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二)晴陆漫漫(9):把黎大少爷伺候爽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奇心能够杀死一只猫!还有,不要随便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感,往往,对一个男人的爱慕,就是从好奇开始的。”

    向晴点头,“这话说得在理!不过……”

    她大方的笑笑,“黎少放心好了,我对花花公子向来没有兴趣,尤其是……涉黑的花花公子!”

    对于向晴的话,陆离野到也没恼,挑挑眉,一翻身,就在向晴侧身躺了下来。

    “房间里就一*被子,将就着睡吧!”

    “……”

    向晴偏头看他。

    而他,早已侧了身过去,拿背影对着了她。

    向晴怔怔的看着他宽厚的背影,忽而,没来由问了一句,“你有心动过的女孩子吗?”

    陆离野的背影,似微微僵了一下。

    半晌,沉声回答,“有。”

    “她人呢?”

    向晴好奇的追问。

    “她也有心动的男人!”

    而那个男人,正是他身后这个女人的哥哥!!

    “……”

    向晴眨眨眼,明白了过来。

    无疾而终的单恋罢了!

    她识趣的不再多问,同他一样,侧身过去,背对他而眠。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邮轮上的交易,向晴不知谈得如何了,她不过问,也不关心。

    十多天后,邮轮靠岸。

    而在此之前,向晴也再没见过那个名叫莫里尔的男人。

    邮轮上和陆离野发生的一切,宛若似梦一场,谁也没再提起过。

    她依旧睡沙发,而他,依旧睡他的大*。

    不过,向晴的活动空间,已经从他的卧室,渐渐的扩张到了他的整栋别墅。

    他已经允许她私自在楼中间走动了。

    闲暇的时候,可以去游戏室玩玩,消磨一下时光,或者去书房里坐坐,一坐就是一个下午,要不就去地下室的影院里重温一下过往的经典老电影。

    很多时候,向晴觉得自己就像个‘贤惠’的米虫,闲在他家里,什么都不会的那种。

    陆离野很忙,平日里,要找到个能说话的人也极少。

    最多就能和栗芜聊上一两句话吧!

    这日,阿祖随着陆离野出去办事了,栗芜也不知上哪儿忙活去了。

    外头杵着一排排的黑衣保镖,负责看管她。

    她无聊的在大厅里来来回回的走动着,时刻爬爬楼,权当健身了。

    却忽而,家里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小妖!!

    向晴正好走至楼上,要下来。

    站在楼道上,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一楼的她,面无表情,不做任何言语。

    小妖扫了一眼门外候着的保镖,哂笑道,“黎少倒还真把你当角色了,派这么多人看着你!”

    向晴依旧没吭声,甚至于多看她一眼都嫌烦。

    自顾的往下走,继续锻炼身体,半响,才幽幽道,“你要找黎少的话,等着吧,他很快就回来了!”

    这话,向晴其实是提醒她,如果她想造次的话,最好悠着点儿,因为他黎野很快就会回来了。

    “我是来找你的。”

    小妖仰头看她。

    向晴脚下的步子微一顿,偏头,睨了她一眼,蹙紧了眉头。

    “我送你出去!”

    她忽而说。

    向晴直直的看着她,有好几秒的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话。

    眼波里,没有任何波动的痕迹。

    然,她的心池里,却早已激起层层浪花。

    送她出去?多美好的诱饵!

    可是,凭这个女人??

    她没那么白目!!

    向晴缓步从楼上走了下来,直到走至小妖跟前来,她才站定了身姿,低低一笑,“我凭什么信你?”

    “景向晴,信不信,由你!!我现在巴不得你赶紧滚出酒店去!别再在黎少身边蛊惑着他了!”

    后面这句话,倒说的是事实。

    向晴相信。

    她转身去饮水机边给自己倒了杯热水,自顾喝了一口,故作妖※媚的笑道,“跟你说实话吧,起初我确实特别讨厌这地儿,每天都做梦想要从这鬼地方逃出去,可后来吧,我发现这地方不错!你看吧,平日里什么都不用做,只管吃喝拉撒睡,偶尔陪着黎少在*※上活动活动一下筋骨,这样的生活,可真是相当不赖!”

