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二)晴陆漫漫(7):你跟我的它好像特别有缘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学着他,一路沿着他的下巴吻了上去。

    两个人的呼吸,炙热的交织在一起,只是,谁都默契的避开了对方的红唇。

    许是太尴尬?

    又或许是,感情不到?

    就在两个人,即将深入到下一步的时候,忽而,门铃被人急切的摁响。

    “野哥!”

    外面传来阿祖的声音。

    陆离野微怔。

    漆黑的眸色看一眼身下的向晴,下意识的给她紧了紧被子,“有事?”

    “刚刚莫少的人来过了,说让咱们提防一下,房间里似乎被人装了针孔摄像头。”

    向晴和陆离野深意的对望了一眼。

    心里同时掠过一丝狐疑:房间里装摄像头的事情,姓莫的怎么会知道?

    陆离野翻身而起,站在*边回应阿祖的话,“我知道了!”

    转头,又去看**上的向晴,“你来猜猜摄像头在哪里?”

    向晴下意识的环顾一眼四周,转而,又将视线落回到了他的身上。

    用眼神默问他,“是不是寻到摄像头了,之后的戏就可以不用做了?”

    陆离野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一时间,向晴的心里,说实在的,有些五味杂陈。

    到头来,是不是就意味着她的那层膜……等于白丢了?!!

    不,不对,她不应当这样想的。

    膜虽然是没了,可至少她还是干净的呀!

    她心里该庆幸,该安慰的……

    但她当真分毫也高兴不起来!!

    她保存了二十一年的膜,就这么无故的断送在了他的手指上……

    对于这么奇葩的事情,向晴当真有些始料未及。

    费力的拂去这些纷乱的思绪,向晴躺在**上,细致的环顾着四周。

    十分钟后,葱白的手指,指向右前方的天花上,“右边数第二个射灯口处。”

    装在这种地方,还真有够阴险的。

    射灯光线极强,一般人是决计不会刻意对着射灯注视的,且聚光打下来,如不非常细致的观察,是很难发现这种隐秘的地方的。

    可他陆离野一进门就发现了。

    向晴有些佩服他缜密的观察能力,而对于他扑溯迷离的身份,也越来越好奇起来。

    摄像头成功的被拿下来,向晴第一时间穿好了衣裳,下了*来。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气氛尴尬。

    陆离野幽深的黑眸,沉敛的攫住她,“今天的意外,我会竭尽所能的补偿给你!”

    他的声音,很浑厚,极富磁性,像大提琴的旋律,婉转低沉。

    向晴深吸了口气,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在乎,“你别忘了你给过我的承诺就好。”

    “我去甲板上透口气。”

    她说完,就往外走。

    胸腔仿佛被什么压着一般,让她完完全全的透不过气来。

    她甚至有些怀疑,再这么折腾下去,她迟早要窒息而亡。

    陆离野没阻止她,只吩咐阿祖道,“你跟着她,别让她出事就好。”

    “是。”

    …………………………

    向晴站在甲板上,吹着咸湿的海风。

    夜空下,大海狂啸,黑云压顶,大雨将至,似随时要她吞噬。

    混沌的脑海中,浴*室里,那个男人用手指戳破她的画面,正如魔咒般,不停地放映着。

    身下,那种撕裂般的痛楚,丝毫也未得到缓解。

    很疼,很疼……

    而他的手指,抚过她的敏*感*带,所遗留下来的那份冰凉,似乎还在。

    娇身不由一抖……

    闭上眼,尽可能的让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没用的东西。

    她景向晴已经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时代女性了,何必又矫情的再去计较那张膜呢?

    她如是安抚着自己!

    心里到底好受了些分。

    才预备折身往回走的时候,却忽而,一个数米高的大海浪毫无预警的朝他们的邮轮拍打了过来,而后,根本不待向晴抓紧邮轮的扶手,层层巨浪狂肆而来……

    “啊——”

    强大的颠簸感,让向晴重心不稳,差点让她直接从护栏的缝隙中,栽进了大海中去。

    忽而,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扣住了她的臂弯。

    不等她反应过来,下一秒,她已被扯入进了一个陌生的胸膛中去。

    脑袋磕到一堵坚实的肉墙,有点疼。

    两个人的身形随着巨浪猛烈的摇晃着,脚下重心极其不稳,却忽而一个踉跄,两个人同时狼狈的栽倒在了甲板上。

    向晴死死地抱住了男人的腰*肢。

    而男人,伸手,死死地扣住了护栏栏杆。

    数分钟后,风止,浪停。

    而一直候在门口的阿祖,正要上前去帮向晴的时候,却未料想,有个人已经抢先在他的跟前伸出了援助之手,而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儿与他们洽谈的买主——莫里尔。

    亚太地区最年轻,也是最具盛名的教父!!

