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62):肚子里是不是真有货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哂笑一声,“你不跟人陈楚默才一家人的吗?什么时候又跟我一家人了?见到他的时候,那小手可是撒不急了!”

    机场那事儿,显然他还铭记于心呢!

    今儿过来吃饭的目的是什么?就为了好好训丫一顿!

    云璟掀了掀唇,哂笑,“你也别光顾着说我!咱俩半斤八俩的,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不是吗?

    当年自己就是个小/三儿,硬生生的要作践自己,挤进他和尤浅之间去。

    结果,被他玩得满身是伤。

    如今想来,那也是自己作的!

    现在呢?

    她和景向阳的角色完美互换。

    他成了个小/三儿,而自己也跟他一样,厚着脸皮儿在两个男人之间周/旋。

    果然,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对于云璟的评价,景向阳倒不以为然。

    捏过云璟的下巴,强逼着她的小+脸面向自己,讽刺的勾了勾嘴角,“我们这叫臭味相投,狼狈为歼,歼/夫yin妇!!”

    他挑挑眉,“刚好凑成一对!再合适不过了!”

    云璟气得一张脸颊得通红,“你骂谁yin妇呢?”

    景向阳直接一勾手指,就把云璟的小+脸蛋给勾到了自己跟前来。

    下一瞬,一记狂狷的吻,如同海啸般朝她席卷而去。

    长臂一探,揽过她的小细+腰,就往自己怀里一带,迫使着她分开双+腿坐在自己身上,“要没有你这个小yin妇,又怎么会有我这个j夫呢?!云小+三,你都跟我这样了,你还好意思跟人陈楚默结婚?你真不怕把他绿成一只乌龟?”

    云璟气结。

    她就故意不给他提自己和陈楚默悔婚的事儿,“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儿,你管得着吗你!!”

    “你觉得我管不着是吧?那如果现在你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货呢?”

    景向阳说着,还真不忘低头瞄了一眼她平坦的小腹。

    云璟一惊……

    “你……你瞎说!!!”

    云璟嘴上虽是如此说着的,心里却莫名有些心虚起来。

    还别说,自己这个月的月事当真缓了三天了,该不会真的……

    就在云璟缓神之际,景向阳湿热的吻再次朝她粉+嫩的樱桃小口袭了过去。

    就听得他含含糊糊的道,“找个机会,同陈楚默说清楚!至于陈家那边的人,我去道歉!”

    他霸道的语气中,听起来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

    云璟被他吻得晕头转向的,他那些话儿,也完全没有听进去。

    脑子里,却不停地在旋转着他刚刚的那句话……

    ——如果现在你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货呢?

    不会吧??

    云璟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一颗心“扑腾扑腾”,一个劲儿的乱跳着。

    自己还是孩子呢!

    这么早当妈,她可还真没做好心理准备。

    “去,把饭专心给吃了!”

    景向阳拍了拍她纤瘦的后背,放了她起身。

    “都是你,吃个饭也让人不安生!”

    云璟嘟囔了一句,就乖乖坐到位置上吃饭去了。

    这回,吃起饭菜来可比刚刚安生了许多,不闹了,也不玩了,舍命儿的往自己肚子里塞。

    心里其实就想着,那万一自己这小肚子里真藏着个小人儿可怎么办?

    自己虽然不算太饿,可也不能把他给饿着了呀!

    云璟扒完了一碗饭后,才问他,“你今儿怎么又带着假肢出来了?不说好腿没好之前,不许带这玩意儿的吗?”

    听闻云璟一问,景向阳这才稍稍抬了抬自己的左腿,“谁告诉你,我的腿还没全好?”

    其实,他腿早几天就已经康复了,还不是为了能理所当然的在她身边多赖几天。

    “……”

    云璟无语了,“景向阳,敢情你嘴里就没一句真话了!”

