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二)晴陆漫漫(19):你在吃醋?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离野没肯,“景向晴……”

    他喑哑的嗓音,轻唤着她的名字,“咱们俩就剩下一天时间了,别跟我闹别扭了,乖……”

    他的话,像是一种……

    男人对自己女人的,轻哄。

    向晴的心,蓦地漏跳了一拍。

    心脏如擂鼓般的,“咚咚咚”的撞击着她的心膜……

    她趴在他的胸口上,没再动弹。

    脸颊,贴着他温热的胸口,有些滚烫。

    那热度,仿佛是直接渗进了陆离野的皮肤,烫到了他的心尖儿上。

    那感觉……

    有些奇怪。

    但……

    很舒服!

    让他,留恋到不乐意放开手去。

    两个人,就这样,轻拥着,安静的待了数分钟之久。

    “明天,佟警官会来接你。”

    陆离野忽而说。

    向晴愣了一下,从他怀里直起了身来,点点头,没有多余的表示,“好。”

    也就是,正如他刚刚所说的那般,他们俩的相处时间,确实只剩下这最后一天了。

    心下,有些伤感。

    陆离野墨染的桃花眼凝紧向晴,问她,“没什么话想跟我说吗?”

    “你想听什么?”

    向晴一本正经的问他。

    望着陆离野的那双水眸中,不起任何波澜,仿佛是不带分毫情感一般。

    她轻而易举的,就把问题给抛了回去。

    陆离野眯眼睨着她,邪肆的勾了勾嘴角,反问道,“我想听什么你就说什么?”

    她景向晴是足够冷静的,心里非常清楚自己需要什么,想要什么!

    而那些不属于自己的,她绝不强求,也会告诉自己理智处理,冷静对待。

    “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真的,非常感谢。”

    向晴真诚的道谢。

    陆离野盯着她的目光紧迫了些分,没吭声,只是盯着她看。

    向晴被陆离野肆意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了,但她也没让自己表现出来,嘴角依旧保持着那抹无懈可击的笑,“还想听什么?”

    陆离野冷凉的扯了扯嘴角,生硬的蹦出两个字来,“很好!”

    向晴自然知道,这决计不是对自己的夸赞之词。

    气氛登时变得有些怪异起来,她紧张的摸了摸额前的发丝,不自在的笑笑,“我先回房了。”

    她才预备起身要走,手却蓦地被陆离野给摁住。

    他的手心,有些冰凉。

    向晴愣了一下,下一秒,下意识般的想要挣开他的手。

    稍一动,却未料反被他扣得紧紧地。

    向晴有些懊恼,抬眼瞪他,小手想要从他的大手中抽离出来,无奈却始终犟不过他。

    “你在闹什么脾气?”

    他沉声问她。

    拉着她的大手稍一用力,轻而易举的就将她带进了自己怀里来。

    猿臂一勾,稳稳地捞住了她的小细*腰,不让她动弹分毫,“先告诉我,到底因为什么事跟我闹脾气!”

    他温热的气息,伏在向晴的鼻息间,相距仅有半寸之远……

    向晴的心绪一片纷乱,她下意识的将脑袋往后靠了靠,试图与他保持着安全距离,“我没有闹脾气。”

    “那为什么这么多天一直躲着我?”

    陆离野逼近她。

    “……”

    向晴抿了抿唇,没吭声,只将头部再稍微往后挪了挪。

    不说话,就代表默认了!

    陆离野的脸色难看了些分,“栗芜说你在吃醋。”

    “吃醋??”

    向晴讶然,好笑。

    “我吃什么醋?长康陈醋?”

    “……”

    “那得问问你自己。”

    “关键是,我吃谁的醋。”

    向晴觉得这话,说起来有些好笑。

    陆离野深幽的眸子,定格在向晴带笑的眼睛里,不答,却认真的反问她,“你觉得呢?”

    向晴歪着脑袋,惊愕的瞪着他,“你不会觉得……我在吃你的醋吧?为什么?”

    她忍不住笑出声来,“栗芜是不明白的人,她误会,我还能理解,可你是最清楚整件事情的人,你不会也跟栗芜一个想法吧?你也觉得我在吃醋?关键是,我为什么吃醋,还有我吃你跟谁的醋?”

