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二)晴陆漫漫(13):让我帮你!!【重荐章节,求月票】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现在可以再考虑一下,要不要做我莫里尔的女人!”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双褐色的眼眸中,依旧平静如水,不带分毫的情绪。

    向晴几乎有些怀疑,这个男人是没有表情的!

    “你被下了药。”

    他又说。

    目光锁定她那双泛起涟漪的水眸,眸色炙热了些分,“我已经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对我的,渴望!”

    下一瞬……

    不待向晴张口答话,她的唇……就被一双冰凉的唇!瓣,紧紧封住。

    他的唇,很凉……

    不似黎野吻她时的那种温热的触感。

    黎野?

    向晴猛地一惊……

    回忆登时就像上了发条的放映机一般,缓缓地,掷地有声的往回倒映着……她落水……

    她被救……

    然后……

    他把她压在池沿边,吻住了她的双!唇!

    他的吻,火热而狂狷。

    强势又霸道,席卷着她,让她,根本无从抗拒。

    向晴缓缓地闭上了双眼,承接着这让她舒适的一记深吻。

    此时此刻的她,早已分不清跟前的男人,到底是谁……

    是莫里尔,还是那个她记忆中夺了自己初吻的男人,黎野?!

    …………………………

    陆离野站在长廊的尽头,漠然的看着这边热情拥!吻的画面。

    胸口,被撞得有些疼。

    幽暗的眸色,此刻黑不见底,眸底风云莫测,寒如冰池。

    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胆寒。

    “野哥!!”

    阿祖喘着气儿,跑了过来,“向晴姐已经被莫少救出来了!”

    “看到了。”

    他淡漠的吐词,没什么起伏,更没有任何的温度。

    阿祖适才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顺着陆离野的视线看过去,而后,倒吸了口凉气,额头上瞬间一片冷汗,“野哥,她被小妖姐灌了催……”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陆离野已兀自迈步朝长廊那头的一双人儿阔步而去。

    他边走,边脱身上的风衣外套。

    脚下的步子,也渐渐加快了速度。

    仿佛是察觉到了来人一般,这边,莫里尔已经缓缓地放开了向晴的红唇。

    向晴服了药,意识本就不太清醒,脑袋昏昏沉沉的,还一直以为刚刚亲吻自己的人是他黎野。

    然,一睁眼,却是莫里尔那张从容淡定的俊颜,她慌了几秒,几乎是下意识的推了他一把。

    莫里尔没动。

    视线落在向晴身后的陆离野身上。

    两个男人,深沉的目光对峙着,电光石火中,有明显的敌意闪过。

    下一瞬,陆离野一勾手……

    便强势的将虚弱的向晴带入了自己怀里来。

    莫里尔不悦的皱了皱眉,一贯没有情绪的他,此刻,那双棕褐色的眸仁里,有了一层浅浅的涟漪。

    向晴的意识哪怕再不清醒,可独属于他黎野的那份味道,她一秒内就认了出来。

    下一瞬,整个人伏在他的胸口,肆意的大哭起来。

    那一声声的哭泣,如同在质问着他为何到现在才出现,为何到此刻才来救她……

    陆离野亦不敢去想象,如果没有莫里尔,现在的景向晴又会是什么模样。

    他飞快的将自己的风衣裹在了向晴娇小的身姿上,而后,将莫里尔那件外套抽了出来,丢给莫里尔的手下。

    “谢了!”

    他慎重的同莫里尔道谢。

    莫里尔的目光,扫过向晴,又落定在陆离野身上,“黎少,我们谈笔交易。”

    陆离野拒绝,“她不跟我的任何生意挂钩!!”

    说完,打横一把抱起向晴,就往长廊的另一头走去。

    向晴体内的药性,早已发作。

    小手勾着他的脖子,伏在他的胸前,小!嘴*的不停地寻找着陆离野的薄唇。

    找到,就精准的含!住。

    然后,被他恼怒的推开。

    再然后,她又迅速的探索了过去,含!住他的薄唇……

    而后,又被他残忍的拒绝,推开去。

    动作,有些粗暴,明显的透着些恼意。

    他是生气了!

    胸口剧烈起伏着,情绪强烈到几乎难以压抑。

    是,他其实没资格生气的!

    要气也只能气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她,才会让她差点落入坏人手里,甚至差点被毁了清白。

    也是因为他没护好她,所以才会被人灌了这下三滥的药。

    所以,她和莫里尔接吻,自己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不!哪怕抛开这所有的一切……

    就算是她没被下!药,她意识是清醒的,她跟莫里尔接吻,又关自己什么事儿呢?!!

    说不定他们之间还真的是正常的男女关系呢?!说不定自己怀里这女人,真的就喜欢着他莫里尔呢?!

    上次两个人不还说要一起睡来着吗?

