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66):求婚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vvip病房内——

    *※上,云璟蝶翼般的羽睫轻轻扇动着,她极力的想要睁开眼来,却又怎么都挣不开来。

    “三儿?”

    恍惚间,似听到了自己爸妈那亲切而焦灼的轻唤声。

    “三儿,醒了吗?三儿……”

    “宝贝,睁开眼瞧瞧!”

    云璟迷迷糊糊的睁了睁眼……

    眼前的一切,都显得模糊不清。

    “醒了,醒了!!三儿醒了!!”

    紫杉激动得泣不成声。

    “你可算是醒来了,呜呜呜……”

    母亲的泪颜,缓缓地印入云璟的眸底中来,渐渐的,越来越清晰。

    而后是父亲那张憔悴的英朗面孔。

    才不过短短的一天时间而已,仿佛一瞬间他们老了不少。

    “爸……”

    “妈……”

    云璟的声音,从喉咙里艰难的吐出来,低如蚊蚋,几乎轻不可闻。

    “诶!!在呢,在呢!!”

    紫杉激动得忙握住自己女儿的手,哭得像个泪人儿,“总算是醒来了,谢天谢地!!没事了没事了……”

    “我……很好……”

    云璟的脸色,惨白得没有半分生气。

    腹部处,还阵阵凛痛着,如刀绞着般,难受到了极点。

    但,身体上的难受,却始终敌不过她心里的那份难受和悲凉。

    孩子……

    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就这样从她的身体里流走了。

    或许,这真的就是造化弄人。

    也或许,就是注定了,她和那个叫景向阳的男人,从来都……有缘无份。

    紫杉仿佛是看出了云璟心里的那份难受,“三儿,你也别太往心里去!妈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来日方长,以后你还有的是机会当妈妈,咱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养好身体!知道吗?”

    “嗯,嗯……”

    云璟虽是点着头,那眼眶里却早已有泪水在不停地打着转。

    “我去叫向阳进来!他们都在外面等了好久了!”

    紫杉抹了把泪,起身就预备往外走,哪知却被云璟一把给扣住了手腕。

    “妈……”

    她的声音,很轻。

    似乎说起话来,极为吃力。

    握着母亲手腕的小手,也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来。

    “妈!”

    “怎么了?”

    紫杉见这副模样,赶忙又坐了回来,“三儿,怎么啦?”

    “我……现在不想见他,我只想好好休息……”

    “三儿,你这是……”

    紫杉叹了口气,偏头,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丈夫,一下子没了主意。

    “行,三儿,爸妈都听你的!你说不见,咱们就不让他见!你好好养着身体,不许伤心难过了,也不能再掉眼泪了,知道吗?”

    云墨哑声哄着自己女儿,又忙伸手替她将眼泪拭干。

    “那楚默呢?楚默你要见见吗?人家在外面也等了好长时间了。”

    紫杉又问自己的女儿。

    “楚默哥也来了?”

    “嗯……知道你出事后,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紫杉说着叹了口气,“三儿啊,虽然妈知道你不喜欢楚默,不过,楚默确实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孩子,我看他对你其实也挺上心的……”

    “妈……”

    云璟无力的打断母亲的话,“现在咱们先不说这些,好吗?”

    “对对对,看我,才醒来就跟你叨叨个没完……”

    紫杉抹了一把眼角的余泪,“那我去叫楚默进来?”

    “嗯,好……”

    云璟轻轻应了一句,就疲倦地闭上了眼去。

    紫杉起身,出了病房。

    病房外的大厅里,向南和景孟弦都不在了,只剩下景向阳和陈楚默候在那里。

    向南回家给云璟顿补血汤了。

    医院里管事的人全候在了云璟*边,最后,只能由景孟弦回去照顾一下医院里的事宜。

    “杉姨!”

    一见紫杉出来,景向阳和陈楚默同时迎了上去。

    两个大男人也都是整宿整宿的没睡觉,此刻看起来都显得有些疲倦。

    尤其是景向阳,昨儿没少挨云墨一顿毒打,这会儿鼻青脸肿的,眼底还泛着浓浓的血丝,看着倒叫紫杉有些于心不忍。

    “三儿醒来了吗?”

    景向阳迫不及待的问紫杉。

    “嗯!醒来了,醒来了……”

    “太好了!!我去看看她!”

    景向阳说着,就要推门进去,却被紫杉一手给拦了下来,“向阳,别急,三儿累了,现在已经睡下了,你看看你,都伤成这样了,要不先回去休息一下吧!这个样子被三儿瞧见了,又得让她替你担心了,是不是?”

    “没事,杉姨,一点皮外伤而已,真不碍事!”

    景向阳说着,就想往里走。

    却哪知,紫杉握在门锁上的手,没肯松。

    景向阳愣了半秒,下一瞬,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深深的看一眼紫杉,“杉姨……”

    紫杉有些难以启齿,“向阳,你听杉姨的话,好吗?先好好回去休息休息。”

    “三儿不肯见过?”

