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68):这封信让我们错过了多少?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路顺风??勿念???”

    景向阳惊愕于她嘴里的信件内容。

    终于,景向阳察觉到似乎有某一个至关重要的节点出了问题,“云小三,你收到的信件里,内容到底是什么??”

    “你连你自己写过的信,你都忘了吗?”

    云璟从他的禁锢中挣扎出来,走到桌前,打开抽屉,从里面取了一张白色的信纸出来。

    这就是那张被自己封存已久的信件。

    之前,云璟落在了美国,没拿。

    前些日子重回美国去学习,又见到了这封信,也不知怎么的,心血来潮就把信又给收进了自己包里,带了回来。

    云璟把信递给他,“既然忘了,你再好好看看吧!”

    景向阳狐疑的接过云璟手里的信件。

    单看自己手中这张白纸,景向阳就已经非常确定了,这根本就不是自己写给云璟的那封长信。

    他当时用的是专用信纸,而不是这样一张打印纸张。

    景向阳费解的摊开白纸,在见面上面的字迹时,鄂住。

    这封信,粗一看,确实像是自己的笔记。

    可再过细一看,才发现,这根本就是模仿的他的笔迹!

    而信件的内容,从他起初的那一大段的深情惬意,更改成了,简简单单的两句话……

    ——一路顺风,勿念!!

    冰冷,且不带半分情感。

    落笔:景向阳!!

    信件,在景向阳的大手中揉成了皱巴巴的纸团。

    他峻峭的面庞,此刻如同布上了一层寒霜,冰冷到了极点。

    凌厉的轮廓线条,深刻如刀。

    漆黑的眸仁里,闪烁着复杂的情绪,讳莫如深,盯着云璟看。

    神情,却是云璟完全看不透,猜不明的。

    景向阳喘了口气,胸口剧烈的起伏了几下,捏着信纸的手,收紧了力道。

    问云璟,“当年信是从哪里收到的?”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

    少了刚刚那些戾气,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让云璟心软的沧凉。

    “信是信箱里拿的,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信箱,钥匙都是自己保管的。”

    云璟敛眉,狐疑的看着他,“信有问题吗?”

    景向阳深意的看她一眼,又看一眼自己手里的那封信。

    心里,五味杂陈,什么味道都有……

    酸楚,和苦涩,更浓!

    呛在他的喉管里,让他连开口说话,都显得有些艰难。

    “景向阳?”

    云璟看着他腥红的双眼,担心的轻唤了他一声。

    景向阳深呼吸了口气,胸口闷闷的,疼得打紧。

    忽而,一探手臂,一把将跟前的她,抱进了自己怀里来。

    猿臂圈紧她,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真切的感受着她的存在。

    “云小三……”

    他的声音,很是沙哑。

    喉管就像被人用刀子割破了一般,让人听着都不由一阵心揪。

    大手,一下又一下轻缓的抚着她柔顺的发丝。

    “你说这两年,我们到底都错过了些什么……”

    他不是问她,而是一种……由心的感叹。

    那种晦涩,莫名让云璟听着,就不由湿了眼眶。

    她在他怀里轻轻挣扎了一下,“是不是我收到的信有问题?”

    景向阳深沉的视线落定在她精巧的面庞上。

    两年过去,她还是那么年轻,漂亮,单纯。

    那双灵动的水眸,一如小时候一般,让人单单只是看着,就一阵心动。

    而他呢?

    过了而立之年,残了,也病了。

    美好的她,就不该随着他堕入这痛苦的深渊中的。

    两年前,一场阴差阳错的误会,让她避开了这潭痛苦深渊,而两年后,眼见着她就要踏进那张幸福大门了,他又何苦再来拉她一同下到这苦水中来呢?

    “是不是我收到的信件有问题??”

    云璟又急急忙忙的重复问了一句。

    抬头看他,眼底写满着一种期盼……

    景向阳胸口一痛,像是被人用铁锤狠狠地敲击了一下。

    那个‘是’字,他几乎都快要脱口而出了。

    最终……

    他摇头,“不是。”

    声线粗嘎,有些难听,“信件没有问题。”

    云璟的心,一疼。

    眼泪差点就从眼眶中滑落了出来。

    景向阳,你知不知道,其实只要你说有问题,我就愿意相信!!

