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二)晴陆漫漫(5):我跟你走!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晴润了润喉,又舔`了舔红唇,“我……我试试吧,尽量……”

    她捏了捏自己的喉管,清了清嗓子,好几次想要叫出声来,可最后瞄一眼正定定的瞧着自己的陆离野,却到底没好意思叫出来。

    声音是没发出来,脸倒是红了大半圈。

    “……真要这么生叫啊?”

    向晴为难的瞅着他。

    陆离野轻挑剑眉,“你要实在不想生叫也成!本少爷可以勉为其难的配合你……”

    他说着,健硕的体魄,就强势的朝向晴压了过去。

    “不要————”

    “不用了!不用了……”

    向晴忙将手挡在两个人的胸前,摆手道,“我可以生叫,我可以,可以……”

    真心不需要他黎大少爷勉为其难的配合了!

    陆离野满意的勾了勾嘴角,坐起了身来。

    向晴无力的跌倒在沙发上,没动。

    心,似乎还在没有节奏的乱窜着。

    她觉得,这样躺着,或许……会叫得更像点。

    至少,姿势就是对的!

    向晴干脆闭上了眼,不去看身前的男人,脑子飞速运转着,尽最大的努力回忆着她曾经因好奇而过目过的那部唯一的岛国动作`爱情大`片……

    那女孩儿是怎么酥绵绵的叫来着?

    “啊……”

    “啊……啊……”

    试探性的喊了两嗓子,自我感觉,有点像那么回事儿。

    于是,向晴试探性的睁开了半丝眼,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跟前的男人……

    恰好,他墨染的幽眸,也正紧迫的盯着她看。

    剑眉敛着,眸仁,较于起初,明显炙热了些分。

    陆离野的沉默,无疑,就是对向晴工作的认可。

    向晴如同受到了鼓舞一般,闭上眼,继续麻着声线,酥`酥`软软的叫着……

    也不知叫了有多久,向晴喉咙都有些干了,还听不到陆离野喊停,她便干脆自己停了下来。

    一睁眼,旁边已经空无一人。

    沙发上,安`全`套散乱的扔在那,似乎少了一枚。

    但向晴也无心去追究,“黎野?”

    她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无人应答。

    卫生间传来响动声。

    她走过去,才预备敲敲洗手间的门,问他是否在里面时,门却被人从里面拉了开来。

    陆离野挺拔的身形赫然出现在眼前,毫无防备的与其相撞。

    向晴微愣。

    而此刻他的表情……

    应该算得上很丰富,很精彩!

    向晴实在没办法单独用几个词汇来形容。

    错愕?微微的窘迫?一丝丝的仓惶?还略带点羞涩的脸红??

    不是吧!这可真不似他的风格!

    当然,这所有的表情,只在三秒内完成。

    三秒过后,取而代之的又是他那一贯的冷魅。

    “你……在干嘛?”

    向晴实在觉得他的表情怪异极了,忍不住探着脖子往里面看了一眼。

    陆离野一把抓过她的肩膀,将她硬生生的拽了出来,“上个洗手间,也值得你这么感兴趣的研究?”

    “……”

    上洗手间你干嘛脸红啊?!

    “刚刚那叫声,如何?”

    向晴追在他的身后,问他。

    陆离野脚下的步子,微微顿了顿,好半晌,才硬`梆`梆的挤出两个字来,“勉强。”

    “……”

    要求还真不是一般的高。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夜里,向晴摸着黑,起*`上洗手间。

    蹲坐在马桶上时,还有些云里雾里,找不着北。

    尿完,预备起身时,视线就那么不经意的落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向晴登时眼儿发直,一瞬间身体里所有的困意急速散去。

    猜猜她瞅见了什么?!

    垃圾桶里,居然躺着一只……安`全`套?!!

    而且,初步看来,还是用过的!!

    因为,那里面明显装着某种乳白色的粘`稠液体!

    “……”

    向晴傻傻呆呆的坐在马桶盖上愣了好长时间。

    这玩意儿是什么时候扔在这里的?

