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67):信里的真实内容到底是什么?【重荐】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是有些生气的。

    生气他们之间的那个吻。

    生气她云璟没有第一时间拒绝他陈楚默的表白和求婚。

    生气她对自己的感情如此摇摆不定。

    景向阳迈步走了进去。

    走近云璟的*边,二话没说,下一瞬,一俯身,低头……

    凉薄的唇+瓣,狠狠地吻住了她微张的樱+唇。

    他忽来的行动,让云璟和陈楚默同时鄂在了那里。

    过了好几秒,云璟才后知后觉的回了神过来。

    樱+唇上,他湿热的唇+瓣,肆意的缠+绵着,强势而粗+鲁的攻占着她的檀口,让她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

    云璟气急败坏的去推他,“你……你干什么!!放开我——”

    “唔唔唔——”

    云璟懊恼的挣扎着。

    换来的,却是景向阳更霸道的侵占。

    手指干脆攫住她的下巴,另一只手压住她的双手,置于自己手掌下,霸道的将这一记强吻,加深,加重!

    云璟挣得满头大汗,却始终摆脱不出他的禁锢。

    陈楚默终于有些看不下去了,拉了景向阳一把,“景先生,请你自重一点!你这样把她给弄疼了!!!”

    “滚开——”

    景向阳狂躁的一把甩开陈楚默。

    唇+瓣也顺势放开了云璟的红唇。

    他俯身,深深的凝着*+上的云璟,“云小+三,给他答案。”

    低沉的嗓音,有些嘶哑。

    话语里,仿佛是透着某种……祈求。

    让人听着,不觉有些心伤。

    云璟的水眸里蒙上一层浅薄的雾气,明知故问道,“什么答案?”

    她的语气,疏离得像陌生人。

    “告诉他,你不想跟他结婚!!”

    云璟睇了一眼景向阳,眉眼间似带着些淡淡的凉笑,又看一眼站在一旁的陈楚默。

    “离我远点,行吗?”

    她问景向阳。

    景向阳一怔……

    眸仁紧缩了几圈。

    就听得云璟疏离道,“景向阳,我怎么回答楚默哥,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出去吧,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云小+三——”

    景向阳咬牙喊她。

    “够了!!”

    云璟淡淡的睨着他,“我听向南妈咪说了,你想娶我对吗?可我已经让向南妈咪把答案转告给你了,现在看来,她根本没有告诉你,对不对?”

    景向阳死死地盯着她看,那感觉,仿佛是要生生将她看穿看透一般。

    大手,扣住她的小手,像铁钳,疼得云璟直皱眉。

    她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既然她没说,我就自己说吧!景向阳,你不是那个我想要托付一生的人!从来都不是!!这样的答案,你满意了吗?可以放开我了吗??”

    话一出口,云璟就感觉勒着自己的那两只手越发收紧了力道。

    漆黑的双目,愈发深沉而猩红。

    “我不是,那他陈楚默呢?他就是??”

    景向阳咬牙质问她。

    “对!!比起你,至少他会让我安心很多!!”

    云璟的声音也随着他的语调而拔高了些分。

    说完,似乎扯到了腹部的伤口,让她吃疼的敛了敛眉。

    “怎么了?”

    景向阳一眼就看出了她的痛苦。

    忙松开了手来,担忧的问她。

    胸口却还在因为心里的愤怒而剧烈起伏着。

    “小璟,你没事吧??”

    陈楚默看着云璟痛苦的面色,感觉不对,“我去叫护+士!!”

    “我没事……”

    云璟忙拉住了他,“没事,只是扯到了伤口而已,不碍事儿。”

    “我看看!”

    说这话的,自然是景向阳。

    “不用!!”

    云璟连忙按住了他的手。

    “不需要!!”

    她格外的执着。

    景向阳紧紧的锁住她,“云小+三,非得跟我这么见外,是吗?”

    “是!!我们俩本就是不相干的两个人!!”

    “不相干的两个人??”

    景向阳冷笑,挑眉,“不相干的两个人会突然就有了孩子?”

    提到‘孩子’,云璟的眼眶一热,差点就哭了出来,“你别跟我拿孩子说事儿!!他已经不在了,所以,我们俩从此也就是不相干的人了!!如果你不想我的伤口再扯开的话,你放开我!!当然,我也请你……放过你!!不管我嫁给谁,但我可以肯定,我不会嫁给你!!”

    云璟算是把话彻底说绝了。

    经过这么一遭之后,她算是把所有的事情都看开了。

    如今的景向阳,在她眼里,就是个摇摆不定的花花公子!