    说完这些话,向晴满意的在小妖的脸上看到了裂痕。

    她胸口的起伏,有些强烈,眸子里迸射※出憎恨的光芒,双手垂落在两侧,握得死紧。

    很久……

    向晴几乎以为她要打消这个念头了,却忽见她从兜里掏了一枚智能手机出来,扔在了向晴的脚边。

    手机落在波斯地毯上,相安无事。

    “信不过我可以,警※察总信得过吧?”

    她的脸色,有些煞白。

    媚惑的水眸中,有种豁出去的决心。

    “是!我就是爱黎少,我恨不得他身边所有的女人都去死!!我也想你死,可我知道我要把你弄死了,他一定不会放过我!所以,景向晴,你走吧!!别呆在他身边碍眼了!!手机是通的,打个报警电话,一点问题都没有!!”

    “你让我报警??”

    向晴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小妖冷笑,不屑道,“你以为你报警后,警※察就能端了我们吗?别做梦了!他们顶多把你从这拧出去!!”

    能把她从这拎出去,那也是再好不过的呀!!

    向晴当真心动了。

    而且是,心动得不得了!!

    一颗心,“砰砰砰”的撞击着她的心口,宛若随时都能从胸口中蹦出来一般。

    “你要不要出去,你自己考虑吧!!”

    小妖说完,唇间闪过一抹算计的笑,转身就出去了。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别墅区,向晴才猛地回神过来。

    一切,仿佛还在梦里。

    她循迹了这么久的手机,如今就在自己眼前了,她又还在犹豫什么呢?

    向晴连忙低头去拾起地上的手机。

    小手儿,还有些发抖。

    手机是带着锁的,可是,至少旁边还有个紧急电话的拨通按钮!!

    电话确实是可以拨出去的!!

    向晴心跳如鼓。

    下一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按下了‘紧急呼叫’键。

    手指,触上数字屏,一颤一抖的点着‘1’‘1’‘0’三个按钮……

    那一刻,连呼吸宛若都快要停止了一般。

    一张小※脸,因紧张居然也被憋得通红。

    “嘟——嘟——”

    电话在拨出去的第一刻,便响了起来。

    “您好,这里是……”

    对方,话还未来的及说完,电话就被向晴一把给掐断了。

    才一挂断电话,她重重的喘了口气,有种快要断气的感觉。

    电话当真顺利拨出去了,可到最后一步,她到底还是退缩了。

    为什么?

    难道是她不想离开这儿吗?!

    当然不是!

    她当真是做梦都在想着如何从这逃出去。

    虽然她现在的生活确实过得还算不错,可是,这种看不到未来,成日活得提心吊胆的日子,谁愿意去过?!

    看似安逸,实则波涛暗涌,一不留神就可能断了性命去!

    可,既然如此,为何临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她又选择了退缩呢?

    归根结底,她还是信不过那小妖!

    向晴握着手机,坐立不安起来。

    来来回回的在楼上楼下走动着,步子较于刚刚明显急了许多。

    那个女人为什么要把手机给她,让她报警呢?

    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局呢?自己要不要勇敢的尝试一下呢?还是选择相信那个叫黎野的男人呢?

    黎野……

    想到那个男人,向晴不由恍惚了几秒。

    对于他的一切,向晴一无所知。

    在这种步步惊心的地方,要她轻易的相信一个迷一般存在的男人,那显然不太可能。

    可他无时无刻的在护着她,却是实在的!

    就连人小妖也看出来了!!

    外头这一排排的黑衣保镖不就是为了护着她的吗?!

    虽然不排除是为了以防她逃跑,但那也是另一种形式的保护啊!

    想到这里,向晴做了个决定。

    决心把今儿的事情,全数告诉他。

    而这,于她而言,显然也是一场致命的赌局。

    傍晚时分——

    陆离野忙完手头上的事儿回来了。

    他陪着向晴在餐厅里吃饭。

    整顿饭下来,向晴吃得心不在焉的,饭没吃下去几口,就见她一个劲的在切着碟子里的牛排。

    陆离野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异样。

    放下手里的刀叉,拿起手边的餐巾,从容的擦了擦嘴,方才开口,徐徐问她,“说吧,什么事?”

