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64):两年前,第一次的真相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别墅房内——

    景向阳拉开怀里的尤浅,“浅浅,你刚刚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有关于三儿的,到底什么事儿?”

    尤浅望着跟前好久不见的男人,心里不觉有些伤然,“向阳,你的病……”

    “我们先不聊这个。”

    关于云小`三的事情,景向阳显得特别迫不及待,“浅浅,其他事情我们暂时都先搁一边,你先告诉我,到底什么事儿?什么叫我不听你说,就一定会后悔?!”

    景向阳没料到自己在酒店里会突然撞见好长时间不见面的尤浅。

    尤浅见他后就约他,说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儿跟他聊聊。

    景向阳拒绝,却哪知她把云璟给搬了出来,只撂下一句话,“这事儿关乎云璟的,你要不听,一定后悔一辈子!”

    听了这话,景向阳自然不敢轻易怠慢。

    “你先告诉我,到底什么事儿!”

    “你急什么呀?咱们俩好歹好些日子没见过了,哪怕做不成男女朋友,那也总算朋友一场吧?就不能先嘘寒问个暖的再开场吗?”

    尤浅也有些急了。

    却就在这时,景向阳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云璟打来的电话。

    敛了敛眉,冲尤浅摆了个手势,“等等,我先听个电话。”

    他说着,迈步往落地窗前走了过去。

    这才将云璟的电话接了起来。

    “喂——”

    “景向阳……”

    云璟站在烈日下,望着那扇紧闭的玄关门,说话的声音不觉有些轻飘。

    “你在哪呢?”

    她问。

    景向阳回头看了一眼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尤浅,犹豫了少许时间,才道,“我现在在医院呢,还没来得及从手术台上下来。”

    他撒了个小谎。

    缘由很简单,他不想让云璟知道自己这会正和尤浅在一块儿。

    今儿是她生日,而且今晚上还有个重要的活动,他不想因为这事儿让她不开心了,也免了她瞎想,直接影响到晚上的求婚结果。

    其实,男人和女人的思维有时候就是这么不一样。

    男人就觉得女人小气,本没什么事儿,却都爱胡思乱想,想成个什么事儿来,所以哪怕没做什么亏心事儿却都喜欢藏着掩着,总觉得这样子省心省事儿,还免了解释的那点功夫。

    可女人呢?一旦男人有事儿故意瞒着自己的时候,就能一口咬定这是他做了亏心事儿!

    本来也是,没做什么亏心事,为什么还偏要撒谎呢?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矛盾的!

    云璟握着手机的五指,苍白得有些厉害。

    烈日曝晒下,淋漓的汗水,一颗一颗不停地从她的额头上渗下来……

    全是冷汗!!

    云璟浑身,冷得直哆嗦。

    樱`唇惨白得有些渗人,说起话来,颤抖得厉害,“你在医院??”

    她再次询问他,想要确认。

    声音较于刚刚越发轻飘了些……

    面颊早已被冷汗浸`湿。

    云璟捂着自己的肚子,无力的蹲下了身来。

    腹部,像被什么拧着一般,疼得有些痉/挛。

    “三儿,要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先挂了,我这边还有点忙,待会我再给你回电话。”

    景向阳的话,才一说完,云璟便直接按下了挂机键。

    她重重的喘了口气。

    面色煞白得没有了半分血色。

    周旁的服务员见状,连忙迎了上来,“小姐,你没事吧?”

    云璟捂着肚子,疼得气喘。

    忽而就觉身下一热……

    一股热流,急切的从体内涌了出来。

    “疼……”

    她颤声喃喃着,豆大的汗水,不停地顺着她的额头涌下来,“肚……肚子好……好疼……”

    “别急,别急,我们马上叫救护车!!”

    那服务员说着,连忙冲着对讲机喊了几句,紧跟着又有几名服务员过来,搀扶着疼在地上支不起身来的云璟,往大堂走去。

    云璟清秀的双眉拧做一团,每走一步,都如同踩在针尖儿上。

    肚子疼得就像被一个搅拌机残忍的搅动着一般。

    这是她从来没经历过的痛楚,哪怕是痛经也从来没有像这般痛过。

    她甚至于能明显的感觉到有血水正不停地往外涌……

    太多,渗过了她的卫生棉,从腿`间涌了出来!

    …………………………………………………………………………………………………………

    别墅内——

    “云璟的电话?”

    尤浅问景向阳。

    “你要跟我说什么?”

    景向阳直截了当的问她。

    尤浅端着双臂,抱在胸前,深吸了口气,“你真就这么爱云璟?”

    “对!”

    景向阳毫不犹豫的点头,“爱她!而且是爱入骨髓的那种!”