    不想这些倒还好,一深想,陆离野发现自己心里的那团火气,根本压都压不下来。

    怀里的她,似乎在被陆离野拒绝数次之后,已经渐渐的放弃了,只乖乖的窝在他怀里,痛苦的呜鸣着。

    陆离野抱着她向晴回了别墅,三步并作两步的上楼,踢开/房间,冲身后跟来的手下喝到,“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过来打扰!!”

    门,“砰——”的一声被摔上。

    陆离野把向晴扔在大*!上,不待她反应过来,他健硕的身躯已朝她压覆了过去。

    单手扣住她的下颚,另一只手,抓过*头的纸巾盒,从里面抽了数张纸巾过来,粗!鲁的擦拭着她的红唇。

    他的力道,有点重。

    而向晴的唇!瓣本身就被她咬破了,再被他用力一擦,疼得她直皱眉。

    “疼……”

    她伸手去拂开他的手,“好疼啊!!”

    她撑着泪眼,委屈的瞪着他,眉眼间明显溢着恼怒,还有那浓浓的情潮之意。

    陆离野眸仁深陷,粗喘了口气,下一瞬,抬高她的下颚,一俯身,低头……

    深深的攫住了她红肿的唇!瓣。

    肆意的缠!绵,索要!!

    撬开她晶莹的贝齿,汲取着她的芬芳,强势的攻城略地。

    太霸道,太凶悍,以至于让向晴有些呼吸困难。

    “唔唔——”

    向晴发出不适的哼气声,小手抵在他胸口上,推了推。

    然身上的男人,却依旧岿然不动。

    扣着她下颚的手,越发用力了些分,只是,吻着她的动作,明显放缓放柔了下来。

    起初,说是掠夺也不为过。

    而现在,到了此时此刻,才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一记吻。

    一记热吻……

    火热的唇!舌,像一把勾魂的火种,在她的唇齿间,肆意的点燃着。

    所到之处,无不掀起一串一串焚心的火苗。

    他的气息,也是烫的。

    深深浅浅的拂在向晴的鼻息间,让她本就酥养的娇身,变得越发难耐起来。

    她痛苦的发出一声哀鸣,唇!舌急切的回应着他,学着他的样子,吮/含,舔!舐……

    迫不及待的,索要更多!!

    娇!软的身子,更是无法自控的朝他身上黏了过去。

    陆离野的呼吸,也变得紧张而急促起来。

    他深切的知道,身下的女人会忽然变得如此热情是因为什么。

    明明该理智的放开她的,却偏偏……

    失控的就想要在她的身上,索取更多!!

    而对于这一吻……

    他居然会,舍不得就这么放开了去!

    该死!!

    不知到底是因为她的味道实在太好,还是因为他真的太久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了。

    此时此刻,他根本无法把持住自己……

    忽而,脑海中蹦出佟叔警告过他的话语:“你小子没动过她吧?别到时候从里面立了功出来,最后还被反扣了个假公济私的罪名!”

    陆离野登时清醒了过来。

    抓开了向晴抱着自己脖子的手臂,即使有种要不够的感觉,但还是缓缓地放开了她的红唇……

    才一放开,向晴不悦的敛了敛秀眉,下一秒,又热情的朝他的薄唇贴了过去。

    来不及抵抗,又已经被她的小!嘴深深的吮住。

    陆离野眉心突跳了几秒,最终,重喘了口气,捧着她滚烫的脸蛋,强迫的将两个人,分离开来。

    “够了。”

    他的声音,喑哑着。

    掀开被子,将她裹紧,“乖乖的,先睡一会……”

    明知她睡不着,但现在也已经别无他法。

    听阿祖说,小妖给她灌的是那种特殊的药剂,这种药,别说是冲凉澡了,就算是男女之间真的发生了那种事儿,没得四五次,还根本让她消停不下来。

    关键是,这东西还根本没得那什么所谓的解药!

    妈/的!!

    陆离野诅咒的骂了一句。

    他把向晴紧紧地裹在被子里,看着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她的额际间涌!出来,她痛苦的挣扎着。

    媚惑的水眸,染着雾气,可怜巴巴的望着他,而后,眼泪就一颗一颗从眼眶中滚了出来。

    “不舒服……”

    她抽噎着,小身子不停地在被子里痛苦的挣扎着。

    身上,那雪白的肌肤,如今已红得像是快要渗出!血来了。

    陆离野见势,眸色彻底的暗了下来。

    再这么熬下去,她可能真的会抵不住,七窍流血而亡的!

    该死的!!这药怎么会这么凶猛!!

    陆离野没敢再捂着她,连忙将她身上的被子全数扔开。

    看一眼她身上那件风衣,眸色暗了暗,下一瞬,也飞快的扒!开了去。

    让她,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里……

    “景向晴!!”