    向晴一愣,抬头看他。

    红唇张了张,想说什么,最后,却到底没说出口来。

    她是真舍不得说。

    咬了咬下唇,摇头,“没……没什么。”

    陆离野倒也不逼着她,“没事就乖乖吃饭。”

    “哦……”

    向晴点头,乖乖的挑了一块牛排塞进了自己的小※嘴里。

    嚼了几口后,叹了口气,来不及将牛排咽下去,偏头看定陆离野,含糊的问他,“你知道今儿小妖找过我吧?”

    “听说了。”

    陆离野点头。

    “你不好奇她找我什么事儿吗?”

    “等你说。”

    “唉……”

    向晴又是一声叹息。

    “行了行了,我还是说了吧!这事儿都快把我给憋死了,说完一了百了!”

    向晴像是下了一个非常大的决心。

    陆离野沉目看她。

    就见她的小手,反反复复的在裤口袋中掏着什么东西,可掏了好半天,也没见有什么。

    不是没有,而是,她舍不得掏出来!

    最后,一咬唇,仿佛是下定了狠心一般,终于把兜里的手机给掏了出来。

    陆离野眉心突跳了一下,墨染的黑眸瞬间笼上几许幽深的寒光来。

    “她给我的。”

    向晴老实交代,“让我打电话报警!”

    “你打了吗?”

    陆离野的眸仁里,一副风雨欲来的架势。

    盯着向晴的目光,太过紧迫,让她手心不觉有些发凉。

    “我打了!”

    向晴点头,又摇头,解释道,“但我没说话,就挂了。”

    陆离野紧敛的眉心,明显松懈了些分。

    眸仁一眯,盯紧向晴,“为什么最后又放弃了?”

    见他神情放松,向晴也微微舒了口气,“没什么,就信不过那女人,担心被她坑死。”

    陆离野拿过桌上的手机,轻挑剑眉,“宁愿相信我?”

    “嗯!”

    向晴的目光,不舍得落定在他手里的手机上,不偏不倚,小※嘴里还在走神的说着,“至少我还有一张膜无辜的毁在了黎少手里,想来黎少要稍微有点良※知,也不至于把我在这关一辈子吧!”

    陆离野轻笑,“算你聪明。”

    “这手机真有问题啊?”

    向晴咂舌。

    “你希望有问题?”

    陆离野挑眉。

    “对,有问题才好。”

    她心里会稍微舒坦些。

    至少这手机等于没白上交。

    向晴舒坦的开始吃晚餐,却听得他黎大少爷不疾不徐的轻吐了一句,“这手机还真没什么问题。”

    “……”

    向晴有些欲哭无泪。

    “我拿这手机报警,警※察会来救我吗?”

    她还不死心的问他。

    “当然!警※察不是人民的公仆吗?他们不救人,谁救?!想想啊,要是之前你那个电话没有挂断的话,说不定此时此刻你已经坐在家里,吃着你※妈妈给你做的美味佳肴了!”

    “……”

    向晴登时有种想要咬死跟前这个男人的冲动。

    他一定是故意的!!

    “那你把手机还给我!!”

    向晴说着,飞扑了过去,就去抢他手里的手机。

    陆离野眼疾手快的躲开来,将手机举得高高的,故意逗她,点了点她的脑门,“给都给了,还想拿回去?”

    向晴急得眼都红了,她可真真儿的悔不当初啊,尤其是想着出自老妈圣手的那一顿山珍海味,向晴连哭的冲动都有了。

    她跳起来去抓他手里的手机。

    可无奈,跟前的男人实在太高,她太矮,抓了好几次,始终都没够着。

    向晴站在他跟前,瘪着小※嘴,一脸憋屈的瞪着他。

    看着她这副委屈的模样,陆离野也不再继续逗她了,拉起她的小手,就往厅里走,“过来。”

    “干嘛?”

    向晴的心情,简直可以称得上糟糕到了极点。

    陆离野没回答她的话,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他又转而拿了一套工具箱过来,一撸裤腿,长※腿一曲,随意的就在长几前坐了下来。

    动作,即使很随便,谈不上优雅,却偏偏,一举一动仿佛都似一道耀眼的风景。

    而那双笔直的腿,更是修长到简直人神共愤。

    他把手机摊在长几上,伏案,握着工具,三下五除二的就将手机拆了开来。

    手机里面的零部件不胜枚举,除了电板,向晴是一个也认不着。

    忽而,就见陆离野拿着镊子,从小零部件中夹了一个极为细小的零件出来。

    那玩意儿,大概就一粒米般大小,塞在一堆部件里,不仔细去瞧,还当真容易被忽略掉。

    “这是什么?”

