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二)晴陆漫漫(18):哄自己女人一样哄着她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晴犹豫了好一会,最后,终究还是说了,“你是三儿的朋友,陆离野。”

    她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陆离野定定的看着她,没答话。

    许久,才轻嗤一声笑了,“白目脑子终于想起本少爷了?!”

    这话,等于就是默认了向晴的问话。

    心,忍不住往下沉了沉。

    “任务?”

    向晴用最简明扼要的话继续问。

    陆离野没有再犹豫,点了点头。

    向晴吸了口气,试图消化一下自己接收到的这一连串的消息。

    陆离野对于自己的身份,没有再同向晴过多的隐瞒,因为……

    已经没有必要了!

    她猜也猜到了!

    “扶我坐起来!”

    他不喜欢这种女人在上,男人在下的说话方式。

    “慢点……”

    向晴搀着他,坐起了身来。

    又小心翼翼的往他的背后添了一个靠枕。

    “现在跟我说说,把你打晕的那个人的面相,有什么主要特征?”

    陆离野一本正经的问她。

    向晴努力的想了想,“人长得挺白净的,面部倒没什么特征,身高的话,比我高出一个头的样子!你给我照片,我一定能认出他来!”

    陆离野敛了敛眉,表示怀疑,“如果他真的是厉威的卧底,那他会轻而易举的让你看见他长什么样?”

    “不!他是从身后袭击的我,如果不是地面上那滩水迹,我根本看不见他的脸!我想,他也根本没有想过我会看到他。”

    “如果他知道你见过了他,那么现在你早死了两百回了!景向晴,你就庆幸你的好运吧!”

    陆离野一边说着,一边低头摆动着手里的手机。

    飞快的解密,发了一条隐秘的邮件出去。

    邮件内容很简单,“把昨天晚上参与行动的所有人的照片发给我,有鬼,秘密行动!”

    “是,我运气真好……”

    向晴点点头,饶有深意的低叹一声。

    语气却有些苍凉,“如果不是运气好,又怎么会恰好就遇上了你呢?”

    陆离野没有抬头看她,只低头继续摆`弄手机,等着收取文件,“景向晴,是我的错觉吗?为什么你知道我是云小怪的朋友后,一点也没表示出开心来?”

    陆离野实在不解。

    抬头,深意的觑了向晴一眼,“这种时候,见到熟悉的人,不应当是异样兴奋吗?可你怎么就冷静得如此不寻常呢?”

    “你受了伤,我也没成功的逃脱出去,有什么是值得我开心的吗?”

    向晴反驳他。

    理由很正当。

    陆离野点点头,“借口找得不错。”

    “黎野……”

    向晴没叫他陆离野。

    倒不是不习惯,只是怕自己一不小心叫顺了口,在别人面前把他的身份给暴露了。

    所以,谨慎为好。

    “你一开始帮我,就是因为我是三儿的朋友吗?”

    向晴不知怎的,到底还是把这些问题问了出来。

    陆离野倒没直言回答,只反问她,“如果被云小怪知道我对你见死不救,你觉得她以后还会理我吗?”

    一句话,没有得到他的正面回答,但向晴已经懂了。

    她几乎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此时此刻的心境。

    失落?难受?失望?

    大概都有吧!

    心里的那种落差感,就像心脏被一层薄膜紧裹着一般,让她压根儿透不过气来。

    她故作不经意般的笑笑,媚眼儿弯起来,“所以这颗子弹,其实也是替三儿受的?”

    陆离野妖魅的桃花眼里掠过几许暗芒,整了整背后的靠枕,“也可以这么说。”

    其实,陆离野这么说,只是不希望向晴心里背负着太多对他的愧疚。

    她要这么想,倒也好!

    向晴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

    再吐气,胸口还是有些疼。

    但她的笑容,依旧保持着。

    幸好,她早知道了真`相,要不然,自己可真要闹笑话了。

    也幸好,她知道得早……

    在自己,还未沦陷太深的时候,知晓了真`相!

    “回去以后,我一定会在三儿面前多美言你几句的。”

    “那倒不必了。”

    陆离野笑了笑,神情隐晦不明,“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替本少爷把你的嫂子追过来呢!”

    向晴好笑,想到从前两个人聊到的关于他喜欢的女孩,她摇摇头,“我的嫂子你就别奢想了,以后还是换个人吧!她注定是我们景家的人了!谁也不许跟我哥抢!”

    “切!”

    陆离野轻嗤一声,啧啧两句,“有你这么对救命恩人的吗?”

    话音落下,手机响了起来。

    陆离野飞快的打开邮件,几十张照片清晰的弹了出来。

    他将手机递给向晴,“看看照片,认一下!”

    “哦。”

    向晴拿过手机,低头,仔仔细细的翻看着每一张照片,却还是忍不住问他,“为什么我问你身份的时候,你毫不考虑的就告诉了我?你就不怕我会泄漏给别人?”

    “你会吗?”

