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二)晴陆漫漫(2):这个女人,我要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离野纤长的手指,按下内线电话,“阿祖,去买几套女人的衣服回来,从内到外的,最小号,送到布草房消毒后再拿过来!”

    “是!”

    那头,应了一句。

    陆离野挂断电话。

    向晴一瞬不瞬的盯着陆离野手边的那台电话机。

    见陆离野回头看她,她心虚的匆忙别开了头去。

    陆离野指骨分明的手指,重重的敲了敲电话机的话筒,“别梦想着这个电话能与外界联系,它只能拨内线而已!”

    一句话,几乎是把向晴心里燃起的所有希望都给掐灭了。

    她挫败的捶下肩来,身子往后一倒,干脆什么都不想,睡了。

    这些天被抓进来之后,她根本就没好好睡过一觉,也没好好吃过一顿饭,如今好不容易挨到*了,暂时就先什么都不想了,睡一觉补个眠再说吧!

    看着*=上睡得很香的向晴,陆离野只觉烦躁不已。

    解了领口下方的几颗纽扣,适才觉得呼吸顺畅了些。

    无疑,这个丫头留在自己身边,只会是一枚定时炸弹,保不准什么时候就爆了。

    所以,他现在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把这枚定时炸弹赶在爆炸前稳稳的丢出去!

    可是,要丢出去,谈何容易!

    要这丫头真有个什么闪失,云小怪定不会轻易饶了他的!

    …………………………………………

    待向晴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全黑了。

    她惺忪的揉了揉睡眼,从被子里坐起了身来。

    “醒了?”

    低沉的问话声,在房间里冷凉的响起。

    陆离野随意的埋在沙发里坐着。

    窗外,银玉色的月光透过玻璃映射=进来,投射在他孑然的身影之上,给冷魅的他,平添了几许疏离的神秘感。

    指间处,烟头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印入他漆黑的眸底,那里,深不可测如千年古井,让人无从探究,却又忍不住的想要探寻更多……

    向晴有少许的看痴,却飞快的,回神过来。

    一时间,尴尬得不知该与他说些什么好。

    “穿上。”

    陆离野说着,一套裙衫就落到了向晴跟前来。

    裙子是纯白色的,很性/感的那种露背包身裙,上面开得很低,下面……拉得很高。

    总而言之,就是非常的节省布料!

    该死!!

    显然,那叫阿祖的手下,已经完完全全把她当成了个ji女!

    向晴紧=咬唇=瓣,很是为难,但最后,还是一咬牙,躲进了被子里乖乖把裙子给穿上了。

    有得穿,总比什么都不穿来得好!!

    她掀了被子下*来,光着脚站在陆离野跟前,顿了好一会儿,才问他,“有东西吃吗?”

    陆离野微仰头,眯着魅眼,打量着月光下这个女人……

    媚眼如丝,眼尾微扬,每一个眼神的轻睨似都噙着一抹勾魂的妩媚……

    鼻头玲珑,鼻梁柔挺,下方一双润泽如蜜的红唇,唇=瓣不薄不厚,是那种恰到好处丰盈。

    每一次的掀动,就像一把牵魂的钩子,撩勾着男人压在体内的那份蠢=蠢=欲=动的旺火……

    而裹在她身上的那套裙衫……

    阿祖不愧是阅女无数型的,买衣服一拿一个准。

    妩媚的线条,在包臀裙的修饰下,展现得淋漓尽致。

    光着修长的玉=腿,站在他跟前,俨如一名初出尘世的小妖精!

    这样的景向晴,着实有些要命!!

    陆离野想到往后的漫漫长夜,就觉头疼不已。

    探手,按下内线电话,“送一份套餐到我房间里来!”

    很快,外面响起敲门声。

    陆离野忽然一勾手,顺势揽住了向晴的腰身,将她掳进了自己怀里坐好。

    向晴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陆离野霸道的一手给摁住。

    他沉声警告,“要还想在这里活得像个人,就乖乖听我的话!”

    向晴背脊陡然一凉,鬼使神差的,不敢再动弹半分,就任由着他抱着自己……

    “进来吧!”

    陆离野吩咐一声。

    门,被推开来,一名女服务生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地喊了一声,“黎少!”

    陆离野点头,沉吟一声,指了指旁边的长几,“放在这里,出去吧。”

    “是!”服务生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句。

    坐在陆离野腿上的向晴,只觉那只烙在她腰=际间的大手,热得发烫,让她百般不适应。

    她才想挣开他的禁锢,却倏尔被他抢先松开了手,毫不客气的把她从自己身上推了开来,“吃饭!”

    而女服务生早已不知何时出了房间去。

    “……”

    向晴狼狈的往前踉跄了一下,有种想爆粗口的冲动,但她到底还是忍了下来。

    现在的她,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哪里还有功夫同他计较这么些东西。

    许是向晴实在太饿的缘故,她居然觉得跟前这套餐相当美味,简直堪比她妈妈做的美食了。

    想到自己的妈妈,向晴居然情不自禁的红了一圈眼眶。

    她是那种决不轻易掉眼泪的女孩,如今当真是因为太委屈,太孤独,太害怕了,才会一时情动湿=了眼。

    却忽而听得陆离野幽幽道,“以后你睡沙发,我睡*。”

    “……”

    向晴抬起眼看他。

    陆离野挑高剑眉,“怎么?你要实在想跟我睡一张*,本少爷也可以考虑将就!”

