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二)晴陆漫漫(11):是你强吻了我!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离野抱着向晴回了卧室来。

    她已经趴在自己的肩头上睡着了。

    浑身,湿答答的,还在往下滴着水。

    就这样,还能睡着,还真有点佩服她。

    犹豫了少许时间,最终,还是抱着她入了浴-室去。

    初秋的夜,有些凉。

    要不给她冲个热水澡,她定会感冒的。

    将她搁进浴缸里,看着睡得深沉的向晴,陆离野站在一旁,拧紧了眉心。

    蹲下-身来,耐着心思喊了喊醉酒的她,“景向晴?”

    没有反应。

    “景向晴??”

    依旧没理会他。

    陆离野没了多少耐心,干脆伸手,拍了拍她酡-红的颊腮,“喂!醒醒!!洗个澡再睡!!”

    终于,浴缸里的丫头有了轻微的反应。

    小秀眉不悦的蹙了蹙,小手拂开他拍在自己脸蛋上的大手,然后……

    眼也没睁,歪着脑袋瓜子,继续睡。

    陆离野冷峻的眉心蹙成一团,严肃的指着向晴的鼻子,警告她,“景向晴,你再睡,信不信本少爷八光了你!”

    “……”

    “行!既然这样,那本少爷也就不客气了!”

    陆离野猿臂一探,一把将沉醉中的向晴揽进了怀里来。

    抓起她的衣摆,迟疑了半秒,眸仁微暗,下一瞬,往头顶一掀,便轻而易举的将她的衣衫从她身上扒了下来。

    动作一点也不温柔,甚至于还有些粗-鲁。

    眉心紧蹙,眸仁越渐幽暗。

    当最后一点衣物从她的身上扒下来时,浴缸外,早已凌-乱不堪,四处散乱着她的衣衫,从里到外……

    画面,道不尽的*。

    而浴缸里的向晴……

    陆离野似乎完全没有非礼勿视的自觉性。

    蹲在浴缸前,欣赏着水里那道娇-媚的身影,深幽的眸色,越渐炙热……

    这个女人,确实,堪称尤-物!

    前-凸-后-翘,娇身每一寸地方几乎都找不出任何一份赘肉来,一切都显得那么恰到好处,完美的勾勒出了一条最让男人无法把持住的s线条……

    而他的身体,也因她而做出了最诚实的反应!

    陆离野忍不住低咒了一句。

    他觉得自己真的有必要尽早把这个磨人精送出去了,再这么折腾下去,他真的非要憋出什么病来不可!!

    难怪最近越来越暴躁了!

    屡次上火,却找不到灭火工具,能不狂躁吗?

    温水,漫过了向晴的胸口。

    陆离野就任由着她泡在氤氲的水雾中央,而他出门打电话去了。

    一边讲电话,一边倚在浴-室门口,看着浴缸里的她。

    以免她睡得太沉,滑进水里而淹死。

    “什么时候能把她弄出去?”

    陆离野问电话那头的人。

    “尽快!”

    “能不能换点别的说辞?你们办事就这点效率?”

    陆离野显得极为不耐烦,“故意的,是吧?”

    电话那头的中年男人笑骂道,“你小子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景家二小姐可是出了名的美人,你小子反正也单身一个,要真出了点什么事儿,负个责不就成了?便宜你了!”

    “负个屁!!”

    陆离野不爽的回敬了一句,“你少给我打马虎眼,赶紧给我把这麻烦精弄出去!”

    “成!别到时候真给弄出去了,又舍不得了啊!”

    “少废话!什么时候?”

    “过两天你找个借口出来,老地方见面,再细商一下。”

    “ok!”

    陆离野点点头,“挂了。”

    “等等。”

    “干嘛?”

    电话那头的中年男子,静默了几秒。

    “就你喜欢的那丫头……”

    “嗯。”

    陆离野沉吟一声。

    他进了这来之后,就有提醒过电话那头的佟叔偶尔帮忙关注那丫头,要出了事需要人照应的时候,就出手帮个忙。

    “她好像结婚了!”

    “……”

    电话里,好长一段时间的静默。

    很久……

    “结婚对象是她哥?”

    陆离野的声线,有些沙哑。

    “嗯。”

    佟叔应了一声。

    “行,我知道了,先收线了。”

    陆离野说完,便兀自将电话给挂了。

    墨染的黑眸,幽暗如夜,深如黑洞,见不着底,也看不明他此刻的情绪。

    抽了支烟出来,点上,吸了一口。

    喉咙干涩得有些厉害。

    混沌的烟雾,迷蒙了他那双妖魅的桃花眼。

    隔着青烟,恍惚间,他又见到了云小怪那张稚-嫩的小-脸……

    那年她十八,他二十。

    他亲她一口,却反被她深咬一口。

    忽而,想到泳池里刚刚那一记失控的吻。

    他失笑。

    难怪他总有种错觉,她们俩是那般的相似……

    哪怕对于一个吻的定义,都一样!

    视为,咬!