    哪怕,我能认出你的字迹……

    景向阳再次圈紧她。

    揉在自己怀里,感受着属于她的味道,和那片让他心悸的温暖……

    眼眶有些发烫,喉咙干涩,就听得他说,“云小三,你我之间……缘太深,但份太薄……”

    没有人知道,他景向阳是揣着一颗怎样凛痛的心,才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来的。

    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脑勺,以作安抚,“我先走了,早些休息,晚安。”

    说完,放开了她。

    深重的看她一眼,转身,往外走。

    云璟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泪早已不自觉的沾湿了眼眶。

    “景向阳……”

    “如若情深,何怪缘浅……”

    云璟低声,哽咽的呢喃着,音落,眼泪滑落……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云璟是第一次走进这栋别墅里来。

    这是景向阳送给她的陪嫁礼物。

    她本没想过要来这的,只是今儿突然路过,想起来了,就鬼使神差的进来了。

    旋开玄关门,走进去,再见到里面熟悉的场景时,微微鄂住。

    云璟意外,里面的布置,竟跟两年前他们住过的那套独立公寓的装设,如出一辙。

    那一刻,云璟几乎有一种错觉,仿佛一瞬间,她又回到了从前。

    回到了那个固执而单纯的年代……

    那时候的她,像个小尾巴一般,天天黏在他的身边,怎么甩都甩不掉。

    恍惚间,她又见到了自己缠在他的身上,闹着要他给自己煮面,还吵着要做他的妻子……

    其实,那时候的她,还不太懂男女之间的情事。

    唯一懂得的,或许就是,她喜欢他,喜欢粘着他,喜欢窝在他身边……

    唯一想要的,就是,一粘,就是一辈子!一窝,就是一生!

    过往的从前,如电影般,清晰的在脑海中放映而过……

    眼泪,模糊了她的眼球。

    云璟顺着楼梯往楼上走。

    路过他的房间,旋了旋门把手,想要进去,却莫名的居然有些紧张……

    握着门把的手,微微紧了紧。

    推开门,再见到里面空落落的一切时,心,还是不期然的一阵落空。

    其实,她一早就知道里面不会有任何他生活过的痕迹,可是,她还在期盼,还在奢望……

    从正卧里走出来,她又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本以为会像刚刚那间空荡荡的房间一样,然而,推开门,见到的却是……曾经生活过得,每一道痕迹。

    云璟震惊的站在门口,不敢轻易踏足进去。

    泪水,彻底模糊了眼球,几乎让她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琉璃梳妆台上,陈设着她从前的生活用品。

    水*上,依旧是她两年前用过的那套碎花*单,整洁的铺设在那里,竟没有丁点泛黄的痕迹。

    云璟缓步走了进来,一时间,就像走在了时间穿梭机中……

    书桌里,那些久远的照片都还在。

    衣柜里,整整齐齐的叠放着她两年前的旧衣裳。

    即使放了两年,衣衫却以及没有任何泛黄的痕迹,亦没有潮湿发霉,有的,只是那种淡淡的草香味……

    一如他身上那浅淡而教人迷失心神的味道,那般好闻!

    云璟拿起一件,放在手里,小心翼翼的轻抚了抚,又拿到鼻尖嗅了嗅……

    那里,仿佛都是他的味道!

    一瞬间,将她空落落的心,填充得满满的。

    云璟飞快的脱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随意挑了一套柜子里的衣衫给自己穿上。

    将疲惫的自己,瘫在大*上,闭上眼,闻着身上那独属于他的香草味,缓缓地进入了睡眠中去。

    有他的味道陪伴,就像被他拥在了那安心的怀里……

    让她睡得格外深沉。

    似乎,从发生上次流产意外之后,云璟就再也没有睡过一天好觉了,今儿难得的能睡得如此踏实。

    这感觉,真好。

    “叮呤叮呤——”

    “叮呤叮呤叮呤——”

    云璟是被一阵急切的手机铃声给闹醒来的。

    她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随手胡乱的去摸旁边的手机。

    隔了好半晌,才将电话接起。

    “喂——”

    慵懒的声线,透着明显的惺忪。

    “小璟。”

    电话是陈楚默打来的,“你在睡觉?我是不是吵到你了?”

    云璟揉了揉眼睛,这才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居然已经是晚上十点时分了,自己一睡就睡了四个多小时。

    云璟忙坐起身来,“你找我有事吗?”

    “后天就是我们的婚礼了,你没忘吧?”

    陈楚默似故意打趣她。

    云璟笑笑,抓了抓自己脑袋上那头乱蓬蓬的长发,“怎么会忘呢!”

    “小璟,下午我在你家翻了一下你的同学录,邀了你班上几个与你要好的同学过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等等……”

    陈楚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云璟给截断。

    “楚默,为什么要邀我的同学呢?”

    而且,还是擅自做主。

    似乎察觉到了云璟的不开心,陈楚默忙解释,“我看你出席的朋友鲜少,所以才擅作主张的。我以为你会很想见到她们才是,毕竟结婚这种大事就需要同学朋友一起见证才比较热闹,不是吗?”

    “等等,等等……”

    云璟顿觉有些头疼,“楚默,你是不是忘了,咱们俩说好,这场婚礼只是一场戏的,你忘了吗?”