    向晴好奇的眨眨眼,问他。

    “窃听器。”

    向晴张了张嘴,皱眉,“她想干什么?”

    陆离野没做回答,又飞快的将手机完完全全的修整好。

    看着他娴熟的手上功夫,向晴实在忍不住一声兴叹,“我发现你这人还真是什么都懂啊!”

    她歪着脑袋,欣赏着他认真的侧颜,“为什么我觉得你总能轻而易举的就能把人的心思猜透呢?你怎么就那么肯定她会坑我?”

    陆离野拾起眼来看她,不以为然道,“连你都能猜着的事情,我黎少要猜不准,应该说不过去吧?”

    “……”

    夸他两句,他还蹬鼻子上脸了!!

    “那你说,她装这窃听器,到底想干什么?!”

    陆离野将手机飞快的组装好,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机的数字密码也给一并解了。

    “你知道密码?”

    向晴惊愕的问他。

    “猜的。”

    “……”

    向晴目瞪口呆,“密码是她的生日?”

    陆离野不语,专心研究他的手机。

    “难不成是你的生日?”

    陆离野抬眼看她,一脸不满,“想象力能不能稍微高级一点?”

    “……”

    “这种小儿科的数字密码,扫一眼屏幕上的指纹就能识别出来了,连脑子都不需要过!”

    他不屑的解释。

    向晴瞠目结舌。

    这玩意儿,过一眼就能猜着密码??

    真的是她智商太低,还是跟前这男人知道的实在太多啊?!

    她对他的敬仰之意,分分钟水涨船高啊!

    摆弄完毕,陆离野将手机随意的扔弃在长几上,起身,坐进沙发里,双手枕在脑后,慵懒的靠在沙发垫上,长※腿随意的往长几上一搭,同向晴井井有条的分析起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那女人给你下的一个大套儿!今晚厉威约了卖主谈交易,据说那边带了几十个远洋的金发妞过来,货品一级,要你赶在这时候报警,端不下整个酒店,但厉威这桩交易绝对得谈崩!而你呢,也别想逃得掉,她在这手机里早装了定位系统,到时候等你一报警,她那边收到窃听信息,立刻叫人把你给逮着,我这批护着你的手下要听说你报了警,一定立马向着人小妖,分分钟把你给逮了,警※察想找到你,那几乎不可能!可等警※察一散,知道该谁倒大霉了吗?”

    向晴咽了咽口水,对于自己这危机四伏的境地,只觉背脊和手心里皆是一片寒凉。

    除了她,还有谁会倒这个大霉?!

    “现在货源吃紧,今晚要让厉威把这笔单给丢了,有你吃不了兜着走的!就算要不了你的命,也非得废了你两条腿不可!不过,还算你聪明,总归没中那女人的计。”

    向晴闻言,心有余悸,面色微微煞白,额上早已冷汗涔※涔。

    “走吧!吃饭去!”

    陆离野拉着向晴要走。

    向晴紧了紧陆离野的手,抬头看他,半晌,才一本正经的问他,“我和那个女人,谁让你更讨厌?”

    陆离野愣了愣。

    似有些意外她这个问题。

    “到底谁让你更讨厌啊?”

    向晴催促他回答。

    “你。”

    他想也没想,给了她答案。

    向晴的眸色间,掠过几许黯然,却忽而,又听得他补充了一句,“不过,你跟那个女人之间,我比较喜欢的人,也还是你。”

    讨厌她的时候,真的很讨厌,喜欢的时候,又感觉还不错。

    而那个叫小妖的女人……

    根本不配影响他陆离野的喜怒哀乐吧?

    向晴闻言他的话,微微一愣,下一瞬,眉眼间掠起几许明显的欢喜之情。

    “你想怎么做?”

    陆离野似一眼就参透了她的心思,问她。

    “你帮我吗?”

    向晴讨好般的问他。

    “可以考虑。”

    他给了她回旋的余地。

    环胸,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说说看!”

    “你说,这事儿如果被厉威知道了,会怎样?”

