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70):从‘我爱你’开始!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向阳,我们结婚吧!”

    云璟说完,眼泪早已抑制不住的,不停地往外涌……

    下一瞬,还不等他回答,粉+嫩的樱+唇,不由分说的覆上他薄薄的唇+瓣,主动地吻住了他!

    景向阳被云璟吻得昏头转向的。

    “三儿……”

    他试图拉开她,喘口气儿。

    但云璟不许。

    小手拖着他的下巴,捧高来,迫不及待的亲吻着他。

    那模样儿,仿佛是急着要把这么些日子里耽误的温存给补回来了一般。

    樱+唇吮过他的薄唇,笨拙的往自己小+嘴里吸着,一副恨不得将他直接吞入腹中的感觉。

    景向阳有些好笑,但更多的是……感动。

    胸口如同有一腔热流,正不断的往脑门上翻涌着,眼眶不期然一热,鼻腔情不自禁的泛起了酸意。

    薄唇被她急切的吸/吮着,有些疼,但他没在意,也没阻止,就任由着她在自己唇上肆意着。

    闭上眼,慢慢的享受着这一记久违的深吻。

    倏尔,滚烫的眼泪,渗入了四唇之间,那抹苦涩,教人心跟着凛疼。

    景向阳挣开腥红的双眼,就见跟前的云璟正嘤嘤泣泣的哭着,豆大的眼泪不停地从她的眼眶中涌+出来,那模样儿叫人看着就揪心不已。

    景向阳捧过她的脸蛋,挪开半寸的距离,而后伸手,心疼的替她拭干眼泪,“别哭了……”

    他的嗓音,沙哑得有些厉害,“再哭,我的心都要跟着碎了!”

    云璟听着他的话,不由破涕为笑。

    热切的目光与他深沉的眸光胶汇在一起,两个人含情脉脉的对望着……

    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看着对方,谁也没有急着开口说话。

    不知过了有多久……

    景向阳率先开了口,“为什么从婚礼上跑了出来?”

    他仰头,看她。

    云璟的双臂依旧缠在他的脖子上,红着眼,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小+嘴儿一瘪,“你不高兴吗?”

    景向阳似乎没料到她会这么问,薄唇轻轻扬了扬,到底还是说了实话,“高兴!”

    初听她从婚礼上逃跑的时候,胸口就像有一团热血正在翻涌着,如今见到她实实在在的被自己搂在怀里,要说不激动,那一定是假的!

    景向阳抱着她,走去玄关处把门阖上,落锁。

    转而又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白+嫩嫩的老三,摆着它圆+滚滚的屁+股,不停地在他的脚边蹭来蹭去。

    景向阳没功夫理会它。

    灼热的大手,捧住云璟巴掌大的小+脸蛋,扣下来,目光热切的凝住她。

    幽邃的深潭里,嵌着浅浅的笑意,只是看着她,不说话。

    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又或者,该从何说起。

    他舒了口气,“我是不是该给墨叔先发条短信,告诉他们我找到你了?”

    云璟撇撇嘴,没发表意见。

    景向阳自是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不开心来,笑着拍了拍她的后脑勺,“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突然从婚礼上跑出来,急坏了多少人?”

    他说着,拿出手机,就要给云墨发短信,却被云璟一手给拦了下来,“晚一点再跟他们联系吧……”

    她低声央求。

    看着景向阳,神情有些局促。

    景向阳不由笑了起来,直接破了她的担忧,“门我已经上锁了,谁也没办法打扰到我们!李嫂说是去参加你的婚礼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估计也正忙着找你……”

    景向阳说着,凑近她。

    高+挺的鼻梁,顶+住她小巧的鼻头,“这样可以允许我发条短信给你爸妈报备一下你的情况了吗?”

    云璟的小+脸蛋上染上了几许羞涩的红晕,适才点头应允了。

    景向阳飞快的编了条短信过去。

    内容简明扼要:“墨叔,我找到小璟了,一切安好,晚点再联系。”

    短信才一显示发送完毕,景向阳便直接关了手机,将它丢到一边儿去了。

    两个人,算是彻底与外界失了联系。

    对上景向阳那双朝她看过来的殷切深眸,云璟一颗心就不自觉的“咚咚咚”突跳起来。

    这氛围,尽是说不上来的*……

    绕着她的心,也缠着他的心,让两个人教缠的目光变得越来越热切、滚烫。

    “你有想要跟我说的话吗?”

    云璟问他。

    声音轻轻的。

    小手捏着他的衬衫领口,眼眸垂下,没好意思去看他。

    “有,好多……”

    景向阳抓过她的小手,扣在自己手掌心里。

    十指紧扣,低着头,看着她的小手,一下又一下贪恋的把+玩着。

    他深吸了口气,胸口有些闷闷的,许多话堵在胸腔里,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该从哪里说起呢?”

    他拾起眼来,笑笑,“从‘我爱你’开始?”

    “……”

    这算情话吗?

    云璟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哪怕不是正式的,可是,就这样听起来,都显得那么感人至深。

    景向阳性/感的喉头滚动了一下,拉了拉她的小手,轻声问她,“信都看了?”

