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骄阳似璟(77):我站在至高点,让你看到我!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儿……”

    紫杉心疼的替自己女儿擦干眼泪,“三儿,妈不哭了,你也不哭了。”

    转而,又回头看向向南,宽慰她,“向南,你也快别哭了……”

    “嗯嗯,不哭了……”

    向南抹干眼泪,“三儿,听话,再睡会。”

    “妈,你们让我去看看向阳,好不好?求你们了……”

    云璟说着,执意要起*。

    紫杉不肯,向南也没让。

    紫杉回头看一眼向南,转而又看一眼身后所有的人,重重的叹了口气。

    向南的眼眶,也已经跟着湿+了一圈。

    “三儿……”

    向南轻声唤了唤她,在她的*头坐了下来,“向阳……他走了……”

    “走……走了??”

    云璟听到这两个字,登时如遭雷击,浑身抽+搐了一下,眼泪就如泉水般狂涌而出,“什……什么意思??妈,什么叫他走了??他去哪里了??”

    ‘走了’的意思是……

    死了吗?!

    怎么会??

    她刚还见到他了,那么清晰的出现在她的梦里!!

    “三儿,你别激动!!不是那意思,是他突然就从医院里走了!!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你公公已经去找他了!”

    向南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才一合眼,再醒来,自己儿子就突然不见了!

    *头,留着一封信。

    是给向南的。

    信的内容大致如此:

    “我知道您向来就是一位伟大的母亲,从我出生开始就拥有着旁人所不轻易具备的坚韧。

    当我的身体走到今时今日,我知道,我要活下去的几率已成‘0’。

    当看着您再次为我一日一日的纤瘦下去,妈,我知道,我该走了……

    与其让你们面对着每况愈下的我,不如给你们每一个人的心底留下一份期许,或许,哪天我就带着健康的躯体回来了!

    我知道我这么做很自私,我想每一个做母亲的,都希望自己的儿子,哪怕是合眼的前一分前一秒都能守在自己身边……

    可是,对不起,妈!我还是走了。

    因为我没办法确信我的身体还能让我维持多久……

    您是个坚强的母亲,可是,三儿不算一个坚强的妻子。

    她需要一种信念,一种支撑她活下去的信念!!

    只有我带着我的未知将来离开,或许才能给她活下去的信心……”

    景向阳走了。

    带着他羸弱的身躯,离开了所有人的视线。

    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甚至,没人知道他是否还安好,是否还与他们在同一个空间里生活着……

    当所有的人都以为云璟会陷入无边际的痛楚中去时,却没想到,她在哭了整整三天之后,就恢复了常态,开始潜心专研她的分子料理学。

    她学得很认真,她把自己的时间几乎都花在了书本和实践中。

    紫杉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专注的女儿,欣慰的同时,也感叹向阳对于自己女儿的了解和付出……

    如不是为了让自己女儿好好在这个世界上活着,他又怎么可能会悄无声息的离开呢?

    大概没人知道,一位重病的患者需要拥有多大的勇气,才舍得从自己最爱的人身边离开,独自一人去孤苦的对面病痛的折磨……

    如果他真的还活得好好的,或许,唯一支撑着他活下来的信念就是……

    能够再次回到这群他爱的人身边来!!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两年以后——

    “云小姐,能否留步做个专访呢?”

    云璟才一从国际分子料理展示中心走出来,就被记者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无疑,她今儿的优质表现,让她成功的挤进了国际分子料理界的排行榜前十。

    这决计是一件轰动全球的大事件!

    一位年仅才二十三岁的少女,却在今时今日,凭借着自己超凡的能力,成功的成为全球第十位最具盛名的分子料理大师。

    云璟优雅的站在人群中央,无数的镁光灯闪烁着,捕捉着她端庄的美丽,以及这种年纪所不能轻易具备的干练。

    这个女人,仿佛与神俱来的就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不过微微一笑,却已让所有的人恍不开眼去。

    “抱歉,这个时间点我已经有约了,如需专访,请与我的助理洽谈时间,谢谢大家,麻烦请让让。”

    云璟微笑着拒绝。

    优雅的踏着尖细的高跟鞋,顺着人/流就往停车场走去。

    记者们对于她委婉的拒绝不予理睬,不依不饶的追着她的脚步往前走,“云小姐,对于今天的成功,您最想感谢的人是谁呢?”

    云璟脚下的步子一顿……

    偏头,看一眼身旁的记者。

    无数的镁光灯在她的眼前闪动着。

    她站定,冲着镜头,微微一笑,“我最想感谢的人,除了我的老师pitt之外,就是——我的丈夫!”

    “丈夫??”

    两个字,登时掀起轩然大+波。

    “云小姐,您这么年轻就结婚了吗?怎么看着有些不像呢?”