    她累了,倦了,不再需要这样没有定数的爱情了!

    哪怕结婚了又怎样?结婚了就能保准他往后不会再同尤浅有牵扯了吗?

    又或者,走了一个尤浅,就再也不会出现其他女孩子了吗?

    那种并非忠贞的婚姻,她根本要不起!

    与其往后一辈子的痛苦,不如现在彻彻底底的说清楚!

    “你再说一遍。”

    景向阳显然还有些不愿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些话。

    “我说……我不会嫁给你!!”

    云璟再次重复一遍。

    景向阳冷凉的掀了掀嘴角,那笑容里尽是讽刺。

    很久,他才点点头,“其实我一早就该知道,这就是你所能给的爱情!呵……两年前我就该明白的,结果……我tm两年后又做了回傻叉!”

    景向阳说完,头亦不回的摔门离开。

    出去的时候,撞见向南洗了碗恰好回来。

    “儿子,你这怎么了?”

    见自己儿子怒气冲冲的模样,向南忙追问。

    “没什么。”

    景向阳将心里窝着那团火尽可能的压下来几分,“妈,医院里有点急事,我先走了……”

    “你刚刚跟三儿聊过了?”

    向南担忧的问他。

    景向阳没说什么,面上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拍了拍自己老妈的肩膀,“妈,帮我好好照顾她,辛苦你了!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离去。

    看着自己儿子离开的背影,向南哀怨的叹了口气。

    想来是云璟把她刚刚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也对他说了一遍吧!

    ……………………………………………………………………………………………………

    景向阳走后,病房里只剩下云璟和陈楚默。

    气氛一时间显得有些尴尬。

    “伤口还疼吗?”

    陈楚默关切的询问云璟。

    云璟摇摇头,笑笑,“不疼了。”

    “那就好。”

    陈楚默长舒了口气,在她*边的休息椅上坐了下来,冲云璟抱歉的笑笑,“好像是我造成了你们之间的矛盾。”

    “没有。”

    云璟摇头,叹了口气,“其实这事儿与你无关。”

    “真的吗?”

    “嗯。”

    陈楚默笑开,“那就好!这样我心里不至于太歉疚。”

    云璟赔笑,没说话。

    “小璟,刚刚我跟你说的那番话,我是认真的,希望你也认真的考虑一下……还有,我很欣慰听到那句话:至少,我比他让你更安心……”

    陈楚默太过真诚的话,倒让云璟有些窘迫。

    她为什么在陈楚默身边会更安心呢?

    因为她可以不用害怕身边的人是不是会被其他女孩子抢走?

    也不用费尽心思的去琢磨,他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着自己?

    其实,云璟不明白。

    这些,根本不叫安心,而是……没有心动。

    因为没有动心,所以不在意,所以不会在乎是否他会被旁的女孩抢走,也更加不会去费尽心思的细想,这个男人到底对自己是不是真爱……

    “我答应你,会认真考虑考虑的。”

    “好……”

    陈楚默笑开。

    ………………………………

    之后,陈楚默每日都会殷勤的出现在云璟的*边。

    每日,都会带着一束新鲜的玫瑰过来。

    红的,白的,黄的,蓝的,甚至于七彩的,应有尽有。

    对于陈楚默的殷勤,最欢喜的人,大概要属云璟的母亲紫杉了。

    当然,从那日之后,景向阳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因为,他去外地了。

    不是出差,而是寻人。

    找她出走就再也没有回来的妹妹!

    向晴那次去实地考察之后,却不想,一去不回,直到近日里连手机都开始打不通。

    向南急坏了,连忙往当地报了警,以失踪案立了案,景向阳也即刻就前往了妹妹丢失的b市寻人。

    然却迟迟未果。

    向晴失踪的事情,都默契的没有人同云璟提起过。

    毕竟她现在是病人,虽然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但这种事情能瞒着还是瞒着比较好。

    陈楚默刚从病房离开,紫杉就同云璟叨叨开了。

    “三儿,我看楚默这孩子真的挺不错!你怎么就不跟人家试试呢?”

    她一边剥橘子,一边劝着自己的女儿。

    “妈,我现在还不想谈恋爱……”

    “怎么?还放不下你哥?”

    紫杉担忧的看一眼自己的女儿。

    “不是。”

    云璟一口否决,稍稍坐直了身子,“我只是有种心力憔悴的感觉,觉得现在的自己真的不太适合谈恋爱!再说了,我现在为什么会住在医院里?是因为跟别的男人怀了孩子,流+产了,才住进的医院里!你让我现在和他在一起,你觉得合适吗?”

