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二)晴陆漫漫(1):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离野剑眉深蹙,将挂在自己身上的向晴往浴缸里一扔,顺手将凉水打开,而后飞快的阖上浴+室门,走了出来。

    房间门顺势被小妖从外面推开来。

    “黎少!”

    红艳的丽影,扭着水蛇腰,软弱无骨般的朝他扭了过来。

    陆离野慵懒的埋在沙发里坐着,葱白的指间还叼着一支长烟,烟头处零星的火光在暗光里忽明忽暗的闪烁着,一如陆离野那双晦暗不明的深眸。

    小妖扭着曼妙的身姿朝陆离野贴了过来,软声道,“黎少,今儿个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跑到我那要人去了?”

    小妖娇嗔的在他身上蹭了蹭,双手挑+逗般的就往他健硕的胸膛探了过去。

    然,玉手,还未触及到陆离野那片性/感的胸肌,就被他,冷冷的扣住。

    他微笑,淡漠而疏离……

    “小妖,我有洁癖!!”

    一句话,温柔至极,却,狠厉……如刀!

    而后,放开了她的手。

    小妖脸色骤变。

    她自然明白陆离野话里的意思。

    嗔怪的蹭了蹭他的肩膀,讽笑道,“怎么?黎少你嫌人家脏,就不嫌里面那丫头脏了?大家都是做这行的,你以为人家跟我有多大的区别?”

    陆离野漫不经心的弹了弹烟灰,淡淡一笑,轻挑眉,故作不经意般的反问道,“她还有张膜,你呢?”

    小妖被陆离野如此一反诘,面色登时尴尬不已,好半晌,才故作娇+媚的嗔骂道,“你们这些男人就是混蛋!!”

    “乖,出去吧。”

    陆离野显然没了多少耐心。

    “如果我现在想要把那丫头也一起带回去呢?”

    小妖软弱无骨的趴在陆离野的肩膀上,妖柔的笑道,“黎少,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场子里的规矩,自己家的宝贝自己人不能碰,尤其现在货源紧张,何况,这丫头今儿已经有老板定了……”

    陆离野不以为然,嘴角依旧是那抹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坏坏的点了点她的下巴,“你帮忙在人家老板怀里多撒几个娇不就行了?”

    “坏蛋!你不知道人家心里只有黎少你啊?”

    “唔唔唔——热……热……”

    忽而,浴+室里,传来一道道痛苦的哼吟声,将他们的对话瞬时打断开来。

    “好了,出去吧!乖,顺手把门带上……”

    陆离野拍了拍小妖的小细+腰。

    小妖登时醋意四起,骂了一句,“看她那副急不可耐的sao样子,你就钓钓她呗!”

    陆离野起了身来,笑得妖魅,直言不讳道,“急不可耐的人好像不是她,而是……本少爷!!你自便吧!”

    他说完,疾步入了浴+室去。

    冷冷的落锁。

    转身,就见向晴那抹粉色的娇影此刻正在凉水中无助的扑腾着,水雾弥漫在她的四周,将她整个人紧紧地包裹着,远远看着,俨如被薄薄的蚕丝包裹着,那若隐若现的娇+嫩模样,让男人单单只是看着,就有种……下+腹一紧的冲/动!!

    该死!!

    “帮帮我……”

    她撑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祈求般的看着进门来的陆离野。

    “帮我,求你……”

    陆离野站在门口,冷眼瞪着她,与她对峙。

    漆黑的魅眸里,染着些许的怒意。

    这丫头显然已经被药冲昏了头脑!

    连他是谁,大概她都弄不明白吧!!

    “难受,呜呜呜呜……”

    浴缸里,向晴因为身体内的那份难耐酥+痒,而不停地用手抓着自己的皮肤。

    雪白的肌肤上,鲜红的手指印频频隐现……

    陆离野漆黑的瞳仁紧缩了几圈。

    走过去,抓过花洒,毫不怜惜的就朝着向晴的脸蛋冲了过去。

    “啊啊——”

    水力太猛,让向晴痛苦的尖叫出声来。

    “你干什么呀!!”

    她躲,他追。

    她用双手将脸颊挡住,而他飞快的,粗+鲁的将她的手拂开,不让她有半分的逃脱。

    “你放开——”

    “唔唔唔————”

    水势迅猛的砸在向晴的脸蛋上,渗入她的眼睛里,鼻腔中,还有檀口间,让她痛苦的连连惊叫。

    清秀的五官难受的挤作一团,“不要!!疼啊————”

    “疼?”

    陆离野手上的动作,分毫没有放柔下来,反而还加重了力道,低怒道,“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当,非要跑这种不干不净的地方来!!”

    磨人精!!

    本来他的卧底任务就已经够麻烦了,如今,还得带着这么个麻烦精,可想而知,往后他的任务该有多棘手!!