    “别!!”

    向晴把嘴里的米饭生生咽了下来,摆手道,“您千万别将就!!我睡沙发就好!真的……”

    见鬼的才想要跟他同睡一张*呢!

    ……………………

    深夜,酒足饭饱之后,向晴腆着小肚子躺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月光,感慨万千。

    脑子里也混乱得像是自己的智商有些不够用似地。

    目光不经意的扫了一眼*=上那个长相近乎妖孽的男人……

    他是背对着自己睡的,所以,此刻向晴看不到他的正脸。

    可是,向晴却对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总觉得他们俩像是在哪里见过似地。

    而向晴对他的感觉,也从起初那一巴掌的恨恼到现在的琢磨不透。

    她实在看不明白这个男人的用意。

    既然对她没那种想法,为什么又要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呢?

    保护她?理由呢?

    要知道他本身也并非什么善类!

    他也同样是这个场子里拉/皮/条的其中之一啊!

    “你这么盯着本少爷看,是在期待着被本少爷吃掉吗?”

    忽而,陆离野问了一句,头亦没回。

    “……”

    向晴被抓包,连忙别回了头来,不满的嘟囔道,“你眼睛长后背的吗?”

    “有些人的眼神太火热,想要感觉不到都难!”

    他幽幽的回击。

    言语里,满满都是自信。

    “……”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清晨——

    薄薄的晨曦透过银色窗帘,筛落进卧室中来,暖暖的映射在向晴的身上,让她忍不住舒服的翻了个身……

    迷糊间,却忽而只觉身子一轻,整个人便被人打横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她惊吓的睁眼,印入眼帘的是陆离野那张疏冷的魅颜,“你……你干什么?放我……”

    ‘下来’两个字,还未来的及说完,就被陆离野当球一般的,毫不怜惜的扔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柔软的大*=上,翻滚了两下之后,方才落定。

    向晴晃得有些脑袋发晕,才一坐起身来就忍不住懊恼的冲他吼了一句,“你干什么呀!!每次把人扔来扔去的!”

    陆离野不理会她。

    也不知他手里什么时候多了一枚针出来,稍一用力,针头就穿破了他的指尖,鲜血登时就从皮肤里涌了出来。

    他倾身,将鲜血滴落在雪白的*单上……

    一滴,一滴……

    晕染着,开出一朵朵鲜红的血花来。

    “你……你到底在干什么呀?”

    向晴心里其实有些明白了他的用意。

    他是想用这血来做他们之间的假象的,可她实在不懂他为何要这么做。

    血滴够了,陆离野方才收了手,冷肃的警告向晴,“待会要有人问起昨儿晚上的事情,你该知道怎么回答吧?”

    “……”

    向晴眨眨眼,试探性的问道,“我该怎么回答?很激烈?很刺激?还是需要什么实质上的描述……”

    “……”

    陆离野抬头,深意的瞄了一眼向晴。

    似认真的思忖了一会,半晌后,才一本正经的沉声回答,“*五次郎,这么描述。”

    “……”

    向晴干笑两声。

    这家伙,也实在太会吹牛了吧?

    陆离野没再理会她,转身就要出门去。

    向晴见他要走,登时就有些慌了,“你要去哪里呀?”

    他忽而要走,留下她一个人,她居然会觉得有些不安起来。

    向晴忙下了*,追了过去。

    陆离野顿住脚下的步子,“找人谈点事。”

    末了,还不忘警告她,“记住,没有我的吩咐,你不许踏出这张门半步!!”

    “哦……”

    向晴嘴上乖乖应着,心里却早已开始盘算着自己要怎么样才能逃出这鬼地方去。

    不出这张门才怪,她不仅要出这张门,还要从这个变=态的酒店里逃出去……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陆离野在酒店三楼的赌场间vip休息室里,找到了厉威。

    “厉哥,昨儿那妞,我要了!”

    陆离野单刀直入,同厉威道。

    言语听似随意,却霸道不容反驳,显然是志在必得了。

    厉威蹙眉,“怎么?才一个晚上,还真对那妞上心了?”

    陆离野坐在沙发上,自顾自的抽烟,“谈不上上心。”

    “哦?”

    陆离野深深的抽了两口烟,顿了好一会儿,似有些犹豫,半晌才沉声道,“厉哥,你是自己人,我也不瞒你……”

    他说着,将烟头重重的摁灭在烟灰缸里,浑沌的烟雾缭绕着,迷离了陆离野那张清冷的俊颜,“其实我有隐疾好些年了。”

    “嗯?”

    厉威眯着眼睇着他。

    “之前你不总安排女人钻我被子吗?你以为我真是柳下惠啊?”