    陆离野没说话,只是看着眼前眉飞色舞的女人。

    妖魅的面庞上,没有太多的情绪变化。

    他不说话,向晴心里就有些发虚。

    虽然,她不是吃醋,但心里也确实有些芥蒂他对三儿的那份情感,所以才刻意逼着自己远离,然后忘记。

    她不自然的笑笑,“陆大少爷,你不会错以为我真的爱上你了吧?”

    向晴稍稍坐直了身子,继续解释,“虽然我没有任何的感情经历,可是我景向晴对待情感是非常理智的!绝对不会因为我们俩有过非正常的男女关系就对你产生别的念想,就像你说的,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伙伴,就算有感情,那也只是单纯的革命情感,对不对?还有,上次我们之间的那场风花雪月……其实,我也就当作了一场意外罢了!这是每个女人的必经之路,我没什么好在意的,希望你别误会。”

    向晴的话音一落,陆离野的大手蓦地松开了她的腰*肢。

    “解释得越多,越想掩饰的东西也越多。”

    陆离野淡淡的应了她一句,起了身来,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面无表情,“我什么都没说,你却着急着解释,为什么?你慌!慌什么?!”

    他说完,却没等向晴答话,已兀自迈开双*腿,阔步的出了书房去。

    留下向晴一个人在书房里发怔。

    他刚刚那话什么意思?

    难道真的一眼就看破了她的心思?

    还是自己掩饰得实在太急进了,反而露了马脚?

    该死!这家伙去部队两年学的是什么?真的不是研究人类心理学的吗?

    别人的心思,他是怎样窥探得那般清晰,且还那般肯定的呢?

    ………………………………………………

    从那天聊过之后,向晴和陆离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了。

    倒不是故意不说话的,而是没有机会说话。

    那日聊过之后,陆离野忽而接到一笔交易,便领着手下,带伤出去了。

    至于去了哪里,做什么交易,什么时候回,向晴一概不知。

    他走的时候,她还在书房里窝着,陆离野也没来跟她道个别,甚至于连栗芜也没来提醒她,以至于,直到佟警官领着数十名的警*察来搜救她的时候,她也没能同那个男人再见上一面。

    向晴被警*察带走的时候,栗芜哭得稀里哗啦的,死活拉着向晴不肯放她走。

    “向晴姐,你不跟警*察走,不行吗?”

    “栗芜,你年纪还小,出去找个正当工作,赶紧离开这种是非之地吧!”

    向晴劝慰着栗芜。

    “这里所有的人,一律带回去问话!”

    佟警官忽而下了死令。

    栗芜闻言,面色一白,哭着喊道,“警官,我真的什么坏事都没做过!我只是这里的一个小杂工啊!!”

    向晴见状,也忙上前来替栗芜讨饶,“佟警官,栗芜真的是无辜的,我可以保证,她绝对没有做过任何坏事!”

    “行了,我自有分寸,不会乱抓无辜的人,没有犯过事的,只是带回去问个话而已!”

    佟警官安抚着向晴,末了,命令手下,“带走。”

    “向晴姐,你要救我……向晴姐!”

    栗芜被警*察扣走前还在不停地哭喊着。

    “放心吧,真没犯过事,一定不会误抓的。”

    佟警官拍了拍向晴的小肩膀,同她保证。

    “那就好!”

    向晴点点头,笑笑,“把她带局子里去也好,吓唬吓唬她,怕了就自然不敢再窝在这种破地方了。”

    佟警官哈哈大笑起来,“那待会录口供的时候,我得让下属好好吓唬吓唬她才行!”

    向晴也跟着笑了。

    “走吧!这回你可真不能再掉队了,再出什么意外,我这身警服都非得被那小子给扒了不成!”

    佟警官嘴里的‘那小子’,指的自然是陆离野。

    提起他,向晴心里忽觉有些怅然。

    临走前,也没来得及看他一眼。

    “走吧……”

    向晴随着佟警官踏出别墅,最后……头也没回。

    这种是非地方,不能回头!

    至于她和陆离野……

    就这样吧!!

    从这里踏出去之后,他们俩,便再无瓜葛和牵绊。

    没了,也好!

