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69):迟到两年的信我收到了【求月票,必看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婚礼,到底还是如期而至。

    明明只是一场形式,却给云璟一种格外逼真的感觉。

    婚礼现场布置得极致奢华,陈家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在。

    而她这边好在就到了四位长辈,景向阳没来,而向晴据说还在外地考察,根本回不来。

    云璟自然没有在意,因为这在她看来,只是一场虚假的婚礼。

    新娘更衣室里——

    化妆师正专注的给她上妆。

    云璟怔怔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身披洁白的婚纱,漂亮的脸蛋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乌黑的发丝间,嵌着白色的头帘。

    一切的一切,不像是一场作秀,反而更像是一场精心准备的婚礼。

    不知为什么,云璟忽而变得有些心慌起来。

    这场戏,太真了,真到让她有些害怕,有些想逃。

    她以为,所谓的假结婚可能就只是做一场形式给奶奶看。

    没有亲人的出席,没有朋友的道贺,更不会有这身洁白的婚纱!

    云璟不适的深呼吸了口气,有一种强烈的意识,想逃!!

    这跟她起初所设想的局面,大相径庭!

    这根本不是一场作秀,而是……一场真正的婚礼!!

    她不想要!!

    “云小姐,你没事吧?”

    化妆师看出了云璟的脸色有些微的不对劲,连忙关切的问了一句。

    云璟抬头看一眼化妆师,情绪陷入了低潮之中,“你先出去吧!我不太舒服,休息一会,待会我再叫你。”

    “这……”

    化妆师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离婚礼开始还有两个半小时,“那好吧,半个小时后,我再过来。”

    “嗯,好的。”

    化妆师出了更衣室。

    忽而,就听得门口有人问道,“这里是新娘更衣室吗?”

    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云璟皱了皱眉。

    怎么听着那么像秦沥沥的声音?

    云璟从化妆镜前探头去看,果然,就见秦沥沥站在门口,正询问着刚出门的化妆师。

    “是的,就是这。”

    化妆师如实回答。

    “谢谢。”

    秦沥沥道谢,一偏回头,就见到了里面正张着脑袋看自己的云璟。

    “小璟!!”

    秦沥沥一见云璟,是又惊又喜,连忙就迎进了化妆间去。

    “哇!好美啊……”

    看着穿着洁白婚纱的云璟,秦沥沥忍不住一声惊叹,转而又道,“我收到你老公的请柬时,还有些不敢相信呢!你居然会这么早结婚……”

    秦沥沥就像个小麻雀似得,活跃的在云璟身旁,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你怎么过来了?”

    云璟不像秦沥沥那般和颜悦色,精致的脸蛋上依旧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她以为秦沥沥不会出现在她的婚礼上才是。

    “你的婚礼我怎么可能不来!”

    秦沥沥在云璟的身边坐了下来,“你什么时候从美国回来的啊?都不见你跟我联系!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

    云璟没回答她的话。

    伸手去扯自己头上的白纱,秦沥沥见状,连忙按住她的动作,“喂喂喂,你干什么呢!新娘这还没出嫁了,就扯头纱,这可不是个什么好兆头啊!”

    “没事!”

    云璟拿开她的手,固执的将头纱扯了下来。

    顿时就觉头上轻了很多,整个人也舒服了不少。

    “那个……小璟啊……”

    “嗯?”

    见秦沥沥这副有话要说不说的样子,云璟不由多看了她两眼。

    “你这两年也没跟陆少联系吗?怎么都不见他来参加你的婚礼啊?”

    秦沥沥问这话的时候,脸都不由红了些分。

    云璟好笑的觑着她,哂笑道,“我说你怎么这么大老远的跑来参加我的婚礼呢!原来就是为了看他来着……不过要让你失望了,他还真没来!”

    “为什么呀?”

    秦沥沥表示好奇,转而又故意玩笑道,“他怕自己太伤心啊?”

    “伤心?”

    云璟睨了秦沥沥一眼,“秦沥沥,你以为我跟他什么关系?”

    “他不是一直都喜欢你吗?”

    秦沥沥眨眼看着她,如实回答。

    “他喜欢我?”