    陈楚默笑了起来,“我没忘,我知道这只是一场戏,我只是想着,借由着这个机会让你好好跟你朋友们聚一聚,就这么简单而已,你别想太多了。”

    其实,陈楚默自是有他自己的私心的。

    他是巴不得云璟所有的亲戚朋友统统出面来见证他们这场‘婚礼’。

    见证的人越多,婚礼就越真实……

    他自私的想要用流言蜚语和所谓的名声,将她捆在自己身边。

    虽然手段显得有些卑劣,但他也只是因为,想要争取,不想失去!

    而显然,他陈楚默是不了解她云璟的个性的。

    她云璟是什么样的人?

    是一个从不顾任何人的看法和意见,只管自己好好活好好过的女孩。

    流言蜚语算什么?名声又是什么?

    她,统统不在意!!

    而且是,从来就没有在意过!!

    “我读书的时候,就一个朋友!但是他肯定没时间来参加。”

    云璟说的自然是那位进了部队的花花大少陆离野。

    “其他人都不是我朋友。”

    这时候,云璟还是想到了她的同桌,秦沥沥。

    从去美国之后,就再也没同她见过面了!

    那个女人,对于自己和她的友情,云璟说不出什么感觉来,总之,怪怪的!

    就像她那个人,阴阳怪气的,让她特别不自在。

    “可是这邀请函已经发出去了,再收回来,好像有些失了礼节。”

    陈楚默有些难为。

    云璟一想,似乎也是。

    “算了……”

    云璟无谓的扯了扯自己的衣摆,“反正给她们发了邀请函,她们也不定会来!这么多年了,我跟她们就没联系过。”

    “嗯,那好的!下次有问题我一定先同你商量。”

    “好……”

    “你现在在哪呢?刚刚我打电话给杉姨,杉姨说你不在家来着?”

    陈楚默似随口问了一句。

    云璟又摊回了*上,睡好,“我在我的新家里窝着。”

    她环顾一眼四周……

    薄薄的月光透过玻璃窗隐射过来,照在她熟悉的家具上,她的心,稍稍有些恍然,“楚默哥,先不聊了,我再睡会……”

    “好!那你好好休息,明天见。”

    “明天见。”

    云璟挂了电话,直接将手机关机,随手抱过一旁的抱枕,便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梦……

    梦到了景向阳。

    他坐在自己的身边,让她的头,倚在他的怀里靠着。

    而他那双因常年握手术刀而起茧的大手,一下又一下,轻轻的,缓缓地,拂过她的长发……

    云璟甚至理不清,他的动作里,是爱情,还是亲情……

    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面颊,游离过她白嫩的肩头,最后,轻轻落在她漂亮的蝴蝶骨上……

    一下,又一下,轻轻的,似贪念的抚摸着。

    今天,景向阳去血液科做了复检。

    回来时,却鬼使神差的将车开到了这栋别墅来。

    而更是意外的……

    一推门,就见到了睡在*上的云璟。

    看着她娇憨的睡颜,有那么一刻,景向阳几乎要误以为她是沉睡千年的睡美人……

    情不自禁的,一低头,就攫住了她纷嫩的樱唇。

    仿佛间,她的唇瓣,还带着一种淡淡的奶香味,萦绕在他的鼻息间,诱/人至极。

    他不是她的王子,所以,没有吻醒*上的睡美人。

    喘了口气,不舍得从她的唇间挪开来……

    近距离看着她美丽动人的睡颜,心里却是一阵怅然若失。

    明明就在眼前,却触手不及。

    血液科医生的话,还犹在耳畔间响着。

    “现在你这种情况已经属于高危了,白细胞超高,且还是混合型的,如果可以,最好尽快安排骨髓移植手术……”

    这种情况,景向阳其实一早就预见了,只是,再听医生这么说出来,心里难免还有些无从接受。

    “医生,如果是药物化疗的话,对以后生孩子是不是还有一定的影响?”

    “那是肯定。”

    医生点点头,“不过你还年轻,病好之后,再等个六七年,对孩子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六七年……”

    且不说他的病能不能好,就光六七年,他真的还能等得起吗?

    如今他已过而立之年,再过六七年,就三十七八岁了,到那时还能不能生出孩子或许都成了问题。

    事已至此,他更加没有权利再锁住怀里的女孩了!

    她还年轻,她该有明朗的生活,而不是陪着自己活在这无边无际的病痛里,每天患得患失……

    景向阳从房间里退出来的时候,云璟还在沉睡着。

    他的出现和离开,睡梦中的云璟,分毫未觉。

    她只觉得,自己这个梦……

    太真实!

    以至于,清晨醒来,一睁眼,看着空荡荡的*边,心里一下子仿佛被掏空了一般,怅然若失。【明儿最大的转机啊!速速把月票交上来!!!抢票子拉!!!】

    【番外临近大结局,求月票拉!!求月票拉求月票拉求月票拉求月票拉求月票拉求月票拉求月票拉求月票拉!!28号了,月票翻倍了!!另外,关于信件,不出意外,明儿就要正式被解开了!!!so,赶紧儿把票子甩下来吧!明儿给大家加更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