    景向阳直接问。

    被他猜着了,紫杉倒也没意外,她到底还是点了点头,“嗯,三儿情绪不是太稳,可能心里还有些难受,钻进了牛角尖里,你也别往心里去。”

    景向阳眸色暗了些分。

    她在怪他吗?

    也是,如不是自己,她也不会在这生死边缘线上走过这一遭了。

    “她醒来后,情况理想吗?”

    景向阳没有强行要进去见她。

    他知道,她现在最需要的是静养,她不想见到自己,如果自己执意闯进去,又惹她伤心难过了,只会加重她的病情。

    “情况还不错,你也别太担心,她爸跟我都是医生,我们会好好照顾她的。”

    紫杉宽慰着向阳。

    “嗯……”

    景向阳笑笑,眼底却掩不住有些失落。

    “楚默……”

    紫杉唤了一声陈楚默,又看了一眼跟前的景向阳,叹了口气,冲陈楚默道,“你进来吧。”

    陈楚默偏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景向阳。

    景向阳没说什么。

    清俊的面庞,此刻显得疲惫不堪。

    他退出来,坐回了沙发上。

    大手抹了一把脸,试图想要掩去心里的那份难受和憋闷。

    见陈楚默站在那一直看着自己,他才摆摆手,“进去吧,好好照顾她。”

    陈楚默这才随着紫杉进了病房里去。

    景向阳抑郁的抹了一把脸,重喘了口气,试图发泄一下心底的那份郁结,却偏偏,每一次的深呼吸,都让他压着胸口,极其难受。

    陈楚默进了病房去,紫杉和云墨便识趣的从病房里退了出来。

    景向阳自然明白两位长辈的意思。

    明显是为了留着独立的空间给里面的两个人相处。

    他艰涩的抿了抿薄唇,“杉姨,墨叔,我出去抽支烟。”

    招呼了一声,便出了套房去。

    背影,有种说不上来的落寞。

    紫杉叹了口气,“老公,你说咱们这样对向阳,是不是太残忍了些?”

    “女儿不想见他,咱们也没办法不是!”

    “唉……”

    紫杉叹了口气,“其实我还是觉得楚默跟三儿更合适,楚默这孩子我看他其实对咱们三儿还是挺上心的,你看人家一听三儿出事了,连夜就从外地赶了回来!不行,待会我还是得好好劝劝三儿……”

    “这些事情,等三儿身体好些了再说吧。”

    云墨就觉现在确实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

    “……”

    房间里的对话,景向阳一字不落的全数听进了耳底。

    要说心里没什么想法,那定是假的。

    站在吸烟区里,一支接着一支,不停地抽着烟。

    烟雾缭绕,从他的鼻腔里漫出来,每一口都呛得喉管发疼。

    明明是想来靠着这烟草的味道来麻痹心里那份遭心感的,结果却发现越抽越难受,最后还是干脆作罢了。

    抽完烟后,景向阳又飞快的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衫折了回来。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陈楚默从云璟的病房里还是没有出来。

    紫杉和云墨夫妇俩也进了病房里去陪云璟。

    病房里,时不时的会传出来一串串轻快的笑声,可想而知,里面的人儿,相处得有多么轻松愉悦。

    他独自一人坐在这厅里,倒显得有些多余了。

    ………………………………………………………………………………………………………

    之后的那些天里,景向阳一直没有见着云璟。

    她不愿见,谁也没办法。

    这日,向南给云璟又煲了乌鸡汤过来。

    向南坐在云璟的*头,一口一口的亲自喂她。

    “看你这些日子气色倒是好了不少啊!”

    “嗯,谢谢向南妈咪。”

    云璟笑着道谢。

    “最近楚默天天过来呢?”

    向南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云璟点头,“嗯,每天都过来了。”

    “那你呢?”

    “嗯?”

    云璟装傻。

    “我是问你,你对人家什么感觉呢?”

    向南直言问她。

    云璟笑笑,摇摇头,“不知道,说不上来,就觉得挺好的吧……”

    她将头轻轻的靠在背后的枕头上,轻缓道,“向南妈咪,前些日子我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忽然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什么事情?说给向南妈咪听听。”

    向南将汤碗搁了下来,认真的听着。

    “我想啊,这人在世间上走一遭真的太不容易了,从前是我对有些情感,有些人太过执着,那样的执念反而是一种累赘。可我从阎王殿前走过了这么一遭后,突然一下子就想明白了不少,不想再去追求那些浑浑噩噩,患得患失,又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了,我有些累了,累了就想过过安分点的生活,平淡点其实可能会更幸福,对吗?”