    “那照你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你云璟这辈子不能再找别的男人了?那你不嫁你哥,是不是这辈子还就不嫁人了?”

    “妈,你明知道我不是那意思。”

    “不是那意思,那到底什么意思啊?现在答应跟以后答应,有什么分别?”

    云璟摇头,“我现在累了,什么都不想想,妈你就别叨叨我了。”

    “行行行,我不说了,你自己能想清楚就行了,说多了还嫌我啰嗦。”

    “妈,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

    “明天,明天就能出院了!不过出院之后还得在家里好好修养一个星期才行。”

    “那也好过住在医院里!天天闻着这消毒水的味道,没病也要闻出病来了!”

    “乌鸦嘴!”

    ……………………………………………………………………………………………………

    翌日——

    出院前,陈楚默心急火燎的赶到了医院。

    紫杉和云墨借口办出院手续,腾了空间给两个年轻孩子相处。

    而陈楚默今儿也确实有重要的事情想跟云璟谈。

    “小璟,有件重要事情,我想请你帮个忙。”

    陈楚默倒挺直接的。

    “嗯,你说吧。”

    云璟停下整理行李的手,“有什么是我能帮到的,我一定帮你。”

    说真的,陈楚默这些日子以来,对她费尽心思的照顾着,她的心里是极为感动的。

    “小璟,嫁给我吧!”

    忽而,陈楚默单膝就在云璟跟前跪了下来。

    也不知他从哪儿就变出了一个精致的小锦盒,打开来,里面嵌着一枚璀璨的婚戒。

    云璟吓了一跳。

    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楚默哥,你……你这是干什么呀?”

    “小璟,你别误会。”

    陈楚默起了身来,走近云璟,拉起她的小手,“其实是我奶奶,她老人家知道我们俩退了婚约的事情之后,心情一直郁郁寡欢,昨儿晚上突然心肌梗塞,被送进了医院,昏迷不醒,迷迷糊糊的,就听得她老人家一直在喊你!你也知道,我奶奶特别喜欢你,早就认定了你是她的孙媳妇……今儿早上,医院里下了通牒,说是***身体顶多还能熬一个月。所以……”

    “所以……你希望我们俩能结婚,让奶奶开开心心的走完这最后的一个月,对吗?”

    云璟替陈楚默把最后的话给说了出来。

    “小璟,我知道你不愿意跟我结婚,也没有想过要逼你嫁给我,其实我是希望你能陪我演完这出戏,直到奶奶离开……”

    陈楚默紧紧地握着云璟的小手。

    云璟抿着唇,没肯说话。

    睫毛低垂着,视线也没去看他。

    内心里,不断的做着挣扎。

    “我知道我这个要求挺过分,也挺自私的!你不答应也没关系,我会再想其他的办法。”

    见云璟这副模样,陈楚默也不好再强求。

    他笑笑,预备将手上的戒指收回去,却倏尔,被云璟的小手一把给按住。

    “不,我愿意嫁给你!”

    当然,她说的是,演戏!

    “真的?”

    陈楚默几乎要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真的!”

    云璟点头,把右手伸到他面前来,笑笑,“你帮我把戒指带上吧!至于婚礼哪天举行,由你定,听你的。”

    云璟说完这话,突然间,就感觉到有一束锐利的目光,如刀一般,剜在了她的身上。

    她下意识的回头去看。

    下一瞬,愣住。

    就见景向阳一身白衣,站在门口。

    风尘仆仆的样子,似刚出远门,急忙赶回来的。

    漆黑的深眸里谇着冰,冷冷的凝着陈楚默手里的那枚婚戒。

    半晌,冰寒的目光才缓缓地从戒指上移至云璟的脸上来,注视了她许久许久。

    久到,几乎是要用眼神将云璟冻结。

    最后,他却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头亦不回的离开。

    挺拔的背影,看起来有些落寞。

    揪着云璟的心,忽而就让她有些呼吸困难。

    陈楚默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小璟,这件事,你要不要先跟他商量一下?”

    “当然不用!”云璟收回心神,连忙摇头,故作镇定和不在意,“我跟他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帮我把戒指带上吧!事情办完以后再还你。”

    陈楚默笑了,忙替云璟将婚戒带上,“都送出去了,哪里还有再要回来的道理。”

    “那可不行,这可是婚戒,我当然不能收。”

    “害怕我真的就把你这么给套牢了啊?”