    尤浅涩涩的舔`了舔唇`瓣,轻笑一声,“行了,你也不用给我形容你对她的爱有多深了!说真的,咱们能够在s市再相遇,也算缘分一场吧!不过你别想歪了,其实我对我们过去的那段感情也算是看开了,我现在也有了稳定的男朋友,当然,你毕竟算得上是我的初恋,刚刚见着,心里确实有些激动,现在倒平顺了些。”

    她抿了抿唇,犹豫了片刻,才继续道,“其实两年前那事儿搁我心里,一直比较歉疚,好多回都想打电话给你说清楚来着,但又拉不下脸来!现在好不容易遇见了你,就跟你实话实说了吧……”

    景向阳敛眉,沉目看她。

    “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看尤浅这般支吾的模样,他就知道,一定不会是什么轻巧的事儿。

    “你还记得咱俩两年的第一次吗?”

    尤浅忽而问。

    景向阳敛了敛眉,没吭声。

    他不明白为什么她又突然扯上了自己过去的那些事儿。

    “那天晚上你喝了很多酒,很多事情是不是都已经忘光了?”

    景向阳皱眉,回答,“是!你知道,我一喝酒就有断片的毛病,那天晚上喝高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尤浅抿紧了红唇。

    隔半响,深呼吸了口气之后,她才道,“其实那天晚上,跟你做/爱的女人,根本不是我!”

    景向阳一愣。

    眸仁紧缩了几圈,“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什么叫那天晚上的人不是你!不是你的话,又是谁?”

    “云璟!!”

    尤浅直接了当的回答她,“那天晚上的女人,是云璟!!”

    “云璟??”

    景向阳胸口的起伏,登时有些剧烈。

    那天晚上,他迷迷糊糊的,几乎什么事儿都忘记了,唯一记得的就是有那股熟悉的味道……

    他以为那只是因为自己喝高了弄错了,因为自己身边躺着的人明明就是她尤浅。

    “是……”

    尤浅咬着唇,点头,转而又将那天夜里的情况,一一同景向阳说了一遍。

    景向阳听到事实真`相之后,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心里的那种感觉。

    除却生气和愤怒之外,更多的是,高兴!!

    原来那天晚上,不单单只是他景向阳的第一/夜,也更是她云璟的第一/夜!!

    可他居然还混帐的在吃醋她的第一次到底给了哪个混蛋男人!!

    他景向阳可真真儿才是最大的混蛋!!

    欺负完了人家后,居然还敢忘得一干二净!!

    该死的!!

    景向阳疾步往外走,一边掏出手机给云璟打电/话。

    出了别墅。

    电话那头通了,但迟迟都无人接听。

    走过大堂的时候,还听得有酒店的住客们在议论。

    “你们看到没有,刚刚那小女孩好吓人啊!!天啊,下`半`身全是血……”

    “可不是吗?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怪渗人的!”

    “……”

    几名服务员正拿着拖把在不停地拖地。

    旁边的水桶里早已被鲜红的血水染红了。

    想必是刚刚被他们嘴里的那所谓的‘小女孩’给染红的。

    景向阳随意的瞄了几眼,便匆匆从酒店里走了出来。

    不停地给云璟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快让让,让让————”

    “快,打电话通知病人家属!!”

    “让血库备血,快点!!人命关天——”

    ………

    云墨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时,正好完成一台非常棘手的手术。

    “您好,请问您是云璟云小姐的家属吗?”

    “是!我是。您是哪位?”

    云墨一边接电话,一边将头上的无菌帽拿了下来。

    “云先生,我们这里是仁立医院,云小姐现在正在进行抢救,麻烦您尽快过来一趟!”

    “抢救??”

    云墨脑子里一嗡,连身上的无菌服都来不及脱下,就疯了一般往外冲,“医生,我女儿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

    “云先生,您女儿是宫`外`孕大出`血,情况比较严重,您还是赶紧过来吧!!”

    宫`外`孕??

    大出`血??

    云墨登时一懵,脑子里有好久的,几乎一片空白。

    宫`外`孕大出`血……

    他忽而就想起了自己上大学那会儿,班上有一女孩儿在五一长假的时候,一个人孤零零的死在了学校的宿舍内。

    被人发现的时候,她那白色的*单早已被鲜血染成了猩红。

    后来才知道,她是宫`外`孕,没及时发现,导致大出`血,而长假时寝室里又没旁人,就那么在*`上流血过多而死的!

    【真实事件,所以女孩子们都稍微注意点,真爱生命,保护自己还有自己的女儿!】

    云墨想到自己同学这件事儿,握着方向盘的手,还抖得厉害。

    连轰油门的腿,都在不争气的颤抖着。

    额上,不停地有汗水往外流。

    “云小`三,你一定得给我撑住了!!”

    “云小`三,等你爸去救你!!你爸是神医,一定没事儿的!!等你老爹我!!”