    陆离野反问她。

    探手,点了点她的脑门,“本少爷看人的眼光要真这么差劲的话,被你卖了,那也活该!”

    向晴笑笑,心里多少有些安慰,“谢谢你的信任。”

    话落,点了点手机屏蔽,“就他了!”

    向晴将手机递到陆离野跟前。

    陆离野拿过来,看了一眼,“你确定?”

    “我确定!肯定是他,当时我出来见到的第一个警`察就是他,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刻!”

    “好!”

    陆离野点点头。

    向晴小心的问了他一句,“内鬼?”

    “你觉得呢?”

    陆离野一本正经的问她。

    向晴摇头,“我不知道。不过,你的工作听起来就觉得特别危险。”

    陆离野没理会向晴的话,直接拨了通电话出去。

    很快,那头接通。

    “内鬼找出来了,照片发到了你邮箱里,先试试他!另外,昨儿你们是怎么办事的?带了一群人过来,让你们来救个人,结果呢?你们差点把她给玩死!!”

    陆离野恼火的冲着电话里的佟警官吼着。

    “这件事确实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上头搜查令也已经下来了,再过两天我会再去把她带出来的!”

    “ok!要再出什么意外,我看你的警服也能脱掉了!”

    说完,陆离野就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我很快就有机会出去了?”

    向晴问陆离野。

    心情很是复杂。

    “我说过,一定会尽快让你出去!”

    他说到,做到。

    “那你呢?你会跟我一起出去吗?”

    这或许才是向晴最关心的问题。

    陆离野摇头,“我还有任务在身。”

    向晴咬了咬唇,很久,没再吭声。

    “怎么?还舍不得走了?”

    陆离野故意调`戏她。

    向晴摇头,不说话。

    很久……

    “我出去以后,警官会给我录口供吧?”

    “嗯。到时候实话实说,不需要我教你吧?”

    “那那天晚上的事情,我要说吗?”

    向晴犹豫了一会,认真的问他。

    陆离野一顿。

    眸色幽暗了些分,半晌,才点头,“如实交代。”

    向晴也跟着愣了愣。

    “会不会处分?”

    “上面会酌情处理。”

    如果真要处分,那他也无话可说。

    向晴没再多说什么。

    ………………………………………………

    陆离野受伤修养的这些天里,他发现,景向晴似乎有了些许的变化。

    她突而就变得话少了,也不再跟他嘻嘻哈哈了。

    似乎是有意避着他一般的,他在房间里,她就在卧室,他来卧室,她就干脆去底下影院里窝着,他要来电影院,她就直接泡在书房里不出来了。

    向晴明显在有意无意的减少着两个人独处的时间。

    这一点,不单单陆离野发现了,就连八卦的栗芜都发现了这一怪异的现象。

    这日,见陆离野端着受伤的臂膀一个人在大厅里无聊的转悠,栗芜忍不住上前关切的问他,“黎少,你找向晴姐?”

    “她人呢?”

    栗芜指了指地下室的书房,“估计这会还泡在书堆里了呢!不过……”

    “不过什么?”

    陆离野正要迈步去找她,一听栗芜的话,他又狐疑的顿了下来。

    “我看您下去也是白去的,不出五分钟,向晴姐就会从书房里转移阵地出来的。”

    栗芜实话实说。

    “这话什么意思?”

    陆离野的脸色沉了下来。

    “您难道看不出来吗?”

    栗芜小心嘟囔一句,“向晴姐明显在躲着您啊!”

    “……”

    陆大少爷的脸色,更难看了些分。

    “不过,说来也奇怪,按理说,您这样舍身取义的把向晴姐给救了下来,她应该对您感激涕零,以身相许的吧?可怎的救下她之后,她反倒还生您的气呢?难不成您做了什么,让她生气了?”

    栗芜在得知他黎大少爷那么男人的把向晴给救下来之后,简直已经把他陆离野当成了男人中的超级大神了。

    所以,对于向晴的冷感反应,她表示更加不理解。

    “你也觉得她在生我的气?”

    栗芜耸耸肩,点头,“太明显了!”

    陆离野实在不能理解了,“为什么要生气?”

    “那我可真就不知道了!不过,您连她因为什么生气都不知道吗?”

    栗芜表示无法理解。

    陆离野一脸茫然的摇头。

    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惹那丫头不痛快了,以至于让她这些天里一直有意无意的躲着自己。

    “你们女人平时会因为什么而生气?”

    陆离野一脸认真的询问栗芜,虚心向她取经。

    “女人生气有很多理由的,就算男人说错一句话,女人也能气个好半天呢!”

    这倒是。

    对于这一点,陆离野表示相当认可。

    女人的逻辑,是十个男人都无法揣摩明白的。

    “那像景向晴这样的女人,以你的了解,本少爷要做了什么坏事,才会让她一气气这么长时间呢?”