    云璟忽而就笑了,“明明你比我更早认识他,可我发现你这人一点都不了解他!咱们先不说他陆花花大少爷难得能用真心对待一个女人,我就说他那种霸道的个性,你觉得像他那样的男人,如果真对哪个女人动了心,还不得像土匪似地把她绑在自己身边?可是他对我呢?除了一开始闹我的时候说过要我做他女朋友,再之后,就从来没再说过那样的话!我和他认识到现在,他也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一句喜欢我!而且不仅没说过,从前还帮着我追过我哥……”

    提起从前的那些事儿,云璟恍惚间又回到了他们的大学时代。

    想到陆离野,想到那时候的自己,想到两年前的景向阳,云璟忍不住微微弯了弯嘴角,最后总结,“我和陆离野从来都只是朋友关系!就这么简单而已。”

    云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到了现在,居然有耐心跟她解释这么长一段话了。

    “那你呢?你也不喜欢他?”

    “我不喜欢他!”

    云璟如实回答。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眸色愈发暗淡了些分,低声喃喃了一句,“我有喜欢的人……”

    “你哥?”

    秦沥沥明知故问。

    云璟偏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又把自己盘在头上的发髻给散了开来。

    秦沥沥忙压低声音,凑近她道,“你还喜欢你哥?你不都要结婚了吗?”

    “不提他了。”

    云璟不想说他,说起来,只会让自己心里堵堵的。

    秦沥沥心虚的瞄了云璟一眼,又问了一句,“我能不能问问,你跟你哥……为什么要分手呀?”

    云璟吸了口气,感觉胸口有些闷堵,“两年前去美国之前就分了。”

    “为什么呀?”

    秦沥沥又急切的追问了一句。

    云璟狐疑的觑着她,“你干嘛突然这么八卦我和我哥之间的事情?”

    “你先回答我,为什么分手了啊?”

    “他不爱我呗!”

    秦沥沥咬了咬下唇,犹豫了一下,问云璟,“那你哥的病,好了吗?”“病??”

    云璟费解的看着她,“什么病啊?我哥什么时候得病了?”

    “啊?”

    秦沥沥一窘,脸颊上闪过几许不自在。

    手,抓着自己的手提包,紧张得不由的收紧了力道。

    “秦沥沥,你在说什么啊?”

    云璟不明所以的问着她。

    秦沥沥低着头,心虚的就没敢去看云璟。

    她没想到,都两年过去了,云璟还不知道她哥生病的事儿。

    秦沥沥越是这样,云璟就越是认定她有事在瞒着自己。

    “秦沥沥!!”

    云璟警告的喊她,不由提高了些分贝。

    “行了!你别喊了……”

    秦沥沥吸了口气,试图让自己的心跳平稳一些。

    她抬头,看向对面急红了眼的云璟,犹豫了数十秒,才鼓起勇气道,“其实……其实两年前……”

    “到底是什么啊?”

    云璟见她吞吞吐吐的模样,就更急了。

    秦沥沥紧张得不停的吸气吐气,最后,干脆闭上眼,一副豁出去的模样,一口气把后面的话给说了出来,“其实,两年前你收到你哥的那封信,是被我掉包了的……”

    “你……你在说什么啊??”

    秦沥沥揪着手提包的手,愈发收紧了力道。

    十指间泛出寒凉的苍白。

    她也不知道自己撞了什么邪,在接到她未婚夫发来的请柬时,在见到新郎一栏不是她云璟的哥哥时,忽而就想到了两年前那封被她掉包后的信……

    也不知道自己当年是怎么回事儿,还当真就替她把那封信,一收……就收了两年!

    最后,她居然还鬼使神差的把那封信带了过来。

    其实,后来秦沥沥想来,不管是云璟,还是他哥,对她算是有恩的。

    当年自己在最难受的时期,如不是得到他们俩一路帮忙和支撑,自己可能不会过那么轻松。

    而她云璟,表面上虽然什么都不在乎,像个冷血人,可是,在她最需要帮忙的时候,她还是为她站了出来。

    替她打听医院里最好的医生,陪着她去那冰冷的科室……

    许是因为过去的这些施恩,才让她鬼使神差的替他们将这封信存到了如今。

    她也不是刻意要替她存下来的,只是,随意的往抽屉里一放,没想到,这样一放,就是两年!

    “其实……”

    “两年前,你哥给你写了一封很长很长的信,被我给……换了……”

    秦沥沥说话的声音,还有些打抖。

    云璟一怔……

    水眸紧缩,震惊的瞪着对面的秦沥沥,好几秒的没能从怔鄂中缓过神来。

    再回神,她的眼眶,不由红了一圈。

    因为,她想到了那天晚上,景向阳看到她给他的那封简短的信件时的表情……

    想到了他告诉她,那封信里,饱含了他这么多年对她的确定的爱。

    “信呢??”