    陆离野沉声喊她,将她压制在*!上。

    这种时候,她不冷静,就只能靠他最后一点理智了。

    “你先听我说,你现在必须得让自己镇定下来!!你必须冷静,你情绪太激动,血液太过通畅,只会让你自己越来越痛苦!!”

    向晴秀眉蹙成一团,双手紧握成拳,贝齿咬得死紧。

    牙关几乎都快要被她咬出!血来了。

    “我……我已经很努力了!!”

    岑岑的汗水,顺着她的额角不停地往外冒。

    一双水眸里,染着通红的血丝,让人看着就觉心疼不已。

    泪水,不停地在她的眼眶中打转,但她执拗的就是不肯再让自己哭出来。

    陆离野看着眼前坚强的向晴,沉敛的深眸中掠起动容之色。

    他扯了几张纸巾,替她拭干额头上的热汗,鼓励她,“景向晴,你做得很好!”

    “可我……快要扛不住了……”

    向晴重喘了口气,眼眶通红,“陆离野,你……陪我聊会天吧!”

    她的气息,极为不平稳,声音也明显虚弱无力。

    现在的她,浑身就像被千万只虫蚁啃噬着一般,难受极了。

    她必须要靠着点什么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陆离野望着她额上快要爆出来的青筋,眸色愈发幽暗了些分。

    他定定的凝望着跟前的女孩,半晌,喉头性/感的滑动了一下,他沉声赞她,“我有没有夸过你像个女汉子?”

    向晴忍不住艰难的笑出声来,“这句话,可不像是在夸人!天底下可没有哪个女孩子喜欢这三个字。”

    陆离野俯身过去,用手替她擦去额头上那一层层的汗水,深眸攫住她猩红的水眸,艰涩的开口,“我知道你现在特别难受,也知道你忍得特别辛苦!景向晴,你很坚强!!真的!!哪怕现在换作是我,也不定能忍成你这样!!我很佩服你!!!”

    向晴的眼角,有些湿!润。

    想哭。

    但她忍住了。

    艰难的掀了掀红唇,笑笑,苦中作乐,“这才像是一句夸人的话……”

    话音才一落,忽而,就只觉鼻腔一热……

    一股滚烫的热流就从里面涌了出来。

    是血!!

    陆离野迅速的抬高向晴的脖子,让她的脑袋往后仰。

    手一触上她的肌肤,一愣。

    那温度,太不正常了!!

    不行!!不能再这么放任下去了。

    再这么折腾下去,药性散不了,反而还会把人给活活憋死。

    “景向晴,现在给你两条路选择,第一,我帮你!第二,让莫里尔来帮你!不然你再这么耗下去,连命都得丢了去!”

    向晴喘了口气,小手紧抓他的胳膊,“你……你帮我!!”

    她允了!

    陆离野眸色暗下来,呼吸也紧迫了些分,“你确定?”

    “我确定!!”

    向晴点头,又点头,眉目间写满着对他的渴望,眸底却晕染着薄薄一层雾气,“你放心,我现在意识……很清醒!!黎野,帮我……算我求你!!”

    “不用求,我答应你!!”

    陆离野沉声应了一句。

    下一瞬,俯身,低头,深深的攫住了她炙热的红唇。

    肆意的亲吻,缠!绵。

    继续刚刚那一记,还没要够的长吻……

    身上的白色衬衫,早已被汗水浸!湿,湿黏黏的贴在他的后背上,将他健硕的线条勾勒愈发完美。

    向晴就像一头*的小野猫,恨不能分分钟把他吃干抹净,连骨头都不剩。

    她急得在他身上乱啃乱挠,没有任何方寸,当然,没有任何经验的她,更是不知如何下手。

    陆离野看着像只无头苍蝇的她,好笑又好气。

    单手抓过她不安分的两只小爪,霸道的置于头顶,不许她在动弹半分,“不懂就给我乖乖的躺着享受,不准再乱挠了!!”

    向晴咬着唇,瞪着美!目委屈而又焦灼的瞅着他,眉眼间尽是迫不及待和难受。

    “那你……能不能快点?”

    她低声央求。

    如今,被药水控制的她,哪里还懂什么叫羞涩呢?

    不过,话一出口,她那张本就涨得通红的脸颊,更红了些分。

    陆离野接收到她的指令,暗眸一紧,下一瞬……

    便深深的,要了她!!

    她的身体虽早就在药水的催力下,做好了准备,可到底是第一次,那种撕裂的痛楚,还是让向晴没能忍住,吃疼的尖叫出了声来。

    而陆离野呢,也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额上,早已汗水淋漓。

    “放松点!!”

    他温热的大手,拍了拍向晴的小细!腰,哑声说,“咬得太紧了……”

    向晴很是无辜。

    她也不想的,可是,她真的太紧张,太害怕,也太疼了!!