    陈楚默故意逗她。

    云璟也跟着笑了,看了看自己无名指上的婚戒,忽而觉得有些恍惚。

    曾几何时,自己那么热切的期盼着那个叫景向阳的男人,能拿着婚戒单膝跪在自己跟前真诚的替她带上那枚戒指……

    可如今,一切似乎都成了虚幻的泡沫。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景向阳从b市赶回来,没有回家便直奔医院去看云璟。

    但怎么也没料想,撞见的却是这样一副‘温馨’的画面。

    他走进家门,烦闷的扯了扯领口下方的领带,把手上的外套随意的扔至一旁。

    “向阳!!具体情况怎么样了?那边的警方怎么说的?”

    向南一见自己儿子回来,就急急忙忙的迎了上去。

    “妈,那边说向晴早一个星期前就回咱们s市来了!具体情况,只能听这边警方的消息了。”

    景向阳如实汇报情况,见母亲急红了眼,他忙安抚她道,“你先别担心,向晴那种古灵精怪的人,不会有事的。”

    “怎么不担心!”

    向南说着,就湿+了眼眶,“都这么多天了,没一丁点消息!一女孩子家的在外面,万一遇上什么坏人……这年头拐卖的人贩子还少吗?向阳,你说你妹妹该不会被搞传销的团伙给盯上了吧?”

    “妈,你先别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了!先等两天消息吧,我已经找了人埋了线,如果黑线上真有她的消息,一定会知道的。”

    “唉!”

    向南叹了口气,“如今除了等,咱们也没其他法子了!只要没见尸,这比什么都好……”

    向南说着说着,又不由红了眼眶。

    景向阳连忙抽了纸巾给自己的母亲,极力的安抚着她的情绪。

    “儿子,你最近都瘦了!来来回回的跑了好些天,累了吧?今晚妈给你炖你最爱的鸭血汤。”

    “妈,我不累……”

    景向阳替自己母亲擦了擦眼泪,“倒是你,瘦了不少,向晴不在,你也得爱惜自己身体是不是?她要回来看见你这样,还不难过自责死?”

    “你们俩兄妹可真是个个不让人省心。”

    向南难过的擦了擦眼泪,忽而想到了什么,“对了,今天三儿出院呢!赶紧的,收拾收拾,接她去!”

    向南说着,就伸手要帮儿子系领带。

    景向阳抓+住了母亲的手,“妈,我去过了。”

    漆黑的双眸,晦暗如夜。

    喉咙沙哑,显得极为疲倦,“她和陈楚默打算结婚了。”

    “什么?”

    向南一怔,不敢置信的瞪着儿子,“怎……怎么会这样?”

    “我有点累了,先上楼去休息会,吃饭的时候再叫我吧。”

    景向阳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心力憔悴过。

    胸口那种闷痛的感觉,几乎能让他窒息。

    现在,他只想抛开所有的烦心事儿,不去想他和云璟流失的那个孩子,不去想她云璟和陈楚默的婚事,不去想妹妹向晴突然失踪的事……

    就想闷着被子,倒头,一闭眼就能睡过去。

    哪怕只是短暂的脑子泛空,那对他而言也是一种奢求了……

    ………………………………………………………………………………………………………………

    云璟从医院出来后,似乎一切都回归到了正途。

    每天照常去学习,婚礼的事情,她极少过问,都是陈楚默一个人在张罗。

    婚礼的日期,定在了两周之后。

    考虑到***身体,所以打算尽早完成。

    可这事儿,云璟又多了几分顾虑。

    一心希望着奶奶身体好转,可是,这身体好转了是不是也就意味着这场戏就需要他们一直不停地演下去呢?

    云璟越想心里就越乱,可如今事已至此,想再多似乎也只是在徒增烦恼。

    最后,干脆作罢,什么都不想了,就走一步算一步得了!

    ………………………………………………

    向晴失踪的事情,终于有了些眉目。

    但自那之后,景向阳几乎鲜少着家,每天都在医院里度过,成了一个典型的工作狂。

    这夜——

    景向阳还在办公室里与几位值夜班的主刀医生们讨论着后天那台手术的最佳方案,忽而,就觉口腔里有些咸腥,他伸手一摸,是血。

    “院长,你牙龈出~血了!”

    一名医生提醒他。

    景向阳面色微微变了变,“可能最近忙坏了,你们先坐会,我去漱个口,稍等。”

    景向阳说着,就进了办公室内间的洗漱室去。

    捧了把清水,漱了口,吐出来。

    盥洗盆里,全是血水,看着有些渗人。

    抬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白色的镜前灯照射下来,景向阳忽而觉得有些视线模糊。

    双臂撑在盥洗台上,重喘了口气,胸腔随着他的呼吸而剧烈起伏着。

    出~血,视线模糊……

    这于他而言都不是什么好征兆!