    “嗯……”

    云璟点头,声音已然哽咽起来。

    “那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景向阳其实说的是自己的病。

    “有……”

    云璟肯定的点头,水雾迷蒙了她的双眼,“还是我刚刚进门时问你的那句话,景向阳,你要跟我结婚吗?”

    景向阳心头一热……

    “万一你爸妈不允许,怎么办?”

    他问。

    “不允许,你就不娶我吗?”

    云璟的眼眶一下子又湿+了一圈。

    景向阳忙搂紧了她在怀里,“娶!哪怕全天下所有的人都不同意,只要你愿意,我就娶!”

    “真的?”

    云璟抹了一把眼泪,一瞬间破涕为笑。

    “真的。”

    景向阳点头,态度很坚定。

    然,幽邃的眸仁飞快的暗了几许,大手握着云璟的小手,不由稍稍收紧了力道,“可是,你知道我生病了……”

    “生病了又怎样?”

    云璟的眼眶,一片通红,“圣经的婚姻誓词里是,无论对方疾病或是健康,都该不离不弃的陪伴!”

    云璟说着,再一次吻上他滚烫的薄唇……

    珍珠般的眼泪,从眼眶中滚落而下,她轻缓的闭上了眼去,就听得云璟低声诉喃道,“景向阳,无论是人间,还是天堂,又或者是地府,有你的地方,就有我!你在哪里,我就去哪里找你……”

    云璟颤抖的声音方一落下,景向阳那双猩红的眸仁一瞬间就湿+了。

    他捧住她的脸蛋,薄唇没有离开她的樱+唇,情绪有些激动,眼眶里烫烫的,湿湿的,凝着哭坏的她,嘶哑着声线质问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知道。”

    云璟点头,哭出了声来,重复着刚刚说过的那句话,“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哪怕是天曹地府,我都陪你走!!”

    “云小+三——”

    景向阳到底没忍住情绪,一滴属于男儿的热泪,从眼眶中滚落了出来,他哑着声音训斥她,“不许说这种话……如果你爸妈要知道你是这种态度,他们该有多难过?”

    “可是如果哪天你不在了,活着的云小+三也等于死了……”

    云璟的话,让景向阳忍不住失声哭了出来。

    他抱住云璟的脸蛋,炙热而痛心的吻,急切的落在她的樱+唇之上,就听得他颤着声音低低诉求着她,“不许说这种话,也不许这么做!!我答应你,我一定好好的,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活下来,陪着你……走更长更长的路……”

    “嗯!”

    云璟点头。

    而后,便是景向阳铺天盖地的热吻。

    脚边儿上的老三,仿佛也是感应到了这双人儿的深情惬意一般,欢快的在他的脚边不停地哄着他。

    吻……

    一路绵延而下。

    两个人的泪水交织在四唇相交之间,烫烫的,涩涩的……

    却能殷切的感受到来自对方的爱!!

    磕磕碰碰了这么多年,经历了太多的分分合合,生死离别,却到最后……

    终于坚定的十指相扣,恪守一生!!

    飞快的,景向阳替云璟脱了她后背那个大得有些离谱的旧书包,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大手扣住她的小手,十指教缠,贪恋的厮+磨着。

    每一个动作里,都饱含+着他这么些天以来,对她无穷尽的思念……

    “什么时候又把头发给弄卷了?”

    他伸手,拨了拨她卷卷的,如绒毛一般柔柔的长发。

    笑问她。

    “就刚刚……”

    云璟歪了歪小脑袋,“好看吗?”

    “好看!怎么样都好看……”

    景向阳说的是事实。

    云璟弯着月牙儿的眼,笑了起来。

    视线与他热切的目光相交,就听得他哑着声线问她,“最近身体感觉怎么样?”

    他顿了顿,才又厚着脸皮问,“能不能那个?”

    “……”

    从云璟上次流+产到现在算来也已经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了,时间上算起来,应当是没有太大的问题的。

    云璟的脸,微微一红……

    她娇羞的点了点头,贝齿咬了咬下唇,“应该没有问题了吧?你不是医生吗?你应该最清楚才是!”

    景向阳低头,一口含+住了云璟敏感的小耳+垂,“那我就不客气了……”

    飞快的,沙发上的两个人,坦诚相见。

    然,还来不及有更深入的动作时,却忽而,门铃声响了起来。【景向阳直接暴走:后妈,你真的够了!!次次来这招,你丫还有完没完了?】

    景向阳烦躁的抓了抓头,但没肯从云璟的身上爬起来。

    云璟惊慌的看着他,“有人按门铃……”

    “我听到了……”

    景向阳一脸的无奈与愠怒,“再这么下去,我真的非要被他们玩出点什么毛病来!”

    “你快去看看,万一是李嫂……”

    “我把锁芯锁了,哪怕有钥匙也打不开。”

    他一早就料定会是这样了!