    这毕竟是她的头一回……

    可是,这感觉,怎么跟她设想的完全不一样?!

    她的膜不是早就没了吗?怎么还会这么痛呢?!

    好几次,向晴有一种冲动,想要叫他出去,可是,当他真的出去了的时候,向晴又可怜巴巴的央求着他回来。

    总之,就这么反反复复的折腾了好多回,而他陆离野也乐此不疲的用这招戏弄了她好多次之后,方才,淋漓尽致的要了一场!!

    起初,向晴觉得自己曾经在岛国片里看见过的那些爱情动作大!片全都是唬人的。

    什么欲!仙!欲死,都是骗那些没有经验的小屁孩的。

    可渐渐的,她才发现……

    那种欢愉的感觉,不单单是一个‘欲!仙!欲死’四个字能足以来形容的!!

    她几乎有种醉在里面,醒不来的错觉……

    亦不知道是因为她体内的药水的缘故,还是因为他们俩之间真的契合得相当默契,总之,这一次,不管对于她景向晴而言,还是对于他陆离野而言,都是一段流连忘返的回忆……

    哪怕,这段回忆,真的与情无关!

    身体上愉悦的满足,也是可以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

    而此刻,守在一楼的阿祖和栗芜,早已被里面的响动搅得面红耳赤。

    那一声一声高亢的尖叫……

    这可真真是最厉害的一次啊!!

    看来那药水……还真是不容小觑啊!!

    向晴身体里的燥热,终于退了些分。

    虽然脑袋还有些昏沉,但她的意识总算清醒了不少。

    湿黏黏的娇身,软在他怀里,滚烫的脸颊,贴着他坚实的胸膛口,听着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她的心跳节奏也变得愈发掷地有声起来。

    “黎野……”

    向晴低声唤了一句。

    陆离野没挣开眼来,圈着她腰!肢的猿臂,微微收紧了力道,宛若是在回应着她的话一般。

    向晴顿了顿,抬起头来,趴在他的胸口,看着他。

    平视的角度看过去,性!感的下巴,以及高!挺的鼻梁,尤为精致,像上帝巧夺天工之手。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她道谢。

    陆离野蹙了蹙眉,睁开了眼来。

    将她微微往上一提,迫使着向晴与他那双妖魅的桃花眼对峙着,眼底有复杂的情绪一掠而过,半晌,才听得他沉言道,“今天的事情,是我没顾虑周全!”

    向晴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他的自省,笑笑,“你本就没有义务时刻护着我!”

    忽而,她又想到了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自己的莫里尔。

    她也是该真心好好谢过那男人的!

    “你跟莫里尔,什么关系?”

    陆离野一翻身,就强势的将向晴压在了自己身下,补充一句,“我不太喜欢女人在上面的感觉。”

    霸道!!

    向晴眨眼看他,眉目间有些微的动情,半晌,才想起回他的话,“就上次在邮轮上有过那么一面之缘而已!”

    “他似乎对你很有性!趣?”

    陆离野危险的眯紧了眸仁。

    “我谢谢他三番两次的救下我!”

    陆离野捏了捏向晴的下巴,“回答得如此官方,干什么?怕本少爷吃醋啊?”

    向晴轻嗤一声笑了,故意眨眨媚眼,看定对面的陆离野,“黎少当真会吃醋吗?”

    陆离野沉了沉目,“我有喜欢的女人。”

    答案,甚好。很清楚,很明白。

    向晴不在意的挑挑眉,“这样自是最好不过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所以,你放心,今天的事情我知道你也是逼于无奈,但凡还有点别的法子,你也不会碰我!而我也不是那种死心眼的女人,绝对不会吵着闹着让你负责的!醒来,穿上衣服,大家以后还是朋友!”

    她言语非常干脆爽快,脸上的笑容,更是无懈可击。

    可是,话音落下,当听到他那句冷沉的‘好’字时,却还是感觉,似有什么重物狠狠地撞击了一下她的胸口。

    有点疼。

    陆离野的目光,直直的落入她含笑的眼眸里。

    眸光深沉,炙热,复杂……

    让向晴有些难以辨别他此时此刻的情绪。

    却忽而,他一低头,霸道的一口攫住了她轻启的红唇。

    单手用力抵住她的下颚,他喑哑的声音,含糊的从四唇相交之间溢出来,“既然如此,那我们应该在穿上衣服之前,节省时间,再好好玩几场!成年人,也是有需求的!!!”

    尤其是,此时此刻,药性还未全退的向晴。

    说完,不等她回话,陆离野便已朝她攻陷了过去。

    这回,大概真的不单单只是为了替她解药,而是……

    真的如他所说的那般,身体有某种需求!