    “你……你有病吧?咳咳咳……”

    向晴被水呛着,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看着她一脸狼狈落魄的模样,陆离野适才收了手。

    关了水阀,听了听浴+室门外的动静,发现外面那个讨厌的女人还没走。

    眉目深敛,看一眼浴+室里还在挣扎着的向晴。

    眸色微暗,下一瞬,一把攫过她浸+湿的脸颊……

    湿热的舌尖一探,火热的吮住了她细嫩的下巴,沿着她光洁的轮廓线,含/吮着她雪嫩的肌肤,一路往她敏感的耳+垂游离而去……

    “唔唔……”

    向晴不适的一声低吟。

    气息,越渐粗喘。

    她明明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的,可偏偏……

    面对他的肆虐,她怎么会觉得……越来越舒服呢?!

    “叫出来……”

    陆离野喑哑着声线,诱/哄着她。

    迷离的嗓音,如沉醉的红酒一般,带着浓烈的蛊惑,响彻于向晴的耳畔间,让她本能的就叫出了声来……

    “啊……”

    娇+嫩的声音,透着酥/麻的颤栗,透过浴+室的玻璃门,传到了小妖的耳底来。

    小妖听得那亢/奋的娇喊声,气得面色青一阵,白一阵。

    自知再待下去,不过只是自找罪受而已,一蹬脚,扭着水蛇腰,阴冷的出了房间去。

    明儿等她回场子里,自有得这死丫头好受的!!

    听闻离开的脚步声,陆离野适才放开了怀里的向晴。

    刚刚她那绵绵的口今叫声,几乎快要把他叫酥了……

    再这么折腾下去,最后这丫头没事,倒把自己折腾出毛病来了!

    …………

    太子酒店的包房里——

    “如何?”

    厉威问折回来的小妖。

    “还能如何?做了呗!”

    小妖叠着细腿,坐在沙发上不悦的抽烟,转而又狐疑的瞄了一眼厉威,“厉哥,怎么回事啊?信不过人黎少?”

    “呵,他黎少向来不近女色的,这回倒无故就给他瞅对眼了!何况那妞还是个记者,不能不防着点!”

    做他们这行的,防备心向来比常人重。

    “得了吧!不就一破记者,至于嘛?”

    小妖不屑的冷哼,吐了口烟圈,嗤道,“我看她叫得挺sao的,怎么都不像个处。”

    厉威讪笑,“那不是更好?免得你教了!”

    小妖又抽了口烟,阴冷的媚+笑道,“教,那还是必须的!”

    而且还得,狠狠地教!!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陆离野生生让向晴泡了一刻钟的冷水澡,方才将她从浴缸里抱了出来,毫不怜惜的把她往大*+上一甩。

    向晴混沌的滚了两圈,好不容易清醒了些分的脑袋,又变得晕晕乎乎起来。

    好不容易坐起了身来,她也有生气了,仰着脖子就冲陆离野吼道,“你干什么呀?要把人摔死啊?”

    “摔死倒一了百了!”

    还省得他操心了!

    “……”

    向晴被他一句话堵得差点吐血。

    脑袋还有些晕,脸颊上也火辣辣的痛着。

    那是因为刚刚被眼前这混蛋生生扇了一巴掌的缘故。

    所以,向晴再晕,再疼,也还清楚的知道,眼前这长得过分帅气的家伙……其实也就一恶心的恩客!!

    她连忙从*+上起了身来,光着小脚丫子,就要往外跑。

    然,步子才踏出去一步,就被陆离野给捉了回来,“砰——”的一声,又给粗+鲁的摔回了*+上去。

    脑袋,砸在*头上,疼得向晴直呲牙。

    “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向晴彻底怒了。

    起身,跪在*+上,不肯示弱的与*边的陆离野对峙着,“我告诉你,我不是你们这的风尘女!!你要敢碰我一下,我出去第一件事,就告你强j!!”

    陆离野沉目看她。

    眸光,有些冷凉。

    却忽而,高大的身影危险的罩下来,逼近向晴。

    强大的气场,让向晴下意识的往后倾身,小身板狼狈的摔在了柔软的大*+上。

    “你……你要干什么?”

    她防备的瞪着他,眼底掠过几许慌乱来。

    陆离野双臂撑在她的双侧,冲她吹了口邪气,一挑剑眉,“告我之前,是不是至少要考虑把自己的胸器挡一挡,才会更具说服力??”

    而后……

    陆离野的目光往下移,肆意的落在向晴那两把的胸器上,吹了个口哨之后,就定格在那,不肯动了!

    “……”

    向晴这才意识到自己此时此刻居然……

    一丝/不挂!!

    该死的!!

    她面红耳赤,胡乱的抓了一把被子,飞快的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看什么看?臭流/氓!!”

    没得看了,陆离野适才收回了目光,直起了身来。

    向晴把自己裹得像颗肉粽。

    身体里的那团火气渐渐褪了不少,脑子也越渐清醒了起来。

    越清醒,她越忧心。

    当下,唯一的念头,就是逃。

    可是,要怎么逃呢?

    这里可是a市最具盛名的黄色地带,层层把关,想要从这逃出去,简直比登天还难。

    “如果不想死在这的话,就别给我想着往外逃!”