    猛然间,向晴一个激灵……

    脸颊,登时滚烫得像一只烫手的山芋。

    难怪上午那会,她逮着他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他是那种怪异而丰富的表情……

    难怪那会沙发上的安`全`套突然就飞走了一只!!

    而那时候,她在干嘛??

    她正躺在沙发上,努力的学习着岛国爱情动作大`片里的女主角,嗯嗯啊啊的惨叫着……

    天啊!!

    向晴有些无法去想象那个奇葩的画面了……

    自己在外面干嚎,他在里面,对着她的叫声……意/淫?

    “……”

    向晴被自己这大胆的想法给恶心透了!!

    恶心的同时,她对外面那男人更加费解了!

    难道自己真的有差到,让男人宁愿自己撸冷杆子,也不愿碰她??

    向晴忍不住低头,哀怨的将自己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几圈。

    她的市场,也不至于这么差吧?

    向晴居然会觉得有些失落!

    当然,这种失落,绝对不是在期盼着那个男人对自己起歹心,而是真正儿的对自己的魅力感到有些挫败。

    虽然她知道这种挫败来得有些病态!

    这*,注定是无眠了。

    向晴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的,到底没睡着,脑子乱得就跟浆糊似得。

    心下认真的思忖着好些个问题:

    他为什么宁愿撸冷杆子,也不愿意碰她呢?

    撸冷杆子就撸吧,可是,他为什么还要留下痕迹呢?而且,居然还要用安`全`套……

    他用那玩意儿干嘛?难不成自己跟自己的右手做,还能怀`孕不成?

    无缘无故的套上个那玩意儿,且不说奢侈,那感觉也至少得减弱半分吧?

    这家伙到底是想唱哪一出戏啊?!

    向晴是越想越不明白了!

    直到隔天,陆离野出门,酒店的服务员过来清扫卫生的时候,她才隐约明白了到底是个什么事儿。

    服务员提着洗手间的垃圾袋出来,笑着同向晴聊着天,“景小姐,你可是咱们黎少头一回带回来的女孩……”

    “……”

    向晴抿着嘴不说话。

    这话她又不是头回听说了。

    从他们这些人嘴里说出来,就像她是受了这天下帝王多大的*幸似的。

    虽然他是帮了自己不少忙,她也很感恩。

    不过,他不是皇帝,自己也没有被*幸。

    “其实啊,黎少是向来不近女色的,我们都还以为黎少是某些方面不行呢!看来,还真是咱们想多了……”

    女服务生睨了一眼手里的垃圾袋,*的冲向晴笑着。

    向晴眨巴眨巴了两下媚眼。

    他某些方面不行??

    这点向晴怎么就没想到呢?

    这个,还真不是没可能的!

    要知道,会撸冷杆子可不能证明人真会开车,只有操着活盘子上了阵,那才是真枪实弹的好料啊!

    如是一想,向晴心里陡然舒坦了不少。

    至少证明,有可能并非她魅力太差,而是她身旁的这男人……根本就不行!!

    所以,把她架在身边,让她演出各种戏码,其实不过只是因为想掩人耳目?

    男人嘛,这种事情就相当于脸面,甚至是比脸面更重要!

    可以理解!

    向晴这么一想,这么多天的事儿倒一下子就被她想通了。

    忽而,那女服务员又压低了声音。覆到向晴的耳边,同她耳语八卦道,“你可不知道,小妖姐追了咱们黎少多久,明的暗的,没少把自己往他*`上送,可人家当真是一眼都瞧不上……”

    嗯,那应许是人家真的有隐疾,不愿被她发现呢?

    向晴心里默默地做着回应。

    “不过,景小姐你往后见着小妖姐可要悠着点儿了。”

    女服务生好心的提醒着向晴。

    向晴眨眨眼,终于接了她的话茬,“怎么说?”

    “小妖姐那人向来就很善妒,平日里有个什么*儿向黎少献点媚,她就恨不得把人往死里整,你这回更了不得,直接被黎少给带了回来!你要不小心落到了她手里,她还不得把你生吞活剥了?”

    “……”

    想到昨儿早上的那事儿,向晴还心有余悸。

    所以,她对那女人定会好生提防。

    而她心里也更清楚,现在决计不是惹那小妖的时候,所以,往后能避则避着,对自己才是真好!

