?”

    “八点不到就来了。”

    “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陆离野的脸色微微沉了些分。

    “我是要打的,可向晴姐说怕打扰了您,没肯让我打……”

    栗芜忙解释。

    “行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

    栗芜接收到命令,连忙退出了主厅去,把独立的空间留给了他们俩。

    陆离野才一走近向晴,还未来的及靠近,向晴就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一见陆离野,她忙坐起了身来,“回来了?”

    陆离野不说话,只站在她跟前,单手随意的兜在裤口袋中,头微低,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

    眉眼间,仿佛还噙着一抹坏坏的笑意。

    视线灼灼,一瞬不瞬的凝着她。

    目光太炙热,仿佛是要活生生的将她灼烧了一般。

    “你……你干嘛这么盯着我看?”

    向晴当真被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陆离野心情甚好,冲她摊开大手,“把手机给我。”

    “……”

    “干嘛?”

    “拿来!”

    【亲爱的们,节日快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