    烟头燃尽,扔弃在烟灰缸中,迈步,朝浴缸里的向晴阔步而去。

    ………………………………

    翌日,清晨——

    向晴从沙发上转醒了过来,看着自己身上那套干干净净的睡袍,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敲了敲自己犯晕的脑袋,她怎么都想不起自己这身衣服是什么时候被换下来的了!

    当然,对于昨儿晚上发生的一切……

    其实,她都忘得快差不多了!

    这会,陆离野早已穿戴整齐,正叠着长-腿,从容的坐在对面的独立沙发上看着今日的晨报。

    似察觉到了她审视的目光一般,他方才抬了抬眼皮,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而后视线又再次重新落回到了报纸上。

    “看什么?”

    他问。

    语气没有多余的起伏。

    “我的衣服……”

    向晴指了指身上的睡袍,脸颊闪过些微不自在的红-润。

    话也没好意思再往后说。

    “我帮你换的。”

    陆离野坦然接话。

    向晴一怔,瞅着他,咬唇,没说话。

    “你醉死过去了,还掉进了池子里。”

    陆离野适才抬起了头来,将手里的报纸往身边一搁,挑眉继续说道,“是我把你从水里捞起来的!有问题吗?”

    “……”

    她掉进池子里了吗?

    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向晴抓了抓脑袋上那头乱糟糟的长发,皱着眉,艰难的回忆着。

    却不管她如何用力回忆,始终,脑海里一片空白。

    她挫败的耸肩,“我忘了!”

    陆离野深眸锁定她,“忘了什么?”

    “忘了你给我换衣服的事……”

    “我还帮你洗了澡。”

    不等向晴把话说完,陆离野又补充了一句。

    “……”

    向晴一时间真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愤怒?生气??羞恼???还是感谢??感谢他全家!!

    向晴掀了被子从沙发上起了身来,光着脚朝他走近,情绪有些激动道,“黎少爷,男女授受不亲,你应该有听过吧?!你趁我喝醉酒的时候,给我……洗澡,给我换衣服,这些……你……你经过我的同意了吗??啊?”

    陆离野又再次悠闲地拿起了身边的报纸,随手弹了弹,这才幽幽道,“行,下次你再掉水里,我一定会站在池边看着,绝不插手的。”

    “你少故意误解我的话,我的意思是你把我救上来之后,发生的那些事,你该询问一下我的意见!”

    向晴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鸡同鸭讲。

    “哦?”

    陆离野轻点了点头,没有抬头看她,只问她,“那水里发生的那些事情,你又记得?”

    “水里还有事情发生??”

    向晴惊愕的张了张嘴。

    然后,又陷入了一片苦思冥想中。

    “水里能出什么事?顶多就是我被水呛几口吧?”

    向晴是绞尽了脑汁,愣是没想起什么事儿来。

    她跟她哥都有一毛病,那就是一喝酒就容易忘事。

    “我真想不起来了。”

    最后,向晴宣告与自己的思维抗争失败。

    陆大少爷一张魅颜彻底沉了下来。

    他不悦的将报纸丢开,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在水里,你没经过本少爷的允许,就随便亲了本少爷的嘴!那这笔帐,本少爷要怎么跟你算呢?”

    陆大少爷这反咬一口的功力,可还真是丁点不弱啊!

    “什么??”

    向晴一时间像听到了什么惊天大事一般,大眼睁得如铜铃般大,惊恐的瞪着眼前的男人,“你……你说我……我那什么了你??”

    看着她夸张的表情,陆离野阴沉的俊脸,暴雨将至。

    她这表情什么意思?

    吻了他,至于这么惊骇吗?

    难不成会烂了她的嘴?!!

    他陆大少爷真真儿有些生气了!

    看着他越渐阴沉的表情,向晴心底就越来越慌……

    起初他刚说的时候,她还是不信的,可是,看他这表情……

    容不得她不信呀!

    要不是真的被自己占了便宜去,他的脸色怎么会这么难看呢!

    “黎少爷,你……你先别生气……”

    向晴紧张的咽了口口水,“事情我可以解释。”

    她双手伸长,抵在两个人的中间,试图让他与自己保持着最安全的距离。

    那模样,似唯恐他会化作一头狮子,随时将她拆吃入腹。

    可不是吗?昨儿晚上自己可是借着酒意轻薄过他的!!

    陆离野危险的眯紧了眼眸,“你说。”

    他倒要看看她能解释出什么玩意儿来!

    “是这样子的……”

    向晴深吸了口气,收回自己那双抵在他跟前的手,“虽然整件事情我记不太清楚了,但有一点黎少爷您可以放心,我要是真的吻了您的话,一定,一定不是对您有轻薄之意,也绝对不是对您有非分之想……”

    陆离野一双幽眸,彻底暗了下去。

    眸光,寒如极冰,没有分毫温度,死死地凝着向晴看。

    “继续说——”

    薄唇掀动,冰冷的字眼从齿缝间蹦出来,让向晴不由有些胆寒。

    向晴壮着胆儿继续说,“昨儿你不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吗?我这一直心怀着感恩,可……可能,醉酒以后,人也比较开放,所……所以就用这么一个吻,来聊表我对您的感谢之情!这其实就只是一个普通的亲吻罢了,绝对不带任何肮脏心思的!您大可放心。”

    对对对,自己一定没对他抱有任何非分之想的。

    向晴在心里如是麻痹着自己。

    “可你昨儿偏偏不是这么说的!”