    向晴笑笑,“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小心的。”

    “嗯,好,那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向晴目送了服务员离开。

    后来的两个星期,向晴倒也过得安稳。

    每天不是吃就是睡,偶尔读读书,看看电视用以打发时间。

    网不能上,手机没得玩,电话打不出。

    总之,凡是一切能与外界联系的东西,她这一概没有!

    向晴觉得自己仿佛一下子穿越了,穿到了几百年前,过着那种深闺宅院,足不出户的日子。

    当然,除却她一成不变的生活之外,还是有些东西在悄然发生变化的。

    例如……

    *头柜里的那几盒安`全`套。

    那玩意儿,已经在不知不觉当中接近尾声了。

    于是,向晴越来越相信这个男人其实当真是患有隐疾的。

    向晴的日子确实过得挺安稳的,可是,过分的安稳就实在有些无聊了。

    她觉得自己再不出去透口气,可真要发霉了。

    这日,陆离野忙完回来。

    向晴才想开口,央他带自己出去玩玩的,却被他抢先开了口。

    “我要出差办点事,大概十来天左右才能回来。”

    “你要出去?”

    向晴一双乌黑的媚眼都跟着亮了。

    陆离野没理会她的热情从何而来,只问她,“你想呆在这里,还是跟我走?”

    他不问还好,这一问,倒还真把向晴给问犹豫了。

    他要出去办事,自己本还真想顺着他一起出去透透气儿,玩上个十来八天的,多爽啊!

    可是,他走了十来八天的,自己岂不是就可以趁着这空挡,偷偷溜出去了吗?又或者找机会报警?

    向晴当真迟疑了。

    “首先,别梦想着能从这逃出去!凭你?那绝对不可能!其次,别梦想着报警,如果能够如此轻而易举的让你报了警,那咱们这酒店早就被警`察一锅给端了!”

    陆离野似一眼就窥透了向晴的心思,直接冷言就将她心里燃起的那点小希望之火给掐灭了。

    “那我跟你走!”

    向晴不再做过多的考虑。

    因为,只有出去了,才有可能遇到更多的人,然后找更多的人求救。

    “你确定要跟我一起走?”

    陆离野眯紧桃花眼,睇着她。

    “我是去跟人做交易的,那也不是什么闹着玩的事儿,搞不好这命就给丢了!你确定要跟着我去?”

    他再问一遍。

    “等你丢了小命,我才有机会逃啊……”

    本来这句话,只是在向晴心里转悠着的,可不知怎么的,居然一下子就从她的小`嘴里给冒了出来。

    要不怎么说,这天底下,最毒妇人心呢?!

    话一出口,陆离野那张英俊的脸,彻底黑成了锅底。

    “黎少,我……我其实不是那意思……”

    向晴见他脸色不好,唯恐他会因为自己这句话,就不乐意带她去了,她忙狗腿的同他解释,“我其实也就随口一说,心里可绝对不是这么想的!真的,我绝对不是这种忘恩负义的人,你可是我的大恩人,我怎么可能这么想呢?”

    陆离野冷冷的掀了掀唇角,阴阳怪气的安抚着她,“你别慌,这场交易,本少爷一定会带你亲临现场的。”

    “……”

    向晴为什么就有种后背风嗖嗖的感觉呢?

    而后,就又听得他幽幽的补了一句,“到时候,真有个什么意外,就是你对本少爷报大恩的时候了!你这肉`身板,想必挡下几颗子弹定是没什么问题的……”

    说完,他还不忘重重的拍了拍她瘦弱的小肩膀,让向晴登时有种委以重任的既视感。

    “………”

    向晴有些后悔了!!

    直到后来,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后,向晴当真是悔得连肠子都清了!!

    好好儿的陪着他出来出个差,却不成想,居然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桢襙给搭进去了。

    该死的!!

    这大概是倒了十八辈子的血霉才能遇到的奇葩事!

    当然,这些……统统都是后话了!!

    陆离野为什么要带着向晴出差呢?