    向晴问陆离野。

    “他最讨厌被人利用!尤其是女人!”

    陆离野认真的回答她,“尤其是敢拿他的货源来做赌注的,他定轻饶不了!”

    向晴听闻他的话,眼睛开始发亮,“那你猜猜,如果这事儿被他知道了,他会怎么对付那个利用他的坏女人?”

    陆离野眯紧了眸子,嘴角微微上扬,“几个巴掌定是逃不过,说不定其他地方还能挂几个小彩……不过,景向晴,你这兴奋的表情,会不会太过了点??”

    陆离野说着,伸手扯了扯她笑得都快要咧到耳根后的小※嘴,“给我收敛点!!这么开心,你待会怎么上阵演悲情戏码?”

    “你答应了??”

    向晴一下子笑得更开心了。

    “给本少爷捶捶背,喂几口饭,伺候爽了,再考虑考虑。”

    “好呢!黎少爷,您这边请……”

    向晴一副公公的模样,贱兮兮的猫着腰身,搭着小手儿,搀扶着黎大少爷往餐厅去。

    餐厅里——

    陆离野就像个二大※爷似得,一派慵懒的坐在餐桌椅上,手也懒得抬,就任由着向晴给他嘴里喂牛排。

    “来,黎少爷,您张嘴!”

    陆离野眯着眼,张嘴,将送到跟前的那块牛排吞含了进去。

    咀嚼完毕,懒懒的睁开眼来,不满的吩咐道,“景公公,把牛排再切小点!”

    “好呢!!”

    向晴一想到待会就能整到那个坏女人了,心里可别提多爽了!

    别说让她做公公,哪怕让她做侍睡的小丫鬟……

    那她还是不太乐意的!

    “手有点酸……”

    “小的帮您捏捏……”

    “腿也酸得厉害!”

    “小的帮您锤锤……”

    向晴坐在椅凳上,猫着身子,认真的给陆离野敲着大※腿。

    锤锤打打,又温柔的捏一捏……

    小动作别提多娴熟了。

    一颗小脑却在飞速运转着,细细琢磨着,待会要在厉威跟前上演怎样一幕惊天地泣鬼神的悲壮戏码呢?

    至少得含泪,泫然欲泣吧?

    装装可怜,卖卖衷心,是必须的吧?

    唉,这戏可真难演啊!!

    不过……

    这手里的大※腿,怎么越捏越……硬呢?!

    向晴狐疑的往他的腿部瞄了一眼……

    下一秒,小手如同沾了毒药一般,瞬间抽离了开去,脸色乍红乍白,她急急的站起身来,连连摆手,“我……我不是故意的!!”

    该死的!!

    她怎么跟男人的那玩意儿如此有缘呢?!!

    陆离野的脸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目光幽暗,深意的瞥了一眼向晴,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因她的‘把※玩’而飞快突起的帐篷……

    许久,他才拾起眼来看她,喑哑着嗓音问了一句,“本少爷现在要你用手把它伺候爽了,你乐意吗?”“……”

    靠!!

    向晴差点一口老血就从喉咙里吐了出来。

    脸蛋儿憋得通红,下一瞬,风一般的,狂卷着火速跑回了房间里去,“砰——”的一声,把门阖得死死地了。

    倚靠在门板上,拍着胸脯,急急的喘着气儿。

    脸颊滚烫得仿佛瞬间要燃烧了一般,小心脏更是玩儿命的狂跳着。

    说来也奇怪,对于男人这玩意儿,向晴可真不是第一次感受到了。

    看也看过了,脑门儿也磕过了,可偏偏,那感觉,怎么就跟这回用手摸的完全不一样呢?

    这心跳的频率,也显然异于寻常。

    而小手板心还烫得烙手。

    她急忙又冲进了卫浴间去,打开凉水,不停地冲洗着自己的小手儿。

    楼下,陆离野坐在餐厅里,僵硬的一动不动。

    大帐篷撑得老高,时间过了十来分钟之久,帐篷却不仅不见消弭,且还有越长越高之势!

    该死的!!

    那个女人负责把他弄到上火,却不负责给他灭火?!!

    陆离野真想上去狠狠揍她一顿!!

    ……………………………………

    向晴拿着手机去厉威跟前演戏时,心里还是不免有些担忧,“你说我今儿要整了这小妖,哪天我要真掉她手里了,她会不会玩命的把我往死里整啊?”

