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骄阳似璟(79):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个消失了整整两年时间的男人,怎会*之间忽而就出现在了自己眼前呢?

    小手下意识的探到他的脸颊上,小心翼翼的摩~挲着……

    唯恐,太用力,他便会忽而消失不见了一般。

    他的面颊上,还隐隐显现着昨儿夜里她因怒而扇他的那一巴掌的指痕印。

    云璟的眼眸里,波光涌动,忽而就有些后悔自己昨夜那粗~鲁的行为了。

    那一巴掌几乎是费了她所有的力气,一定不轻。

    所以,怪疼得吧?!

    她忍不住心疼起来。

    却忽而,就见跟前的男人,忽而睁开了眼来。

    惺忪的眸底,在见到她之后,浮现出一抹星辰般的笑意,无从掩饰。

    云璟想抽回手去的,却被他一把按住。

    下一瞬,一勾手,就把身前的她揽入了怀里来。

    头贪念的埋进她软软的发丝间,汲取着属于她身上那独特的味道,泛空的心,在这一瞬间被填充得满满的……

    真好……

    他回来了,又回到了这个美好的女孩儿身边!

    “昨晚睡得好吗?”

    他问她。

    云璟不吭声,就那么任由着他抱着。

    心里,波涛汹涌着,听到他熟悉的嗓音,又有了想哭的冲动。

    但她忍住了。

    一切,如在梦里,太不真实……

    “你真的回来了吗?”

    云璟问他,声音低如蚊蚋,更像是一种呢喃。

    “对,我回来了,我好好的回来的……”

    景向阳抱紧她。

    “病呢?好了吗?”

    这个问题,其实是云璟最不敢问的,却也是最想问的。

    景向阳稍稍放开了怀里的云璟,伸手,替她拨~弄了一下额前的碎发,“差不多了!医生说只要不复发的话,我的身体就算好得差不多了!”

    云璟抓~住他的大手,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红着眼看他,“这两年你到底去了哪里?你的病又是怎么好的?你当时……不是病得很厉害吗?”

    景向阳一声叹息。

    “如果不是你,或许我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好多回,我被送入抢救室快不行的时候,医生们都会在我耳边播放一段关于你的视频,一想到荧幕那头的你,我哪里还有勇气去死?又哪里舍得抛弃你独自一个人离开……”

    “其实,像我们这样的病痛,几乎已经到了无药可医的地步,所以,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不要药物,也不是治疗,而是心态,加上自己的意志力……”

    “说起来,我的治愈简直就是一场医学界的奇迹……”

    景向阳忽而笑了起来,“就在半年前,我躺在医院里,已经完全不省人事了,医院里的医生几乎都已经判定我死亡了,当时急着要联系我的家人,正预备着隔日就送火葬场,可是,人生处处都存在了奇迹,我想真的是我太不甘心了,又或者是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到了隔天,我整个人突然就像重生了一般,生龙活虎的,无病无痛,当初医生都不敢相信,立马就给我做了全身检查,可是检查结果,连我自己都震惊了!我的身体居然就那样无缘无故的好了!”

    云璟瞪大眼,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真的吗?真的就这样全好了?你确定你的身体没问题了吗?”

    云璟紧张的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

    “暂时是没问题了!检查结果显示红白细胞已经正常了,身体也没再出现任何的排异现象!不过往后什么情况,谁也没办法预期,这一到两年里,还得定期检查才知道,不过至少现在,我很好。”

    “太神奇了!!”

    云璟由心一声感叹,而后,伸手抱紧他。

    她的情绪有些激动,却没肯让自己表现出来,脸深深的埋在景向阳的怀里,唇~间上扬,感恩着医学界这个不太可能的奇迹……

    也谢谢老天,到底还是让他回到了自己身边来!

    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实在太好,太不真实!!

    【写到这里,亲们暂时先别给予任何质疑,可能大家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这个故事就是真实存在,我一位姑姑就是身患白血病,接到病危通知的最后一晚,奄奄一息,隔天无缘无故的白血病就这么好了,所以,只要心态好,意志力坚定,病魔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

    正当云璟还在感触之际,忽而,搁在*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云璟犹豫了一下,方才从景向阳的怀里退出来,伸手去摸手机。

    电话是助理小文打过来的。

    云璟犹豫了小半会,最后还是把电话给接通了。

    “小璟,赶紧的,今天约好了跟经纪公司签合同呢!你不会忘了吧?”

    云璟懒懒的哼唧了一声,“忘了……”

    看一眼身边的男人,而后下意识般的将脑袋往他怀里靠了靠。

    小手儿也不闲着,就无聊的在景向阳的胸口画起圈圈来。

    景向阳被她挠得痒兮兮的,伸手去抓她不安分的小手。

    云璟抗议,继续调皮,景向阳干脆一翻身就把她压在了自己身下,不让她再有分毫的动弹。

    云璟拍他的胸口,以示抗议,电话里却响起助理小文咋咋呼呼的声音,“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忘记呢?小璟,咱们可就靠这个合同抬高身价了!好了,好了,你赶紧起来吧,我现在马上过来接你!”