    虽然是个麻烦,但他有他自己的考量。

    其一,他要走了,小妖定不会轻易放过她,要真出个什么幺蛾子,他这些日子所有的保护工作就等于白搭了,回去以后,也没脸再见云小怪了!

    其二,这丫头的存在,本身就是个不定因素,不把她绑紧在自己身边,实属不放心,万一被她捅出什么篓子来,他也就跟着完蛋了。

    所以,最后左思量,右思量的,还是决计带着她一同出行,省心。

    …………………………

    此次出差,说好听点是谈生意,实则是贩/毒。

    为了出行方便,陆离野让那名叫栗芜的女服务生给向晴准备了一套简单的着装。

    经典的白色t恤,一条修身牛仔裤。

    从简的着装,却依旧掩饰不掉向晴那前`凸`后`翘的身材,扎在一群粗犷的男人堆中,尽是说不出的惹眼。

    向晴似觉得这样的自己多少还有些惹人注目,又赶忙找栗芜要了顶鸭舌帽盖了脑袋。

    这样,多少把那张妖`媚的俏`脸挡了几分去,却孰不知,让男人瞧着,却更多了些分欲盖弥彰的味道。

    从酒店的别墅区出来,向晴低着头,像个乖乖媳妇似的,亦步亦趋的紧随陆离野的身后,不敢有半分的造次。

    她心下可通透的很,如今除了倚仗身旁的这个男人,她可真是毫无二路可走了。

    他们俩的身后,紧随着的是几十名冷脸的黑衣手下,阵仗还一点也不小。

    “我刚刚交代你的话,记清楚了吗?”

    走在前头的陆离野忽而放缓了脚步,侧目,沉声问她。

    “记清楚了!”

    向晴点头。

    “重复一遍。”

    陆离野如尊王般开口。

    向晴虽不喜欢他这种高高在上的口吻,但如此这形式,她也不得不从,于是乖乖开口,“不该说的话不说,不该听的话也不听!无时无刻都要坚守在黎少身边,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而我就是你的那土和将!”

    后面这两句,是她为了讨好他黎大少爷,以表自己的衷心,自个儿加的。

    “……”

    听闻最后两句话,陆离野嘴角抽了两抽。

    “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是你这么个用法吗?”

    陆离野忽而就扬唇笑出了声来,转而又一本正经的纠正她,“弹来你挡才对!”

    “……”

    黎少爷,你的冷笑话还不及我的好笑呢!

    那一刻,向晴还真有些担心这货会拿自己当活枪靶子使。

    在酒店门口与众人汇合的时候,向晴一眼就见到了正朝他们走来的厉威。

    她脸色微微变了变,压低了帽檐,凑到陆离野耳边来问了一句,“他怎么也来了?”

    “嗯……”

    陆离野沉吟一声,没多说话。

    “黎少!”

    厉威远远的就同陆离野打招呼,阔步朝他们这头走了过来。

    厉威走近,适才注意到陆离野身后搭着帽檐的向晴。

    “来,见过厉哥。”

    陆离野探出手来,亲热的揽过向晴的细`腰,一把就将她勾到人前来。

    他突来的亲密动作,让向晴多少有些不适,但她也没扭捏,上了前来,懂规矩的喊了一声厉哥,便乖乖退至一边,不做它言了。

    厉威挑了挑浓眉,而后,哈哈大笑起来。

    那笑,多少让向晴有些生恶,当然,她没有让自己表现出来。

    “黎少想带着她去?”

    厉威笑够了后,方才问陆离野。

    陆离野再次伸手,拦腰抱过向晴,温热的大手*溺般的在她的腰`际间轻拍了两下,淡淡应了一句,“嗯,这些天把她憋坏了,带她出去透口气。”

    许是被他两下给搂习惯了,又或是知晓不过只是在人前做戏而已,向晴心里那些不适感倒不如起初来得那么强烈了。

    厉威复杂的黑眸凝紧向晴,深意的勾了勾嘴角,“黎少就不怕趁人多的时候,让这妞儿给跑了?”

    “自己的女人都留不住,跑了怨谁?!”

    陆离野冷魅的面容上,掀不起半分波澜来,顿了顿,又听得他无风无浪的补了一句,“不过,她敢吗?”

