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二)晴陆漫漫(21):兴趣爱好——是你!【求月票啦!】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晴忙尴尬的收了自己的表情,在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不慌不忙的打开录音笔,“莫先生,您好,我叫景向晴,是临城报社的记者,这次能够访问到您,是我们报社的荣幸。”

    “第一个问题,我想代表广大单身女性同胞们问问您,如今单身吗?”

    这么花痴的问题,当真是上头主编特别交代的,必须得问。

    向晴亦只好遵循。

    莫里尔那双棕褐色的凤眸淡淡的扫了向晴一眼,双!腿交叠,幽幽回道,“从没单身过。”

    “……”

    多嚣张的答案。

    从没单身过,还要求自己陪他睡?!还让自己做他女人?!

    这家伙!

    “莫先生平日里有什么兴趣爱好呢?”向晴继续访问。

    “女人。”

    “……”

    向晴抓狂,“除了女人呢?”

    “没了。”

    他摊手。

    “那莫先生有想过什么时候结婚吗?”

    向晴尽可能的压制住自己的脾气,耐着心思问他。

    “这世上有哪个女人配得上‘莫夫人’这个头衔吗?”

    莫里尔不答,却反问。

    向晴默。

    这个男人,未免也太难搞了些吧!

    难怪主编说一般的报社根本还邀不动他!

    “那莫先生谈谈你的经商经验吧!有什么成功的要领是可以和大家分享的呢?”

    向晴想,大概他不太乐意别人同他谈私事,所以才表现出这副高冷的态度吧。

    所以,她干脆把话题转到了工作上来。

    莫里尔淡幽幽的扫了一眼向晴,最后直接回了她三个字,“智商高。”

    而后,拿过身旁的平板电脑,百无聊奈的又玩起了刚刚那个低智商的游戏。

    这回,过了五关。

    “……”

    向晴彻底默了。

    一时间,当真不知该如何继续这个不像访问的访问了!

    这家伙,简直比那些一线明星还大牌!

    瞧瞧,一连串的问题下来,就没给她过一个正经答案!

    要访问就这么结束的话,回去准得挨主编的批不可!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个商界奇才邀来做专访,可最后,居然是这么个不堪入目的结果!

    向晴有些挫败。

    她决定,好好同对面的莫大少爷聊聊。

    于是,她关了手里的录音笔。

    “莫先生。”

    她礼貌的唤了莫里尔一声。

    莫里尔正低头专注的玩着他的flappybird,听闻向晴喊他,他也没心思抬头,“说。”

    “您看您平日里日理万机的,又还忙着玩游戏,我也不想过多的耽误您宝贵的时间,要不……”

    莫里尔终于从游戏里抬起头看了向晴一眼。

    “景向晴!”

    他直接将她的话,给截断了开来。

    “啊?”

    向晴一愣神,应了他一句。

    “你以为我答应你们报社的邀约是为了什么?”

    “……”

    向晴沉默,疑惑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莫里尔将身子往沙发椅背上靠了靠,盯着向晴,静待她说话。

    向晴被他盯得浑身有些不自在了,有种芒刺在背,如坐针毡的感觉。

    她讪讪一笑,“那也总该不是为了我吧?”

    莫里尔棕褐色的深眸里闪过半许幽光,忽而,他起了身来,沉步朝向晴走近,“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

    他站定在向晴跟前,缓缓俯下!身形,靠近她那张冷静俏!丽的媚颜,“本少爷现在单身!”

    他突来的靠近,让向晴顿感不适。

    娇身下意识般的往椅背上靠了靠,他逼人的颀长强势的将她笼罩,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莫先生,请您自重一点!”

    她伸手要去推他。

    却被莫里尔反扣住了她的小手。

    向晴皱眉,“莫里尔!!”

    “敢这么直接叫我名字的女人,你还是第一个!!”

    他蓦地扣住向晴的下巴,强势的将她的脸蛋逼近自己的俊颜,“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兴趣爱好——是你!!”

    下一瞬,一低头,就霸道的吮住了向晴的红唇。

    “唔唔——”

    他的力道,很大。

    向晴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而吻着她的动作,时而粗!鲁,时而温柔……

    时而仿佛是要将她拆吃入腹,时而又像是要把她含进嘴里*着。

    向晴的呼吸,极为不适,费力的伸手去推他,“莫里尔,你……你放开我!!”

    她张口说话,换来的只是莫里尔更加凶猛的追击。

    湿热的舌尖,飞快的窜入她香甜的檀口间,攻占着她的领地,攫取着独属于她的芬芳。

    向晴被他吻得有些晕头转向,小手化作粉拳,懊恼的砸在他的胸口上,而他却依旧无动于衷,甚至于更加猖獗的将这一记吻加深加重。

    向晴搅得浑身是汗,也没能从他的禁锢中挣开来,最后,亦只能任由着他予取予求着。

    直到莫里尔品味够了,他方才从她的唇!间挪开了半寸的距离来。

    大手依旧扣着她的下巴,不许她动弹,就听得他哑声霸道的宣布,“从现在起,我莫里尔,非单身!”