    风停浪静,向晴适才收了受惊的心,拾起头来,去看救下自己的这名大恩人。

    不抬头,不打紧。

    一抬头,彻底窘住了,一瞬间,小*脸儿憋得通红。

    她到好,摔下来的时候,哪儿都没磕着,居然,就那么好巧不巧的,直接磕在了人家的……

    裤兜上!!

    难怪,向晴觉得,磕得颧骨好痛,还私以为是碰着他哪根骨头了!

    向晴憋红着脸,去看裤兜的主人……

    下一瞬,更……窘了!!

    这人不是别人,还居然就这么恰巧的,是她之前在洗手间里,无意识的……把人家裤兜里的东西,看了个精光的淡定君,莫少!!

    而此刻,他依旧表现得很淡定。

    棕褐色的眸仁,平淡的注视着她,英俊的面容上,神情没有多余的起伏,只道,“你跟我的它,好像特别有缘?”

    他的中文,不是特别正真,倒有些偏海外的腔调。

    说话间,他的目光扫了一眼自己忽而突起的下*腹。

    而向晴也注意到了那撑起的帐篷,不知怎么的,脑子里居然有一秒钟的浮现出洗手间里见过的那个画面……

    当真有点凶猛,应该属于欧洲人的尺寸!!

    向晴忽而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些邪恶,脑子里猛地一个激灵,回了神过来,慌忙从他的身体上爬了起来,“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她确实不是故意的。

    这缘分,她可真要不起!

    莫里尔跟着坐起了身来,右腿屈膝着,长臂随意的搭在膝盖上,看着对面的女孩,目光淡淡的,不作言语,仿佛是在静待着她说话一般。

    向晴被他注视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个男人,皮肤偏白,五官俊朗清隽,眸光很淡,表情也很淡,仿佛是任何事情,都无法掀动他的情绪一般。

    向晴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男人,多少有些尴尬,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刚刚的事情,谢谢你!”

    向晴礼貌的道谢。

    要不是他出手相救的话,说不定自己此刻当真就栽进了大海里,成了海鱼们的腹中之食。

    向晴事后想想,还是有些可畏的。

    “你叫什么名字?”

    他忽而问。

    向晴愣了半秒,如实回答,“景向晴。”

    他微微敛了敛眉,看着她,又没了下文。

    向晴觉得,跟这样的人聊天,有些累。

    她站起了身来,朝他礼貌的颔首,以表感谢,“莫先生,刚刚的事情,非常谢谢你,我有些困了,就先回房休息了!再见。”

    她说完,绕过他,就要走。

    却忽而,小手被一只冰凉的大手,拉住。

    向晴一愣,微蹙眉,下意识的想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手掌中抽回来,却哪知,他也跟着加深了力道。

    向晴有些懊恼的回头看他。

    “今晚,跟我睡吧!”【下午还有一更】

    不收费:【关于向晴妹纸的智商问题,我和大家认真的探讨下:我一直就觉得你们太高看了她,对她实在太苛刻了,说她看不出花花在保护她,还一个劲在闹别扭,实际上她不是,她是在谨慎行事,她掉进这种地方来,本身谁就不敢相信,她凭什么去相信一个涉黑的人会无故保护她?信任,对于两个陌生人而言,是如此容易搭建的吗?如果她真的轻易的相信了,那她才真的是智商有点问题啊!她看不出花花是在保护自己吗?她看得出,她只是在谨慎的考虑,这个男人保护自己的初衷是什么!如果她看不出,她至于付出自己的第一次来配合人家行事吗?她也有自己的考量的,另外,信任是建立在两个人的同生共死上的,而不是建立在对对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的。你们好好斟酌下我说的是不是吧?她不是特工,不是警察,哥哥和爹都不神,只是普通的一名医生,她自然也做不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来!如果大家实在觉得人家智商不够的话,那真的与她无关了,那可能是我自己智商不够用了。泪泪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