    云璟的声音,颤抖得厉害。

    “信呢!!我的信呢??!!”

    云璟激动得忽而拔高了音量。

    双手掐住秦沥沥的肩膀,不停地摇晃着她的身子,“你把我的信还给我!!我的信呢?秦沥沥!!”

    云璟还没来得及见到那封信,就已经激动得湿~了眼眶,酸了鼻头。

    秦沥沥被她晃得有些头晕,慌乱的从自己包里把那封信给摸了出来,“我带来了……”

    才一拿出来,就被云璟一把给夺了过去。

    她慌慌张张的将信纸摊开,手指抖得特别厉害。

    信纸,在经过两年时间的洗礼,已经开始泛黄。

    纸上的字迹,却依旧清晰可见。

    是他的笔迹,那样苍劲有力。

    而云璟,才看清开头的第一句话,泪水就已沾湿~了她的面颊……

    “亲爱的三儿,见信好!

    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一定倍感惊讶,为什么这个年头了,却还有人用如此老掉牙的方式寄托思情。

    ……………………

    …………

    我希望你在看完信件后,认真的再考虑考虑,不要匆忙给自己和我下决定。

    我生病了。

    患的是白血病。

    先别急着掉眼泪,也别哭,告诉你这个事实并非想看你的眼泪,听话,乖一点……

    你大概知道我小时候患过白血病,在我爸妈的努力下,我当时幸运的得到了治愈,但到今时今日,我的病情还是复发了。

    我怕你难过,怕你为我担心,不愿看见你为了我掉眼泪,更不希望你因为我而茶饭不思。

    不愿你知道,也怕自己终究不能陪你白头到老,所以我想方设法的推开你,让你远离我……

    其实,我嘴里所谓和尤浅的婚礼,都是骗你的,我只是想以此让你远离我而已!

    我很幼稚是不是?但这招似乎很见效。

    你吃醋了,你也为我伤心得掉了眼泪……

    我真该死,有生之年,没有想方设法的让你开心,却是尽一切可能的弄哭你!

    我简直跟白~痴没有任何区别了!

    宝贝,还记得三年前那个晚上吗?

    我对着你,愤怒的吼骂,把你吓得哇哇大哭。

    再后来,我残忍的把你轰出了门外。

    在我的印象里,那是我第一次冲你发火。

    而且,还是发那么大的火!

    我知道我那天一定把你吓坏了。

    其实,那天晚上,我懊恼的根本不是不经世事的你,而是我自己!

    作为一名年长你十岁的兄长,却流~氓的对躺在自己怀里的你,动手动脚……

    那时候的你,才年仅十五岁!

    你还只是个孩子!

    而我,却已经有了想要霸占你的*!

    我想,我一定把你吓坏了!

    我恼这样恶心的自己,所以当你还懵懂的往我怀里钻的时候,我愤怒的吼骂了你,轰你离开。

    其实,那件事一直像根细细的绵针一般,扎在我的心底里,拔不出来。

    我总在想,是不是那时候的景向阳就已经对小小的云小~三动了心,所以,他才想要占有她,将她占为己有……

    是不是也因为这件越轨的事情发生,才导致二十五岁的景向阳开始抵触云小~三单纯而主动的爱,害怕自己再发生三年前那样无耻的事情,害怕自己爱上了他心目中无邪且不容侵犯的孩子……

    是的!在景向阳的心里,云小~三一直都是个孩子,天真,纯粹,小任性。

    与恋爱,根本不着边际。

    可,即使如此,哪怕再多的抵触,再多的心理抗拒,景向阳到底还是爱上了云小~三。

    而且,爱得那么真真切切!!

    三儿……

    我想你留下来,留在我身边,哪儿都不要去。

    不去美国,不去遥远的城市……

    就像从前那样,像个小跟屁虫似地,追在我身后,不离半步。

    调皮的把自己房间的暖气弄坏,吵闹着太冷,要赖着跟我一起睡。

    突然就好怀念你挂在我脖子上,歪在我怀里撒娇的小模样。

    我不知道往后我的身体还能不能有力的抱起你,让你挂在我的怀里,但我知道,只要我还活着,还有一口气,我就有力气把你拥进我的怀里来。

    三儿,或许你会觉得我以一个病人的身份来挽留你,是自私的。明明保证不了白头偕老,却偏偏还想奢望未来的幸福……

    是!我承认,我无法向你保证白头偕老,可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会尽我毕生最大的努力,努力让自己能与你一起白头偕老。

    宝贝,对于这些天,因我的一意孤行而带给你的伤害,我向你道歉,对不起!我愿意回去之后,负荆请罪,任凭你处置。

    怎么处置我也已经替你想好了,例如你可以生气,三天不理我!