    仿佛是看透了向晴的心思一般,陆离野冷言警告她。

    他叠着修长的双+腿,如高高在上的帝王一般,冷肃的坐在向晴对面的沙发上,睇着她。

    “往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踏出这张门,半步!!”

    “你以为你是谁啊??”

    向晴倨傲的瞪着他,“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在她眼里,此时此刻的陆离野俨然就是一名恩/客,跟外面那些花钱找乐子的恶心男一种货色!!

    “不听也没关系。”

    陆离野不以为然的摆摆手,给自己点了支雪茄,抽了几口后,方才不疾不徐的道,“出了这张门后,是被五花大绑的送上别的男人的*,还是被下情水,又或者是直接枪毙,都统统与本少爷再无半点干系!!还有啊,门没锁,你现在要想出去还来得及,本少爷绝不拦你!你自便!!”

    陆离野说完,摊摊手,继续一派闲然的抽烟。

    袅袅的烟圈,徐徐上升,迷离了他那双妖魅的桃花眼……

    向晴透过迷蒙的烟雾,打量起他来。

    自己不是傻+子,他这番话明显有暗喻要保护自己。

    可是,他为什么要保护自己呢?自己跟他可是素不相识!

    难不成……

    他真的瞧上了自己的身体?

    如是一想,向晴下意识的裹紧了自己身边的棉被。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几分面熟,可是,一时之间她又怎么都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

    一时间,向晴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走也不是,留也不对……

    但有一点,这个男人说得没错。

    出去,不是被五花大绑,就是被人下+药,要么就是挨打挨揍,当真还不如就在这间房里足不出户呢,至少免了皮肉之苦,还不够伺候那些恶心的大老爷们……

    再退一万万步来说……

    眼前这男人的皮相,怎么都比那些恶心的挺肚男好上千千万万倍吧?

    再说,被一个人那啥,也比被成千上万个男人那啥,来得好太多吧?

    如是一想,向晴当真还有了留下来的念头。

    陆离野知道*+上的女人正在做着强烈的思想斗争,他也不急着打扰她,就坐在沙发上安静的抽烟。

    凡是有点脑子的女人,都知道这选择题该怎么做。

    选错了,那也只能怪她太白+痴,那他也不用再出手相救了。

    太笨,只会连累他而已!

    不过,陆离野断定她的智商也高不到哪里去。

    因为,连他这样倾倒一众女性的超级大帅哥居然都认不出来了。

    当然,抛开两年前他们俩仅有过一面之缘不说,现在的陆离野也着实比两年前更帅更具魅力了!

    如果是这样,认不出来,倒也可以理解。(花花童鞋,咱能不能别这么自恋啊?)

    当然,认不出他来,才更好!

    他的身份,越少人知道,越安全!

    “好!我听你的……”

    终于,向晴极其没有骨气的点了点头。

    可如今,除了暂时的妥协,她也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至少,保证了她现在的安全,至于往后……

    她当然还是会想尽一切办法离开,或是找警+察求救。

    “既然听我的,那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我黎少的女人,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踏出这张门半步!不许想着逃出去,更不许报警!!如果你违反了,出了事,后果自负!!”

    陆离野将手里的烟蒂,重重的摁灭在烟灰缸里。

    “你这根本就是在软/禁我!!”

    向晴自然不服。

    心里,陡然升起些寒意来。

    脑子飞快的运转着,蹦出前些日子访到的一条新闻,也是一名男子把几名女人软/禁在地下室中,进行各种心身折磨,威逼利诱的让女人们服侍他,还勒令拍各种限/制级视频,发到网上进行营销等等。

    向晴背脊一片寒凉,手心里已全是冷汗。

    却见陆离野幽幽的瞥了她一眼,不屑道,“本少爷要真想上你,你还能完完好好的到现在?!”

    “……”

    向晴面颊涨得通红,想到自己刚刚在浴+室里,生扑他的一幕……

    以及他*的吸吮着自己下巴的那一幕……

    这还是她第一次与一个男人如此亲密。

    不过,虽是如此,但陆离野说的话倒也没错,如果他真想对自己做什么,刚刚在浴+室里早就……

    两个人又怎么可能还能如此心平气和的坐在这里说话?

    越是如此,向晴就越看不明白眼前这男人的用意了。

    “我们俩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向晴问他。

    陆离野没理会她的问话,只继续叮咛,“以后,除了我,其他人问你话,一概闭口不答!还有,在这种是非之地,任何人的话,都绝不能轻信,也不要随意相信任何一个人!因为,这里没有好人!!”

    “那你呢?”向晴问。

    陆离野扫了一眼向晴,幽暗的眼眸里,闪过几许讳莫如深的光芒,半晌,才沉声回答,“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但这里,你除了信任我,已别无选择!”

    向晴觉得,这个男人说那句‘我也不是什么好人’的时候,情绪异常复杂而纠结。

    她听不明白,也看不明白。

    但,心下是有些感激的。

    至少,他还愿意叮咛她一些是非。【亲爱的们,有月票的可以给镜子留到月底翻倍哇!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