    向晴瞪他。

    “你,我莫里尔要了!”

    他性/感的唇!间,难得的,带着浅淡的笑意。

    手指在向晴柔软的红唇上贪婪的厮!磨了几下,“我会让人把标准的访问稿送到你们报社!下午就在这陪我玩会游戏。”

    他淡淡的替她安排着下午的‘工作’,语气随意,却霸道得不容置喙。

    向晴好久都没来得及回神过来,待她想明白了后,方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莫先生,我想您误会了!”

    向晴蓦地起了身来。

    扯过一旁的抽纸,使劲儿的擦了擦自己刚刚被他侵犯过的唇!瓣,皱眉道,“我对做您的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既然您无心访问,那我也不强求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向晴说着,转身就往外走。

    莫里尔倒也不拦着。

    却不想,向晴一开门,才发现门早已落了锁,自己根本就出不去!

    “干什么?”

    她回头,冷凉的看向莫里尔,讥诮的勾了勾嘴角,“莫先生不会也想软禁我吧?”

    莫里尔根本不理会她。

    长!腿一叠,便旁若无人的玩起了游戏。

    许久,感觉向晴还杵在门口没动,他才淡淡的命令了一句,“过来。”

    依旧没有抬头看她。

    向晴登时觉得百万亩的绿地,都不够她心里那成千上万的草!泥!马奔腾的了!

    “陪我玩一会,就放你出去。”

    他又说话了。

    语气依旧没什么起伏。

    向晴狠狠地咬了咬唇!瓣,最后,负气的往回走,一边走,一边训道,“你以为你还是孩子吗?玩个这么弱智的游戏还得有人陪着?!”

    他没理会向晴的抱怨,单手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坐过来。”

    “不去!”

    向晴就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结果,“啪——”的一声,游戏里飞行的鸟儿重重的摔了下来,直接gameover!!

    莫里尔一贯淡定的脸庞,此刻终于浮现出了明显的不悦来。

    好看的剑眉蹙成一团,那双吻过她的性!感薄唇抿得紧紧地,而后,再次点开游戏,重来一次。

    结果是重来一次又一次……

    最后,“乓——”的一声,平板电脑直接甩进了向晴的怀里,“你来玩!”

    “……”

    向晴能说他幼稚吗?

    “我不玩。”

    她把电脑搁一边。

    “不玩今晚就睡这。”

    他淡淡的出声,不似威胁,而像是平静的陈述着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向晴连忙抓起平板电脑,心不在焉的玩起游戏来。

    小手儿随意的在电脑上一通乱划,两关还闯不过就宣告死亡,一而再再而三,反反复复的,最高成绩,仅三关。

    莫大少爷似乎都有些看不过去了,干脆在她沙发的扶手边上坐了下来,认真的教她,“你看着点,瞎跑什么!”

    向晴仰头看他。

    他也低头看着她。

    半晌,就听得向晴学着他的腔调,慢悠悠的说了一句,“一个只过了五关的人也有资格教别人怎么玩?”

    “……”

    向晴忽而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对面的人,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黑!道教父,她居然……如此不给面子的冒犯人家?!

    向晴才想赶紧给自己的口出狂言来圆个场的,却不料,小!嘴还没张开,就被莫里尔挑/逗般的凑过去,轻啃了一口,“除了你,还没人敢这么跟本少爷说话!”

    明明说的是恐吓之词,可他那双淡然的凤眸里明显嵌着笑意。

    向晴看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的情绪。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值得他开心的吗?

    向晴抹了一下自己的嘴,有些懊恼,“莫先生,说话就说话,能不能别动口?!我特别不喜欢你动不动就亲我!接吻这种活,是有感情基础的男女朋友才做的事情,懂不懂?”

    当然,也偶有例外,例如她和陆离野。

    莫里尔对于向晴的话,充耳不闻。

    从她手里把平板电脑拿了回来,问她,“你们主编想我做什么访问?”

    “像你这样的黄金单身汉,女性读者最关心的是另一半的问题,而财经读者关心的是你经商的问题……”

    而警!察读者比较关心的是他涉黑的问题!!

    后面这句话,向晴自然只敢让它烂在肚子里。

    她还没本事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一名黑!道老大!

    “你关心什么?”

    “我?”

    向晴想了想,“我最关心的是这个访问完成得好与不好的问题!”

    莫里尔轻声一笑,拍了拍她的后脑勺,“开心果。”

    开心果?

    说她吗?

    刚刚她有说任何一句值得让人开心的话??

    向晴觉得这家伙的笑点实在有些奇怪。

    一下午时间,莫里尔就窝在房间里打游戏,向晴就呆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他一次又一次的牺牲。

    他的耐性倒是极好的,这么幼稚的游戏,而且玩得这么糟糕,他居然都有耐心玩一下午,而且,好像还乐不可滋的样子。

    直到临近下班的时间,莫里尔才放了向晴离开。

    走出喜来登酒店,天都快黑了,向晴忍不住在心里狠狠把莫里尔腹诽了一遍。

    平日里看着挺成熟的,结果居然是这么个幼稚鬼!