    景向阳见她吃完了饭,便起了身来,“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云璟也忙跟着起身,下意识的嘟囔了一句,“就走啊?”

    景向阳回头,眯着眸子觑了她一眼,伸手一把捞过她的小细+腰,搁自己跟前来,而后,俯身就在她还沾着油渍的小+嘴上,分毫也不嫌弃的亲了一口,皱了皱眉,“赶紧洗把脸去!满嘴是油。”

    “嘁……”

    云璟终于笑了,“满嘴是油你还亲!”

    见她终于愿意露出笑脸了,景向阳的面色也跟着缓和了些分,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行了,早点睡,飞了这么久,也该累了。”

    “嗯,那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知道了,走了。”

    “我送你出去……”

    “行了,别送了!我今晚就住家里……”

    “那好吧!”

    …………………………

    景向阳前脚才一走,云璟就匆匆忙忙的敲响了自己老爸的书房门。

    “进来!”

    云璟探着脑袋,走了进去。

    “干嘛?”

    云墨坐在躺椅上,捧着一本医学书,没抬头,就知道是自己女儿来了。

    “爸!”

    云璟双手背在身后,站在他跟前,一本正经的喊了一声。

    “嗯?”

    云墨抬了抬眼,敛眉,“有什么事,说吧?”

    云璟抿了抿唇,没吭声。

    云墨扫了自己女儿一眼,也没说话。

    “爸……”

    云璟又喊了一声,隔了好半晌,问道,“你这有没有验/孕棒?”

    “……”

    云墨眼一瞪,书本儿一扔,起身跳脚,“你……该死的!!那混小子真把你肚子给闹大了??”

    “我也不知道。”

    云璟无辜的眨眨眼,扯了扯自己老爸的衣摆,“爸,我这不是找你要验/孕棒,想测一测不是!”

    云墨气得胸口上下剧烈起伏着。

    虽然一早猜到那小子定把他宝贝女儿给吃了,可是,亲口听自己女儿这么一说,登时还真有种女儿被人欺负了的感觉,心里憋着一口气,有些没处发。

    “那混小子什么时候把你那什么的?”

    云墨问她。

    云璟撇撇嘴,“爸,现在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吗?你就告诉我,那东西你到底有没有嘛!”

    “你回来以后?”

    “……”

    云墨抿唇不答。

    “你可别告诉我,两年前你们俩就……”

    “……”

    云璟无辜的咬唇,点了点头。

    “sh/it!!!”

    云墨气结,狠狠地点了点自己女儿的脑门,“你这坏丫头,你到底知不知道你那时候才几岁,啊??不行,不行!!这事儿我非得找那混小子讨个说法!把我女儿这么给欺负了,有问过我这当爹的意见吗?”

    云墨掳着袖管就要出去。

    “爸!!!”

    云璟一把将老爹给扯住,“你行了吧!总不至于你女儿谈个恋爱,滚个*单还得跟自己老爹先下批文吧??”

    “你现在还胳膊肘子往外拐,替那混小子说起话儿来了?”

    云墨气得吹胡子瞪眼。

    “爸……”

    云璟忙顺毛撒娇,“这事儿都已经发生了,你就算把他揍得他爸妈都认不出来,那也没办法了呀!你难道不觉得咱们的首要问题是要解决我的肚子吗??”

    一起她的小肚子,云墨这才恍然大悟。

    “对对对!这才是如今的关键问题。”

    云墨连连点头,又忍不住骂了一句,“那小子太混账了!!”

    “……”

    又来了。

    “那到底有没有验/孕棒啊?”

    “有!你等等,爸给你去医药房拿去!”

    “好!不过,爸,你能不能先答应咱一个要求?”

    云璟忙拉住自己的老爹。

    “什么?”

    “要我这肚子没闹出什么事儿来的话,今儿这话你就千万别给我妈提起!她那性子,你不是不知道,定饶不了我!”