    如此年轻的女孩就已经步入了婚姻殿堂,得让多少宅男们心里扼腕呢!

    云璟淡淡的笑了,忽而,低头就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两本红色的小红本出来,她自信的拨了拨散在肩头的长发,“这是我和我丈夫的结婚证,两年前领回来的!”

    说完,她已快速的将结婚证收进了包里。

    “哇!云小姐两年前就已经结婚了!!这么早……”

    “云小姐,您的丈夫是怎样一名成功人士呢?”

    “云小姐,难道你平日里都喜欢把结婚证揣在包里吗?为什么呢?”

    云璟的心,微微一窒……

    半晌,她认真的回答记者的提问,“这说明,我在乎我的婚姻,以及我的丈夫!!好了,今天的专访先到这里,谢谢大家,我还有事,先走了……”

    云璟说着,匆匆的进了自己的房车中。

    助理相继跟上。

    车门,阖上。

    “去电视台。”

    助理同司机交代了一句。

    云璟将头靠在皮椅上,疲惫的闭着双眼,坐着短暂的休憩。

    “小璟,我没太明白你的意思?”

    助理倏尔问云璟。

    “什么?”

    云璟没有睁眼,问她。

    “你……你怎么突然就跟媒体提起了你已婚的事情呢?前几日跟经纪公司那边不说得好好的,这个身份咱们必须得剔除吗?你现在对外公布你已婚的事情,那边实在不好包装啊……”

    云璟倏尔睁开了眼来,瞪了一眼助理,冷声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欺瞒大众?”

    “可这也不算欺瞒啊……”

    助理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提醒了一句,“这结婚证……不是假的吗?”

    她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云璟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

    还是第一次她拿给向晴看的时候发现的。

    向晴是做什么的?是做记者的!

    那火眼晶晶的,一眼就瞧出了真假来。

    云璟自然是不相信,最后亲自去民政局跑了一趟,把自己的婚姻状况查实了一下,得知结果的她,几乎差点崩溃。

    她的婚姻,根本就是一场可笑的昏姻!!

    起初云璟是悲愤的。

    感觉自己,再次被他给玩弄了。

    忽而就觉得她云璟像个傻+瓜,还是一号大傻+瓜的那种!

    但很快的,云璟就释然了。

    渐渐的,她越来越能明白他的心意……

    离开的越久,她越能清楚的感觉到他对自己的用心。

    不肯结婚,害怕她背负上‘已婚’的名头。

    离开,是为了让她有希望的好好活……

    可如今……

    景向阳,你看到了吗?我活得好好的,你呢?

    你又在哪里?是不是也在某个世界的角落里活得好好的?

    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吗?

    在你尽可能看得到我的地方,等你!!

    云璟缓缓的睁开了眼来。

    目光锐利的剜了一眼自己的助理,警告道,“如果下次再让我听到这样的话,你自己收拾了铺盖,滚!!”

    助理似乎被云璟突来的呵斥给吓住了,当真不敢再噤声。

    车,很快停在了电视台门口。

    “云小姐,你可终于来了!赶紧的,里面请。”

    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连忙迎了出来。

    领着她,经过指纹门,快速的往化妆室走去。

    化妆的时候,助理拿了台本过来递给云璟。

    “今天的电台专访大概都是些分子料理问题,还有一些……私人的感情问题……”

    云璟疲惫的靠在化妆椅上,听着助理给她念着台本。

    始终,她都没吭声。

    面上,更是没有多余的表情,就任由着化妆师在她精致的脸蛋上挥洒着。

    助理看出了云璟对于电台访问的厌倦,收了台本,叹了口气,“小璟,既然你不喜欢这种抛头露面的生活,你又何必一次又一次的接下他们的邀约呢?”

    云璟抬眼看了看她,“我没有不喜欢这种生活,相反的,我很喜欢!你继续说台本吧。”

    “嗯,那好……”

    所有的人都不能理解,那个一贯生活比较自我的云璟,怎么可能突然一下子就愿意把自己暴露在众人面前了。

    这一点,连向晴都实在不能理解。

    然而,没有人知道,在这两年里,云璟那么努力的让自己跻身进全球前十的分子料理大师,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博得众人的喝彩,以及这个虚有的名声吗?

    当然不是!

    这些,她云璟统统不在意!!

    她要的,不过只是能够让自己站在这至高点上,让那个男人看见自己!

    看到她,活得坚韧,活得出色!!

    她看不到他,但至少……

    要让他能在想她的时候,就能见到自己!!

    景向阳,你在哪里呢?

    你有没有见过电视中那个笑靥如花的云小+三?

    她真的已经长大了……

    云璟从电视台里录完节目出来,都已经是夜里十点时分了。

    她记得电视台的主持人问了她一些敏感的问题。

    “云小姐还是单身吧?”