    不过,不能再比三天时间还长了,不然你一定会把我折磨疯的。

    又例如,你可以罚我每天替你做饭,然后你板起小~脸告诉我这饭菜比李嫂做的差多了,下次需得改进。

    三儿,其实在提笔写这封信的时候,我想了许久许久,最后,我想,不管结果如何,你有选择的权利,我们都没权利自作主张的去替你决定你未来的路。

    所以,我选择了把所有的真~相告诉你。

    但答应我,别难过,别伤心,也不要掉眼泪。

    因为,在写着这封信的我,心情是美好的,是愉悦的!

    我想你留下来。

    死亡并不可怕,可我怕……我活着的时候,有呼吸的时候……却感觉不到你的存在!!

    推开你的这段日子,是我景向阳活了二十八年以来,最难熬的一段时日。

    我想你……

    很想很想,好像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思念着你的味道。

    而那种念想,有些苦,有些涩,还有些……隐隐作疼。

    还有,我爱你!!

    至于,多爱……

    我会用我所剩的有生之年,向你证明,我有多,爱你!!

    ……………………

    写了这么多,也到了该收笔的时候了。

    最后……

    三儿,我希望你看完这封信后,将信放下,坐下来,静心的想想,再认真的,反反复复的为自己的将来考虑考虑……

    我是一位病人……

    白血病患者!

    如果,你能承受你的爱人在你眼前身体每况愈下,如果,你有足够强的心脏面对爱人的离开;而当爱人离开以后,你是否还有勇气继续追寻新的恋情,新的幸福……

    如果,这些你都有能力足以承受,那么,请你……留下来!!

    我会,拼尽全力的,让以上的种种如果,不复存在!!

    等我回来……

    爱你的向阳,致笔。”

    云璟是哭得嘶声力竭的把这封信看完的。

    “云璟……”

    秦沥沥歉疚的喊她一声,有些担忧。

    却忽而……

    “啪——”

    云璟一挥手,毫不犹豫的就赏了秦沥沥一巴掌。

    晶莹的泪水,从眼眶中急落而下。

    她瘦弱的双肩抖得如一把筛子。

    一巴掌落下,还不等秦沥沥反应过来,紧跟着又是“啪——”的一声,云璟再次反手又给了她一巴掌。

    毫不含糊。

    “秦沥沥!!我云璟这一辈子……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云璟嘶声力竭的喊着。

    双目通红,喉咙嘶哑。

    弯身,急乱的取下自己脚上那双银色的钻石婚鞋,泄愤般的甩在秦沥沥的怀里,“你知不知道你让我失去了什么————”

    她哭着,冲她歇斯底里的嘶吼,“你让我失去了两年最重要的光阴,你还差点让我失去了我的最爱——”

    云璟胡乱的摘下手上的钻戒,扔了头上的皇冠,光着小脚,拎着婚纱,仓皇失措的往外跑。

    “云小姐,你去哪??妆还没上完呢!待会马上就要进礼堂了!!”

    化妆师刚回来,就撞见了跑出来的云璟,焦急追了上去,然长廊上却早已见不到云璟那道白色的娇影。

    ………………

    曾经,她质问他。

    你真的爱我吗?

    如果一个男人,真的足够爱你,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把你留在自己身边!哪怕,他的处境再艰难!因为,他爱你!如果,他把你从他的身边推开了,嘴里还有各种华丽的借口,其实,那些借口,不过只是因为……他不够爱你!!

    直到此时此刻,云璟才明白……

    原来,他爱她!

    只是,她错过了……

    他们之间,原来是,缘浅,却奈何……情深!!

    ………………………………………………………………………………………………………

    云璟从宴厅里出来,就直奔景向阳送她的那栋别墅而去。

    翻开衣柜,随意的拣出一件简单的t恤,和一条牛仔裤,把身上繁复而笨重的婚纱给换了下来。

    穿上两年前自己那双简朴的帆布鞋,背上那只大得有些夸张的旧书包,就急急忙忙的往外跑。

    一刻钟之后,云璟坐进了一家理发店里。

    “帮我把头发剪成齐刘海的。”

    “烫卷!染成金色的。”

    “好的。”

    “……”

    云璟的手机,几乎快要被打爆了。

    起初是陈楚默打,紧跟着是自己的老妈打,老妈打完又是自己的老爸打,到最后,连景向阳的电话都跟着打了进来。

    云璟看着那熟悉的名字不停地在屏幕上蹦着,她的眼眶一瞬间又湿~了不少。

    “白~痴!!笨蛋!!”