    又或是还带着些恼意,凶悍的索要中,明显透着对她那种不以为意的惩罚。

    ………………

    两个人,从白天,一直折腾到黑夜。

    又从黑夜,捻转到了白天。

    清晨,陆离野已经出门,向晴还躺在*!上,浑身酸!软得下不了*来。

    该死的,那家伙也未免太能折腾了!

    栗芜来房间里打扫卫生的时候,见到垃圾桶里的安!全!套,震住,乍舌,不由感叹,“黎少也未免太厉害了吧!”

    粗略的用眼睛数过一遍,没有七个那也有六个吧!

    太牛了!!

    “栗芜……”

    见栗芜迟迟没从卫浴间出来,*!上躺着的向晴不由喊了她一声,“你在里面干什么呢?”

    “哦!来了来了……”

    栗芜匆忙提着垃圾袋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向晴姐,你有什么需要吗?”

    “给我备个暖水袋过来吧!”

    向晴眯了眯眼,浑身酸得要命,连翻身都觉得有些困难。

    “腰疼?”

    栗芜关切的询问她。

    向晴没好意思点头。

    其实她特想说,不光只是腰疼,她简直是浑身处处都疼!!

    向晴想要坐起身来,栗芜见着,连忙过来搀她,“你慢点……”

    “谢谢。”

    向晴道谢。

    “咱们黎少可真厉害……”

    栗芜一脸天真的赞叹着,“听阿祖说,小妖姐给你的药可非一般的男人能解得了的,没得那点能力,会被折腾死的!”

    “……”

    向晴看着栗芜那一脸的崇拜样子,有些好笑。

    简直有些不相信,这种话是从一个看似无邪的女孩子的嘴里说出来的。

    “行了,先去给我拿热水袋吧。”

    “啊,对了!黎少今天出去的时候有跟我交代过,等你醒来了,记得提醒你擦药,药膏在*头……”

    栗芜扫了一眼*头柜,见到上面一排排的药膏,“啊,这里这里!需要我帮你吗?”

    “不用了!!”

    向晴也一眼见到了*头的药膏。

    下一瞬,她忙用手捂住了那一排排的药,面色有些窘迫,“你先帮我拿热水袋吧,药我自己来就好。”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需要帮忙就叫我。”

    栗芜说着,就推着卫生车出了房间去。

    向晴适才长舒了口气。

    看一眼*头的药膏,她有些窘。

    上面,琳琅满目,什么都有,创伤药,口腔喷剂,甚至还有……专门对付某些私!处伤口的药剂。

    向晴是医学世家出生,虽没有医学执照,但那最基础的什么药,她还是一眼能识别出来的。

    对于陆离野的细致,她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的好。

    很快,向晴自己上了药,栗芜又送了热水袋过,身体到底舒服了些分。

    午餐时间,也总算是可以下*走动了。

    下午,陆离野早早的就从外面回来了。

    向晴正窝在地下室的影院里看从前的一部老电影,《傲慢与偏见》。

    他来找她的时候,正巧放映到男主角达西在放下自己的傲慢与女主角尹丽莎白表白时的那一幕,就见她坐在懒人沙发里,感动得悄悄抹眼泪。

    陆离野就站在门口,默默地看着。

    说实在的,跟这个女人在同一个房间里相处了这么长时间,鲜少是见到她流眼泪的。

    哪怕起初挨了巴掌,甚至被小妖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他都很少见到她表现出脆弱的一面来,直到昨天……

    她趴在他的胸口上,哭得嘶声力竭。

    他是第一次见到那般无助的景向晴,也就在那一刻,方才意识到,表现再坚强的女人,其实也有脆弱的一面。

    不过,因为一部电影,就能让她抹眼泪,这可真不像她景向晴的作风啊!

    陆离野走了进去,在她身侧坐了下来。

    感觉到沙发往里陷了下去,向晴这才注意到了身旁的来人。

    “这么早就回来了?”

    向晴连忙抹了一把眼角的余泪,惊愕的问他。

    “嗯。”

    陆离野没看她,视线落定在对面的荧幕上,敛了敛眉,“都什么年代的片子了,还看!”

    “老片才经典!”

    向晴反驳他的质疑。

    “你今天不忙吗?这么早就回来了。”

    向晴盘了盘腿,问他。

    关于昨儿晚上突发的意外,说清楚之后,似乎也不觉尴尬。

    “身体感觉怎么样了?”

    陆离野没看她,只兀自点了支烟。

    向晴倒没料到他会突然问这问题,愣了一下,稍觉有些不自在,“没……没怎么样,就那样,还好。”

    她居然会……紧张到语无伦次!!

    没出息!!

    向晴在心里狠狠把自己批斗了一遍。

    “你……你呢?”

    向晴也‘好心’的问了一遍。

    换来陆离野一记阴阳怪气的眼神,“我要稍微弱一点,就该被你榨成渣了!”

    “……”

    这话……

    是在夸自己很强呢,还是在抱怨她昨儿晚上实在要得太厉害?!