    前些日子明明才做过复检的,如今看来……

    景向阳倚在盥洗池边抽了支烟后,整理了一下情绪,方才从洗漱室里走了出去。

    而后,又继续若无其事的投入到了工作当中去。

    隔日,景向阳又去血液科做了次细致的检查。

    拿到检查结果后,景向阳谁也没知会,扔在了自己办公室的抽屉里,就再也没有过问过了。

    “叮呤叮呤——”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座机电话响了起来。

    电话是自己母亲打来的。

    “妈,有事?”

    “嗯。”

    电话里,向南应了一声。

    犹豫了好半会,才开口道,“三儿的婚礼马上就到了,你看看你是不是得替她好好准备一份新婚贺礼啊?还有向晴的那一份,她不在,就由你负责吧,你看怎样?”

    提到云璟的婚礼,景向阳心里多少还觉得有些闷。

    纤长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着,一边回着医生发过来的邮件,一边似心不在焉的同向南道,“直接准备两个红包不就成了吗?”

    “那怎么成?一点诚意都没有!”

    向南一口否决。

    景向阳敲着键盘的手指,顿了几秒。

    “咱们好歹跟你墨叔家里算是一场世交,你跟小璟的关系……哪怕做不了夫妻,那也算是兄妹一场不是,送几个红包像什么话?”

    兄妹?

    景向阳微微敛了敛眉。

    “行,我知道了。什么时候要送过去?”

    “娘家这边的东西,作为陪嫁,明天就得送过来了,你赶紧备着吧。”

    “好,我知道了。”

    景向阳挂了电话。

    而后,又在电脑面前忙开了。

    半个小时后,停了手里的工作,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专用律师顾问。

    “张律师,麻烦你帮我把城区那套别墅的房产权过户到云璟的名义上。”

    “对,是的。”

    “好的,我要求尽快处理,明天晚上之前,我要见到结果。”

    “行,嗯,再见!”

    城区的那栋独立别墅。

    这是他景向阳作为自己妹妹的陪嫁礼物!

    景向阳又给李嫂打了通电话。

    “李嫂,帮我找搬家公司,把两年前云璟的那些衣物都搬到城区那栋别墅里去吧。”

    那些东西,从来都属于她。

    如今,他不过只是,物归原主罢了!

    ………………………………

    翌日——

    景向阳驱车回家。

    路上,流了一次鼻血,他匆匆用纸巾擦了,就没再当回事儿。

    回家的时候,家里已经在准备晚餐了。

    对面的云家,很是热闹,喜庆。

    离云璟的婚礼已经不剩几天了。

    而景向阳从她出院的那日起,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不见倒也好,省得心烦。

    “赶紧的,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向南一见自己儿子进门,忙招呼了一声。

    “嗯……”

    景向阳换鞋,进屋。

    随手将外套扔在沙发上,就往厨房走去。

    洗了手出来,才一坐上桌,就听得向南问他,“礼物准备好了吗?”

    “嗯……”

    景向阳应了一句,低头,专注的吃饭。

    向南操心太重,不放心的问儿子,“准备的什么礼物?”

    景向阳抬头看了自己老妈一眼。

    “不会当真就两个红包吧?”

    “房产证。”

    景向阳如实道。

    向南一愣。

    “怎么?”

    见自己母亲发愣的模样,景向阳故意问了一句。

    “你送房产给云璟?”

    向南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舍不得?”

    景向阳故意打趣自己的老妈。

    “说的什么话!”向南推了自己儿子一把,“什么舍得不舍得,你又不是不知道,在你~妈眼里,她早就是我亲生闺女了。”

    景向阳挑挑眉,没做解释,低头吃饭。

    其实,当年买这别墅的时候,就做婚房买的。

    当时脑子里想到的女主人就是如今这个快要成为新娘的云小~三。

    所以,这套房子,本该就属于她才是。

    “待会你亲自去把这礼物给三儿送去!”

    向南吩咐自己的儿子。

    景向阳吃饭的动作一顿,半晌,才道,“不了,待会我还有事,你帮我跑一趟就成了。”

    “不行!”

    向南把手里的筷子一搁,一脸严肃的训道,“忙什么事呢!再忙也不在乎这几分钟了!就算云璟这婚事你再怎么不乐意,表面功夫你也得给我做足了!基本礼仪不懂吗?”