    “不用了!!”

    云璟忙一口拒绝。

    “你别过来了!”

    她可不希望别人来打扰她现在美好的生活。

    而她身上的景向阳此刻也分毫不闲着,削薄的唇~瓣,肆意的抚过云璟柔软的小~脸蛋,故意在她的唇角边上游弋,轻拂……

    惹得云璟不适的哼/吟出声,却还得耐着头皮回答小文的话,“这合同我不签了……”

    “为什么啊?”

    小文错愕,有些急了,“小璟,你又怎么了?咱们之间不是说得好好的吗?这合同对咱们是百利无一害啊,而且他们那边出价你不是也挺满意的吗?”

    “你帮我把这份合同推掉吧!还有,以后不管是电视台访问,还是记者们的专访,又或者是什么经纪公司的邀约,你都告诉他们,我没空!往后像这样的活动,我都一律拒绝参加!”

    云璟本就不是喜欢抛头露面的人,做公众人物向来不是她的志愿。

    她站在人群顶峰,只是为了让他能在最耀眼的地方看见自己。

    而如今,他看到了,也已经回到了她的身边来,她又何必再去抛头露面呢?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那些虚无的名利,都与她再无半分关系!!

    “啊?”

    小文惊诧不已,“你……”

    “我还有事,先挂了!”

    云璟不想解释什么,说着就要挂上电话去。

    “别,还有事呢!!”

    小文连忙喊住,“下午两点的展示会可别忘了啊……”

    “行了,这个我知道,我先挂了。”

    云璟说完便兀自将电话给挂了。

    才一阖上电话,却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与身上的男人坦诚相见了。

    还不待她反应过来,腰身被他抱起……

    他一个迅猛的侵占,便已将她深深占有!

    “唔——”云璟不适的一声闷~哼,骂了一句“流/氓!”

    回应她的,却是愈发肆意的进攻……

    惹得云璟喘气连连,到最后,取而代之的则是娇羞的哼/吟声,求饶声……

    两个人,折腾到中午十一点的时候,才算完事儿。

    云璟趴在*~上,有种体力透支的感觉,完全直不起身来了。

    景向阳却依旧一副精力充沛的模样儿,侧身,单手拖着脑袋,贪恋的欣赏着眼前的云璟,大手*溺的拂过她金色的发丝,“累了?”

    他沙哑着声线,问她。

    “能不累吗?”

    云璟觉得自己说话都已经提不上力气了。

    这家伙,从昨儿晚上1点开始折腾她,到现在……

    本没睡饱,结果,上午又来个体力透支,云璟真觉得自个现在可以吞下十头牛了。

    “爸妈好像都已经在楼下张罗着给我们做午餐了!”

    “爸,妈??”

    一听这话,刚还闹着没力气的云璟倏地一下就从*~上坐了起来,“爸妈什么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早上!我给他们打了个电话之后,他们就闹着要过来了。”

    景向阳也坐起了身来。

    “你回来是不是还没见过他们的?”

    “匆匆见了一面,听说你去了酒吧,就忙着找你去了。”

    景向阳眯了眯眼,“什么时候学着混酒吧的?还有抽烟!”

    他一把攫住云璟的小下巴,剑眉深蹙,“什么时候开始学着抽烟的?坏毛病怎么就一个都没落下??嗯??”

    “心情不好,当然要抽烟了!”

    云璟甩开他的手,掀开被子就要下*去。

    景向阳忙一勾手就将她捞进了怀里来,从背后问她,“为什么要学着抽烟,因为我的离开?”

    云璟听他问这话,心里多少是有些难受的。

    眨眨眼,瘪了瘪嘴,“心情很不好的时候,只能拿那玩意儿顺顺心,没上瘾,也不喜欢抽,就烦躁的时候麻痹麻痹自己。”

    景向阳听得心里一痛……

    脖子探到前方,掰过她的小~脸蛋,而后,薄唇一落,点在了她的红唇之上,“以后不许再抽烟了,往后不管有多难过,心情有多不好,我都在!”

    “你会在吗?”

    云璟红着眼看他,“往后的日子还会一直守在我的身边?”

    她摇摇头,显然没了多少信心,“你离开的这两年,我已经学会了独自一个人生活,你在不在,对我而言,也已经不重要了!”

    这些话,云璟不是故意刺激他。

    而是在告诫自己,不要再轻易的依赖他,靠近他……

    太依赖,太靠近,等到他离开的那一天,她的世界又会再次陷入一片彻底的黑暗……

    那种每个夜里哭着醒来,身边却是一片冰冷的空气,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很难受!!

    好不容易让自己建起来的防备之心,云璟不想再随意的消融了。

    她说完,掀了被子起*。

    景向阳漆黑的眸仁敛了些分去,却也没再多说什么,也随着云璟起了*。

    云璟心里有气,他自然能理解。

    他也不急,往后他们之间有的是时间来解说这些事儿。

    能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两个人才一从楼上下来,就听得厨房里忙得叮当响。

    大厅里,景孟弦和云墨正在聊着些什么。

    “爸!”