    才一坐上回公寓的出租车,就接到了主编打来的电话。

    “向晴,你实在太牛了!!”

    主编在电话里,兴奋的盛赞着她。

    向晴还有些不明所以,“怎么了?雯姐。”

    “莫先生已经把他的专访发到了咱们邮箱里,啧啧!你深挖的那些问题,实在太好了!!关键最厉害的是,你居然有手段让人莫先生全部回答出来!!向晴啊,明天咱们报纸又该火一把了!”

    主编在电话里完全掩饰不了她的开心,“这个月我给你申请加工资。”

    “谢谢雯姐。”

    向晴没多说什么,又同主编寒暄了一两句后,就将电话给挂了。

    工作完成得很顺利,心里却没有一丝丝成就感。

    她心里清楚得很,这事儿与她的工作能力是一点也不挂钩,倒像是那个吻给换来的。

    说实在的,这感觉,一点也不好!

    向晴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时分了。

    一路堵车,堵了将近一个小时,差点让她直接在车上就给吐了。

    结果,一回公寓,才发现自己早上出门忘了带钥匙,而室友秦沥沥这会又不知道上哪儿鬼混去了。

    向晴只好给她打电话,“人呢?”

    “在玩着呢!”

    电话那头,闹哄哄的,以至于连声音都听不大清楚,“干嘛呢?”

    “我忘了带钥匙,你什么时候回啊?”

    向晴问她。

    “我现在回不了!要不你过来跟咱们一起玩吧!我在星期天酒吧,离咱们公寓不远,一站路,你走过来也行!”

    “行!你在那等着我吧!”

    玩就不必了,她对酒吧向来没什么兴趣,而且现在的她,已经累得精疲力竭了,哪里还有什么精力去陪着她玩儿啊!

    她是去拿钥匙的。

    一站路,向晴走了约莫十来分钟。

    星期天酒吧里,哄闹成一团。

    大厅里没有寻到秦沥沥的身影,打电话给她也没人听,向晴只好挨个往包厢里找。

    包厢没寻到她的踪迹,却在长廊里遇到了她。

    不,不单单只有她,还有……

    陆离野?!

    此时此刻,长廊深处,两个人正在忘情拥!吻着。

    向晴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一种属于男女之间的甘柴猎火,是有火花存在的一记吻,而并非曾经他们俩之间那样不带情感的吻……

    向晴的心,稍一窒,闪过一阵明显的闷疼。

    她强逼着自己别开眼去,转身要走时,却突的听得秦沥沥在身后高兴的喊她,“向晴!!”

    向晴只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僵硬,连转身的动作都变得有些木讷。

    她转过身去,面向陆离野,还有对面笑靥如花的秦沥沥。

    陆离野见到向晴时,眸仁里明显掠过一抹怔鄂,却飞快的,恢复自如。

    “离野,她是我室友,景向晴。”

    秦沥沥热情的替他们介绍着。

    “向晴,这个是我……我的学长,陆离野。”

    秦沥沥没好意思说男友,而又不甘心于‘前男友’那个称呼。

    向晴的表情很淡,“我是不是耽误了你们俩谈情说爱?”

    她问的是陆离野。

    秦沥沥脸颊蓦地一红。

    陆离野深意的盯着向晴看,却没开口说话。

    “抱钥匙给我吧。”

    向晴摊开手,伸向秦沥沥。

    “你不跟我们一起玩啊?”

    “你们自己玩吧,我没兴趣!”

    向晴拿过钥匙,转身就走。

    看也没多看一眼身后的陆离野。

    但,即使转身,她也依旧能清楚的感觉到有一束紧迫的目光正落在她的身上,一瞬不瞬。

    “室友?”

    陆离野问秦沥沥。

    “嗯,我同事!”

    秦沥沥点头,又瞥了陆离野一眼,“干嘛?该不会看人家长得漂亮又对她动心了吧?”

    陆离野淡凉一笑,性!感的擦了擦自己刚刚被秦沥沥强吻过的薄唇,“你还喜欢本少爷?”

    刚刚那一吻,其实是被秦沥沥强吻的,不过,他陆离野有千百回的机会可以推开她,可最后他都没有。

    为什么?

    因为想到她曾经因为自己而受过的某些伤痛,自己对她,是有着亏欠的。

    “我一直都喜欢你!”

    秦沥沥如实表白。

    “可我一直没喜欢过你!以前玩玩,现在,连玩的心思都没了。”

    陆离野说完,迈步就往外走。

    秦沥沥的面色,蓦地煞白。

    “野哥,你去哪?”

    阿祖恰好从包厢里出来,撞见离开的陆离野。

    “别跟着我!”

    陆离野冷声交代一句,兀自离开。

    向晴拿着钥匙,匆忙往家里赶,脚下的步子走得飞快,仿佛是急切的想要离开酒吧这个是非之地一般。

    刚刚眼前那缠!绵的一幕,还如放映一般,不停地在她的脑海中闪着。

    呵!原来他陆离野当真是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