    她看着景向阳的名字,不停地呢喃着,低声骂着。

    骂着骂着,眼泪就流得更急了。

    但她也没有去听他的电话,直接按了挂机键,到最后,干脆把机给关了。

    终于,一切都安静了……

    理发师开始替云璟剪头发,烫染。

    折腾了将近五个来小时,云璟的造型才终于完工。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云璟有好半刻的恍惚。

    仿佛一瞬间又回到了两年前……

    回到了那个恋爱的季节里。

    她笑笑,拨~弄了一下自己蓬松的发尾,相当满意。

    付了钱之后,便急忙从洗发店里走了出来。

    随手拦了的士,就往景向阳的家里赶去。

    打开手机,无数条提示短信蹦了进来,震得她手心一阵发麻。

    云璟从上百条短信里一眼就捕捉到了景向阳的来信。

    “你在哪?看到信息,第一时间联系我!”

    “云小~三,你到底在哪里?给我开机!”

    “云小~三,你搞什么鬼?听我电话!!”

    “……”

    霸道,凶悍!!

    云璟看着看着,却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眸子里,还噙着浅浅的一层雾花。

    这样的男人,老天爷怎么就舍得让他生病呢?还是那么残忍的病痛!!

    云璟的小手飞快的在屏幕上弹舞着,回了他简单的几个字,“你在家里等我!”

    而后,退出程序,关机。

    免得再有人叨扰。

    “师傅,麻烦你快点……”

    云璟有些迫不及待了,催促着开车的司机。

    “小姐,已经够快啦!这城里车多,再快咱们也没办法从别人车上飞过去不是!”

    “好吧!”

    云璟撇撇嘴。

    而这会,正在外面寻人的景向阳,接到云璟的短信后,一甩车头,就直往家里奔。

    他一边调转车头,一边回云璟的电话,然而回应他的,又是关机。

    景向阳也没急着给家里人报信。

    琢磨着她忽而从婚礼上逃开,定是有她的缘由的。

    待自己问清楚了,再联系长辈们那也不迟。

    ………………………………………………………………………………………………

    二十来分钟之后——

    门铃响起。

    景向阳飞快的拉开门。

    在见到站在门口的云璟时,他一愣。

    漆黑的深眸恍惚了一下,有好几秒的,回不过神来。

    她站在那里,还像两年前那样,留着齐刘海,可爱的长卷发蓬松的搭在肩上。

    璀璨的阳光照射下,那头金色的长发,显得别具风味。

    身上一件简单的白t,衬着一条浅色水洗牛仔裤,脚上一双朴素的帆布鞋,背上还背着那个大得有些夸张的旧书包。

    门打开的那一刹那,云璟见到他,倏尔就红了眼。

    她不自在的掂了掂脚,就听得她说“亲爱的,迟到了两年的信,我收到了,就在刚刚……”

    景向阳的眼眶,蓦地一热……

    金色的阳光下,折射~出她青春的娇~态,投射~进他的眼底,那一瞬间,仿佛一切又回到了从前……

    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午后……

    她歪着小脑袋,天真的问他,“景向阳,我们做夫妻吧!”

    还来不及等景向阳回神过来,倏尔,门口的小身影利落的窜了进来,往他身上一跳,两条小手臂热情的挂在了他的脖子上,双~腿盘上他精壮的腰身,她低头,抵住他的额头,低声笑道,“景向阳,我们结婚吧!”

    云璟说完,眼泪早已抑制不住的,不停地往外涌……

    下一瞬,还不等他回答,纷嫩的樱唇,不由分说的覆上他薄薄的唇瓣,主动地吻住了他!

    【求月票月票拉!!!此时不给月票,还共待何时啊???大家要的甜蜜神马的,眼见着就要来了,那些说要留到下个月给月票的童鞋,实在是太不厚道了有木有!!月票再不给就要过期拉!!!】

    重点推荐《总裁的秘密爱人》——流云诺。简介:某男说:“你可以让你提前享受做我老婆的权利,比如,你买东西我付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