    向晴脸颊憋得通红,“我那也是不得以而为之……”

    “小妖被莫里尔废了条腿。”

    陆离野忽而说道。

    “啊?”

    他的思维跳跃得实在太厉害,向晴还有些转不过弯来。

    半晌,才猛地反应了过来,“废了条腿??什么意思?”

    “挑了她的脚筋。”

    “……”

    今儿他本来是要去给小妖一些教训的,但没想到,早已有人抢在了他的跟前。

    向晴惊愕的张大着嘴,半晌,才回神过来,“他……莫里尔,这是在帮我的意思吗?”

    陆离野只是沉目看着她,不说话。

    好一会儿,才幽幽的问了一句,“怎么?动心了?”

    他的表情,有些过分严肃。

    默了一会,才又道,“就算真动了心,也得强逼着自己收回来!那男人,根本不适合你!”

    他说着,将烟头重重的摁灭在了烟灰缸里。

    为什么不适合?

    因为,他莫里尔,迟早有一天,会被他从那个位置拉下来的!

    警!察和犯罪分子,向来誓不两立!!

    “厉威呢?”

    向晴忽而问了一句。

    “医院里躺着!”

    陆离野幽幽的回了一句。

    “啊?”

    向晴鄂住,“也是莫少动的手?”

    陆离野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没多说什么,起身,就出了影院去。

    向晴看完电影,从地下影院室出来,就听得栗芜和阿祖正在那窃窃私语的八卦着。

    “野哥太牛了!!生生把厉哥打得直接散架了,听说胸前的肋骨断得差不多了,那医生边检查边感叹,这打人的人太tm有水平了,招招狠辣,却偏偏没有一招是致命的!!”

    “天啊!黎少真的为了向晴姐跟厉哥闹掰了??”

    栗芜艳羡的惊叫着。

    “那可不!!他俩约在天台上干架,下头没一个手下敢上去的!连我都只敢在远处看着,好在最后野哥是完胜!他厉威被揍成这样,那也是活该,谁让他没点眼力劲,连野哥的女人都敢觊觎!野哥平时是给他三分薄面,不同他计较,这回他可真把野哥给惹急了!”

    向晴有些惊愕阿祖嘴里说的这番事儿。

    她连忙走了过去,“阿祖,你说黎少把厉威给打了?”

    “嗯,是啊!医生说了,没得十天半个月的,铁定是出不了院的。”

    阿祖也没隐瞒,见她秀眉紧敛,一脸担忧的模样,忙安抚道,“不过,向晴姐,你放心吧,厉哥不敢拿咱们野哥怎么样的。”

    “那黎少有没有受伤?”

    这才是向晴最为关心的。

    “看情况野哥应该没受什么重伤吧!不过,厉威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不保准野哥身上没挂彩的。”

    “行,我知道了!黎少人呢?”

    栗芜指了指楼上,“回房去了。”

    “我上去看看他。”

    说着,向晴就急急忙忙的奔回了二楼的卧室去。

    才一推开/房门,就见陆离野正坐在沙发上敞着衣衫,在艰难的给自己上药。

    听闻门锁响动声,他忙将手里的药膏往旁边一扔,飞快的拉好衬衫,“进来也不先敲门?”

    向晴没理会他的质问。

    走过去,绕过沙发,而后在他跟前半蹲了下来。

    “让我看看你的伤。”

    陆离野没理会向晴,兀自扣着衬衫的纽扣,权当她的话听不进去。

    想也知道是阿祖那个大嘴巴告诉她的。

    “让我看看!”

    向晴偏执的伸手去解他的衣扣。

    手才一落到他的胸口,就被陆离野的大手给强势的扣停。

    他的手,如钢钳。

    力道很重。

    “作为一个女人,能够随随便便解男人的衣扣吗?”

    “解自己睡过的男人的衣扣,有什么问题吗?”

    向晴说着,一把挣开他的禁锢,抢在他的跟前,直接将他的衬衫撕了开来。

    纽扣散了一地……

    衣衫敞开,向晴看着他青紫的胸口,倒吸了口凉气,“都这样了,还不肯让人看?”

    陆离野眼皮也懒得抬一下,“这点伤对一个男人来说,算什么?”

    向晴抓过沙发上的药膏,看了一眼,而后又飞快的从医药箱里捣鼓了些伤药出来,“我虽然不是医生,但我爸是医生,我从小耳濡目染的,也知道这点伤绝对不是什么‘小伤’!”

    她翻出了好些瓶药水,还有消毒的酒精,在他身旁坐了下来,“我帮你拿药水揉一揉,你忍着点。”

    向晴先去洗了个手,方才将药水倒在自己的手心里,力道适中的替他轻揉起来,“如果痛的话,告诉我……”

    陆离野没吭声。

    “痛吗?”