    “不,我是已婚!”

    电台的女主持人跟那群记者一样,表示相当惊讶,“那云小姐的丈夫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呢?应该对你格外的体贴吧?”

    她当时是怎么回答主持人的呢?

    她就好像一个小怨妇,冲着镜头道,“不,他是我遇见过的,这世上最混帐的男人!!”

    不混账吗?

    结婚证用假的。

    就连最后,都还选择悄无声息的离开……

    “可是,混账又怎么样呢?谁让我爱他……”

    而且,爱得那么深……

    深到,渗入骨髓,哪怕剔骨削肉,怕也已经无法从她的身体内剥离出去了!!

    ………………

    云璟才一坐上车,助理就将手机递了过来,“小璟,你+妈给你打了好多通电话了,她说让你出来之后给她回通电话。”

    云璟忙拨了通电话给自己的母亲。

    “妈,找我有事吗?”

    “三儿,你秦伯伯过来了,你赶紧回来一趟吧!”

    云璟缓缓地将椅背往后靠了靠,淡淡的问自己的老妈,“秦伯伯的海归儿子也来了?”

    紫杉在电话里没说话。

    不答话,就当是默认了。

    “不去!”

    云璟直接拒绝。

    连一点回旋的余地都不留给自己的母亲。

    “三儿!!”

    紫杉苦口婆心的开始游说自己的女儿,“你先回来见上一眼,万一觉得还不错呢?妈又没说非让你跟人家在一起,是不是?”

    “妈!!!我已经结婚了!!!我是有丈夫的人,你知不知道??”

    云璟在电话里的声音陡然拔高了几分。

    紫杉叹了口气,“三儿,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就还是这么死心眼呢!那张结婚证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根本就是假的!!向阳当年这么做,难道真的是不想跟你结婚吗?还不是担心自己要有个什么万一的话,也不至于影响你找男朋友!你现在就这么把自己吊着,你对得起他对你的用心吗?”

    “妈!如果我趁他不在的时候,就勾三搭四的,急着找新下家把自己嫁出去的话,那样我更对不起他!!”

    云璟烦躁的冲电话里的母亲低吼了一句。

    “云璟!!”

    紫杉的声音,也不由拔高了几分。

    半晌,才狠心的说了一句这么些年来谁都不敢在云璟面前提起的话……

    “只有你觉得,向阳还活着!!!”

    “妈——”

    “其实你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你到底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去?!!”

    “我没有自欺欺人!!我相信他还活着!只是活在我们不知道的某个角落!我要等他,他不回来我就这么一直等下去——哪怕一辈子一个人,我也要等!所以,妈,如果你真的为了你女儿好,就别再给你女儿安排什么相亲了,我不需要!!”

    云璟说完,也不等那头的母亲答话,便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电话才一挂断,那一颗颗晶莹的泪珠,就像断线的珍珠一般,涌了出来。

    一瞬间,她心里所有坚强的防线,都被母亲一句残忍的话而击败……

    其实,她怎会不明白母亲的苦心,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残忍事实的可能性有多高……

    活着……

    他活着的几率到底有多低,她又怎么会不清楚呢!!

    如果存活的几率高的话,他景向阳当年又怎么会舍得离开呢?

    可是,他是多么的了解她啊……

    只要没见到他的墓碑,他的尸体,她会永远执拗的认为,他还活着!!

    还活在与她相同的空间里……

    呼吸着与她相同的空气……

    所以,她才坚持着,让自己如此努力的过好,让自己如此努力的活下去,一直等着他……

    “把我送到‘魅色’!”

    ‘魅色’是a市的一家知名酒吧。

    司机将云璟送到了酒吧后,在云璟的吩咐下,载着助理回去了,留下她一个人在酒吧里买醉。

    云璟从前是那种鲜少混迹酒吧的女孩,犹记得从前上大学的那会,和大学朋友在酒吧里玩儿了一次,就被景向阳抓了个当场,回去也没少修理她。

    自从景向阳走后,云璟就没少混迹这酒吧里。

    但她什么都不做,就是喝酒,没完没了的喝酒。

    而她那张冰魅的面孔上就印着‘生人勿进’,一般的男人也不敢轻易靠近。

    云璟踩着细跟高跟鞋,拎着个黑钻小手提包,跌跌撞撞的从酒吧里出来,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

    她没让司机过来接,就站在路边招的士。

    十二点过后,的士没多少,但酒吧门口的人倒是不少。

    来了一辆又走了一辆,云璟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干脆从手提包里抽了烟出来,点上。

    刚预备叼进嘴里,烟头都还没来得及沾上她嫣红的双+唇,却毫无预兆的,就被一只大手给霸道的夺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