    这话问出来,就莫名让向晴有些胆寒。

    帽檐下的面色,微微白了些分。

    这话,不就为了震慑震慑她那颗随时准备往外逃的心吗?

    ……………………

    众人纷纷上车。

    向晴和陆离野同坐一辆,厉威独自一辆,其后所有的弟兄自顾分配。

    十几台清一水的黑色劳斯莱斯幻影高调的从太子酒店驶出,浩浩荡荡的队伍,还真别提多壮观。

    这可是去做坏勾当呢!至于这么嚣张吗?

    简直不把人民公仆的警`察放在眼里!

    向晴心下一片感慨,如今要手里有台摄相机可真就完美了,就算待会自个没逃掉,那也好歹对自己的事业还有个交代的呀!

    想想,新闻标题就作:女记者以身犯险拍下贩/毒交易全过程。

    这样的新闻要爆出来,还不得炸开锅?

    当然,这也纯粹只是向晴的想象罢了。

    车内,沉寂得有些诡异。

    从上车到现在,已经将近一个小时了,她与身旁的男人,却一直保持着零交流的状态。

    且,两个人还完全没有要打破这个僵局的意思。

    至少,他没有!

    陆离野只低头,专注的翻看着手边的资料。

    向晴见他看得实在太认真,也忍不住偷偷探了头过去瞄了两眼,而后,飞快的收回了视线来。

    因为,白纸上的黑字,她竟是一个字都读不懂。

    英文?不像,好像是法文来的。

    向晴不禁有些咋舌。

    看来要当好一名大哥,要知会的技能还真不能少!

    陆离野许是看累了的缘故,收起了手里的资料,仰头,靠在椅背上,揉了揉有些疲倦的眉心骨。

    “坐车还是别看的好,影响视力。”

    向晴好心道。

    陆离野宛若适才注意到身边的人儿一般,凝目看她,还有些怔忡,半晌,才收回了心神,忽而道,“我饿了!”

    “啊?”

    向晴一愣,才问道,“你出来前没吃早饭的呀?”

    “看看冰箱里有没有吃的?”

    陆离野扫了一眼向晴跟前的车载冰箱。

    “哦。”

    向晴弯身去寻,回头同陆离野道,“有些面包和吐司,你先吃了垫垫肚子吧。”

    向晴拿出来,递给他。

    陆离野没接,只定神看着她。

    那眸光,有些古怪,看得向晴不觉毛骨悚然。

    “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陆离野接过她手里的面包,睨了她一眼,“景向晴,你突然这么安分,别以为本少爷不知道你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向晴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来。

    她能盘算什么呀?顶多……就是盘算着怎么从他们这些人的魔爪里逃出去呗!

    “你省省心吧!今儿这地方没人救得了你!”

    直到后来的数个小时,向晴才总算明白了他这句话的意思。

    向晴没想到,他们会把交易地点设在一辆豪华邮轮之上,更没想到……

    这邮轮的航行方向,居然是往自由公海去的?!

    都到那地儿了,哪怕是报警,都没人管得着了吧?

    向晴心里的希望之火,再一次被灭得干干净净。

    …………………………

    邮轮上的气氛,不如向晴所想的那般剑拔弩张。

    恰恰相反,里面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的,很是热闹非凡。

    不像是一场紧张的交易,更似一场别有新意的宴会。

    陆离野一上邮轮,便与厉威一同进了一间会议厅去,想必那儿正有他们的买主候着他们。

    男人谈大事,女人自然不好候在身边。

    陆离野把她打发到了宴厅里消磨时间,只说谈好了便来找她,倒也没叫人跟着。

    向晴登时如获得帝王大赦一般,却顾不上喘气儿,急忙寻人借手机。

    就算报警没用,可通知一下家里,找人来搭救那也是好的呀!

    然,情况显然是向晴太过天真了。

    因为,凡是上得了这艘船的人,全部被没收了通讯工具,且这片海域的任何通信,全部被屏蔽了!