    景向阳不肯动,但外面的门铃却一直响个不停,饶有一种与他直+接+干上了的趋势。

    “不像是李嫂。”

    李嫂那种识趣的人,发现锁芯上锁之后,就不会再按门铃了。

    “难道是我爸妈?”

    云璟郁闷的撇撇嘴,“说了吧!让你别跟他们联系!!”

    景向阳干脆一把抱起云璟,从沙发上起了身来,往门口走去。

    看一眼可视电话……

    外头站着的人,可真是……一大批一大批啊!!

    他爸妈,她爸妈,再加上,他爷爷奶奶,再添上她爷爷奶奶……

    这阵仗……

    “……”

    两个人头皮有些发麻,对望一眼,还有些面面相觑,“他们想干嘛?”

    云璟问他。

    景向阳没理会,直接……挂了可视电话,然后……

    干脆把门铃的电源也一同给卸了!

    一下子,全世界都安静了!!

    云璟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有些好笑。

    景向阳一口含+住了她粉+嫩的樱+唇,“我抱你上楼去!”

    曾经,景向阳一次又一次被人撞破好事儿的时候,他满心就幻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和她在自己那张*+上,在没有任何人打扰的情况下,淋漓尽致的欢/爱一场……

    如今看起来,他这个简单而又可悲的心愿,终于有机会完成了!

    门外——

    “搞什么鬼?两个人手机关机,这会连门铃的电源都给我拔了!!”

    抱怨的人,自然是向南。

    她站在门外,不停地拍打着玄关门,“这混小子!!居然敢把小璟给掳走!!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景向阳,你赶紧给我开门!!景向阳——我知道你在里面!!”

    “……”

    任由着外面叫嚷的声音有多大,里面忘乎所以的人儿,当真一句都听不到!

    而且,以防他们破门而入,所以,连带着卧室的门,他们都已经落了锁,关得严严实实的,窗帘拉下,简直连只苍蝇都别想钻进来!

    “行了行了,向南,别喊了!看这样子,他们俩是故意把咱们关在外面的。”

    紫杉忙上前来拉向南,“只要知道小璟跟他在一起,咱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可这婚礼……”

    向南试探性的说了一句。

    “这人都跑了,还什么婚礼不婚礼啊!其实今儿这场婚礼本来也是造假的!三儿本也无心要嫁,这回是谁都看出来了,在她心里啊,谁都比不上咱们向阳!非拉着她嫁给别人,她也幸福不了……”

    虽然不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但经过这么一遭之后,她也算是想通了。

    “那这……”

    向南指了指那张紧闭的门,故意道,“也不知道这两个人躲在里面搞什么鬼!”

    这话一出,谁都知道里面可能会发生的事儿。

    孤男寡女的,还能做什么?

    “咳咳咳……”

    云璟的奶奶柳云裳发了话,“行了,别管他们年轻人的事儿了!就让他们在里面待着吧,咱们也别打扰了,这是他们年轻人的事,我们做长辈的,哪管得了那么多……”

    “对对对……”

    向南忙应合,笑道,“紫杉啊,等向阳舍得从这张门里走出来了,我立马拎着他给你们登门道歉,三儿这事,非得让他给你们一个说法不成!”

    “道歉就不用了!这事儿也不是向阳的错,是小璟太任性了。”

    说话的人是云墨,“负责倒是一定要的!等他出来之后,让他来给咱这个当爹的下个保证书就成了!”

    “哈哈……行行行!”

    向南笑得合不拢嘴,“走走走,散了散了,别打扰他们年轻人办正事了。”

    其实今儿这些人都是向南故意领来的。

    目的是什么?

    当然是得让这些做长辈的亲眼来见证见证他们孙儿的爱情了!

    这都生米煮成熟米饭了,都一起滚到*+上去了,还好意思阻止他们的恋爱吗?

    儿子啊,当妈的可真只能帮到这份上了,后面的,可得全靠你自己去争取了!!

    向南从景向阳的别墅里出来后,就飞快的给李嫂打了通电话,说是给她放了一周假,让她痛痛快快的回家陪家里人玩上几天再回来。

    …………………………………………………………………………………………

    房间里——

    水*+上,热血沸腾,旖旎万千。

    粗重的喘+息声,伴随着亢奋的娇/吟声,此起彼伏的响彻于卧室内。

    热汗,淋漓,交织在两个人的身躯之上,气息变得更加不平顺起来。

    景向阳紧紧地搂住她,一遍又一遍的索要着,却仿佛怎么要都要不够一般……

    天色,从白天,进入暗夜。

    两个人,从*+上又捻转到了浴+室里……

    从浴+室里,又回到了柔软的大*+上。

    被子早就踢落到了*边的波斯地毯上,连沙发上的抱枕也被扫落到了地上,整个卧室里,一片狼藉,空气里氤氲着欢/爱过后的旖旎之味,房间里的温度也越攀越高……

    即使冷气打到最低,也无济于事。【求月票啊!!!明天继续加更!!群么么哒!月票再不丢下来,真心要过期拉!!!】

    重点推荐米粒白的新文《婚然天成:总裁,请退婚!》,感谢大家的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