    “妈,我觉得你误会了,云小~三这婚礼我没有半点不乐意。”

    景向阳认真的陈述事实。

    他承认,起初是非常不乐意,可拿到身体检查结果之后,他甚至有些庆幸这场婚礼了。

    “行,礼物我自己去送,亲自送到她手上。”

    这样也好。

    就让这段感情,彻底在今晚做个了断吧!

    ………………………………………………………………………………………………………

    晚上十点,云家的客人全散了,景向阳才去了他们家找云璟。

    才一进门,就见到了厅里的紫杉。

    景向阳表明了来意,“杉姨,三儿在吗?”

    “在楼上呢!”

    紫杉笑着冲景向阳招了招手,“向阳,来,过来陪你杉姨坐回,聊聊天。”

    “好……”

    景向阳似乎已经猜到了杉姨想要同他聊的话题。

    景向阳坐下,紫杉端了一杯茶给他,“这是上好的红袍,尝一尝。”

    景向阳没喝,搁在一旁,“杉姨,你想跟我谈什么?”

    紫杉听闻景向阳这样一问,倒觉有些尴尬,将手里自己那本茶搁了下来,犹豫了半晌,才道,“向阳,有些话如果杉姨说太直接了,你也别怨我!咱们家小~三,大家都是看着她长大的,这么些年来,她在你这受得苦也不算少的。这回眼见着她和楚默要成家了,我的意思……就是希望你不要再去打扰她了,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其实,紫杉知道过几天的这堂婚礼不过只是一场戏而已。

    可是,假戏真做的情况,那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戏是假的,但也保不准戏里的人就真的假戏真做了呀!

    “杉姨,你这话的意思,我能明白!”

    景向阳倒似乎真没把她的话往心里去,“您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他说着,起了身来,“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上楼了。”

    “嗯……”

    听着景向阳的话,紫杉心里涌上一阵歉疚,“向阳……”

    她伸手拉住了景向阳的胳膊,“对不起!”

    她真诚的道歉,满眼都写着愧疚和自责,“杉姨不期望你能原谅,但希望你能理解一颗为人父母的心,杉姨也不是对你有意见,更不是因为……”

    “杉姨……”

    景向阳笑笑,反手搂过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她,“杉姨,你不用再说了,我能理解,我们之间也谈不上什么原谅不原谅,这只是缘分问题,缘分不到,谁也强求不得……”

    他说完,放开了紫杉,“我先上楼去看看她。”

    “好的,好的……”

    ………………

    卧室门打开,云璟见到门外站着的景向阳时,鄂住。

    他穿着一件浅色的格纹衬衫,没有系领带,衬衫领口随意的松开几颗纽扣,露出一小片麦粒色的肌肤。

    下~身,一条考究的深色西裤包裹着他修长的双~腿,精致的裁剪,将他完美的倒三角身形衬得愈发性/感。

    哪怕他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不言不语,没有任何举止,然那优雅而尊贵的气质,却在他身上依旧展现得淋漓尽致。

    云璟站在门口,怔怔然的看着他,半晌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他们俩,仿佛间有好久好久不见了……

    久到,如同隔了一个世纪之长一般。

    四目相对,有异样的电流,在两人之间划过,窜起……

    心,蓦地一悸,云璟缓然回神。

    “不打算请我进去?”

    景向阳问她。

    语调平静,掀不起半丝涟漪。

    云璟忙将门打开,“你怎么过来了?”

    她刻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没什么波澜起伏。

    景向阳迈步走了进来。

    他把那本房产证递到云璟跟前。

    云璟错愕,“这是什么?”“礼物。”

    他说,转而又补充了一句,“陪嫁礼物。”

    云璟洁白的贝齿咬了咬下唇。

    她没有告诉他,其实过几天的婚礼不过只是一场戏。

    “恭喜你!”

    他说。

    云璟没有接他手里所谓的礼物,抬头,怔忡的看着他。

    眸底,蒙着一层薄薄的,浅淡的水雾。

    景向阳挑挑眉,淡然一笑,“我真心诚意的。”

    云璟没接,他顺手将房产证搁在旁边的桌子上,“人家都说新娘这边陪嫁品越丰厚,新娘在婆家的地位才越稳!”

    他讪讪一笑,“就当给你打地基的!在陈家跟自己婆婆好好处着,嫁过去别让自己受了委屈,哪天就算真跟自己丈夫闹矛盾了,也有个房子能收留你,有备无患!”