    他不说话,向晴就会时不时的问他一句。

    陆离野摇头。

    向晴笑话他,“逞强!”

    “本少爷强不强,你不是应该最清楚吗?”

    陆离野沉着一张俊脸,调!戏她。

    “……”

    向晴脸上一燥,故意加重了手里的力道。

    “喂——”

    陆离野疼得皱紧了眉头,抬手戳了戳她的脑门,“轻点——”

    “你不是不疼吗?”

    向晴嘴上虽是如此说着,但手上的力道已经明显轻了许多。

    陆离野将头靠在沙发上,眯着眼,休憩着,眉眼间有明显的倦意。

    “你很累啊?”

    向晴关切的问了他一句。

    陆离野没出声。

    好半晌,适才缓缓地抬了抬眼皮,觑了她一眼,“你要不要试试骑一天*的马,什么感觉?”

    骑马??!

    向晴一愣神,下一瞬,反应过来,恼羞成怒的拍了拍他的胸口,“你才是马呢!!

    “咳咳咳——”

    陆离野疼得猛咳嗽,“景向晴,过河拆桥都没你这么狠的。”

    “你活该啊!得了便宜还卖乖。”

    居然敢把她比作马,把那种事情,当成骑马?!

    这家伙,有没有一点浪漫的激/情了!

    陆离野又靠回了沙发椅背上,闭着眼,没再说话了。

    向晴给他上完了药水,收拾好了一切之后,往卫浴里去洗手。

    却听得陆离野低沉的嗓音缓缓的从她的身后响起,“过些天送你出去。”

    向晴脚下的步子蓦地一顿。

    听到这样的消息,她不该开心的吗?可是,为何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是明显的一落。

    “出去之后,别再傻!逼似的往这种地方来了,就凭你那点智商,想拿点料出去,不可能!”

    向晴端着手,站在那里,没动,也没吭声。

    陆离野亦只是看着她略显僵直的背影,没再说话。

    许久……

    向晴问他,“你怎么送我出去?”

    言语里,听不出半分的喜悦或是期待来。

    陆离野顺手点了支烟,叼在嘴里,吸了一口,将火机撂在长几上,“我自有办法。”

    “嗯……”

    向晴聪明的选择不在多问。

    因为,问也白问,她清楚。

    “谢谢。”

    她道谢,不知怎的,就觉胸口闷闷的,有些不是滋味。

    她抬腿,往里走了几步,忽而又停顿了下来,“往后我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

    陆离野沉吟了片刻,只模棱两可的回了一句,“往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

    “也对。”

    向晴点了点头,便进了卫浴间去。

    陆离野猛吸了口手里的烟,只觉烟草味渗入喉咙里,有些割喉,滋味涩涩的,从喉管一直蔓延到了心口。

    很不爽的味道!

    闷闷的,压着他,让他几乎有些透不过气来。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夜,静得有些让人透不过气。

    凉风拂过,发出瑟瑟的声响。

    房间里,只有向晴一个人。

    凌晨已过,陆离野却依然没有回来。

    不知怎的,向晴的心里无端生出几许忧心来,心弦躁动不安的,让她反反复复的在沙发上捻转着,怎么都睡不着觉去。

    忽而,就听得楼下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向晴姐!!向晴姐————”

    是栗芜。

    她心急火燎的冲了上来,“向晴姐!!警!察,警!察来了……”

    向晴心里猛地一惊。

    蓦地,掀开被子,穿了拖鞋,就去给栗芜开门,“怎么回事?”

    她站在门口,冷静的问栗芜。

    “警……警!察扫黄,已经到了……到了酒店门口了……”

    栗芜喘着气儿,说起话来也非常不顺。

    “黎少呢??”

    不知怎的,这种时候,向晴想到的几乎不是自己逃出去的事儿,而是想到了那个男人的安危。

    “不知道,听说警!察已经抓了一片上了车!不过你放心,上头有人罩着,警!察不敢动黎少和厉哥他们的!”

    “我们快去看看!!”

    向晴才不相信栗芜这些鬼话呢!!

    哪有什么犯罪分子是警!察不敢动的?只看他们要不要动,是不是时候动罢了!

    “向晴姐,咱们就别去凑那个热闹了,外面很危险的!万一咱们也一起被抓了怎么办?”

    栗芜怕事的很,拖着向晴不让她走。

    “怕抓??”

    向晴瞪了栗芜一眼,“怕抓平日里还在这种地方工作?好好一姑娘,怎么就不出去找点正当工作了?还有,警!察为什么要抓我?我可是被这里这群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拐过来的失足少女!!”

    向晴说着,甩开栗芜的手,就往酒店那头奔去。

    果然,酒店里的气氛和往日里大不相同。

    她才一到门口,就被警!察给拦截了下来,“小姐,麻烦把证件拿出来!”