    陆离野一张脸很臭。

    非常不乐意回答她的问题,却见她一直眨巴着双期待的眼睛瞅着自己,他终究没忍心不作言语,凉声回她道,“你今儿没死,就别想她不玩命儿的整你!”

    “对!你说得对!!”

    向晴连连认可的点头,“今儿整不整她,我都得被她千方百计的算计,还不如狠狠整她一回,爽了自己也好,对不对?”

    提到那个‘爽’字,陆大少爷的脸,更臭了!!

    向晴也忙乖乖的闭了嘴了,不敢再多说什么。

    陆离野领着向晴到酒店的时候,厉威恰好谈完这笔生意,不过,看他凝重的神情,似乎还未谈妥的样子。

    “怎么?生意谈不拢?”

    陆离野揽着向晴进了包厢,直言问厉威。

    厉威初见向晴一同出现,倒十足愣了数秒。

    “嗨,没事,我故意吊着那家伙的,想把价再给他压一压,明儿就有戏了。来来,过来坐,今儿怎么舍得带着妞出来了!”

    厉威招呼着陆离野入座。

    目光肆意的往向晴身上扫了一眼。

    不得不承认,这个妞……确实是优质品!

    身材更是好得让男人有些上火。

    厉威的眼神一瞄,陆离野就猜透了他那点恶心的心思。

    冷峻的面容沉了沉,伸手,拉过向晴,一扯,便强势的将她带入自己怀里来,抱着她亲密的坐在了自己的双※腿之上。

    大手霸道的烙住她的细※腰,不让她有分毫的动弹,“她在家里闹着闷得慌,我就带她来玩玩!”

    向晴被他压着坐在腿上,大气都不敢喘。

    厉威眯着眼儿,精明的笑,打趣着陆离野,“黎少这么*着女人,就不怕把她给惯坏了?”

    陆离野捏了捏向晴的下巴,目光与她殷切的对峙,却忽而,一低头,就在她敏感的耳※垂后,轻轻的含※吮※了一口,笑道,“再坏又如何?本少爷心仪她,就给了她恃*而骄的资本!”

    向晴的心,一颤……

    明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可她,却还是实实在在的心悸了。

    目光朦胧的望着跟前的男人,心神一阵恍惚。

    厉威哈哈笑了两声,“怎么?故意来我跟前秀恩爱来着?”

    “别说,还真有件事儿想找你谈谈。”

    陆离野连忙将话题拨回了正道上来。

    说着,甩出了个手机来,扔到了茶几上。

    “这是什么?”

    厉威不解的问陆离野。

    “宝贝,你给厉哥细致的说说事情的原委……”

    陆离野轻轻拍了拍向晴的细※腰,鼓励她。

    那一声亲昵的‘宝贝’,叫得向晴有些酥※麻。

    好不容易回神过来,她这才软着语调,一脸怯怯的同厉威道,“厉哥,这是……这是小妖姐给我的手机,说是让我今儿晚上报警,警※察一定可以带我出去,而且,还说会让我立个大功来着!”

    向晴添油加醋的说着,而后,水波一转,差点有眼泪儿从眼眶中涌了出来,“说实话,我是真想出去的,可是,我又舍不得黎少……”

    向晴说到这里的时候,还不忘殷殷切切的看一眼陆离野,收到了他赞许的目光,她这才大着胆儿继续瞎编,“我转念想想,要是真报了警,把黎少一起给抓了,我可怎么办呢?”

    她说着,小身子软※绵绵的往他怀里一靠,脸露娇羞之色,“最后,我想了想,就把这手机给了黎少,让他来处理了。”

    果然,听完向晴的话,厉威脸上的笑容,瞬间裂了开来。

    一双眸子,阴沉到了极点,甚是骇人。

    陆离野见势,忙补充,“好在她还不愚笨!这警要真报了,不说咱们完蛋,你厉哥今儿这笔生意定得谈崩!不过,这小妖到底什么意思呢?到底是冲着厉哥你来的,还是冲着她来的呀?合着我女人被不被救出去,今儿你这批货都得打水漂啊!”

    好一个妇唱夫随啊!!

    默契的配合加上这么不经意的一挑拨,事情可就这么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