    云墨想了想,忽而又想到了一件事儿,“小+三儿,我虽然能够理解你和你哥之间的感情,可你有没有替人楚默想想?人家好歹也是你的未婚夫吧?就算你再自私,你也不能这么把人家给亏了吧?他可真是个优秀的男孩,谁嫁他谁都亏不了!”

    “爸,你的话,我都认同。”

    云璟点点头,又忙解释,“可是,你知道吧,我跟楚默哥其实……其实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今儿都到这份上了,我就跟您实话实说了吧,其实当年楚默哥跟我求婚,是因为他奶奶身体不好,想拿这事儿让他奶奶高兴高兴!”

    “呵!得了吧,你可别懵你老爹我,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你会答应人家求婚?你云小+三什么人,你老爹不知道?有这么好心愿意赔上自己一生去逗一老人家开心?”

    “……”

    瞧把自己女儿说得!

    “是!我承认,我答应楚默哥的求婚不单单只是为了配合他,我当时其实也是特别心灰意冷,所以才答应了人家!可人家也有心仪的女孩子,但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已经结婚了!唉……”

    云璟说着还不由叹了口气。

    “荒谬!!”

    云墨骂了一句,用手戳了戳自己女儿的脑门,“你们这些不争气的年轻人,就是糊涂!!婚姻能当儿戏吗?想结婚就结婚,到时候离婚的时候有得你们哭的!!真是胡闹!!”

    云墨觉得自己真要被自己这女儿给活活气死了。

    至少得老十岁。

    “是!咱们糊涂,胡闹!所以这不想着我生日那天,咱们一家人坐在一起把话说清楚嘛!”

    云璟讨好的给自己老爹捏着手臂,按摩按摩,“行了,爸,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心疼我,您先别生气了,赶紧给我拿东西去,成不?”

    云墨长舒了口气,把自己心里头的愠怒尽可能的压下来,睨了她一眼,“几天没来月事了?”

    “三,迟了三天……能验出来吗?”

    “不一定!给我等着吧!”

    “嗯,好呢……”

    很快,云璟在洗手间里验过一次后,出门来,就见自己老爸候在了门口。

    “怎样啊?”

    云墨皱着眉,焦灼的问自己女儿。

    “没有……”

    云璟摇头。

    不知怎的,心里头居然还觉得有些失落。

    “行了,两三天也可能就是月事推迟了而已!不过安全起见,明儿早上起*再验一次,要过一个星期月事还没来,就上医院检查检查!”

    “嗯,好!”

    云璟连连点头,末了还不忘揪住自己老爸的胳膊,叮嘱道,“这事儿可不许跟我妈说啊!”

    “行,知道了!云小+三,我警告你啊,你最近这段时间给我悠着点儿,有点女人的矜持,知不知道?”

    云璟咬唇,点点头,“我尽量……”

    “尽量个屁!男人都是贱骨头,越是悬着他,他心越痒,你靠得他太近,他就越烦你!咱当年就被你+妈这么给勾魂儿勾住的,你给我学着点!”

    “爸,你现在是要教我怎么搞定景向阳吗?”

    云璟倒还真来了兴致了。

    “不!你们俩之间的事儿,我不想掺合了,我都替你们俩累得慌!去去去,洗洗赶紧睡了!明儿还得早起呢!”

    “是!那我先洗澡了!爸爸,晚安……”

    “嗯,晚安……”

    云墨说着,就沉步出了自己女儿的房间,轻轻的替她把门掩上了。

    叹了口气,摇摇头。

    果然啊,这女大真是不中留。

    这会看来真得亲自去陈家负荆请罪去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云璟才刚下课,就接到了一陌生来电。

    不,准确说来,是私人隐蔽电话,根本不显示号码。

    “喂……”

    云璟狐疑的接起电话。

    “我!”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痞邪的嗓音,特熟悉,却又觉特久违的感觉。

    “陆离野?!!”