    “对不起,我没有证件!”

    向晴举高双手,一颗脑袋好奇的往里探着,发现长廊里除了排排警!察和piaoke之外,没见着她认识的半分熟人的身影。

    向晴适才将视线落回到了跟前的警!察身上来,如实同他交代,“我叫景向晴,我父亲叫景孟弦,是临城第一医院的前院长,我母亲叫景向南,我还有个哥哥,叫景向晴,现在任职第一医院的院长!我是临城报社的一名实习记者,我是被这里一名叫厉威的男人拐到这里来的,如果你们不信,可以去查查我的档案!不,查查最近的失踪案吧,我父母肯定已经报了警的!!”

    那警!察将信将疑的扫一眼向晴,点点头,“好,待会跟我们回警局里录份口供。”

    “好的,没问题!”

    向晴连连点头。

    这才想要询问一下关于黎野的情况时,忽而,就见一名长官被数名警!察簇拥着从长廊深处走了出来。

    警!察边走,边同佟警官汇报着。

    “佟sir,还有一些失踪人口对不上。”

    “差多少?”

    佟警官微微皱了皱眉。

    “十来名,刚立案不久的。”

    “搜遍了,都没有?”

    “对!”

    “有没有一个叫景向晴的?”

    “也没有。”

    那警!察摇头。

    景向晴??

    向晴一秒就捕捉到了自己的名字,刚刚好像提到的是她吧?

    “我!!!我叫景向晴!!”

    向晴站在那,举高着手,大喊,“警官,我就是景向晴!!我在这——”

    佟警官一见向晴,眼眸一亮。

    确实是照片里的那个女孩。

    漂亮,干净,活力,又不失女人的风情。

    配陆离野那小子,果然不错!

    佟警官快步朝向晴走了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热络的关切着她,“小丫头在里面受了不少苦吧?你爸妈在外面可担心疯了!”

    提起自己的父母,向晴只觉眼眶一热,“警官,我爸妈还好吗?您跟我爸妈很熟?”

    “熟,他们俩都还好,就是难免有些担心你!所以,你赶紧跟我出去见见他们吧!”

    “好啊!!”

    向晴迫不及待的就想走,却忽而,又顿住了脚步,偏头问佟警官,“警官,刚刚听你们说还有十来个被拐来的女孩子没找到?”

    “对!还在搜寻中。”

    “我想我知道她们在哪里!跟我来!”

    向晴领着他们,就往酒店后面走。

    走了许久的时间,经过一条又一条的小巷,巷子很深,而且灯光晦暗,甚至于到最后都没有任何的光线了。

    “丫头,你确定在这吗?”

    佟警官虽然知道向晴是自己人,到作为一名警!察,他的防备心极重,忍不住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我不确定,我也只是怀疑,快到了,就在那!”

    向晴跑了几步,停了下来,指了指自己脚边的一个井盖,“打开看看,有没有在这里!”

    “快!打开看看!小心一点!!”

    佟警官迅速下达命令。

    果不其然,才一打开盖子,就听得里面有女孩儿的呼救声。

    向晴面上一喜,“真的在!!”

    佟警官很是欣慰,“这种隐蔽的地方,你怎么会发现的?”

    他可不相信,连他陆离野都没交代过的密!处,会随便让她知道。

    向晴笑笑,“我是从前无意间发现的!刚被抓来酒店的时候,每天都想着怎么从这逃出去,有次逃跑的时候,没逃成,就把自己藏在了这里,结果,无意间发现,里面居然还有更多与我命运相同的女孩子,本想带着她们一起逃跑的,最后……”

    向晴耸耸肩,有些歉责,“没跑成,反而还连累了大家挨了打……”

    佟警官拍拍她的小肩膀,鼓励她,“可最后还是你把她们解救了出来!!”

    “我哪有那么厉害。”

    被人夸了,向晴倒觉不好意思起来。

    “谦虚!”

    佟警官大笑一声,收队,领着所有的人往回走。

    向晴也紧跟着大队往酒店里头走去。

    却忽而,只觉肩上一痛……

    甚至于都来不及叫出声来,眼前一黑,就彻底昏死了过去。

    昏死前,她见到的仿佛是一张警!察的面孔……

    就是那个,刚刚说要给她录口供的。

    怎么回事?

    可,她意识清醒,到她彻底昏死过去,时间只持续了一秒不到,她还没来及想通,就已经没机会再给她深想了。

    【亲爱的们,现在红袖阅读安卓手机的客户端最新版本(4.12版本)投月票就能一票变三票了哦,不需要等月底拉!!但是,仅仅只限于安卓手机4.12客户端版本哇!电脑和其他手机客户端的还望大家留到月底28号以后,另外,下个月开始电脑网页投月票不翻倍了哇!么么哒!!麻烦大家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