    “云小`三,你不能有事啊!!一定不能有事……”

    “你要有什么事,你爸妈可真活不下去了……云小`三…………”

    云墨一声又一声颤抖的呢喃着。

    喃着喃着,忽而就红了眼去。

    他云墨这辈子真的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慌过手脚。

    当了一辈子的医生,自以为早就看过了生离死别,可这事儿真发生在自己身上时,那种恐慌感,怎么压都压不住!!

    忽而,就在这时,他扔在一旁的手机响了。

    看一眼来电显示,电话是景向阳打来的。

    云墨握着手机的手,加重了力道,那感觉,仿佛是要将手机直接碾碎了一般。

    接起电话,没吭声,就听得景向阳问他,“墨叔,你知道小璟在哪里吗?打她电话一直没人听。”

    云墨的手,颤抖得有些厉害,“她在仁立医院。”

    云墨如实回答。

    声音沉哑,喉管仿佛被刀子割破了一般。

    “医院??”

    景向阳眉心一敛,“墨叔,小璟出什么事儿了?怎么去医院了?”

    他踩下油门,就飞快的往仁立医院驶去。

    “这事儿你问我??”

    云墨在电话里怒吼。

    声音哽塞,“景向阳,我女儿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拿你是问!!”

    “墨叔,三儿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景向阳脚下的油门直接踩到了底。

    “她宫`外`孕大出`血!!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着——”

    “砰————”

    云墨的话,才一说完,手机那头就传来一道刺耳的撞击声。

    “景向阳??”

    “向阳??”

    云墨担忧的喊了两声。

    “墨叔,我……没事……”

    景向阳的声音,嘶哑得有些厉害。

    电话里,能听得到他明显的喘`息声,一声比一声来的压抑,艰难。

    “我……赶着去医院,再见。”

    景向阳电话里的声音,有些打抖,他说完,就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车头撞在了旁边的护栏上,由于车速太快,他的额头因惯性直接砸在了方向盘上,直接磕出`血来了。

    但他显然顾不及这些。

    重新发车,转了个反向盘,退出来,下一瞬,风一般的就没入了车流中去。

    鲜血,一滴一滴……

    不停地从额头上滴下来,但他却分毫也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他满脑子里都在盘旋着云墨在电话里的那句话……

    ——她宫`外`孕大出`血,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着。

    宫`外`孕大出`血……

    作为一名医生,自然知道这个病情的风险性。

    越想,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就颤抖得愈发厉害。

    景向阳重重的喘着气儿,这时候,真的恨不能狠狠地抽自己几耳光。

    为什么就不做措施呢??为什么就tm的让她怀`孕了呢?

    如果自己把措施给做全了,也不至于让她受`孕!!不受`孕,也就不会出现什么宫`外`孕了!!

    景向阳`根本不敢去细想,现在躺在病*`上的那个小人儿该有多痛苦,心里该有多害怕……

    她才二十一岁啊!!

    花一般的年纪,怎么能让她就遭受这样的痛苦呢?!!

    他真是混蛋!!

    天底下最混蛋的混蛋!!!

    自己到底都对她做了些什么!!

    …………………………………………………………………………………………

    景向阳赶到医院急诊室门口的时候,云墨已经到了。

    他垂着头坐在那里,模样是景向阳从来没有见过的落魄。

    手焦躁的不停掳着自己的头发,显得烦闷不安。

    “墨叔。”

    景向阳走过去,喊他一声。

    云墨拾起眼看他。

    两个人,四目相对,两双眼睛,皆一片通红。

    云墨喘了口气,站起了身来,下一瞬,一撸拳,就朝景向阳挥了过去。

    “混蛋!!我养女儿就是被你这么糟蹋的吗?啊??”

    云墨一记闷拳狠狠地砸在景向阳的胸口上,他闷闷的咳嗽两声,却没有任何躲避的行为。

    眼眶里浮起层层血丝,“墨叔,能不能先告诉我小璟怎么样了?”

    云墨一个箭步冲上去,揪住景向阳的衣领,红着眼冲他怒吼,“景向阳,我告诉你,我女儿要是有什么闪失,我一定饶不了你!!!”

    “墨叔……”

    景向阳的眼眶红得有些厉害。

    声音哽咽,嘶哑。

    他重喘了口气,却最后,到底压抑不住心里的情绪,无声的抽噎了几下,“求你……先告诉我,小璟……的情况……”

    看着景向阳这副痛苦的模样,云墨一下子没憋住自己的情绪,放开了他,走到一旁,无声的痛哭起来。

    他云墨这辈子就没这么哭过。

    今儿还真正是头一遭……

    【推荐米粒白童鞋优质新文:《婚然天成:总裁,请退婚》文/米粒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