    他似说得那般轻巧。

    却一字一句的,都重重的,敲击着云璟的心口。

    垂落在双肩的小手,不停地篡紧……

    十指间,苍白得有些厉害。

    他说得越真诚,她的心里,就越是不争气的,凛着疼。

    明明说好,该忘掉的。

    明明说好,该看开的。

    可当他像没事人儿一般出现在自己跟前的时候,云璟的心,还是疼了……

    他永远都是这样!

    对待他们之间的爱情,永远都可以如此潇洒。

    云璟吸了口气,牵强一笑,“谢谢。”

    她道谢,转而抓过桌上的房产证递给他,“但是房子我不要,也不需要!你放心,我不会跟我丈夫吵架的。”

    她承认,后面的话,她就是用来故意堵他的心的。

    景向阳深深的盯了她一眼,视线又转而落在她手里的房产证上,也没有去接,“房子已经过户到你的头上,就已经是你的了!我给你,你就拿着!”

    不知怎的,云璟心里忽而就憋足着一口气,想要发泄,“给我这东西,什么意思?”

    景向阳皱眉,“我以为刚刚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补偿费吗?还是分手费?遣散费??”

    云璟反诘他,冷讽一笑,“我不需要!!景向阳,我不需要你在伤害过后再给我这些什么所谓的物质补偿!!你别把我想得那么轻贱!!”

    云璟说着,就将那本房产证狠狠地砸在了景向阳的胸口上。

    景向阳一伸手,就扣住了她的手腕。

    清冷而锐利的视线,如刀般剜着她,“你帮我怀过孩子,我给你一栋别墅,有错吗?!”

    景向阳的一句话,似乎彻底刺激到了云璟。

    她挣扎的要逃出他的禁锢,哭着尖叫一声,“别跟我再提孩子!!那只是一场意外,她到我肚子里来就是一场意外!!哪怕不是宫~外~孕,她也不可能会出现在这个世界里!!景向阳,像你这样三心二意的男人,根本没资格跟我提孩子!!!”

    “三心二意??”

    景向阳扣住云璟手腕的大手,愈发用力了些分。

    他一把将云璟扯进自己怀里来,“云小~三,你跟我把话说清楚!!什么样的男人就叫三心二意的男人??!”

    他的情绪,也很是激动。

    景向阳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在这个女人心里,一直是用这样一个词语来形容的!

    三心二意??

    如果他真的是个三心二意的男人,他至于到现如今也还单身一个人吗?

    他至于到现在,眼见着她都要成为别的男人的新娘了,他还在痴心奢想着吗?

    如果自己真的是个三心二意的混蛋,自己至于活了将近三十一年,却从来只品尝过她的味道吗?

    “你这样的男人就叫三心二意!!”

    云璟直接指控他,“景向阳,我问你,我出事的那天,打电话给你,你说你在手术台上!到了今天,你再扪心自问一下,那天你到底在哪里,和谁在一起?”

    再回头来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云璟的眼眶,不自觉的湿~了一圈。

    景向阳一怔。

    他握着云璟手臂的大手稍稍松了些分力道,“你那天在酒店?”

    “是!”

    云璟的眼眶更红了些分,“我就在酒店……”

    眼泪,如绝提的洪闸一般,从眼眶中涌了出来,“尤浅!我就看着你跟尤浅一起进了别墅房,我就看着你们俩抱在一起,景向阳,你是不是还想告诉我,这只是个误会?”

    景向阳怎么都没料到,原来那天她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就在酒店里,而他居然还给她撒了个谎。

    忽而,景向阳响起那天自己走出大堂的时候,见到水桶里那被鲜血染红的水。

    心,突然一疼……

    如刀割了一般。

    那血,全是她的,还有,他们那未成型的孩子!

    景向阳深吸了口气,胸口憋闷着,有些难受。

    “云小~三,那天我和尤浅,就是个误会!也只是个误会。”

    景向阳解释。

    忽而,就觉鼻腔一热。

    一股热流从鼻子里涌了出来。

    “sh/it!!”

    他烦躁的骂了一句。

    云璟见状,忙扯了纸巾递给他,秀眉敛紧,“你怎么这么喜欢流鼻血?”

    从两年前,到现在,这毛病怎么还不见好转些分。

    “上火。”

    景向阳随口应了一句,擦干净鼻血,才继续上一个话题,“那天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尤浅来找我,也确实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

    云璟没说话,就任由着景向阳说着。

    “云小~三,两年前,咱们在金云酒店的第一次,你还记不记得?”