    陆离野一步逼近向晴,一俯身,凑近她,离她的唇-瓣,仅剩半寸之远的距离处停了下来。

    向晴吓了一大跳。

    卷翘的睫毛紧张的忽扇着,他突来的靠近,惹得她大气都不敢出,小手揪住自己心跳如鼓的胸口,身子下意识的往后仰着,一双媚眼儿忽闪着,一时间慌乱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往后仰,他就往前倾……

    半寸的距离,从未拉远过。

    “我……我……”

    向晴支支吾吾的,脸颊燥红,“我真的忘记了!”

    陆离野忽而伸手,一把捞过她的细-腰,猿臂接住她快要跌倒下去的后背,“我不介意帮你把昨儿晚上发生的一切再回忆一遍……”

    他说着,抱住向晴,一旋身,就将她压在了他们身后的独立沙发上。

    向晴惊吓的瞪着他。

    “你要干什么……”

    “昨儿晚上,你把本少爷压在池边上……”

    他迷离着声线,低低在她耳畔间*的诉说着。

    大手忽而探出去,握住了向晴嫩滑的脚踝,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单腿已被他抬高,*的搭在了他宽厚的肩膀上……

    这姿势……

    太过亲密!!

    亲密到,让向晴面红耳赤,手足无措。

    就听得陆离野那低沉的嗓音,饶富磁性的在她的耳畔间响起,“昨晚你就是这么勾着本少爷不放,小-嘴里还一直叨叨着想要我……”

    他炙热的目光,肆意的停留在向晴微张的红唇之上,性/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想起来了吗?嗯?”

    “我……我……不可能!我不信!!”

    向晴摇头,小-脸儿红得几乎能渗出-血来了!

    她不信自己酒后会这么……放,浪!

    娇-软的身子在他身下挣扎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全身几乎已经酥-软得没了几分力气。

    如此禁不住挑/逗,她景向晴当真是弱爆了!!

    她忍不住在心里鄙夷自己!

    “既然想不起来,那就只好继续了……”

    陆大少爷还一脸无辜模样。

    作势,他的唇,就要往向晴的红唇贴覆过去……

    “你……你别乱来啊!!”

    看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薄唇,向晴紧张得身子直往里缩,一颗心脏几乎都快从心房里蹦出来了。

    眼见着唇-瓣就要落了下来,她惊吓得闭上了眼去,秀眉拧做一团,紧急的大喊道,“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果然,他黎大少爷的动作,停在半空中,嘎然而止。

    向晴长舒了口气,抓着自己紧张得几乎快要痉luan了的胸口,昧着自己的良心道,“是,我……我全想起来了,昨儿晚上是我不对,我不该那样,黎大少爷你大人有大量……”

    结果,向晴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听得身上的男人,猖獗的笑了起来。

    向晴瞬间明白自己被耍了!!

    “你耍我?!!”

    向晴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瞪他。

    陆离野从她身上直起身来,耻笑她道,“景向晴,就你这点酒量还好意思找人喝酒?”

    向晴坐直了身子,瘪嘴,“我开心,喝喝酒有什么不可以!”

    陆离野扫了她一眼,警告道,“以后不准随便在其他男人跟前喝酒!!知不知道自己酒品有多差!!”

    就她这种酒量,哪天她真的被人给j了,醒过来还能傻乎乎的给人数钱!

    “难道我昨天真的发了酒疯……”

    向晴郁闷的抓了抓脑袋,半响,才问他道,“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到底哪些是真的?”

    陆离野整了整身上的衬衫,瞥了她一眼,这才幽幽道,“落水是真的,给你洗澡也是真的,帮你换衣服,也是真的!!”

    “所以接吻是假的咯??”

    向晴惊喜的问他。

    本来,他真想点头的。

    可一见她脸上那莫名其妙的欣喜,他愣是没点下这个头去。

    没跟他接吻,是如此一件值得欢欣鼓舞的事情吗?!!

    他陆离野就是见不得她这样开心!!

    “接吻,也是真的!!”

    他掀唇,狠狠地,戳破了她心里头的最后那份期许。

    然后……

    清楚的看见她笑着的脸蛋上,出现了浅浅的裂痕。

    小-嘴儿紧抿着,媚眼儿不确信的扫他一眼,又急忙收回视线,然而又怯怯的看他一眼,半晌,才弱弱的问了一句,“真的?”

    陆离野冰凉的薄唇,紧崩成一条直线。

    没再理会她,转身,就往外走。

    出门前,又幽幽的补充了一句,“是你强吻的本少爷!!”

    【公告:亲爱的们,如果有安卓系统的手机,麻烦大家把红袖客户端更新到最新4.12版本哈,站里面对安卓最新版本,开通月末(28—31号),1票变3票的福利,也就是用最新客户端在28到31号期间投下大家手里的月票,会一票变成三票的哇!么么哒,麻烦大家了!镜子静候佳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