    向南怔鄂的看着跟前的女孩。

    忽然一下子就觉得她长大了不少。

    想到自己儿子,心里却又百般不是滋味。

    “对!你说的这些都没错,人啊这辈子讲究的幸福,那就是平淡和细水长流。可那得看你的那个他,是不是真的是你想要一辈子细水长流的人啊!三儿,我知道,出了这种事儿,谁心里也不好受,你要生你哥的气,那也是正常的,可是……”

    “向南妈咪!”

    云璟直接打断了向南的话,她掀了掀苍白的唇※瓣,“这事儿我从来没有怨过他,我知道,宫※外※孕流※产是我自己的身体问题,与他一丁点干系都没有。”

    “那你……”

    云璟摇头,眸底有淡淡的凄然划过,“就当我跟他之间有缘无份了吧!”

    向南一听这话就急了,“三儿,我觉得你该再给你哥一个机会!你刚从手术室里出来那会,他就跟我说,一定要娶你!他这话你还没给他机会说出口呢,怎么就……”

    “向南妈咪……”

    云璟听了向南的这番话,心里顿觉难受得慌。

    眼眶一下子又湿※了些分,她摇摇头,“我不要他娶我!这事儿不仅已经发生了,而且,都已经过了!孩子没了,而我的身体也在慢慢康复中了,我不再需要他对我负责了,还有……”

    云璟顿了顿,才又继续道,“你帮我告诉他一声,他真的不是我想要托付一生的人……”

    她想要托付一生的人,是像她爸那样的,一旦认定的,就是一辈子,就是唯一!

    她是他的唯一!

    而并非那种,永远都在两个女人之间游离不定,摇摇摆摆……

    不知他会不会累,但她真的累了。

    累了,又遭遇了生死离别后,忽而一下子就彻底想开了。

    人生如此短暂,她又何苦一次又一次的为难自己呢?

    向南还想说什么的,但陈楚默来了,她也就没再说什么了,识趣的从病房里退了出来。

    陈楚默又送了一束百合过来,搁在云璟的*头。

    “楚默哥,你再把花往我这送,我这病房可真要成花房了。”

    陈楚默在云璟的*边坐了下来,“不喜欢吗?”

    “没有。”

    云璟笑笑,看一眼房间里各色各样的花卉,“就觉得太破费了。”

    陈楚默伸手,替她理了理额前的刘海,目光凝着她,眸色深沉了些,“你知不知道,当我知道你进医院的时候,真的吓坏了。”

    “我知道,听我妈说,你当时还在外地出差,一听说我进医院就连夜飞了回来!楚默哥,谢谢你,让你这么费心。”

    陈楚默的目光,深深的看定云璟。

    “如果我说,我在那一刻,发现了自己的真心呢?”

    陈楚默倏尔问她。

    云璟一怔,“什……什么意思……”

    陈楚默倏尔凑近她,二话没说,就在云璟的唇上印了一记浅浅的吻。

    云璟眨眼,直愣愣的看着他。

    伸手,抵在他的胸口,“楚……楚默哥,我……我不太明白……”

    陈楚默笑着一声叹息,挑挑眉,“不明白那我就说直白点,我好像……对你动了心。”

    “……”

    这……算是表白吧?

    云璟的脑袋里,有好几秒的嗡嗡响着。

    “小璟,你生日那天我们吃完那顿饭后,不知为什么,明明该释然的,可我心里却好像一直揣着什么事儿,不开心,不舒服,直到那天听说你出事了,我才一下子恍然明白了过来!”

    “我……可是我……”

    云璟显然没料到故事到最后会如此发展,顿时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那顿饭我真希望我们从来都没有吃过……”

    “楚默哥。”

    云璟深吸了口气,稍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才道,“你也看到了,我……我现在这样,我是因为怀※孕了,流※产了才这样子的。你怀过别的男人的孩子,你知道吗?你现在突然跟我说这些……”

    “我不介意!”

    陈楚默根本没等她把话说完,“如果我真的介意的话,我今天也就不会急着跟你表白了!正因为你现在住在了医院里,也正因为你流※产让我差点失去你,所以我才想明白了这所有的事……”

    “小璟,给我一次机会,就当我们的婚约还在!让我娶你!让我照顾你一辈子!我是真心诚意的……”

    “我……我现在脑子里一团乱麻……”

    “好,我给你时间好好考虑,不着急。”

    陈楚默倒也没逼着云璟。

    “好,谢谢。”

    ……………………………………………………………………………………………………

    门外,景向阳站在那里。

    手,握在玄关上。

    门是半掩着的。

    他从陈楚默低头吻她的那一刻起,就站在了门口。

    里面的每一句对白,他都听得真真切切。

    最后,他推门,走了进去。

    他是有些生气的。

    生气他们之间的那个吻。

    生气她云璟没有第一时间拒绝他陈楚默的表白和求婚。

    生气她对自己的感情如此摇摆不定。

    他走进去,二话没说,一俯身,低头,就狠狠地吻住了云璟的红唇。

    重点推荐好文《千亿继承人·总裁,爱入骨髓!》——神经姐姐么么哒著,大家多多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