    …………………………………………

    警局里,笔录房内——

    佟警官亲自给向晴录的口供。

    向晴把从她进酒店,再到出酒店,所有的过程,都同佟警官一五一十的给交代清楚了。

    却不自觉的,遗漏了些什么。

    “没了?”

    佟警官狐疑的问向晴。

    “没了!”

    向晴肯定的点头。

    “再想想。”

    佟警官提醒她。

    “真没有!”

    向晴非常肯定。

    佟警官搁下手里的笔,这才道,“可刚刚厉威不是这么说的。”

    “他说什么了?”

    向晴坦然的问佟警官。

    “他说,你们俩的关系,不一般。”

    “例如?”

    向晴挑眉。

    “例如,你们俩会睡在一起。”

    “陆离野什么身份,佟警官应该比我更清楚吧?他也不过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我们俩并没有睡一张**上,他睡*,我睡沙发,仅此而已!”

    向晴说的可是实话。

    “栗芜说的那些用过的安*全*套又怎么解释呢?”

    佟警官拿着笔头点了点桌面,和蔼的笑笑,“丫头,你要真被那小子欺负了,你就跟叔叔我说实话,你如果是害怕咱们处分他,不敢说的话,那你大可放心,如果真是年轻人两*情*相*悦的话,这算私事,我们当然不管,如果是他逼着你的话,那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是我们酌情处理,第二条,让他对你负责!把你给娶了,就算没事儿了。”

    “啊?”

    向晴一愣,惊愕的瞪着对面的佟警官。

    对她负责?把她给娶回家?!

    那可不行!!

    自己又不是他陆离野的爱人!

    “佟警官,我刚刚说的那些话,句句属实,至于你说的那些用过的安*全*套,那也是陆离野做做样子的!他当卧底不容易,等他出来后,你们可得给他颁发个超级大奖!就别成天想着怎么处罚人家了吧?”

    向晴还不忘替人陆离野在领导面前多美言几句。

    说完,佟警官哈哈大笑起来,“你确定你们俩没有任何不寻常的关系?你要知道,撒谎骗警官,录假口供这些,可都是犯罪的,再仔细想想。”

    “我确定肯定,以及一定!想破了头也还是这个答案!”

    佟警官笑了,点了点向晴的脑袋,“你这丫头还真挺重情义的呀!”

    他收拾着笔录本,起了身来,笑道,“其实事情原委,那小子刚刚已经一五一十的跟我交代过了,本来想汇报到上头,看看情况的,不过,既然你一口咬定什么事儿都没发生,那我就当那小子的话没听过了!”

    “……”

    后来,向晴居然傻愣愣的跟佟警官道了声谢。

    不过,她以什么身份道谢?

    这似乎有些尴尬。

    待到佟警官从笔录房里出去之后,向晴忽而才意识到一件事情。

    刚刚他说他已经审讯过陆离野了?

    这话的意思是,他现在也在警局里吗?

    向晴忽然就有些期待同他的见面了。

    起身,就急着要出去。

    门才一拉开,一堵黑色的身影毫无预兆的朝她罩了下来,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被带着回了房间来。

    无需去看,只闻着他身上那淡淡的清香味,向晴便第一时间认出了他来。

    “你怎么来了?”

    向晴的仰头看他,神情里掩不住的惊喜。

    确实,再见他,很意外,也很欣喜。

    陆离野双手兜在风衣口袋里,头微低,深沉的视线睥睨着她那张妩媚的小*脸,挑挑眉,“刚刚为什么要撒谎?”

    “什么?”

    向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但下一秒,瞬间明白了过来,脑袋仰着,四处搜寻房间里的监控器,“你监控我?”

    “他们监控你!我只是恰好在屏幕那端看着。”

    陆离野纠正她的话,长*腿往她跟前逼了一步,“还没回答我呢!为什么要撒谎?”

    向晴倒不慌不忙,“我可是个女人!别人张嘴就问我,是不是跟这个男人发生过关系,难道我就要马上承认:是是是,我跟他是发生过关系!不至于吧?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作为一个女人,我的脸皮也不算厚的吧?桢襙那玩意儿虽然我看得不重要,但也不能随口挂上嘴上说的,对不对?”

    向晴的答话,让陆离野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了出来,“你总想把理由找得滴水不漏!承认你关心我,有那么难吗?”【白天还有一更,月末了,月票翻倍了,求月票了!!!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