    向晴才刚燃起的希望,一瞬间又没了。

    整个人蔫在吧台前,没了丁点生气。

    就说他陆离野怎会如此好心的放任她一个人出来透气,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早在他的算计中了。

    向晴软`绵绵的趴在吧台上,登时就觉自己的未来尽是一片黑暗……

    看不清前方,也看不清身边的一切。

    她就像个溺水的人儿一般,拼了命的在水里无助的挣扎着,起起伏伏,却怎么都寻不到一根能将她救出`水中的浮木……

    浮木……

    黎野算她的浮木吗?

    顶多算作她暂时落脚的一块木板吧!

    在这个黑暗的圈子里,她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

    也包括那个心思深沉的男人,黎野!

    当天晚上,向晴不知道自己随着厅里那群男男女女喝了多少酒。

    最后,把自己喝得醉意熏天的,愣是趴在吧台上,狠狠地哭了一场。

    听说哭得太凶,还把旁边站着的几名小野模吓得够呛。

    向晴有些瞧不起这样哭哭啼啼的自己。

    想来最近是太憋屈了,才借着这酒意,好好发泄`了一场。

    不过说实话,哭了这回后,心里倒真是舒坦不少。

    向晴踉踉跄跄的从厅里出来,去寻洗手间。

    绕了好些圈儿,整得她昏头转向的了,才终于找了一间,她也没来得及做多想,昏昏沉沉的就推门走了进去。

    里面,似乎杵着一个人。

    一身白衣,长得挺高挑,侧面看着……还挺俊朗的。

    就见他,正低头专注的在自己裤兜里掏着什么……

    然后,才一掏出来,仿佛就察觉到了门口突然出现的不明之物,猛地一偏头,僵住。

    意识早已模糊的向晴,分毫也没察觉出什么不对劲儿来,依旧跌跌撞撞的往里走着。

    走到男人跟前来时,突地,身形一晃,一屁`股就跌坐在了身上,疼得她直呲牙,真是差点又冒出了眼泪来。

    男人垂目看她。

    棕色的清眸里,风雨欲来。

    手,还握在自己的物件上,僵持着,似乎一时间不确定该如何是好。

    向晴也抬起眼来看他。

    秀眉,紧敛。

    这人……

    眉目俊朗,鼻梁高`挺,唇形完美,长得是挺好看的,却怎的……

    这么像个男人呢?!

    向晴的视线,不自觉的从他的面容上,往下挪了过去。

    下一瞬,瞳孔放大,脑子乍起几声“嗡嗡”响,身体里的酒意顿时褪去三分。

    脸颊,臊得通红。

    天啊……

    她居然……走错了洗手间?!!

    这回,她真真儿傻`逼了!!

    “我……”

    向晴跌跌撞撞的想要站起身来。

    男人也不说话,只从容的将自己的宝贝收进去,拉好裤拉链,旋身,居高临下的看定她。

    被他这么赤果果的一盯,向晴更觉不好意思起来,脸颊烫得厉害,“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走错了!”

    说实话,向晴倒真佩服跟前这男人的定力。

    瞧瞧刚刚他那从容不迫的收东西的姿态,还有这淡定的神情,宛若刚刚被瞧的人,还真真儿不是他似的。

    男人依旧沉默,审视着向晴。

    “莫少!”

    外头,传来手下的低唤声。

    “嗯。”

    男人终于出声应了一句。

    声音一如他的气质般,淡淡然,从容而不急躁。

    “黎少那边已经先散了,只说细条明日再谈。”

    黎少?

    黎野。

    向晴忍不住抬眼打量起眼前俊朗而从容的男人来。

    他就是今儿的买主?

    “嗯。”

    男人又应了一句。

    似乎注意到了向晴打量他的视线,低头,看定向晴,眉峰微挑,“还不打算出去?”

    “啊……”

    向晴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转身,跌跌撞撞的就往外走,“我这就走!!”

    身子还有些轻飘飘的,脑袋也混沌的厉害,但有一点,向晴的还是相当清醒的。

    刚刚洗手间这个看似淡然的男人,实则,也是一头,一张口就能把人咬死的老虎!!

    做这种勾当,有几个是撩猫爪子的?

    重点推荐《总裁的秘密爱人》——流云诺。简介:某男说:“你可以让你提前享受做我老婆的权利,比如,你买东西我付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