    景向阳从楼上走下来,忙喊了两位父亲一声。

    云璟也乖巧的跟着唤了一句。

    厨房里听到动静的向南和紫杉也忙迎了出来,“哎呀,你们小俩口可终于起*了,累了吧?赶紧的,收拾收拾,准备吃饭了!!”

    向南愉悦的张罗着。

    昨儿晚上看到完好无损的儿子回来,向南激动得抱着儿子哭了半小时,结果晚上又抱着自己的老公哭了整整一宿,愣是兴奋的没阖上眼去。

    紫杉一见景向阳,也欣喜的迎过来,抱了抱他,喜极而泣道,“你这孩子,这些年杳无音讯的,也不知道你到底去哪儿了,都不跟家里人联系,可把大家都急死了……”

    “对不起,妈……让你们替我担心了!”

    景向阳忙道歉,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小妻子。

    “哥——”

    忽而,玄关口传来一声惊喜的娇唤。

    除了向晴又还有谁呢?

    “哥,真的是你??哥————”

    向晴连鞋子都没来得及换,一把冲上前来,就跳到了自己哥哥怀里,双~腿~儿盘踞在景向阳身上,脸埋在他的脖子里哭得稀里哗啦,“哥,你终于回来了!!你知不知道这两年大家有多想你……尤其是小~三儿……”

    景向阳单手轻拍自己妹妹的后背,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拉过身旁云璟的小手,十指紧扣着,安抚着向晴,“我回来了,真回来了!别哭了,大家都看着呢……”

    云璟被景向阳暖暖的大手牵着,那温度仿佛透过她的肌肤,一直渗透到了血液里……

    将她的心,也填得暖暖的,很舒服,很踏实……

    向晴这才不舍得从自己哥哥的身上下来,“真的都好了?”

    “嗯,差不多了!”

    向晴抹了一把眼眶中的泪水,笑笑,搭上自己哥哥的肩膀,低语道,“既然都已经好了,那就等着我们家小嫂子往后好好修理你吧。”

    “……”

    “陆离野呢?”

    忽而,云璟问了一句。

    向晴忙冲她使了个眼色,“好端端的,干嘛扯到他啊!”

    景向阳忽而的觑了一眼自己的妹妹,警惕的问了一句,“你现在跟陆离野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

    向晴笑笑,拉了拉云璟的手,故意转了个话题,“嫂子,我哥这两年没在外面鬼混吧?昨儿你身体力行的检查过没?”

    “……”

    云璟的小~脸蛋儿陡的一红。

    “你这坏丫头!”

    向南笑着敲了敲自己女儿的脑袋,“赶紧的,过来给你~妈帮厨。”

    “哦,来了!”

    向晴的装扮是绝对不太适合进厨房的。

    一套黑色的知性连体裤,手里提着一款精致的香奈尔手包,脚上踩着一双黑色的恨天高。

    如不是担心把话题引到自己感情问题上来,向晴是绝对不会轻易踏进厨房里去的。

    不过,老妈这话,实属是救了她一场。

    她慌忙闪身进了厨房里去,云璟也要去,却被景向阳给拉住了。

    牵着她,到了露天阳台上,阖上玻璃推拉门,把两个人同外面的人儿阻隔了起来。

    景向阳将云璟圈在了护栏前,猫着挺拔的身躯,将俊美的面庞欺压下来,离云璟的五官几乎只有半寸的距离之远。

    云璟不觉有些紧张起来,一颗心‘咚咚咚’的,胡蹦乱跳着,“干嘛呢?”

    小~脸蛋儿害羞的偏了偏,不敢与他直面而对。

    她越是躲避,景向阳就故意凑得更近些分,湿热的舌尖坏坏的勾了勾她敏/感的小耳~垂,“这两年我都躺在医院的病*~上了,绝对没有出去鬼混!也绝对不会出去鬼混!!”

    “……”

    所以,他把自己拉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跟她解释这件事儿吗?

    听他说这些话,云璟的心里,其实疼得厉害。

    有些不敢去想象,这两年他躺在病*~上,是怎样一个人独自熬过去的。

    云璟将两条小胳膊搭上他的脖子,小~嘴儿嘟起来,故意道,“那谁知道你有没有跟医院里的小护~士鬼混……”

    “没有!都没有!”

    他单手圈过她的小细~腰,抱紧她,“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你,哪有别的心思跟其他的女孩子鬼混?”

    他叹了口气,“做梦都在想着见到你,根本连看一眼其他女人的心思都没有……”

    云璟的心,微微一痛……

    她有些动容,其实想问问他这两年过得好不好的,可是一想,怎么会好呢?这么白~痴的问题,她又何须多问呢?

    “两年前,那么绝情的离开,是害怕我会随着你一起走吗?”

    景向阳沉默了许久。

    沉敛的目光,深深的看定着她……

    很久,才道,“那时候真的特别害怕你想不开,所以才不敢在你身边逗留!你还那么年轻,你的生命还有千万种幸福的可能,怎么可以就那样随着我一起去了呢?如果真的走了,你的爸妈怎么办呢?我怎么能给这么多人加注这些痛苦呢?你就该好好活着,像现在这样,独自而自信的活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