    陆离野说着,又燃了支烟,幽幽的吸了一口,才笑道,“其实也是怕兄弟们笑话,所以才装高尚罢了!说穿了,就是那玩意儿不听使唤!有跟没有一个意思,没差!”

    “可过了昨晚就不一样了……”

    陆离野魅惑的面庞上,闪烁着餍足的光芒,昨儿晚上激/情的画面,俨然要从他的脸上跃然而出似得,“昨儿晚上兄弟我是真尝到了那滋味!而且,说来也奇怪,身上这玩意儿他还认人!除了那妞,这么多年了,还真就没对哪个女人有过这感觉!”

    陆大少爷说起谎来是不用打草稿的,当然说这样一段话的时候,他也没少在心里把向晴从上到下的骂个千佰回!

    为了护住那丫头,他可真真儿把他当男人的面儿都给丢尽了!!

    厉威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我说你小子怎么……”

    他一脸坏笑,*的问道,“不过话说回来,那妞儿辣得够呛吧?”

    “挠人的小野猫一只,一整晚把人折腾得够呛!”

    陆离野难得的舒展了笑颜。

    “行了,哥懂了!你想跟哥要了那丫头也不是不行,但这人向来给小妖管着,我担心她那边不肯松口……”

    陆离野自是知道厉威言语里的意思。

    厉威管黄这一块,他黎野管的是卖粉的,哪边利润高,可想而知,所以,他厉威早就盯死了他黎野手里的货源。

    “厉哥,拿东区的货源来换的话,小妖这口也该松了吧?”

    陆离野冷言问了一句。

    厉威一怔,倒有些诧异,他黎野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就把东区的货源给让了出来。

    陆离野像是一眼就窥透了厉威的心思,抽了口手中的雪茄,不以为然道,“就当是治隐疾的医药费,这点钱,本少爷觉得值!”

    厉威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行,这事儿你交给哥,小妖那边哥帮你搞定。”

    “谢了!”

    陆离野道了声谢后,说是有要事缠身,找了个借口就走了。

    ……………………………………

    别墅这边——

    向晴打开/房门,要走,却被守在门口的阿祖给拦了下来。

    “小姐,不好意思,野哥说了,没有他的允许,你不许踏出这扇门半步!”

    “我下楼吃个饭也不行啊?”

    向晴郁闷了。

    “待会我会让服务生给你送上来,小姐,请回吧!”

    “你才小姐呢!!”

    向晴懊恼的瞪了他一眼,“别张口闭口的叫我小姐,我叫景向晴,叫我名字!!”

    如今生在这种地方,真真儿对‘小姐’这两字敏感得很。

    向晴说完,才郁闷的要摔上=门进房去,却忽而听得楼下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难道是那男人回来了?

    向晴伸了脖子去看,阿祖也低头去看来人,却听得他恭敬地喊了一声,“小妖姐!”

    飞快的,就见一名浓妆艳抹的女人,端着小细=腰,领着一群黑衣手下,招摇过市般的,走到了向晴跟前来。

    这女人向晴是见过的。

    当初给她下=药的人,就是她,那会她不服,愣是硬生生被她抽了两耳光。

    如今,敌人再相见,分外眼红。

    “小sao货!!”

    小妖冲着向晴怒骂了一句。

    向晴冷笑,不肯服输,昂首挺胸的回击,“你以为你是什么好货色?!”

    “嘴巴还利索着,看来是那两耳光还没抽爽!!”

    小妖阴彻彻的掀了掀红唇,下一瞬,眉目一凛。

    “啪——”的一声,都来不及让向晴反应过来,小妖一个利落的巴掌,就毫不含糊的朝她扇了过去。

    一巴掌打下来,向晴登时有些头晕眼花,昨儿挨的那巴掌还没消,今儿又补上这么一下,顿时,一张水嫩的脸蛋儿肿成了个大包子。

    “妈/的!!”

    向晴忍无可忍的爆了句粗口。

    小妖愤怒的举起手来,又想扇她一巴掌,哪知向晴眼疾手快,一把扣住了她挥过来的手,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向晴反手就赏了她一大耳巴子。

    “啪——”的一声,打得她身形微晃,连退好几步,被手下扶住方才稳住了身子。

    小妖显然没料到向晴竟然敢还手打她,“你竟然敢打我??”

    她怒不可遏,妖=媚的眼底露出凶狠的眸光,那模样,似要将向晴直接拆吃入腹。

    “敢打我,今儿我就要让你尝尝这生不如死的滋味!!阿林,把她给我绑起来!!衣服扒掉,拉出去,j了!就当小妖姐送你的战利品!!”

    话音落下,一群黑衣手下,就朝向晴围拢了过来。

    二话没说,就把向晴的裙子给撕了,拿着绳子,将她牢牢的捆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该死的!!你们这群禽/兽!!”

    “小妖姐!”阿祖见情况不妙,连忙迎了上来,“您这样恐怕不太合适吧?她到底是黎少的人!要被黎少知道了,恐怕面子上也过不去吧?”

    阿祖实在没办法,只得搬出陆离野来压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