    云璟激动得一下子止住了步子。

    “嘿!不错呀,敢情搁这么久没联系,还没把哥给忘了!”

    电话里,陆离野还是两年前那种玩世不恭的腔调。

    从前觉得特讨厌,如今听起来居然有种特别的味道。

    仿佛里面嵌着她曾经那些懵懂的青春。

    “你别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没良心!!当年走的时候怎么跟我说来着?说好顶多两星期就会给我打一个电话,是不是?结果呢?两年,就联系了我两回!!一回是个电话,第二回是给我送个怀表!!陆离野,你可真好样儿的!”

    云璟毫不客气的,就冲着电话里的他嚷嚷着。

    陆离野在那头吊儿郎当的笑着,“哟,两年不见,脾气长了不少!”

    “不关你事!!”

    她还在气头上呢!

    “那陪本少爷吃顿饭?”

    “啊?”

    云璟一愣神。

    “啊什么啊?在哪呢?本少爷来接你!”

    “我在s市……”

    “具体+位置!”

    云璟这才猛然回神过来,“陆离野,你来s市了?你在哪里??你在这待多久啊?你还回部队里去吗?”

    “云小怪,你这一连串的问题,就跟炮火似的,能不能让咱喘口气啊,我得先回答你哪个呢?行了,先告诉本少爷你在哪,见面后你再一个一个问,成不成?”

    “哦,哦……好!我把我的地址发你手机上,你要找不到导航过来。”

    “行了,我对s市熟得就跟自个家一样,甭发了,直接说吧!”

    再说了,他都是未公开的号码,她往哪儿发呀?

    云璟飞快的就报了自己地址给他,转而又好奇的问了一句,“陆离野,你干嘛呢,电话号码还设置了**,搞得神神秘秘的,做特务啊?”

    “嘿!你一市井小民,懂什么叫国家/机密吗?在那等着,爷马上来接你!”

    “嘁……”云璟嗤笑他,“真当自己是人物了,还国家/机密呢!我才不稀罕!你快来啊,我等着请你吃大餐!”

    “成!不过云小怪,两年不见,你没丑到本少爷认不出你了吧?”

    云璟冷哼哼,“我听说人一般进了部队,再出来,少说也得肥个四五十斤,你陆少爷要现在变成了个肉+球,那也甭在我面前瞎晃悠了,省得挡路!”

    “那可真得让你失望了!呵,乖乖在那等着吧,记住啊,别喝水,顺便把嘴里多余的哈喇子赶紧吞一吞,免得待会见着本少爷哈喇子流个不停,丢人!”

    “噗……”

    云璟还真被他自恋的话给逗笑了,“行了,甭自恋了,赶紧来吧!是驴子是马,溜出来看一眼就知道了!”

    一刻钟之后……

    一辆眩得有些刺目的保时捷敞篷跑车,“嘎——”的一声,一个急刹,猛地就在云璟面前停了下来。

    下一瞬,就见一男人推开车门,迈开长+腿,嚣张的从驾驶座里跨了下来。

    除了那个放+荡不羁的陆花花,陆大少爷,又还能有谁呢!!

    金色阳光的光晕里,他穿着一席水洗牛仔装,张扬而又纨绔的朝云璟走了过来。

    短碎的衬头,乌黑乌黑的,在阳光晕染下,显得格外精神。

    浓眉下,那双妖魅的桃花眼里还嵌着坏坏的笑,鼻梁高+挺,性/感削薄的唇+瓣微微上扬,似笑非笑着,玩世不恭的模样儿,却别提有多惹眼了!

    加上他在部队里训成的麦粒色肌肤,以及那精壮的体魄……

    果然,真惹火得能让女人直接喷鼻血了!!

    这家伙还当真越长越妖孽了!!

    【久违的陆花花终于登场了,在镜子纠结万分后,最后还是打算把《晴陆漫漫》写出来,想看的亲们,就稍等一段时间吧,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