    云璟没料到他会突然提起这个,脸颊上掠起些许的窘迫。

    那天夜里,两个人反反复复的纠缠,折腾了一整夜,她想要忘记都难。

    “干嘛突然提过去的事?都那么久了,我不记得了。”

    她撒谎。

    景向阳看了她一眼。

    脸上那许绯色,不留余地的被他捕捉进眼底。

    他知道,她没忘,她只是在犟嘴而已。

    “云小~三,你知不知道我在喝完酒以后有断片的毛病!喝酒后做过的事情,我会忘得一干二净!”

    云璟听到景向阳的话,略感震惊,错愕的看着他,“你想说,其实那天晚上的事情,你根本都不记得了?”

    “对!不记得了!所有的画面几乎都模模糊糊的,就像在做梦似地。”

    景向阳如实回答,又道,“你半夜丢下我一个人走了,可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后来,我早上醒来,看见躺在我*边的人不是你,而是尤浅!!”

    “*单上,一滩血红,她说那是她第一次的印证!她说,一整夜躺在我身下的女人,就是她!”

    云璟听着景向阳的话,又震惊,又气愤,胸口更是因情绪激动而剧烈起伏着,“她撒谎!!那天晚上的人明明就是我!!*单上那片血红是我的!!是我第一次的证明……”

    云璟说到那些,好不容易干涸的眼眶,瞬间又湿~了些分。

    景向阳一伸手,就搂紧了她。

    将柔弱纤细的她,心疼的抱进自己怀里来。

    感觉到怀里的她,哭得一抽一抽的。

    他说,“对!那天晚上的人,一直都是你。我也很庆幸,还好是你!这就是那天她在酒店里告诉我的事实真~相……”

    “如果真的只是这样,那你为什么要骗我?!!”

    云璟哭着质问他。

    “如果我真的只是怕你想太多呢?”

    景向阳搂紧她的细~腰。

    猿臂的力道很重,那模样,几乎是要生生将她嵌入自己体内一般。

    这或许是他给她的最后一个拥抱了……

    云璟在景向阳的怀里挣扎了一下,眼眶湿热,鼻头发酸,“景向阳,到如今了,你的话,我还能相信吗?”

    她从他的怀里退开来,水雾的眸子凝住对面的男人,无力的摇摇头,“哪怕就是现在,我也看不清你的心,我累了,真的……很累很累……”

    “两年前的事情,就像一根刺一般,扎在我的心里,怎么都散不开去。”

    云璟捂着自己的心脏,那儿,还在一下一下的刺痛着。

    她红着眼,冲他道,“但凡你两年前爱过我,你也不会丢开我,去同尤浅结婚!!但凡你两年前真的爱过我,就不会舍得放我走!!你明知道我是因为你……因为你才走的!!”

    “景向阳,你从来……就没有给我看过你那颗真正确定的心!!”

    景向阳赤红着双目,愠怒的瞪着她。

    大手扣住她的小手腕,很用力,如同两把铁钳,“云小~三,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问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是用吼着的。

    “两年前,你到底有没有收到我寄给你的那封信??”

    “收到了!!”

    云璟见他拔高了音量,也不觉的提高了分贝。

    心里的怒焰更甚,她红着眼冲他吼到,“收到了!!正因为收到了,所以才更加确定你对我的感情,不是爱!!那只是玩玩而已!!”

    “玩玩而已??”

    景向阳凛眉,不解的瞪着她,“云小~三,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难道那封简短的信里,饱含~着你对我的爱吗?”

    云璟讽刺的反诘他。

    “是!”

    景向阳一口咬定。

    云璟轻笑出声来,那笑容里尽是冰凉,“爱?那个字,还是哪个词语?景向阳,是我的理解能力有问题吗?是你的‘一路顺风’饱含了对我的爱意和关切?还是你的那句‘勿念’,透露着对我的深情惬意??如果是,我只能说,你给我的爱太深沉了,我读不懂!!景向阳,我一字一句都领会不透……”

    “一路顺风??勿念???”

    景向阳惊愕于她嘴里的信件内容。

    终于,景向阳察觉到似乎有某一个至关重要的节点出了问题,“云小~三,你收到的信件里,内容到底是什么??”【呼……咱们终于要破开谜底了,行了,今儿就加更到这里了,明天月底,大家把票子统统给我捂紧了,明天再丢下来哈!】

    【重点推荐米粒白:《婚然天成:总裁,请退婚!》,神经姐姐么么哒《千亿继承人·总裁,爱入骨髓!》,另外,大家不要再拿字数说事儿了,对于你们而言是番外,对于我而言是故事,我的目的就是把故事写好写完,不会去考虑长短或者番外不番外,喜欢的接着看,不喜欢的也希望理解,大家好聚好散,分手快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