    陆离野的问话,还真有些难到了栗芜。

    她敛着眉,摸着下巴,认真的苦思冥想着。

    “难道黎少你这几天有跟其他女孩子走太近?所以无意间被向晴姐看见了或者发现了,然后她吃醋了,所以就生气了??”

    栗芜错愕的从上至下将陆离野扫视了一遍,而后,飞快的退开三步之远的距离去。

    那天真的模样儿,仿佛是唯恐自己离太近,惹来什么祸患似得。

    “吃醋??”

    陆离野被栗芜这两个字眼给怔住。

    栗芜猛点头,“除了这个,还真没什么事情能值得向晴姐生气了吧?她可不像是那种会为了几句话语就闹不愉快的人!”

    “是吗?”

    陆离野瞥了栗芜一眼。

    吃醋?

    那女人为了自己吃醋?吃谁的醋??

    这些天,他接触的女人最多的就是……栗芜?!!

    也对,有时候她不在的时候,赶巧陈医生过来,需要人换药的时候,就是栗芜打下手帮忙。

    谈到亲密……

    虽然算不上太亲,但距离也挺近的!

    可是,她为什么要吃醋??

    还有,为什么他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竟然会莫名其妙的觉得有些乐不可滋呢?

    陆离野瞪了一眼栗芜,“从今天起,离我一米远!”

    “……”

    陆离野说完,便往书房里去了。

    果然,她在。

    书房,其实说形象一点,就是满屋子的书。

    四面墙柜,各色各样的书籍,应有尽有。

    陆离野走进去的时候,向晴已经窝在懒人沙发里睡着了。

    她的怀里,还堆着一本厚厚的书籍。

    陆离野蹲身过去,拿走了她怀里的小说。

    目光,忍不住在她美艳的脸颊上,稍作停留。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是美的……

    温柔的光晕下,她清丽的容颜,隐在里面,被映衬得极致柔情,美得让人屏息。

    卷翘的羽睫,轻柔的搭在眼睑之下,投射※出一层浅薄的影子。

    她的鼻头,很小,粉粉的,秀美里透着些许女人应有的娇※媚。

    红唇润泽,晶莹剔透似涂着一层润唇膏,丰满的唇形,微微嘟起来,教人看着,就觉春※心荡漾,有种想一亲芳泽的冲动……

    其实,这个女人,跟云小怪有着特别明显的区别。

    不管是性格,还是其他。

    甚至,气质也相差甚远。

    云小怪属于娇小冷酷型,而她属于火热媚惑型。

    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呢?

    陆离野似乎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但今儿,他觉得,像景向晴这样子的,其实也不错。

    他的目光,停留在向晴微微嘟起的红唇之上,就再也挪不开去了。

    下一瞬,干脆一低头,就攫住了她粉嘟嘟的唇※瓣。

    不是蜻蜓点水,也没有浅尝则止的概念,而是,一旦亲上,就上中了蛊毒似的,只想要更多,更深……

    湿热的舌尖,熟稔的撬开向晴的贝齿,飞快的攻城略地,占领着她的芳香。

    向晴当真是被檀口间这股熟悉的味道而弄醒来的。

    待她意识到自己被人强吻了后,脑子里有短暂的空白时间,甚至于,对于这熟稔而挠心的吻,她还有些沉迷……

    沉迷过后,是迎合。

    再然后,猛地回了神过来,意识到两个人的失控后,向晴强硬的将跟前的陆离野推了开来。

    “你干嘛??”

    她懊恼的瞪着他,气息极为不稳。

    陆离野吊儿郎当的擦了擦嘴,薄唇※间还残留着她的味道,很美……

    “叫你醒来。”

    他回答得脸不红心不跳。

    向晴气结,“用这种方式?”

    “快。”

    他还有理由了。

    向晴脸色绯红,坐直了身子,疏离的问他,“找我有事?”

    陆离野在她旁边窝了下来,两个人一同软进了懒人椅里。

    向晴的心,蓦地一跳,下一瞬,就势起身要走,“我有点困了,先回房去休息一会。”

    来不及起身,就被陆离野单臂给捞了回去,就听得他懒洋洋的在向晴的耳边呢喃,“什么时候属猪了?刚醒来又闹着要睡。”

    向晴被他一拉,整颗脑袋就靠进了他的怀里,她忙要坐起身来,“陆离野,你别乱动,你的手还受着伤呢!让我起来。”

    “别乱动的人是你!”

    陆离野干脆猿臂一使力,就将她更紧的圈进了自己怀里来,“再乱动,可真要扯到本少爷的伤口了!”

    向晴的脸颊,伏在他的胸口上,能清晰的听到他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砰砰砰——”一声,一声,撞击着向晴的心口,让她呼吸一阵发紧,脸颊燥红,像被火烤着一般。

    向晴挣扎了一下,要起来。

    陆离野没肯,“景向晴……”

    他喑哑的嗓音,轻唤着她的名字,“咱们俩就剩下一天时间了,别跟我闹别扭了,乖……”

    他的话,像是一种……

    男人对自己女人的,轻哄。【今日更新完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